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教会前景如何?

教会前景如何?

 教会前景如何?

乌干达教士斯蒂芬·蒂尔沃韦说:“英国人仍旧相信上帝,但不愿意承担基督徒的责任。”大约二十年前,蒂尔沃韦隶属的乌干达圣公会遭受迫害,他却死里逃生。今天,他在英国利兹的男士俱乐部传教,常常趁着宾果游戏还未开局,用10分钟向那里的人讲道。

从英国越过大西洋来到美国,情形也大同小异。美国人对属灵事物的态度,令新近组织起来在美国传教的圣公会传教会大感棘手。传教会的网站报道:“就操英语的人口来说,美国现时是世上拥有最多非信徒的国家,对属灵事物不感兴趣的人也最多。……美国将成为需要传教的地区了。”传教会连番进行教会改革,但都以失败告终。他们于是打破传统,转而联合亚洲和非洲的宗教领袖,展开“到美国传教”的活动。

欧洲和北美洲这类地区,向来以信奉基督教自居。现在怎么竟然需要非洲、亚洲和拉丁美洲的传教士到来“拯救灵魂”呢?

谁在拯救谁?

在昔日的殖民扩张时期,热心的欧洲传教士在四百多年间,把信仰先后传入非洲、亚洲、太平洋地区和南美洲的国家,为的是“教化”那些所谓不信上帝的野蛮人。另一边厢,美洲殖民地的各教会也纷纷成立,据称建基于基督教的原则之上,后来更联合起来,派出传教士到世界各地四出传教。他们的热心跟欧洲传教士相比,可谓有过之而无不及。时至今日,世界的情势已起了变化。

 “[基督教]中心已经改变了,”非西方基督教研究院的创始人安德鲁·沃尔这样说。1900年,自称基督徒的人计有百分之80是欧洲人或北美洲人。现今,竟然有百分之60的信徒生活在非洲、亚洲和拉丁美洲。近来一则新闻报道透露:“欧洲天主教会的神父,大多来自菲律宾和印度。”此外,“在美国天主教教区服务的神父,每六个就有一个是来自其他国家的”。在荷兰,来自非洲的传教士主要是加纳人,他们自称是“身处不信国家的传教团体”。现在,来自巴西的传教士也在英国各地进行他们的拯救运动。一个作家论述:“基督教传教士的活动已经逆转了。”

山雨欲来

欧洲和北美洲大陆的信徒人数日渐减少,看来确实需要传教士。一份新闻杂志论及“在苏格兰,经常上教堂的基督徒少于百分之10”。法国和德国的人数就更少。另一份新闻报道:调查显示只有“约百分之40的美国人和百分之20的加拿大人说他们经常上教堂”。菲律宾的情况却大不相同,将近百分之70的人经常上教堂,其他发展中国家的情况也相差不远。

更值得注意的趋势是,南半球经常上教堂的人比北半球的人更尊重传统。举例说,美国和欧洲的天主教徒接受访问时,大都表示对教会权威越来越不信任,认为该让世俗信徒多参与教会事务,并同意在教会里争取妇女平等。而另一方面,南半球的天主教徒在这些问题上却一面倒认同教会的传统立场。随着教会的支持者继续南移,冲突将日见明显。历史和宗教学者菲利普·詹金斯预测:“大有可能不出十年或二十年,南北半球的基督教成员会互相指责,指斥对方不是真正的基督徒。”

考虑到教会的情况,沃尔提出一个迫在眉睫的问题:“怎样才能使非洲、亚洲、拉丁美洲、北美洲和欧洲的基督徒在一个教会中和平共处,真真正正地信奉同一的信仰呢?”你认为怎样?教会还能在这个分裂的世界里幸存下来吗?使真基督徒联合起来的基础是什么呢?下篇的文章不单提出来自圣经的答案,还会举出肯确的证据,表明一个遍及全球、团结合一的基督徒团体现正欣欣向荣。

[第4页的图片]

以前的教堂现在成了音乐咖啡馆

[鸣谢]

AP Photo/Nancy Palmier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