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內容

跳到目錄

雅典昔日聲名顯赫,未來卻困難重重

雅典昔日聲名顯赫,未來卻困難重重

 雅典昔日聲名顯赫,未來卻困難重重

《儆醒!》駐希臘通訊員報導

飛機繞了最後一圈後,終於在雅典國際機場著陸。我離開了兩年(有二十年的時間,這裡是我的家園),現在又回來了。從歷史書上,我學到很多人都認為這個城市是民主的發源地。

除了歷史、藝術及古跡外,我還發現希臘這個遠近馳名、細石築路的城都,居民都是充滿活力、樂天知命的人。我也開始了解這裡友善的居民雖然臉上總是堆著笑容,工作卻相當勤奮,他們都為城市繁榮而努力。當他們在籌辦2004年奧林匹克運動會的時候,這種態度就更顯著了。

風光的過去

雅典的歷史,可追溯至基督降世之前兩千年,城市以希臘女神雅典娜命名。蘇格拉底走過的路,你仍可以走;亞里士多德教過的學校,你仍能在校內散步;曾由索福克勒斯和阿里斯托芬導演的嚴肅悲劇,或喜劇,你仍可在同一個舞台欣賞。

雅典是希臘最早期的城邦之一,公元前5世紀是它的全盛時期,當時雅典威名遠播。希臘在民主時期擊敗波斯,雅典功不可沒,後來雅典還成為希臘文化及藝術中心。不少著名的建築古跡,就是大約在這段時期建立的,而帕台農神廟就是其中名氣最大的。

雖然雅典人擺脫了波斯人的轄制,後來卻受到鄰近宿敵的猛烈攻擊,他們就是斯巴達人。隨後幾百年,雅典不斷被人征服,先後受到多國統治,包括馬其頓、羅馬、君士坦丁堡的拜占廷君王、十字軍中法蘭克人的王侯及土耳其人。到了1829年希臘獨立時,雅典的地位降為一個小城鎮,裡頭只有幾千人居住。

市貌現狀

自1834年雅典成為希臘首都後,城市迅速發展。現時雅典佔地 450平方公里,位於阿提卡平原之上,順著帕爾尼斯山、彭代利孔山、伊米托斯山發展,宛如手指一般延伸。這個大都會住了超過450萬人,將近希臘人口的百分之45。城市大部分建設都毫無規劃或管制可言。據一項估計顯示,雅典有三分之一的房屋都是違章建築的,今天雅典大部分人都居住在混凝土興建的房屋中。

大部分現代雅典社區的房屋都用混凝土澆注興建,恍如小箱子般。城市在陽光下顯得矮小,偶爾有一兩行古代建築伸了出來,還鋪上一層工業及汽車的副產品——灰塵。

像其他現代大城市一樣,雅典飽受煙霧之苦。內福斯——這是當地人對雲層的叫法。雲層在林立的電視天線上幾米的地方形成。煙霧會迅速侵蝕古跡,令考古學家一度打算在雅典衛城之上興建玻璃罩。叫人提防污染的警告是很常見的。要是天氣狀況令雲霧進入雅典四周的山嶺中,內福斯 對人就有致命的危險。在這段日子,市中心不准私人汽車行駛,工廠要削減燃料的用量,當局不但呼籲老人家要留在家裡,也籲請雅典人把車子留在家中。

週末的時候,雅典人會集體離城。「跳進你的車子裡,」瓦西利斯,也就是雅典的一個「識途老馬」,在咖啡館裡一面享用當地的蜜糖果仁甜餅(拔克拉弗餅)和一杯子苦咖啡,一面說:「只要花幾小時,你就可達山間或海邊。」他這段話其實表示, 你跳進車子裡之後,在你抵達鄉郊之前,要先跟公路上接連不斷的車子堵上好幾個小時。

清理市容

不過雅典人認為,城市得好好清理一番,雅典的確須要清理。例如城市商業區有很大的地段封閉了,不准車輛行駛。在封閉道路之前,這些有商鋪的街道是全雅典其中最擁擠的地區。汽車平均時速是5公里,倒跟我們閒逛的速度差不多。但現在情況已大為改善,結果路旁的樹木替代了一長串車龍,汽車機件刺耳的聲音和摩托車發出的噪聲消失了;聽到的是鳥兒美妙的歌聲。城市還想改變地中海國家的生活方式,就是要求雇員不要回家午睡,這個習慣令城市街道多了兩個繁忙的鐘頭。

在雅典副市長尼科斯·亞特拉科斯的辦公室裡,充斥著含蓄、樂觀的氣氛。當我告訴他,我經歷千辛萬苦,花了兩個小時才來到他的辦公室時,他一臉同情,頻頻點頭。「不過你可別忘了,」他強調,「2004年奧運會快到了。改善城市素質,不但是我們的承諾,也是我們的責任。」奧林匹克運動會的籌備主席康斯坦丁·巴庫尼斯說:「我們必須把運動會辦得風風光光。不過以長遠來看,我們也要為未來作準備。……我們要做一些可以繼續保留下去的東西。」

