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敬虔知足助我渡过难关

敬虔知足助我渡过难关

 人物生平

敬虔知足助我渡过难关

本亚明·艾克楚古·奥苏亚基自述

我开始全时传道后不久,就回家探望父母。爸爸一见到我,就抓住我的衬衣,高声骂我是小偷。他还拿起砍刀,用刀面打我。村民听见吵闹的声音,纷纷来我家看个究竟。到底我偷了什么呢?让我从头说起。

1930年,我在尼日利亚东南部的乌穆阿里安村出生。家中有七兄弟姊妹,我是大哥。大妹在13岁时不幸去世。爸妈是圣公会的信徒。爸爸以耕种为生,妈妈则做点小买卖帮补家用。她每天走路到30公里外的市场去买棕榈油,早出晚归。第二天清早,她就走到约40公里外的火车站去卖油。要是赚到一点钱(通常不超过15美分),就买点食粮回家。妈妈风雨不改地这样做差不多15年,直到1950年去世为止。

年幼时,我在村里一所圣公会办的学校念书。后来,我得在35公里外的地方居住,才能完成小学课程。由于家境清贫,我无法继续升学,小学毕业后就开始工作。起初,我在西尼日利亚的拉各斯一个铁路保安员的家中当仆人,后来又为北部的卡杜纳一个公务员打工。我在中西部城市贝宁 给律师当事务员,之后在锯木厂里当工人。1953年,我迁到喀麦隆和舅父同住。舅父给我在橡胶园里找到差事,月薪大约九美元。工作虽然卑微,但只要能够糊口,我就满足了。

穷汉予人“财富”

西尔维纳斯·奥基米里是个耶和华见证人,也在橡胶园工作。我们一起除草或护理橡树的时候,西尔维纳斯总跟我谈论圣经。我听是听了,但没有进一步行动。后来,舅父发现我跟见证人来往,就设法劝阻我。他警告说:“本亚明,不要找奥基米里先生了。这个信仰耶和华的人是个穷光蛋。跟他来往的人,早晚会像他一样穷。”

1954年初,我再也受不了橡胶园恶劣的工作环境,于是辞了工,回家去了。那个年头,圣公会仍提倡较高的道德标准。我自小上教堂,憎恶不道德的事。可是,这时我发觉有些上教堂的人很虚伪,大起反感。他们口口声声说遵从圣经的标准,其实说一套,做一套。(马太福音15:8)我一再为这些事跟爸爸吵架,结果父子关系非常紧张。一天晚上,我干脆离家而去。

我搬到奥莫巴去。奥莫巴是个小镇,当地有火车站。在奥莫巴,我跟耶和华见证人取得联络。同乡普丽西拉·伊素奥查送了两本册子给我,一本是《这王国的好消息》,另一本是《渡过哈米吉多顿,进入上帝的新世界》 *。我迫不及待地加以阅读,确信找到了真理。我以前的教会只注重于教会传统,很少讲解圣经。可是,见证人的书刊却时常引用圣经。

还不到一个月,我就问伊素奥查夫妇哪天会举行聚会。头一次参加见证人的聚会,我一点都听不懂。当日的《守望台》研读文章,讨论以西结书的“玛歌革地的歌革”发动的攻击。(以西结书38:1,2)虽然许多用语我都不大耳熟,但见证人热情好客,令我很感动。我决定在接着的星期天再参加聚会。第二次聚会,我听到关于传道的事,于是问普丽西拉哪天传道。第三个星期天,我就拿着袖珍圣经跟他们传道去。当时我没有传道袋,也没有什么圣经书刊。我在月底填交传道报告,就这样成了传道员!

虽然没有人教我学习圣经,但每次探访伊素奥查夫妇,他们都用经文鼓励我,强化我的信心,也给我圣经书刊。1954年12月11日,我在艾伯镇举行的区域大会里受浸,象征自己献身给耶和华。受浸前,一个亲戚招了我当学徒,并让我在他家里住。受浸后,他不再训练我,也不给我食物,还克扣了我应得的工钱。我没有怀恨在心。我很感激耶和华让我跟他缔结关系, 心里安慰,心境平静。当地的见证人前来帮助我,伊素奥查夫妇给我食物,有些弟兄还借钱给我做点小买卖。1955年中,我买了一辆二手的自行车。1956年3月,开始做正规先驱。不久,债务还清了。虽然生意利润微薄,但总算可以维持生活。耶和华一直照顾我,令我没欠缺什么。

“偷走了”弟妹

离家自立后,我就想到要在属灵方面帮助弟妹。爸爸思想偏执,疑心又重,很反对我做耶和华见证人。我怎样才可以帮助弟妹认识圣经真理呢?我跟爸爸说,我可以照顾弟弟欧内斯特,于是爸爸让他跟我一起住。欧内斯特很快就接受真理,并在1956年受浸。这件事令爸爸反对得更厉害。不过,一个已婚的妹妹和她丈夫也认识了真理。后来,我安排二妹费利西娅不用上学时来我家小住,爸爸勉强同意。不久,费利西娅也受了浸,成为耶和华见证人。

