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內容

跳到目錄

 來自——希臘

在歐洲的最南端傳講好消息

在歐洲的最南端傳講好消息

我們的船離開克里特島,朝著地中海一個平坦的小島進發。船漸行漸遠,克里特島上巍峨的萊夫卡山脈也慢慢從我們的視線中消失。我們一行13人,打算前往加夫佐斯島傳道。這個島位於歐洲的最南端,在地圖上只是個不起眼的小圓點。

在這個炎熱的夏日,風平浪靜,看來我們會順利抵達目的地。可是沒過多久,海面刮起陣陣強風,掀起洶湧的波濤,船在怒海中猶如一顆木塞在水裡蕩來蕩去。我感到很不舒服。這時,我想起聖經中的一個記載。許多個世紀之前,使徒保羅也在同一個海域遇上風暴,那時加夫佐斯島的名稱是卡烏達。(使徒行傳27:13-17)現在,我只希望我們能夠平安到達目的地。

終於看到加夫佐斯島了。那是一個多石的小島,沿岸有筆直的石崖,島上地勢平緩,沒有任何高山,最高點大約只有300米(1000英尺)。海島的面積約莫26平方公里(10平方英里),大部分地方都長著茂盛的松樹和灌木叢。在某些地方,沿岸品種的杜松從山坡一直生長到海邊。

這個島的人口曾有大約8000人,到了今天,在島上定居的卻不到40人。加夫佐斯似乎是個跟現代文明隔絕的小島。雖然貨船和油船不時經過這裡,但連接加夫佐斯島和克里特島的渡輪,班次不多,而且常常因為天氣惡劣而延誤甚至取消。

我們來加夫佐斯島,是要向島上的居民傳講一個令人愉快又振奮的信息。我們想告訴島民,聖經預言人將來會享有完美的健康和無窮的生命,而且這個預言必定實現。船快要靠岸時,大家都渴望快點向人傳講這個好消息。

我們在海上顛簸了四個半小時,上岸時人人的臉色都十分蒼白,讓人一看就知道,我們剛才在船上的那一程絕不舒適。不過,我們小睡片刻,再喝一杯咖啡之後,精神就恢復過來了。我們簡短地討論 了一段聖經記載,內容關於使徒保羅的傳道旅程,再作了一個懇切的禱告,就開始向人傳道。

島上的居民又友善又好客,很多人請我們進屋裡去,並用茶點招待我們。我們除了傳講聖經的好消息,也會實際做些事去幫助當地的居民。一個做電工的弟兄向一個婦人傳道時,留意到她店裡有一個電器壞了,於是主動建議幫她修理。婦人很感動,她接受了書刊,還稱讚我們和我們的傳道工作。另一個婦人就感激地說:「你們肯來這個偏遠的海島傳道,顯然你們的工作是來自上帝,而不是來自凡人的。」

人們看來很喜歡我們的聖經書刊。一個男子接受了《守望台》和《警醒!》這兩份雜誌之後,問我們可不可以給他多點書刊,讓他在冬天的時候看。另一個男子不單為自己拿了書刊,還向我們多要了幾本放在他的店裡,給顧客們看。他留下自己的地址,請我們每個月把雜誌寄給他。我們向一個家庭傳道時打開聖經,他們看到聖經曾提及他們居住的這個小島,就很高興,也很樂意接受我們的雜誌。

居民對好消息的反應那麼好,令我們十分鼓舞,但這次旅程也勾起了一些傳道員的傷感回憶。薩拉基尼科灣附近有一座建築物,曾用來拘禁被放逐到這裡的政治犯。上世紀30年代末,一個叫埃曼努埃爾·利奧努達基斯的耶和華見證人,因為向人傳道而被流放到這裡來。 *當時的加夫佐斯島被描述為一個「不毛之地,只有毒蠍子出沒。島上的人很多都由於缺乏食物和其他物資,或因為患病而死亡。人們叫這個島做死亡之島,實在十分貼切」。利奧努達基斯被拘禁在這裡時,是島上惟一的耶和華見證人,他平日除了捉魚充飢,還努力向其他被拘留的人傳道。現在他的女兒、女婿和外孫女看到他在大約70年前住過的地方,都頗有感觸。這位弟兄的榜樣也提醒我們其他人,對上帝保持忠貞和熱心傳道是很重要的。

對那些被流放的人來說,在加夫佐斯島生活肯定不怎麼舒服。但對我們來說,此行卻十分愉快。這個週末,我們走遍了全島,向島上熱情的居民分發了46本雜誌和9本冊子。我們多麼期待再次探訪這些剛認識的朋友!

時間過得很快,不知不覺我們就要離開了。可是,天氣再次轉壞。我們坐的船本來在下午5點起航,後來航班延遲了。我們到半夜才登船,心想接下來肯定又要熬好幾個小時。最後,船在深夜3點開出。我們在風浪中顛簸了大約5個小時後,終於回到克里特島。上岸時,大家都十分疲憊,步履不穩,但想到自己能夠在加夫佐斯島傳揚上帝的名耶和華,心裡就很滿足,也覺得所付出的努力很有價值。(以賽亞書42:12)我們知道,自己不久就會忘記旅途上的艱辛,但這次傳道的美好回憶,卻會永遠留在我們的心裡。

^ 11段 關於埃曼努埃爾·利奧努達基斯的生平,請看《守望台》1999年9月1日刊25-29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