跳到內容

跳到目錄

憑上帝所賜的力量面對考驗

憑上帝所賜的力量面對考驗

 憑上帝所賜的力量面對考驗

斯捷潘·科熱亨巴口述

1951年4月初的一個晚上,滿載前蘇聯士兵的軍車一輛一輛地駛進烏克蘭,我們居住的斯泰亞提村來。全副武裝的士兵把預先選定的房屋包圍起來,把屋內的耶和華見證人整家的帶走,流放到西伯利亞去。當時我12歲,滿腦子疑問,為什麼耶和華見證人有這樣的遭遇,他們怎麼能夠逆來順受。

1938年10月,我在斯泰亞提村出生。兩個星期後,家母不幸辭世,家父則在1944年前蘇聯與德國的戰役中陣亡。我是由兩個姑母,奧萊娜和安娜,撫養成人的。

小時候,我也認識村內好些耶和華見證人。他們一有機會就向我和其他人傳講上帝的彌賽亞王國。後來,我還跟一些年輕的耶和華見證人成了朋友。我怎麼也沒想到,他們會被人逮捕,還放逐到西伯利亞去的。

然而,耶和華見證人沒有全數被帶走。住在我家附近的斯捷潘因為家人不是耶和華見證人,獲准留了下來。他比我大六歲,我畢業後跟他一起當木匠。他利用手上的《守望台》雜誌來教我聖經。我在1956年7月受浸時,斯捷潘是多麼的替我高興啊!他現在家住愛沙尼亞,一直忠貞事奉真神耶和華。

對烏克蘭的弟兄姊妹來說,受反對迫害已經成為生活的現實。由於警察不時上門搜查聖經書刊,我早已準備了幾個收藏書刊的地方。我兩個姑母都是希臘天主教徒,不贊成我跟耶和華見證人聯繫。她們曾大力阻止我跟耶和華見證人來往。有時候,我像使徒保羅一樣,覺得自己「受著極大的壓力,力不能勝」。然而,我跟耶和華上帝的密切關係使我有足夠的力量,抵受各種各樣的考驗。——哥林多後書1:8;腓立比書4:13

竭力緊守中立

在烏克蘭,年滿18歲的男丁都得在前蘇聯軍隊裡參加軍事服務。鑑於我學到的聖經知識,我決心要在世俗事務上保持中立。(以賽亞書2:4;約翰福音17:14-16)奧萊娜和安娜姑母極力鼓勵我參軍,彷彿忘記了她們的弟弟,也就是我爸爸,正是戰死沙場的。

 我收到徵召書後,就到區內的軍事總部解釋我的立場。我馬上被逮捕,收押監房,等候聆訊。這次審訊是秘密進行的,連我兩個姑母也不知道開審日期。受審期間,我向在場的法官、檢察官和二人陪審團作了徹底的見證。整個審訊過程為時20分鐘。結果,我被判入獄五年,另外五年被剝奪一些公民權利。

身陷囹圄

審訊過後,我隨即被送往利沃夫監獄。從我被捕直到送往苦工營的三個月期間,我無法跟基督徒同工接觸,沒有聖經,也沒有聖經書刊。然而,我把握機會向獄中的囚犯作見證,使我得以在靈性上保持活躍;對於我所採取的立場,他們卻完全無法理解。在這些艱難的日子裡,我被捕前從個人研讀聖經獲得的知識可就大派用場了。由此,我學到一個重要教訓:勤於作個人聖經研讀使我們的聖經知識不斷累積,有助我們經得起未來的考驗。——約翰福音14:26

1958年4月,我被轉送往第聶伯羅彼得羅夫斯克,附近的第21號苦工營,在離家700公里外的這所監獄裡服餘下的刑期。我們每天早上6時起床,吃過早餐後,貨車就把我們送到距離營房約50公里外的建築工地去。我們每天在那裡勞動八個小時,晚上就被送回營房去。

我們的營房本是個軍營,每個營房容納了大約一百個囚犯。營中的食物糟透了,環境也很簡陋,幸好我能夠跟兩個耶和華見證人在同一個營房裡。我們三個人都很刻意互相扶持。跟信徒同工聯繫交往,和衷共濟顯然是耶和華向陷於困境的子民,加添力量的方法之一。——哥林多後書7:6

苦工營內總共有12個耶和華見證人。外面的親友把《守望台》藏在食物包裡偷運入營。由於所有包裹都得經過仔細檢查,弟兄們要動動腦筋才行。他們把《守望台》一頁一頁的用塑料袋包好,然後放進果醬罐裡;這個方法果然奏效,因為獄卒沒想到要打開果醬罐。我們收到文章以後,就輾轉傳抄,好讓人人都能分著看。

