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读者来函

读者来函

 读者来函

在不同的圣经译本中,诗篇章节的编号为什么稍有差异?

第一本划分章节的圣经全书,是1553年罗贝尔·埃蒂安纳出版的法语译本。然而,在此之前,诗篇早已划分成若干部分,因为诗篇是由不同人编写的诗歌辑录而成的。

耶和华显然指引大卫把诗篇汇集起来,供人在集体崇拜时唱咏。(历代志上15:16-24)一般认为,诗篇现有的排列次序,是由祭司兼“熟练的抄经士”以斯拉整理而成的。(以斯拉记7:6)因此,诗篇是由个别的诗歌辑录而成的。

使徒保罗展开他的第一次传道旅程,来到皮西迪亚的安提阿一个犹太会堂讲道时,曾引用诗篇的经文,说:“正如诗篇第二篇记着说:‘你是我的儿子,我今天成了你的父亲。’”(使徒行传13:33)在今天的圣经译本里,这节经文仍然出现在诗篇第2篇7节。然而,诗篇在不同的圣经译本中,章节的编号的确有些差异。原因是,有些译本根据的母本是希伯来语的马所拉文本,另一些则根据公元前2世纪成书的希腊语《七十子译本》。例如,许多天主教圣经译本依照拉丁语《通俗译本》划分章节,而《通俗译本》参照的母本是《七十子译本》。《新世界译本》和其他译本则依照希伯来语的马所拉文本划分诗篇的章节。

那么,它们的主要差异是什么?诗篇在希伯来语文本里,共有150篇。可是,《七十子译本》把第9篇第10篇合并,又把第114篇第115篇合而为一;另外又分别将第116篇第147篇一分为二。由于这缘故,诗篇的总章数虽然维持不变,但由第10篇第146篇,《七十子译本》的章数就会比希伯来语文本少了一章,编号也因而减一。例如,为人熟知的诗篇23篇,在思高圣经学会译本里是圣咏22篇。这个译本依照的文本是拉丁语《通俗译本》,而《通俗译本》是依照《七十子译本》划分章节的。

在不同的译本中,有些诗篇的节数也可能不相同。为什么会这样呢?据麦克林托克和斯特朗合编的《百科全书》说,有些译本采纳“犹太人的习惯,把题记当做第一节经文处理”,但其他译本却不是这样做。事实上,这些译本常把较长的题目或题记算为两节经文,这时诗篇的节数也相应增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