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內容

跳到目錄

今天誰還在做奴隸?

今天誰還在做奴隸?

 今天誰還在做奴隸?

想想看,有多少人還在做奴隸。據估計,世上有2億到2億5000萬個未滿15歲的童工,從早到晚都做個不停。在1995年到1996年間,世上有25萬個兒童捲入了武裝戰鬥中,當中有些兒童只有7歲。他們就這樣成了戰爭的奴隸。每年被賣為奴的婦孺,估計超過一百萬。

可是,冷冰冰的數據並不能把事情的實況反映出來:這些人水深火熱,苦不堪言。例如在北非一個國家,作家艾莉娜·伯克特遇到一個名叫法蒂瑪的少女。她真僥倖,竟能逃出殘酷主人的魔掌。但可悲的是,伯克特跟法蒂瑪交談過後,發覺這個少女「無法放下為奴的心理包袱,怎麼也不能從這個包袱中解脫出來」。法蒂瑪可以想像到會有美好的明天嗎?伯克特說:「她老是想著為奴的黑暗日子,無法看見黎明的曙光。未來這個概念太抽象了,她簡直想像不出什麼是未來。她對許多抽象概念都摸不著頭腦。」

不錯,這一刻正有千百萬人像牛馬般供人驅使,他們無望擺脫困境。這些人怎麼會淪為奴隸?他們受著什麼形式的奴役?

拐賣人口

在美國行銷的旅遊手冊登載了以下的露骨廣告:「泰國性旅遊團。皮光肉滑的小姑娘。貨真價廉的性交易。……您可知道,您只需花200美元就可以買得一個黃花閨女嗎?」但是,旅遊手冊卻沒有透露,這些所謂的「黃花閨女」大多是被人擄走、賣落火坑的。她們每天要接待的嫖客,由10個到20個不等。這些女孩子如果拒絕就範,就會遭受打罵。在泰國南部的度假勝地普吉島,一家妓院發生火災,有 五個妓女被活活燒死。她們為什麼葬身火海?妓院老闆惟恐她們逃走,用鏈條把她們拴在床上。

這些少女是從哪裡來的?據報導,世界各地有數以百萬計的小姑娘和婦女在色情場所賣淫。她們遭人綁架,被迫淪落風塵。國際賣淫生意蒸蒸日上,箇中的原因有很多:發展中國家的人民生計窘迫;富裕國家的人民消費興旺;執法機關對國際拐賣人口、契約奴役等罪行視而不見。

據東南亞的婦女組織估計,從20世紀70年代中到90年代初,全世界總共有3000萬個婦女被人當貨品出售。拐賣婦女的人走遍火車站、窮鄉僻壤、鬧市街頭,搜尋容易上當的對象。被人拐賣的婦女不是睜眼瞎子,就是無父無母、被人遺棄的,家裡一貧如洗。她們聽信拐子的花言巧語,一心以為到外地謀生,可沒想到她們被偷運出境後,就給賣落火坑了。

自共產主義集團在1991年解體以來,陷入赤貧境地的婦女和女孩子不知凡幾。政府撤銷管制,把國有企業私有化。社會上的不平等現象日趨嚴重。結果,犯罪率激增,貧民和失業的人數不斷上升。在俄羅斯和東歐,許多婦女和女孩子如今成了國際賣淫集團的搖錢樹。前歐洲司法專員阿妮塔·格拉丁說:「販賣人口的風險比販賣毒品的少得多。」

沒有童年

在亞洲一家製造地毯的小工廠,5歲大的兒童每天從凌晨4點一直勞動到晚上11點,沒有人給他們酬勞。不少事例表明,這樣的勞動對童工的健康危害很大:機器缺乏保險裝置;長時間在光線不足、通風不好的環境 下工作;在生產過程中經常接觸有毒的化學物質。 *

雇主為何這麼熱中於雇用童工?一來,兒童工資低。二來,兒童又聽話又易教,吩咐什麼就做什麼,連半句怨言也不敢發。無天良的雇主認為,他們個子矮小、手指靈巧,從事織地毯這一類的勞動正恰到好處。這些兒童一般都能找著工作,他們的父母反而在家待業。

當家僕的童工已經夠辛苦的了,還要捱打捱罵,被人肆意淫辱,真是雪上加霜。許多兒童都是被人拐帶、綁走的。不法之徒把他們關在僻遠的營地裡,晚上用鏈條把他們拴住,免得他們逃走。白天裡,這些兒童不是築路,就是採石。

奴隸婚姻是導致兒童喪失童年的另一個原因。國際反奴役協會舉出以下的典型事例:「一個12歲的女孩子得知,家人已經把她許配給一個60歲的老翁。這個女孩子表面上有權拒絕跟老翁成親,但實際上她根本沒有機會行使這樣的權利,也不知道自己有權拒絕這門親事。」

