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在波兰经受信心考验

在波兰经受信心考验

 在波兰经受信心考验

扬·费伦茨自述

在我年轻的日子,第二次世界大战正进行得如火如荼。我清楚记得,叔叔是个耶和华见证人。他常常来我们的家,念圣经给我们听。爸爸妈妈对圣经没有兴趣,哥哥约瑟夫、姊姊雅尼娜和我却兴致勃勃。不久,我们就各自接受水浸礼,象征我们把自己呈献给耶和华。我受浸的时候才14岁。

爸爸妈妈亲眼看到了圣经教育怎样感化我们从善。他们深为感动,于是开始学习圣经。爸爸知道圣经谴责偶像崇拜后,就对我说: “上帝的话语说得这么清楚,司铎居然只字不提,把我们蒙在鼓里。孩儿,快把墙上的像通通取下来,全部扔掉!”大约两年后,爸爸妈妈都受了浸。他们至死对耶和华保持忠心。

面对种种磨难

大战结束后,本地的耶和华见证人身陷困境。例如,秘密警察突击搜查罗兹的办事处,拘捕了办事处的工作人员。在波兰东部,国民武装部队属下的游击队受到天主教教士的唆使,对耶和华见证人极尽残暴之能事。 *

大约在同一时期,共产政权也收回成命,不再准许我们举行大会。连正在举行的大会,政府当局也试图中止。反对渐渐加剧,但这反而增强了我们的决心,务要把上帝的王国宣讲开去。到1949年,波兰已有一万四千多个耶和华见证人。

不久,我加入了先驱的行列。先驱是耶和华见证人的全时传道员。起初我奉派到差不多500公里外的地区传道。经过一段时间以后,社方委任我做周游监督,负责探访卢布林以东的地区。这儿离我双亲的住处不远。

多次被捕、屡受迫害

1950年6月,共产政权把我抓住,指控我为美国搞间谍活动。我被扔进一个潮湿的地窖里。晚上,守卫把我拉去接受警官的盘问。他对我说: “你隶属的宗教组织是个异端教派,存心同国家作对。你们的办事处是为美国情报局服务的。我们有证据证明你为美国充当间谍!你的弟兄已经各自招认,他们走遍全国,搜集有关军事设施和兵工厂的情报。”

不用说,这些指控全是捏造的。警官劝我签署声明,宣布与“你的可耻组织”断绝关系。他把我们的基督徒团体称为“你的可耻组织”。警官再三劝我签署声明,又想方设法诱使我出卖我所认识的耶和华见证人,要我透露他们的姓名地址,以及收藏书刊的地点。但我始终不为所动,他枉费心机了。

警察人员于是用棍棒打我,把我打昏过去 了。他们再用水把我淋得湿透,好使我苏醒过来,继续接受盘问。第二天晚上,警察人员严刑拷打我的脚跟,个中的痛苦实在难熬。我大声恳求上帝赐力量给我,使我能够支撑下去。在这段艰苦的岁月,我亲身感受到耶和华的扶持。有接近一年的时间,我经常在夜间遭受拷问。

1951年4月,我获释出狱。当时仍有不少耶和华见证人在狱中服刑。我马上跟负责统筹的耶和华见证人联系上,请他给我新的任务。他问我: “你不怕再次被捕吗?”我回答说: “我比以前更有决心,要在需求较大的地区服务。”我继续周游探访不同的会众。后来,社方委派我督导印制书刊的工作,安排把书刊分发给波兰各地的弟兄姊妹。

那年头儿,我们只能用简陋的油印机和蜡纸复印《守望台》,印刷素质很差。当时纸张短缺,我们要花很多钱才能把纸张弄到手。复印工作必须在隐蔽的地方进行,例如谷仓、地下室、房顶室等。印刷活动一经揭发,当场被捕的弟兄就得服刑了。

我记得,我们连枯井也加以利用。这口井的墙上有个开口通往一个小房间。我们就在这个小房间里油印杂志。通往房间的开口位于地面下大约35英尺。要进入这个房间,就得缒井而下。一天,弟兄们用大木桶把我缒下井里。不料绳子断了,我掉进井底去,摔断了一条腿,给送进医院治疗。我出院后,重又操作油印机。