1959年,我回家接三妹百妮丝,打算让她跟欧内斯特一起住。这一次,爸爸就动手打我,并骂我偷走了他的儿女。爸爸并不了解,是弟妹们自己决定要事奉耶和华的。爸爸誓言永不让百妮丝跟我走。可是,“耶和华的手”绝不短小。第二年,百妮丝趁学校放假到欧内斯特那里住。结果,她也像其他弟妹一样认识了真理,受了浸。

学会秘诀

1957年9月,我开始做特别先驱,每月用大约150小时传道教人。森迪·伊罗贝拉基是我的传道伙伴。他和我在埃奇区阿普纳布奥市的广大地区传道。第一次参加当地的分区大会时,我们的小组共有13人受浸。现在,该区有20群会众,增长多么令人振奋!

1958年,我结识了艾伯东会众的正规先驱克里斯蒂安娜·阿祖克。我很欣赏这位姊妹的热心,同年12月,我们就结为夫妇。1959年初,我奉派担任分区监督,探访各群会众,强化弟兄姊妹。从那时起,我和克里斯蒂安娜一直从事探访工作。直至1972年,我们几乎探访过所有尼日利亚东部和中西部的会众。

会众之间的距离很远,我们主要的交通工具是自行车。探访大市镇的会众时,弟兄就雇用出租车送我们到另一群会众去。有时候,我们所住的房子没有天花板。我们曾躺在泥地上睡觉,或睡在酒椰树干制成的床上。有些床垫由草编成,上面盖张席子,就是一张床。有些床甚至没有床垫。我们不管食物的质量,什么都吃。我早已学会,只要有最基本的生活必需品就满足。所以,不管弟兄姊妹以什么款待我们,我们都欣然接受,而他们也感到欣慰。那个年头,有些城市还没有电力供应,我们往来各群会众,常常要带着煤油灯。尽管生活条件不佳,但我们探访会众时仍深感喜乐。

那段日子令我们看出,使徒保罗的劝告确实是金玉良言。他说:“只要有衣有食,就该知足。”(提摩太前书6:8)保罗从逆境中学到秘诀,常感知足。他说:“我 知道怎样处贫困,也知道怎样处丰裕。饱足也好,饥饿也好,丰裕也好,匮乏也好,无论什么事、什么情况,我都学会秘诀,懂得应付。”我们也学会了。保罗补充:“我靠着那赐给我力量的[上帝],凡事都能应付。”(腓立比书4:12,13)我们正是这样!我们活得心满意足,内心长享安宁,也因全力参与强化人信心的工作而深感荣幸。

紧守岗位

1959年底,大儿子乔尔出生。1962年,小儿子萨穆埃尔也出生了。我和克里斯蒂安娜带着孩子继续探访会众。1967年,尼日利亚爆发内战。空袭接二连三,学校被迫停课。从事分区探访之前,克里斯蒂安娜是个教师。内战期间,她就在家里教孩子读书认字。萨穆埃尔六岁时,已懂得阅读和写字。战后,他入学念书,程度比同龄孩子高了两年级。

边探访会众,边养育孩子,我们起初没完全意识到所要面对的困难。1972年,我们被委任做特别先驱。这个安排的确有益,因为我们能留在固定的地区工作,也就能好好照料家庭的灵性。从孩子年幼时开始,我们就教他们认识敬虔知足的益处。1973年,萨穆埃尔受浸,乔尔成为正规先驱。两人现已结婚,跟贤妻合力以真理教养儿女。

民不聊生

内战爆发时,我正从事分区探访,和家人在奥尼查市探访会众。这场战争使我们更深刻地体会到,信赖物质资财是徒然的,积聚财富也是枉然的。我目睹人们仓皇逃命,把财物弃诸街头。

随着战事升级,所有壮丁都被征召入伍。许多弟兄因拒绝服役而受到虐待。人们的行动受到限制,不能随意往来。粮食短缺,令生活大受影响。一磅(约半公斤)木薯的售价由7美分暴升至14美元,一杯盐由8美元涨到42美元。牛奶、黄油和糖都断绝供应。为了活命,我们把未熟的木瓜磨碎,再加点木薯粉煮熟充饥。我们也吃蚱蜢、木薯皮、木槿叶、香蒲等等,能找到什么叶子就吃什么叶子。肉类十分昂贵,我只好捕捉蜥蜴,宰了给孩子吃。无论情况有多坏,耶和华总是看顾我们。

事实上,战争造成的属灵饥荒比实际的饥荒危害更大。许多弟兄都从战区逃到丛林或其他村落去,其间失去了大部分甚至全部圣经书刊。此外,由于政府军队封锁了比夫拉区,新书刊无法运进去。虽然 大部分会众尝试继续举行聚会,但分部办事处不能跟弟兄取得联络予以指引,弟兄们的灵性自然大受影响。