由於雅典將要舉辦2004年奧林匹克運動會,許多活動和發展先後展開。為了改善城市的基礎建設、興建道路及興建運動會的場館,所以到處都有機器挖地。一條全新、長達18公里的地下鐵道延伸路段快要興建完成了。要是一切工程都按照時間表進行,那麼到了2001年3月,飛機就可在雅典新的國際機場降落,這個新機場會是全歐最現代化的飛機場。

另一方面,在2001年之前,共長72公里的高速公路會興建完成。高速公路會把一些車輛引到雅典市中心的外面,還可鼓勵 人使用公共交通工具。當局希望這條公路可令市中心的車輛降至每天25萬輛,並把空氣污染降低百分之35。大雅典地區新的廢水生物處理計劃,應可改善首都附近的海域環境。這個目標理想遠大,希望在幾年之內把雅典改造成新的城市,有更完善的交通系統,更多的綠地,更乾淨的環境。

舊雅典的一角

儘管雅典興建了許多新型大廈,道路又重新整修過,噴泉處處,商店林立,街頭活動又多彩多姿,但對許多人來說,雅典依然是個村莊——自由自在,不受拘束;民居隨處可見,不須刻意規劃。在雅典內要找到村莊,只要看到瓦片屋頂,鐵欄陽台,及放著幾盆天竺葵的房屋,那就是了。

為了找出雅典的那種 風貌,我特地去了普卡拉一趟,普卡拉是市內最古老的社區,緊靠著雅典衛城北部的斜坡。我在那裡見到略呈坡度而又迂迴曲折的窄路,路旁就是密集的民房,這裡還有下陷的房屋、酒館、流浪貓狗,希臘小店及手推車。為了吸引遊客,這個地方最近才舉行過懷舊嘉年華會,所以還有一點節日狂歡的氣氛。人行道上放了一排四腳長度不一的桌子,和小得坐不下人的椅子。至於侍應生則拿著打開的菜單,希望可以招攬顧客。

摩托車噗噗的聲音,蓋過了路邊彈奏手風琴 的琴聲;在紀念品商店前面,掛滿了一行剛著了色的皮製錢包;大理石棋子製成希臘諸神的模樣,在棋盤戰場上劍拔弩張地對峙著;傀儡木偶跳著土風舞,陶瓷風車則轉個不停。顯然,城市的這個角落對於現代化仍然拒不接受,絕不妥協。

雅典夜色——風景與音樂

參觀雅典要是不看看它豐富的文化,就可說是白跑一趟了。於是,我決定今晚跟妻子一起去聽交響樂,這場交響樂在雅典衛城南坡上的希律羅馬競技場內舉行,這是一座古代競技場。進入劇院的人行通道是寂靜、昏暗,只有暗淡的燈光從松樹枝丫的縫中透了進來。被光線照亮的建築物外牆在樹的另一邊,黃土牆若隱若現,好像為我們表演。我們買了劇院上層的門票,走過大理石通道進入劇院,穿過一道羅馬式的門,進了競技場。

我們花了點時間,想多添幾分情趣。看著天鵝絨似的夜空,月光快要滿月,卻躲在一撮卷雲後面;而水銀燈則把半圓錐狀的劇院照耀得閃閃發亮。場內有上千人,在龐大的劇院襯托下,他們彷彿站在遙遠的地方,看起來那麼渺小,畢竟這個劇院可容納五千人。他們沿著白色大理石半圓形的通道找到自己的座位。我們坐的石椅仍有日照的餘溫。幾千年來,這裡上演過的劇情,當中的音樂聲、笑聲、掌聲,都曾在這堆石頭中迴蕩。

市內另一個不可錯過的地方就是博物館,當中最著名的就是國立考古博物館,裡面有希臘多個世紀以來的藝術史,令人印象深刻,內容也相當透徹。其他值得參觀的博物館包括基克拉迪藝術博物館及拜占廷博物館。邁加龍雅典音樂廳是一座雄偉的大理石建築,有極佳的傳聲效果。自1991年來,這座音樂廳就幾乎一年到頭都有歌劇、芭蕾舞上演,不時還有古典音樂演奏會舉行。當然,你還可以在許多傳統的旅館中欣賞希臘民謠。

歡迎你來!

現代雅典既背負昔日的盛名,也面對未來的巨大壓力。不過這裡的居民早能調整自己,適應環境;只要具備風趣、真誠的性格,再加上菲洛蒂莫,意思就是對自尊的愛就行了。對許多遊客而言,雅典依舊是個迷人的地方,而且是個深具文化氣息的城市。

[第13頁的地圖]

(排版後的式樣,見出版物)

雅典

[第14頁的圖片]

帕台農神廟,曾先後被改建為教堂和清真寺

[第15頁的圖片]

雅典住了超過450萬人

[第16頁的圖片]

普卡拉的一間旅館,普卡拉是雅典市內最古老的社區

[鳴謝]

M. Burgess/H. Armstrong Roberts

[第17頁的圖片]

門上陽台招徠顧客,是紀念品商店的特色

[鳴謝]

H. Sutton/H. Armstrong Rober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