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读者来函

读者来函

 读者来函

耶和华见证人接受任何由血衍生的医疗产品吗?

基本的答案是,耶和华见证人绝不接受输血。我们坚决相信,上帝就血所颁布的律法是不会为了迎合摇摆不定的见解而改变的。不过,由于现在血液可以给分离出四种主要成分,主要成分又可以分离出若干部分来,新问题就涌现了。基督徒要决定是否接受上述这类产品,不该只考虑到事情可能有什么医疗效益和风险。相反,他最关心的应该是圣经的观点,以及他的决定会怎样影响自己跟全能上帝的关系。

主要的问题倒相当简单。考虑一下若干经文、历史和医学背景,我们就可以看出这点。

耶和华上帝告诉人类的共同祖先挪亚,人必须把血当作特殊的东西看待。(创世记9:3,4)后来,上帝向以色列人颁布律法,显示血是神圣的。律法说:“凡以色列家中的人,或是寄居在他们中间的外人,若吃什么血,我必向那吃血的人变脸。”如果以色列人违反律法,他就会玷污同胞,因此上帝补充说:“[我必]把他从民中剪除。”(利未记17:10)到了公元1世纪,使徒和长老在耶路撒冷的一个会议中发布命令,说人必须“禁戒血”。“禁戒血”跟禁戒性不道德或弃绝崇拜偶像是同样重要的。——使徒行传15:28,29

当时,“禁戒”血是什么意思呢?意思是,基督徒不会吃血,不管是鲜血还是凝固的血。他们不会吃没放血的动物的肉,或任何加进了血的食物,例如血香肠。人进食上述任何食品,就违反了上帝的律法。——撒母耳记上14:32,33

在古代,大多数人都不把吃血当作一回事。我们从德尔图良(公元2至3世纪)的著作可以看出这点。当时,有人诬蔑基督徒,说他们吃血,德尔图良就加以反驳,谈到有些部族以尝血来确认条约。他也说:“竞技场有表演的时候,[有些]人抢着吃罪犯所流的鲜血,……好治疗自己的癫痫症。”

对基督徒来说,这些做法(尽管有些罗马人为了健康理由而这样做)都是不对的。德尔图良写道:“我们在日常饮食里连动物的血也不会吃。”罗马人以加了血的食物去试验真基督徒的忠诚。德尔图良说:“我倒想问,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们清楚知道[基督徒]连动物的血也避而不吃,你们还以为他们会嗜人血吗?”

今天,医生建议输血的时候,人多半不会想到事情是跟全能上帝的律法有关的。耶和华见证人渴望能保全生命之余,也决心服从上帝就血所颁布的律法。从目前的医学角度来看,这意味着什么呢?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给病人输全血的疗法变得很普遍。耶和华见证人清楚看出,这样做是跟上帝的律法背道而驰的;我们今天的想法依然一样。不过,医学随时代进步,今天,给病人输的往往不是全血,而是血的主要成分;这些成分包括:(1)红细胞;(2)白细胞;(3)血小板;(4)血浆(血清,即血液中的液体部分)。医生也许给病人输红细胞、白细胞、血小板或血浆,在乎病人的情况怎样。由于医生可选择输血液的哪种主要成分,一个单位的血就可以分开来输到更多病人的身体里去。耶和华见证人认为,不论是输全血,还是输入其四种主要成分,都违反了上帝的律法。值得注意的是,见证人听从圣经的吩咐,紧守立场,结果免除了不少风险,包括经输血感染肝炎或爱滋病等。

可是,由于血液经处理后不仅可分离出其主要成分,还可以从主要成分再分离出更细微的部分来,问题就出现了。医护人员是怎样使用这些血液的微小部分的呢?基督徒要决定是否接受这些成分,该考虑一些什么因素?

 血的结构十分复杂。即使是血浆,当中百分之90都是水分,也含有多种激素、无机盐、酶,以及像矿物和糖等营养素。血浆还含有若干蛋白质,像白蛋白、凝血因子和各种抵御疾病的抗体。技术员可以从血浆分离出许多血浆蛋白来,然后加以使用。举个例,血友病患者容易失血,医生常会给他们输凝血第八因子。当人暴露在某些疾病之下,医生则也许会建议注射球蛋白;这类蛋白质是从具有免疫力的人的血浆中提取出来的。其他血浆蛋白也具有医药用途。上述这些资料旨在说明,血液的一种主要成分(血浆)可以经过处理而分离出更微小的部分来。 *

像血浆一样,血液的其他主要成分(红细胞、白细胞、血小板)也可以分离出更小的部分来。例如,技术员可从白细胞提取干扰素和白细胞间素,用来治疗某些过滤性感染和癌症。血小板能提取出有助伤口复元的因子来。有些药物,其成分涉及(至少在起初阶段)从血液成分提取出来的东西,也在研究之列。这类疗法往往不是给病人输入血的主要成分,而是其中的极微成分。基督徒应当接受这些血液的极微成分吗?我们不能肯定地说应当或不应当。圣经并没有详细论述这件事,所以基督徒必须本着良心,在上帝面前自行决定。