大概这个时候,我遇见一个热心的先驱姊妹,名叫荙努塔。我们在1956年结为夫妇,随后四年我们在波兰中部一起传道。到1960年,我们的家已经添了两个小宝宝。荙努塔和我商量过后,决定放下全时服务,以便专心照顾子女。不久,我再次被捕,这回当局把我扔进一个老鼠横行的监牢里。七个月后,我被判监禁两年。

监狱常客

比得哥什监狱有三百多个囚犯。我向耶和华祷告,求他帮助我向诚心诚意的人传讲王国的信息。我请求见狱长,毛遂自荐做监狱的理发师。出乎我的意料,狱长竟然同意了。不久,我就开始给囚犯理发、剃须修面。我把握机会向那些对圣经有好感的囚犯作见证。

还有一个囚犯跟我一同当理发师。我跟他谈论上帝的王国,他的反应不错,还主动把自己从圣经所学到的知识讲给别人听。没多久,狱长就吩咐我们停止散布“颠覆政府 的宣传”。我的理发师同工坚定不屈。他说: “我过去惯常偷窃,现在我不再偷了。我以前吸尼古丁吸上了瘾,现在烟也戒了。我已经找到人生的意义,我很想成为耶和华见证人。”

我出狱后,奉派到波兹南去管理一家“面包店”,也就是管理我们的秘密印刷所。到20世纪50年代末期,书刊的印刷素质已大大提高了。我们学会用摄影术把书刊每页的尺寸缩小。这是我们在印刷技术上的一次重大突破。此外,我们也学会怎样操作平版印刷机。1960年,我们开始印制并装订书本。

过了不久,邻居向警方告发我们的活动,我又被捕了。1962年,我从监狱释放出来。我和其他弟兄一同奉派到什切青服务。出发前,我们接到指示,叫我们转往凯尔采去。起先我们还以为这个指示是忠贞的基督徒弟兄发出的。我们一抵达凯尔采,就被警察逮捕了。我被判监禁一年半。原来我们给内奸出卖了。经过一段时间以后,他们的恶行终于败露,通通被开除了。

我重获自由后,社方委派我督导波兰全国的印刷活动。随后十年,警方一直在追捕我,但徒劳无功。1974年,他们终于在奥波莱把我抓住,之后不久,我就被关在扎布热监狱里。狱长对我说: “你的主教职责就此完结了。如果你继续在监狱里散布宣传,你就会被单独监禁。”

在监狱传道

当然,我的传道任务并没有完结。我开始跟两个囚犯讨论圣经。他们不断进步,最后决定献身受浸。我在监狱的大浴盆里给他们施浸。

其他囚犯对我们的传道活动也有很好的反应。1977年4月,我们聚集在一起,举行受难纪念聚会。(路加福音22:19)两个月后,也就是1977年6月,我获释出狱,此后就再没有被逮捕了。

政府当局渐渐放宽对我们的管制。耶和华见证人治理机构的成员到本国探访,无疑发挥了很大作用。1977年,治理机构的三位成员分别前往不同的城市,跟当地的监督、先驱和事奉耶和华已经多年的弟兄姊妹会面。翌年,治理机构的两位成员出于礼节,造访了波兰的宗教事务局。直到1989年,政府当局才撤销对我们活动的禁制。目前,波兰约有十二万四千个耶和华见证人,积极宣讲王国的信息。

近年来,荙努塔身体不好,不能陪我一同探访会众了,但她常常鼓励我。她很想我继续探访会众。回想过去,我多次身陷监狱,其间荙努塔一直默默地支持我。我对她实在感激不尽。

早在五十年前,我已经决定终生事奉耶和华上帝。我对自己所作的决定毫不后悔。全心全意地事奉上帝,给我带来了莫大的喜乐。我和妻子亲身体验到,以赛亚书40:29的话是千真万确的: “疲乏的,他[耶和华]赐能力;软弱的,他加力量。”

[脚注]

^ 6段 见英语版《1994耶和华见证人年鉴》,213-222页。

[第20页的图片]

我们起先用蜡纸油印机,后来用平版印刷机印书刊

[第21页的图片]

我和妻子荙努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