奋力应付属灵饥荒

奉派探访会众的监督,设法继续探访各群会众。由于许多弟兄已离开市镇,我要到处寻找他们。有一次,我把妻儿安顿好后,用了六个星期,独个儿到不同的村落和丛林打听弟兄的下落。

我在奥本卡市探访会众时,听到奥基圭区的伊苏奥奇一带有一大群弟兄姊妹,于是请人通知他们在乌穆阿古村的腰果园集合。然后,我和一个年长的弟兄骑自行车走15公里,到腰果园跟他们会面。他们大约有200人,当中有妇女和孩童。一个先驱姊妹也帮助我找到另一群为数约100人的弟兄姊妹。他们一度藏身于洛马拉的树丛中。

在饱受战火蹂躏的奥韦里镇,有个勇敢的弟兄叫劳伦斯·乌桂布。他告诉我在奥哈兹一带有许多见证人。由于该区被士兵占领了,弟兄们不能自由行动。于是,我和劳伦斯在夜色的掩护下骑自行车到那里去,在一个弟兄的家跟大约120个弟兄姊妹见面。我们也趁机探访其他在匿藏的弟兄。

伊萨克·努瓦古弟兄甘愿冒生命危险协助我寻找失散了的弟兄。他划着小艇载我渡过奥塔米里河,跟埃布-埃查村超过150个弟兄姊妹会面。他们当中有弟兄喊道:“今天是我一生中最开心的日子!真没想到还可以见到分区监督。现在,就算被炮火炸死,也死而无憾了。”

我也曾险被征召入伍,但感到耶和华一直在保护我。一天下午,我跟大约250个弟兄见面后回家,途中经过突击队员设置的路障。他们拦住我,问道:“为什么还不入伍?”我解释我是个传道员,职责是传讲上帝的王国。我看出他们决意要逮捕我,就连忙向耶和华默祷,然后对队长说:“请放我走。”出乎意料地,他说:“你说我们应该放你走?”我说:“是的,放我走。”他说:“那你走吧。”没有士兵敢再多说一句。(诗篇65:1,2

感恩知足

内战于1970年结束后,我继续从事分区探访工作,有幸协助会众重新组织起来。重组工作完成后,克里斯蒂安娜和我以特别先驱身份服务。1976年,我再次被委任 做分区监督。同年年中,我奉派担任区域监督。七年后,我和妻子应邀加入耶和华见证人尼日利亚分部办事处(即我们现在的家)工作。在分部,我们碰见在内战期间或其他时候认识的弟兄姊妹,以及那些忠心事奉上帝多年的同工。能跟他们重逢,实在高兴。

克里斯蒂安娜多年来一直在我身边,全力支持我。她个性乐观坚毅,激励我紧守岗位。1978年,她身体开始不好,长期患病,仍然态度积极。我们切身体验到诗篇执笔者的话:“他卧病在床,耶和华必扶持他。”(诗篇41:3

回顾事奉上帝的岁月,想到耶和华所赐的福分,我就禁不住衷心感激。对于上帝所赐的,我深感满足,也能由衷地说一句:我活得十分快乐。弟妹、两个儿子,还有他们的家人,都和我夫妇俩一同事奉上帝。这实在是无以尚之的福分。耶和华让我活得充实,活得精彩。我的心愿全都达成了。

[脚注]

^ 10段 耶和华见证人出版,现已绝版。

[第27页的附栏]

切合时宜的安排

20世纪60年代中期,尼日利亚东部和北部的族群互相仇恨,导致社会动荡,治安不靖,种族暴力冲突频频发生。耶和华见证人决心严守中立,不偏袒任何一方,因而大受压力。大部分见证人家财尽失,大约二十个弟兄更遭人杀害。

1967年5月30日,尼日利亚东部各州脱离联邦政府,组成比夫拉共和国。联邦政府动员镇压,并对比夫拉实施全面封锁。一场血腥的内战就这样掀起了序幕。

比夫拉的耶和华见证人严守中立,结果成了攻击的对象。报章猛烈抨击他们,煽动舆论加以反对。虽然如此,耶和华仍确保自己的仆人继续得到灵粮。方法如何?

1968年初,有两个当公务员的见证人被派往不同的地方工作,一个在欧洲,一个在比夫拉机场。他们各处一方这个安排,刚好成为比夫拉对外的唯一连系。两个弟兄主动提出,冒险把灵粮运到比夫拉去。此外,他们也协助弟兄把救援物资送到饱受磨难的弟兄手中。两个弟兄在内战期间一直这样做,直至战事在1970年结束为止。其中一个后来说:“安排绝妙,根本不是凡人所能筹谋的。”

[第23页的图片]

摄于1956年

[第25页的图片]

1965年,与儿子乔尔和萨穆埃尔合照

[第26页的图片]

家人同心事奉耶和华是极大的福分!

[第27页的图片]

我和克里斯蒂安娜现时在尼日利亚分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