有些基督徒拒绝采用任何由血衍生的药物;即使一些药物含有从血液主要成分而来的极微部分,能使人暂时具有被动免疫能力,他们也不愿接受。他们认为,上帝吩咐人“禁戒血”的意思正是这样。他们是根据上帝向以色列人颁布的律法——生物所流的血要“倒在地上”——作出推断的。(申命记12:22-24)这条律法跟现在讨论的问题有什么关系呢?因为要制成球蛋白,以及从血液提取出来的凝血因子等东西,就必须先收集血液,加以处理。因此,有些基督徒拒绝采用这些产品,就像他们拒绝输全血或其四种主要成分一样。他们本着良心,诚恳地采取这个立场,别人应该尊重他们。

其他基督徒的决定却不一样。他们同样拒绝给输全血、红细胞、白细胞、血小板或血浆,但如果一些药物含有的只是由血液主要成分分离出来的细微部分,他们也许会让医生以这类药物治疗他们。即使这样,他们的决定也不一定在每方面都完全一样。一个基督徒也许接受球蛋白注射,但如果药物含有若干成分,是从红细胞或白细胞提取出来的,他们却不一定接受注射。话说回头,以整体来说,为什么有些基督徒认为他们可以接受这些血液的细微成分呢?

 《守望台》1990年8月1日刊的“读者来函”指出,孕妇血液中的血浆蛋白(血浆中的微小部分)可进入胎儿的独立血液系统里,母亲借此把免疫球蛋白传给胎儿,赋予胎儿宝贵的免疫力。另一方面,胚胎的红细胞结束了正常的寿命后,它们带氧的部分就起了变化。当中有些变成胆红素,然后穿过胎盘来到母体,随母亲的排泄物排出体外。有些基督徒也许因而认为,既然血液主要成分的若干部分可以在这种自然的情况下由人传给人,他们也可以接受含有从血浆或血细胞提取出来的成分的溶液。

既然人们对这个问题意见不一,各自本着良心而作的决定也可能有所不同,这个问题是不是无关重要的呢?不,这是一件严肃的事。但基本的道理很简单。上述资料表明,耶和华见证人决不输血,不管是全血还是血液的主要成分。圣经明令吩咐基督徒“要禁戒献给偶像的牺牲,禁戒血,……也要禁戒淫乱”。(使徒行传15:29)至于含有血液主要成分的若干细微部分的药物,每个基督徒就得深思熟虑,本着良心自行决定是否接受。

如果疗法看来能即时见效,不少人都会乐意采用,就算明知某种疗法,例如使用含血产品的疗法,带有若干风险,他们也照样接受。不过,真基督徒却不会单看事情的表面,相反,我们尽力开阔眼界,对事情怀有更平衡的看法。医护人员提供优质的医药护理,耶和华见证人深表赏识之余,也会衡量各种疗法的风险与好处。可是,事情如果涉及由血衍生的产品,见证人就会小心谨慎,把上帝的观点(既然生命来自他)以及自己跟他的个人关系看得更重。——诗篇36:9

诗篇执笔者写道:“耶和华——上帝是日头,是盾牌,要赐下恩惠和荣耀。他未尝留下一样好处不给那些行动正直的人。……耶和华啊,倚靠你的人便为有福!”基督徒可以像诗篇执笔者一样对上帝满怀信心,是何等美好的福分!——诗篇84:11,12

[脚注]

^ 12段 请参看《守望台》1979年7月15日刊和1994年10月1日刊的“读者来函”。制药公司已研制出一些合成产品,而其中的成分并非由血液提取出来。医生也许建议使用这类产品,以取代以往采用的若干血液的微小成分。

[第30页的附栏]

你可以向医生提出的问题

你要是得动手术或接受治疗,其间医护人员可能用上含血的产品,你可以问:

我是耶和华见证人,在任何情况下,我决不接受输血(不管输的是全血、红细胞、白细胞、血小板还是血浆)。这是有关的医护人员都知道的吗?

如果医生建议采用的药物可能是由血浆、红细胞、白细胞或血小板制成的,你可以问:

这种药物是由血的四种主要成分当中的一种制成的吗?要是这样,你可以解释一下药物的成分吗?

这种由血衍生的药物可能要用上多少?是吃的还是注射的?

如果我本着良心,接受这种含血液极微成分的药物,有哪些医疗风险呢?

如果我本着良心,拒绝采用这种药物,还有其他什么疗法没有?

我再考虑一下,决定了以后,我可以什么时候告诉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