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內容

跳到目錄

在墨西哥的英語地區做非正式見證

在墨西哥的英語地區做非正式見證

 在墨西哥的英語地區做非正式見證

使徒保羅在雅典等候同伴的時候,把握時機做非正式見證。聖經記載說:他「天天在市集廣場上跟遇見的人推理」。(使徒行傳17:17)耶穌從猶地亞往加利利的路上,也在井旁向一個撒馬利亞婦人做非正式見證。(約翰福音4:3-26)你有沒有把握時機,積極向人談論上帝王國的好消息呢?

墨西哥的耶和華見證人發現,向當地說英語的人作非正式見證特別有效。這些人包括觀光的遊客、留學的大學生,以及在墨西哥退休並常去公園和飯店的外國人。很多會說英語的耶和華見證人都擅長跟這些人打開話題。他們常尋找機會,跟看來像外國人或說英語的人談話。現在我們來看看他們是怎樣做的。

移居墨西哥並在英語地區服務的傳道員,遇到那些看來是外國人的人,就會常常作個自我介紹,並問對方是從哪裡來的。對方自然會問傳道員在墨西哥做什麼。這樣,傳道員就有機會解釋自己的信仰。例如,格洛麗亞在需求較大的瓦哈卡英語地區服務,她覺得用上述方法開始跟人談話特別容易。有一次,格洛麗亞在市鎮廣場做完非正式見證後回家,路上遇見一對從英國來的夫婦。妻子驚訝地說:「我簡直不敢相信,在瓦哈卡的大街上會看到黑種女人!」格洛麗亞沒有覺得受到侮辱,而是笑笑,跟他們聊聊她為什麼在墨西哥。隨後,婦人邀請格洛麗亞到她家喝咖啡。約定時間後,格洛麗亞送給他們《守望台》和《警醒!》雜誌,但婦人婉言謝絕,說自己是個無神論者。格洛麗亞對她說,自己很喜歡跟無神論者交談,並且想聽聽她對雜誌中「我們需要崇拜之所嗎?」這篇文章的看法。婦人接受了雜誌,說:「要是你能說服我相信上帝,你就太了不起了。」後來,格洛麗亞探訪了這對夫婦好幾次,大家一邊喝咖啡,一邊愉快地交談。這對夫婦後來回到英國,但格洛麗亞仍然通過電子郵件跟他們討論聖經。

格洛麗亞也曾跟一個來自美國首都華盛頓的女子交談,這個女子名叫莎倫。 為了完成學業拿到碩士學位,莎倫在瓦哈卡跟當地的婦女一起做義務工作。格洛麗亞稱讚莎倫所做的善工,然後解釋自己為什麼在墨西哥。接下來,格洛麗亞談到聖經,指出上帝快要為窮人和所有人做些什麼事。莎倫說,她在美國從沒有跟耶和華見證人交談過,但頗諷刺地,在墨西哥最先遇到的人中,竟有一個是耶和華見證人。莎倫同意學習聖經,並馬上開始參加基督徒的聚會。

很多外國人嚮往樂園般的環境,於是搬到墨西哥的海灘勝地居住。在阿卡普爾科市,勞蕾爾常常利用人對樂園的嚮往作為引子。她問這些人,跟他們以前所住的地方相比,阿卡普爾科市是不是更像樂園;他們喜歡這個城市的哪些方面。然後,勞蕾爾解釋說,不久整個地球都會變成真正的樂園。勞蕾爾用這個方法向一個在獸醫診所遇到的加拿大婦人作見證,結果婦人同意學習聖經。也許在你所住的地區,用類似的方法作見證也會有效,何不試試呢?

在街道和廣場上

在街道和廣場上向人作見證時,通常以「你會說英語嗎?」這個問題作為談話的開始。由於從事某種職業或曾在美國居住,很多墨西哥人都會說英語。

一對耶和華見證人夫婦遇到一個年老的婦人。婦人坐在輪椅裡,由一名護士推著。他們上前問這個婦人會不會說英語。婦人說會,因為她曾在美國生活多年。她接受了《守望台》和《警醒!》雜誌,這兩份雜誌她從未讀過。她也把自己的名字孔素蘿和住址告訴那對夫婦。四天後,他們到婦人所住的地方去探訪她,發現原來這是一家由天主教修女經營的療養院。起初,他們很難跟孔素蘿接觸,因為修女們懷疑他們的身份,說孔素蘿不能接待他們。這對夫婦堅持要修女告訴孔素蘿他們來了,想問候她。修女照做了,孔素蘿十分歡迎他們。自此以後,這位86歲的婦人就不顧修女的勸阻,經常跟見證人夫婦學習聖經,還參加了基督徒舉行的一些聚會。

箴言1:20說:「真智慧在街上不停高呼,在廣場上不斷揚聲」。請看看這句話怎樣在聖米格爾-德阿連德廣場上應驗。一天早上,拉爾夫看到一個中年男子坐在一張長椅上,就上前給他《守望台》和《警醒!》雜誌。男子感到非常驚訝,把自己的生平經歷告訴了拉爾夫。

他是一名越戰老兵,由於戰時目睹太多人死去,情緒大受困擾,終於導致精神崩潰。他從前線遣返基地,在那裡被派洗濯陣亡 士兵的屍體,以備運回美國。現在,儘管已過了30年,他仍然時常做噩夢,恐懼感揮之不去。那個早上,他坐在廣場上,一直默默地禱告求上帝幫助他。

