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內容

跳到目錄

以斯瓦希里語傳揚上帝的名字

以斯瓦希里語傳揚上帝的名字

提起斯瓦希里語,許多人會想到非洲的大草原和草原上的野生動物。但是,關於斯瓦希里語和說這種語言的人,我們還有一些更重要的事想告訴你。

說斯瓦希里語的人主要居住在東非和中非,他們分布在至少12個國家中,人數多達1億。 *斯瓦希里語是肯尼亞、坦桑尼亞、烏干達等國家的官方或國家語言,也是一些鄰近國家的通用語,換句話說,那些國家的人會用這種語言來溝通和做買賣。

斯瓦希里語大大有助於融合東非的人。為什麼呢?單在坦桑尼亞,就起碼有114種部落語言,也就是說,一個人在離家40至80公里(25-50英里)以外的地方,便會遇到說另一種完全不同語言的人。某些語言甚至只有幾條小村子的居民才會說。東非的人怎樣才能彼此溝通呢?可想而知,他們很需要一種通用語言。

斯瓦希里語的發展史

人們相信,最遲在公元10世紀已經有人說斯瓦希里語。到了公元16世紀,這種語言有了文字。那些學習斯瓦希里語 的人不久就看出,這種語言有一些詞語很像阿拉伯語。在斯瓦希里語中,至少有兩成的詞語源於阿拉伯語,其餘大部分則來自非洲的語言。難怪有好幾百年,人們一直用阿拉伯語書寫體來寫斯瓦希里語。

今天,斯瓦希里語是用羅馬字母書寫的。為什麼會有這個改變呢?要找出答案,我們就必須追溯到19世紀中葉。那時,有一個歐洲傳教士來到東非,他是第一個嘗試幫助非洲人明白聖經信息的傳教士。

上帝的話語首次傳到東非

1499年,著名航海家伽馬繞過非洲的南端。與此同時,葡萄牙的傳教士在東非的桑給巴爾設立宣教區,將天主教的道理傳給東非的居民。可是,由於當地人反對,不到200年,葡萄牙人和他們的信仰就被逐出東非。

再150年後,德國傳教士約翰·克拉普夫來到東非,於是這裡的居民再次有機會接觸上帝的話語。1844年,克拉普夫抵達肯尼亞的蒙巴薩,當時東非沿岸的居民主要信奉伊斯蘭教,很多住在內陸的人則墨守傳統,相信每種東西和現象都有神靈司掌。克拉普夫認為,讓這些人有機會讀到聖經是很重要的。

克拉普夫馬上開始學習斯瓦希里語。不久之後,在同年6月,他就展開艱巨的聖經翻譯工作。很不幸,在第二個月,跟他結婚才兩年的妻子死去。幾天後,他們那還是嬰孩的女兒也死了。那時他無疑十分悲痛,但仍繼續翻譯聖經。1847年,他出版創世記的頭三章,這是最早的斯瓦希里語出版物。

克拉普夫開創先河,選用羅馬字母拼寫斯瓦希里語,而不是人們慣用的阿拉伯語書寫體。為什麼呢?他提出的一個理由是,「阿拉伯語字母對[將來想學習斯瓦希里語的]歐洲人會造成障礙」,而「採用羅馬字母,非洲人就更容易學習歐洲語言」。此後,阿拉伯語書寫體仍然被人沿用了許多年,也有若干聖經經卷以這種書寫體出版。但正如克拉普夫所料,羅馬字母拼寫方法,確實令許多人更容易學習斯瓦希里語。傳教士 和其他學習斯瓦希里語的人,想必都喜歡克拉普夫帶來的這個改變。

除了率先把上帝的話語譯成斯瓦希里語,克拉普夫還為這種語言編寫了一部詞典和第一部語法書,這給日後翻譯聖經的人帶來很大幫助。

上帝的名字被譯成斯瓦希里語

在克拉普夫翻譯的創世記頭三章的初版,他只是用「全能的上帝」這個頭銜來翻譯上帝的名字。到了19世紀末,幾個從外國來到東非的人,把餘下的聖經經卷譯成斯瓦希里語,他們包括約翰·雷布曼、威廉·泰勒、哈里·賓斯、愛德華·斯蒂爾、弗朗西斯·霍奇森、亞瑟·馬登。

值得注意的是,這些早期的聖經譯本,有的譯出了上帝的名字。在那些譯本中,上帝的名字不只出現於幾節經文裡,而是在《希伯來語經卷》(《舊約》)的不同經卷裡都出現了。那些在桑給巴爾的譯者,將上帝的名字譯成Yahuwa,而在蒙巴薩的就採用了Jehova這個譯法。

1895年,斯瓦希里語聖經全書面世。在接著的幾十年,又有好幾部斯瓦希里語譯本相繼發行,但有些譯本不是那麼普及。在20世紀初,人們力圖統一東非的斯瓦希里語,因應這個改變,《斯瓦希里語聯合譯本》在1952年出版,並成為最多人使用的聖經譯本。由於這個譯本,大部分人都接受Yehova作為上帝名字的斯瓦希里語譯法。

令人遺憾的是,早期的譯本絕版後,上帝的名字就很少出現在後來出版的譯本中。有些較新的譯本完全刪除上帝的名字,另一些則僅在幾節經文中保留這個名字。例如,在1952年版的《聯合譯本》,上帝的名字出現了15次,而在2006年的修訂版就只出現了11次。 *

這部譯本雖然幾乎完全刪去上帝的名字,但也有一個可取的特色。在前言部分,有一句話清楚指出上帝的名字是耶和華。這個特色很有用,可以用來幫助那些尋找真理的人在自己的聖經中找到天父的名字。

然而,事情後來有了新的發展。1996年,斯瓦希里語的《希臘語經卷新世界譯本》出版。這是第一部聖經譯本,把上帝名字 於《希臘語經卷》(《新約》)出現過的237個地方,全都翻譯出來。2003年,斯瓦希里語的《聖經新世界譯本》出版,這個聖經全書譯本也採用同樣的做法。到了今天,這個譯本已印製了大約90萬本。

以往在東非,翻譯聖經的人用頭銜取代上帝的名字,或者僅在譯本的前言中略略提到這個名字。但是今天,在斯瓦希里語的《新世界譯本》,上帝的名字出現了超過7000次,誠心正意的人閱讀這部譯本,就能常常讀到上帝的名字耶和華,從而親近上帝。

這部譯本採用現代的斯瓦希里語,用詞力求淺白,旨在讓東非所有說這種語言的人都看得懂。此外,這部譯本也糾正了許多聖經譯本譯錯的地方。因此,讀者看這部譯本時可以放心,他們知道自己所讀的,確實是「用正確的字眼寫下」的真理,跟造物主耶和華上帝啟示的完全一致。(傳道書12:10

許多人都很欣賞斯瓦希里語的《新世界譯本》。維森特現在21歲,是耶和華見證人的全時傳道員,他說:「有了斯瓦希里語的《新世界譯本》,我高興極了。這個譯本很容易明白。其他聖經譯本將耶和華這個名字刪去,但《新世界譯本》卻把這個名字出現過的地方,全都翻譯出來。」菲莉達是個母親,有三個兒女。她覺得這部譯本讓她更容易向人解釋聖經的真理。

從克拉普夫開始,翻譯斯瓦希里語聖經的工作延續了超過150年。耶穌說,他已經向人顯明他天父的名。(約翰福音17:6)現在,東非和中非7萬6000多個說斯瓦希里語的耶和華見證人也藉著《新世界譯本》,向所有人顯明上帝的名字耶和華。

^ 3段 這些國家的人所說的斯瓦希里語都有點差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