我們盡力宣揚上帝的王國,也得到耶和華的祝福。例如,我結識了一個叫謝爾蓋的囚犯,他本來是在烏克蘭東部一家國營公司做會計師的。後來公司一宗詐騙案被揭發,當局要他承擔罪責,判處他十年有期徒刑。獄中的幾個耶和華見證人用一些雜誌文章跟他討論聖經。後來,謝爾蓋對真理有良好反應,還對我說: 「一旦出獄,我想受浸做個耶和華見證人!」他果然言出必行,獲釋後不久就受了浸,並且一直忠心事奉耶和華,直至辭世。

羅馬書13章惹爭議

1963年1月我從苦工營獲釋,重返家鄉斯泰亞提村。在索卡利市,我很快察覺 到會眾的氣氛有點不對勁,弟兄之間的關係趨於緊張。究竟出了什麼事呢?為什麼會有這種不穩定的情勢出現呢?

多年來,前蘇聯政府為了在上帝子民當中挑撥離間,不時把一些弟兄傳召去盤問,言語間暗射耶和華見證人是個為美國人效力,為美國牟取利益的組織。這些官員建議耶和華見證人在前蘇聯境內自立門戶,還聲稱他們能夠跟政府和平共存,享有宗教自由,不受干擾。這些說話確實娓娓動聽。

後來,1962年11月15日刊的英語《守望台》,刊載了社方調整對羅馬書13章的新觀點,這篇文章刊於烏克蘭語1964年7月1日刊的文章裡。直至那時為止,我們一向認為經文第一節「在上的當權者」是指耶和華上帝和耶穌基督;可是上述的《守望台》文章卻指出「在上的當權者」指的是人為政府,它們「各有相對的地位,都是上帝所安排的」。——羅馬書13:1

對於這個新觀點,有些耶和華見證人覺得難以接受。原因之一是:前蘇聯政府一向毫不留情要把純真崇拜消滅。因此,有些耶和華見證人認為《守望台》提出的觀點調整,並非出自耶和華見證人的總部,而是一些向政府當局妥協的弟兄杜撰出來的,目的是要耶和華見證人更順從國家的要求。

在烏克蘭,上帝的子民這時要面對的問題是:究竟誰是誰非?我冷眼旁觀,心裡自忖: 「這些弟兄的動機如何?」我很快就看出兩個陣營之間的差別來。

大部分耶和華見證人顯然是決心要依附耶和華和他組織的,雖然有些人對羅馬書13章的新解釋仍然未能完全理解。可是,另外有些人卻開始懷疑,守望台聖經書社新近出版的刊物,是否真的來自耶和華見證人的組織。這批人還對不少問題持極端的看法。例如,他們認為新娘在婚禮上穿白色嫁衣,以及夫婦戴結婚戒指是不對的。有好些人因此離開了組織。然而,其中也有一些人後來幡然悔悟,重返耶和華的組織。

地下活動

雖然我們的宗教活動受禁止,我們仍然盡量每週舉行聚會,把小組人數限於只有 10至15人。聚會期間的聖經討論,聚會後跟弟兄互相來往,使我們獲得所需的屬靈力量。我們彼此分享感受和經歷,清楚看出大家都朝著同一目標而奮鬥。我們深深體驗使徒彼得的話有多真確:因為「也有同樣的苦楚,加在你們世界上整個弟兄團體身上」。——彼得前書5:9

聚會的內容主要環繞《守望台》文章的討論。這些雜誌是怎樣傳到我們手上的呢?首先,負責聯絡的耶和華見證人把縮微膠卷偷運入境,經過預設路線,這些膠卷由一個耶和華見證人傳到另一個手上;其間,弟兄把膠卷印製成雜誌,足夠供應自己的會眾需用的數量。有時,我也有分參與印製工作。我白天上班,晚上則投入印製雜誌,並照料其他事務,以這些方式為耶和華服務。要按時完成各項任務的確不易,可是會眾裡負責的弟兄都親身體驗到,耶和華總是給「疲乏的……賜能力」。——以賽亞書40:29

為了向人談論聖經,我們必須製造機會才行。許多弟兄喜歡利用乘坐公共交通工具的時候這樣做。一個常用的方法是弟兄先看報紙,然後漫不經意的跟身旁的乘客聊起某則最近新聞來。等到話匣子一旦打開,我們就設法將話題轉到聖經上去。這樣,我們得以在區內繼續宣揚好消息。

賢內助

1965年,我跟塔瑪拉結為夫婦。塔瑪拉在敬拜真神的家庭中長大,深知在考驗下緊守信仰,須要付出什麼代價。她的弟弟謝爾蓋曾多次被捕,因為從事耶和華見證人活動三次受審。在最後一次審訊中,他被控藏有《守望台》的罪名成立,被判入獄十年。塔瑪拉也曾被帶返政府總部問話,有關官員還聲言要把她逮捕收監。