這位老兵接受了雜誌,也同意去王國聚會所參加聚會。聚會之後,他說,在王國聚會所的兩個小時裡,令他感受到30年來第一次的內心安寧。這名男子在聖米格爾-德阿連德只逗留了短短數週,但其間他學習了幾次聖經,並參加了所有聚會。他返回家鄉後,見證人作了安排,好讓他能繼續學習聖經。

在學校和工作的地方

你在工作的地方,有沒有讓人知道你是個耶和華見證人呢?阿德里安在聖盧卡斯角售賣度假公寓,他把自己的身份告訴其他同事,產生了良好的結果。一個名叫朱迪的同事憶述:「僅僅三年前,要是有人告訴我,我會成為一個耶和華見證人,我一定會說:『絕對不可能!』但後來我決定讀讀聖經。我心想:『既然我喜歡讀書,看聖經又有什麼難的!』但是,只讀了六頁,我就知道需要別人幫助了。我能想到的可以幫我的人只有一個名叫阿德里安的同事。我喜歡跟他交談,因為他是同事中惟一品行端正的。」阿德里安跟未婚妻凱蒂一同來見朱迪,回答了她的所有問題。凱蒂開始幫助朱迪學習聖經,沒過多久,朱迪就受浸成為耶和華見證人。

在學校裡怎樣作非正式見證呢?兩個見證人在大學上西班牙語課,一天為了參加基督徒的大會,她們沒有去上課。返回學校後,她們的老師西爾維婭叫她們用西班牙語講述那一天所做的事。她們抓緊這個好機會,盡自己所能用西班牙語作了個見證。西爾維婭對聖經的預言非常感興趣,同意用英語學習聖經。現在,她已成為傳道員,宣揚王國的好消息。她的一些家人也在學習聖經。西爾維婭說:「我找到了一生尋找的東西。」可見,非正式見證能產生多麼美好的結果。

其他場合

待人友善也能帶來作見證的機會。吉姆和姬爾在索諾拉的聖卡洛斯服務,他們看出待人友善的確大有好處。一個婦人早上六點鐘帶著狗散步時路過吉姆和姬爾家,她停下來稱讚他們的院子很漂亮,他們就邀請她進屋喝杯咖啡。接著,吉姆和姬爾向她談到耶和華, 談到永生的希望。婦人活了60歲,還是第一次聽到這些內容。於是,她開始學習聖經。

阿德里安娜同樣善待陌生人。有一天,她在坎昆的一家飯館吃飯,一個小男孩前來問她是不是從加拿大來的。她說是的,男孩就解釋說,他的妹妹要寫一篇有關加拿大人的報告,交給學校。他和母親正設法幫助妹妹準備這篇報告。這時男孩的母親也過來坐在阿德里安娜的旁邊。她會說英語,問了阿德里安娜有關加拿大人的一些問題,阿德里安娜耐心地一一回答。然後,阿德里安娜說:「其實我從加拿大到這裡來,有一個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為了幫助人學習聖經。你對此有興趣嗎?」男孩的母親表示有興趣。她十年之前離開教會,一直試圖自己學習聖經。她把住址和電話號碼告訴阿德里安娜,並開始學習聖經,進步良好。

「要把食物撒在水面上」

把握每個時機向人談論聖經真理,往往能找著一些很少或從未聽過王國信息的人。在港口城市錫瓦塔內霍一家擁擠的咖啡店,一個見證人邀請一對外國夫婦跟她共用一張桌子,因為咖啡店裡已經沒有空餘的座位了。這對夫婦在過去七年內,坐船遊歷過很多不同的地方。他們表示,對耶和華見證人沒有好感。這次見面以後,那位見證人到這對夫婦的船上拜訪他們,並邀請他們去她家作客。他們接受了二十多本雜誌和五本書,並答應在下一個港口停留時,會跟當地的耶和華見證人聯絡。

在坎昆一個購物中心的飲食區,杰夫和戴碧留意到一個家庭帶著一個漂亮的女嬰。他們稱讚了嬰兒幾句,孩子的父母就邀請他們一起吃比薩餅。原來這個家庭來自印度,他們從未聽說過耶和華見證人,也沒有看過見證人的書刊。他們離開購物中心之前,杰夫和戴碧送給他們一些書刊。

在尤卡坦附近一個小島,杰夫再遇到類似的經歷。一對中國新婚夫婦請杰夫替他們拍照,杰夫樂意地照辦。在交談中,他得知儘管這對夫婦在美國住了12年,他們卻從未見過或聽說過耶和華見證人!杰夫跟他們愉快地交談,並鼓勵他們回美國後跟見證人聯絡。

在你的地區,也許有些重大事件發生,使你有機會作非正式見證。美國總統到墨西哥總統在瓜納華托附近的農場拜會他時,全世界的記者都來報導此事。一個見證人家庭決定把握這個時機,用英語向人傳道。人們的反應不錯。例如,一名記者曾經報導過幾次戰爭,包括科索沃和科威特戰爭。他的一個同事遭狙擊手射殺,死在他懷裡。這名記者聽到有關復活的希望後,眼含淚水感謝上帝讓他明白人生是有意義的。他說,儘管他不會再見到見證人夫婦,但他會永遠記著聖經裡有關復活的好消息。

上述這些經歷顯示,向人作非正式見證,最終結果如何,通常是未知的。儘管如此,睿智的所羅門王指出:「要把食物撒在水面上,多日之後就有回報。」又說:「你在早晨就要撒種,不到晚上不可歇手;因為你不知道哪裡有成果,或是這裡,或是那裡,或是兩處都好。」(傳道書11:1,6)因此,要效法保羅和耶穌,以及墨西哥英語地區的見證人,慷慨「撒種」,積極「把食物撒在水面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