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內容

跳到目錄

 人物專訪 | 拉杰什·卡拉利亞

一位大腦研究員為什麼相信上帝

一位大腦研究員為什麼相信上帝

拉杰什·卡拉利亞是英格蘭紐卡斯爾大學的教授,研究人腦超過40年。以前他相信進化論,但後來卻改變了看法。《警醒!》雜誌就他的工作和信仰採訪了他。

可以介紹一下您的宗教背景嗎?

我爸爸出生在印度,媽媽出生在烏干達,也是印度裔。因此,他們倆基本上都按照印度教的習俗生活。家裡有三個孩子,我排行第二。那時我們住在肯尼亞的內羅畢,當地有不少印度人。

為什麼您對科學感興趣?

我一直很喜歡動物,經常和朋友們旅行和露營,觀察各種野生動物。我原來的願望是做一名獸醫。我從內羅畢的一所技術學院畢業後,就到英國倫敦大學學習病理學。後來,我的研究領域集中在人腦方面。

科學研究對您的信仰有沒有影響呢?

有影響。我越是研究科學,就越難相信印度教的神話和傳統,例如崇拜動物或神像。

為什麼您以前相信進化論?

我年輕時,周圍很多人認為人類起源於非洲,我們在學校裡也經常討論這個話題。另外,學校的老師和教授都讓我們覺得,有名望的科學家都相信進化論。

但後來您重新考慮生命起源的問題,為什麼呢?

我還在內羅畢學習生物學和解剖學的時候,一個同學說他正在和耶和華見證人 學習聖經。我當時很好奇。後來,耶和華見證人在我們大學的禮堂舉行大會,我就參加了。之後有兩個見證人給我講了一些聖經的道理。她們相信有一個偉大的創造主,能解答人生的重大問題。我覺得她們的解釋很合理,不像神話故事。

您有這麼多醫學知識,會不會很難接受創造論?

正好相反!我學習解剖學的時候就看出,生物設計巧妙,非常複雜。把如此複雜精妙的生物說成是碰巧產生的,我再也沒法接受了。

能請您舉個例子嗎?

我從20世紀70年代就開始研究人腦,直到現在仍然對這個器官驚嘆不已。大腦能產生思想,存儲記憶,也是身體功能和各種感官的控制中心。無論從身體內部還是外部獲取的信息,都要靠大腦來解讀。

人腦之所以這樣發達,主要在於複雜的化學物質和神經元網絡。神經元是最主要的腦細胞。人腦內有數以百億計的神經元,這些神經元通過長長的神經纖維傳輸信號。這些神經纖維稱作軸突。另外,神經元還有樹杈狀的神經纖維,稱為樹突。通過這些軸突和樹突,一個神經元就可以與成千上萬個神經元建立聯繫。腦部神經元之間有很多連接,如果一一數算,簡直是個天文數字!更不可思議的是,這些數目眾多的神經元和樹突不是雜亂無章,而是精準有序的。神經元網絡絕對是一個了不起的傑作!

能請您再解釋一下嗎?

神經元網絡從胎兒在母腹中,就開始有序地構建,孩子出生後仍在進行。神經元伸展出神經纖維,好與幾厘米之外的另一個神經元建立聯繫。這段距離從細胞的層面來看,是非常遙遠的。另外,伸展出去的神經纖維定位非常準確,不僅能定位到某個特定的細胞,甚至能定位到這個細胞的某個特定部位。

伸展出去的神經纖維會跟從化學指令,知道什麼時候要「停止」、「繼續向前」或「轉彎」,最後成功地找到目標。沒有這些清晰的指令,不斷伸展的神經纖維很快就會迷失方向。這些步驟由記錄在DNA裡的指令開啟,整個過程精準複雜,控制有序。

實際上,我們對大腦發育和運作的了解還非常有限,不完全明白大腦是如何存儲記憶、產生感情和思想的。對我來說,先不說大腦構造有多麼完美、運作有多麼精妙,單是大腦能夠運作 這一事實,就已經清楚表明必然有遠超 人類的智慧存在。

您為什麼會成為耶和華見證人呢?

耶和華見證人幫助我確信,聖經是上帝的話語。例如,我看出聖經雖然不是一本科學教科書,但每次提及科學的事,都準確無誤;聖經中的預言,也準確應驗了;聖經的教導能幫助人改善生活,我也從中獲益不淺。我在1973年成為耶和華見證人,從那時起聖經一直指引我的生活。我找到了人生的意義,生活心滿意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