婚後,找居住的地方殊非易事。幸好在索卡利市,有個對耶和華見證人有好感的家庭,讓我們以低廉的租金租住一個房間。為了使我們安心,他們還答應,假如我被捕入獄,塔瑪拉可以繼續住在他們家裡。對於上帝的祝福和這個家庭向我們表現的仁慈,我和妻子是銘感於心的。後來,他們家裡有喪事,塔瑪拉就把握機會,跟他們的女兒加林娜解釋復活的希望。真理種子終於開花結果,加林娜對造物主的愛日漸加深。現在,她已經受浸,而且跟丈夫一起事奉耶和華。

在70年代,我經常利用週末到烏克蘭各地去探訪,包括摩爾多瓦和喀爾巴阡山脈的地區,目的是要鼓勵那些在耶和華組織裡帶頭的弟兄。我通常在星期五晚出發, 星期天很晚才回來。塔瑪拉一般不知道我的行蹤,更不能肯定我能否平安回來。這種生活延續了許多年。對於聖經描述賢妻的讚美之詞,我只能說我絕對認同。聖經說: 「她的價值遠勝過珍珠。」——箴言31:10

在那些艱難的歲月裡,耶和華見證人從事任何宗教活動多多少少都得冒險。我們能夠熬過去,全憑耶和華所賜的力量。多少次我瀕於絕境,茫然不知所措。這時,我總會向耶和華默禱,求他厚賜力量。凡事依賴上帝早已成為我們的生活模式。——使徒行傳4:29

時移勢易

隨著時間過去,耶和華的百姓在烏克蘭的處境漸有改善。迫害浪潮逐步減退,法庭多以罰款取代監禁的判決。到了80年代,當局終於看出耶和華見證人是個國際團體。這就是說,把烏克蘭以及前蘇聯境內的耶和華見證人逮捕判監,只會有損國家的聲譽。我還記得盤問我的一個官員對我說: 「現在我們看出,信奉宗教不一定是壞事。我們關心的,就是這些宗教不危害國家的利益。」

80年代末,隨著東歐各國的鐵幕管治逐漸消失於無形,在烏克蘭的弟兄也享有較多的宗教自由。1991年,我們的傳道工作取得政府的認可。1998年9月,守望台社在利沃夫設立分社。1999年初,足以容納一百七十多人的新分社建築工程正式展開。現在,烏克蘭全國共有十一萬二千多個王國宣揚者,在2000年,出席耶穌受難紀念聚會的人更超過二十五萬。在我們當中,最叫人高興的是有許多的年輕人。1991年,在基輔一個大會上,一個報章記者問我說:

「你們這麼多人是從哪裡走出來的呢?我還以為耶和華見證人在蘇聯早已銷聲匿跡,現在卻有成千上萬的人突然出現眼前!」

「我們當然不是突然出現的」,我說, 「我們在國內事奉耶和華已經多年了,從來就沒有放棄」。

「你們用什麼方法吸引了這麼多青年人加入你們的宗教呢?」她好奇的問。

「我想你自己問問他們好了。他們一定會告訴你,他們為什麼要選擇事奉耶和華。」

她說: 「我早已問過了。他們說事奉耶和華是人生樂事。」

我說: 「就是了。如果年輕人親口這樣說,那肯定就是原因了。」

不錯,認為事奉耶和華是人生樂事的不單只是年輕人,我和塔瑪拉倆加起來事奉上帝也八十多年了。如果有人拿什麼東西來換取我們放棄信仰,我們絕對不會動心。誠然,耶和華見證人的生活也不是一帆風順的。我們深知,只要這個舊制度一天存在,誰都得面對生活的難題和壓力。可是,我們卻比世上任何一群人受到更佳的裝備,有足夠能力去克服障礙和困難。我們已經下定決心,要跨過前頭一切的考驗,正如我們以往憑著全能上帝耶和華之助應付過來一樣。我們的心情就像摩西高唱勝利之歌時的感覺一樣: 「耶和華是我的力量,我的詩歌,也成了我的拯救。」——出埃及記15:2

[第22頁的圖片]

在第21號苦工營與見證人同工合照

[第22頁的圖片]

烏克蘭語《守望台》的縮微膠卷(大小跟實物一樣)

[第23頁的圖片]

跟妻子塔瑪拉的合照

[第24,25頁的圖片]

位於利沃夫市,正在興建的新分社在畫家筆下的透視圖

[第25頁的圖片]

在烏克蘭,為什麼有這麼多年輕人選擇事奉耶和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