債務奴隸

盈千累萬的工人淪為債主的奴僕,從此失去人身自由。他們用自己做抵押,以體力勞動去償還個人或父母所欠的債務。按照傳統,實行抵押勞動制的主要是農業社區,工人不是做債主的奴僕,就是替債主畜牧耕種。有些事例表明,上一代還不清的債務,必須由下一代接續償還。這樣,債主就能夠確保,欠債的家庭世世代代都有成員做他的奴僕了。其他雇主則把欠債的工人賣給另一個雇主。在極端的事例上,從事抵押勞動的工人是沒有酬勞的。有些雇主預付小額工資給工人,然後從工人日後所掙得的逐步扣除。雇主扣清欠款後,一再預付工資給工人。長此以往,工人就永遠擺脫不了雇主的奴役。

宗教奴隸

在西非,12歲的冰蒂跟成千上萬的女孩一同做特羅科西。這個埃維 語詞的意思是「神祇的奴隸」。由於母親因姦成孕,冰蒂就被迫一生為奴,去彌補母親所受的污辱;換句話說,她要為自己從沒有犯過的罪行贖罪!目前冰蒂只需為當地一個拜物教的祭司做家務。日後她的職責會逐漸增多,包括為她的祭司主人提供性服務。冰蒂一踏入中年,祭司就會尋找其他年輕貌美的女子代替冰蒂做特羅科西。

像冰蒂一樣,盈千累萬的女孩子都為宗教習俗所羈絆。祭司認為她們的家人行事冒犯神明或違犯天意,家人為了贖罪就把這些女孩子奉獻給神祇,做神祇的奴隸。在世上很多地方,不論成年還是未成年,女子通通有義務要履行宗教職責。人們假託這些女子已經嫁給神明,迫使她們為祭司和別人提供性服務。不少事例表明,這些女子還有其他無償的工作要做。她們沒有自由改變住處,也不能更換工作環境,長年累月都像奴隸般供人任意使喚。

傳統的奴隸制度

雖然大多數國家都宣稱,奴隸制度已經正式廢除了,可是近年在一些地區,傳統的奴隸制度卻捲土重來。在飽受內戰蹂躪、武裝衝突頻仍的地區,逼人為奴是常見的現象。國際反奴役協會報導:「在戰亂地區,還有什麼法律可言。士兵和武裝民兵無法無天,強迫老百姓義務為他們工作……無懼受罰。據報導,有些地區是由未經國際認可的武裝團體控制的,逼人為奴的事大多在這些地區發生。」該協會又說:「近來有報導指出,政府軍目無法紀,肆無忌憚地強迫平民做奴隸。據說士兵和民兵一同做奴隸買賣,把俘虜賣給別人做勞工。」

很遺憾,人類到現在還是深受各種形式的奴役所纏磨。請停下來再想一想,有多少人還在做奴隸。在全球各地,千百萬人一天到晚都被迫做牛做馬。你在本刊讀到一些現代奴隸的經歷,請想想其中一兩個女奴的遭遇,例如琳琳和冰蒂的。你想看見現今奴役人的種種惡行終止嗎?奴隸制度可望完全廢除嗎?要達到這個目標,就非從根本上改變不可。至於什麼改變,請讀讀下篇文章。

[腳注]

^ 11段 見《儆醒!》1999年5月22日刊,「童工問題——永久的解決在望了!」這系列文章。

[第6頁的附欄或圖片]

尋求解決辦法

若干官方機構,例如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和國際勞工組織等,都努力不懈地制定對策,著手消除現代奴役。除此之外,許多非政府組織,例如國際反奴役協會和人權監察組織等,也各盡所能去喚起公眾對現代奴役的關注,設法把工人從奴役下解放出來。在這些非政府組織中,部分正忙著推行以下的對策:用特別標籤把非苦工、非童工製造的產品標明出來。其他機構也呼籲發展「性旅遊團」的國家,立法禁止國民在外地跟兒童發生性關係,違者回國依法懲辦。有些人權運動活躍分子,更不惜付出巨款給奴隸販子和奴隸主,以求幫助更多苦工擺脫奴役。他們的行動卻引起爭議,因為這樣做也許會抬高奴隸的價格,把販賣奴隸變成賺錢生意。

[第7頁的圖片]

許多女孩子被迫出嫁

[鳴謝]

UNITED NATIONS/J.P. LAFFONT

[第8頁的圖片]

從事抵押勞動的工人排隊領取食物

[鳴謝]

Ricardo Funari

[第8頁的圖片]

兒童有時也被迫參與軍事服務

[鳴謝]

UNITED NATIONS/J.P. LAFFO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