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治愈战争留下的创伤

治愈战争留下的创伤

 治愈战争留下的创伤

亚伯拉翰 *当了游击队员20年。不过,现在他已不再打仗了,而且永不会再上战场。事实上,他有些以前的敌人,现在竟成了他的密友。什么促使他作出这样的转变呢?就是圣经。圣经给予亚伯拉翰希望和洞察力,帮助他学会以上帝的观点去看人生的种种问题。圣经打消了他的好战念头,他的悲伤、痛苦、仇恨、愤懑也逐渐消失了。他发觉圣经的确具有医治心灵创伤的功效。

圣经怎样帮助人从感情的创伤复原呢?当然,它无法改变曾发生在亚伯拉翰身上的惨事。即使这样,研读和沉思上帝的话语使他的想法跟创造主一致。现在他对未来怀有希望,而且看出有别的事更值得他留意。上帝认为重要的事,现在他也视为重要了。他一旦有了这样的观点,内心的创伤就渐渐不药而愈了。凭着这个方法,亚伯拉翰得以改弦易辙。

投入内战

亚伯拉翰于30年代在非洲出生。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他的国家受到势力强大的邻国所管治,但亚伯拉翰有许多同胞都渴望祖国独立。于是亚伯拉翰在1961年加入了一个解放组织,发动游击战跟强大的邻国对抗。

亚伯拉翰说:“他们是我们的敌人。既然他们要把我们置于死地,我们就得消灭他们。”

亚伯拉翰时常要冒生命危险。从事了20年的武装战斗之后,他在1982年逃到欧洲去。当时他已四十七八岁。既然有点空闲时间,他于是回顾一下自己的一生。他以前的梦想变成怎样了?未来有什么希望呢?亚伯拉翰遇到一些耶和华见证人,并开始参加他们的聚会。他记得若干年前,他在非洲读过一个耶和华见证人给他的单张。单张描述一个将临的地上乐园,以及有一个政府会从天上统治全人类。单张所描述的事有可能实现吗?

 亚伯拉翰说:“学习圣经之后,我才知道自己花在争战的那些日子,原来都是白费心机。只有一个政府会使人人都受到公平待遇,这个政府就是上帝的王国。”

亚伯拉翰受浸成为耶和华见证人之后不久,一个名叫罗伯特的男子也从非洲逃到欧洲,跟亚伯拉翰住在同一个城市。罗伯特和亚伯拉翰曾参与同一场战争,但大家却在敌对的阵营作战。罗伯特很想知道人生的真正意义。他是个虔诚的教徒,也读过圣经的某些部分,知道上帝的名字是耶和华。亚伯拉翰所属会众的见证人向罗伯特建议,帮助他进一步认识圣经;罗伯特立刻答应了。

罗伯特说:“我从起初就留意到耶和华见证人经常使用耶和华和耶稣的名字,承认耶和华和耶稣是两位不同的个体。他们的看法跟我以往从圣经所获知的事实完全一致。此外,见证人总是衣着整齐;无论别人是什么国籍,他们都以仁慈待人。这些事对我产生了很深影响。”

化敌为友

从前罗伯特和亚伯拉翰是敌人,现在他们却是密友。他们在耶和华见证人同一群会众里以全时传道员的身份服务。亚伯拉翰说:“战争期间我时常纳罕,既然邻近国家的人有许多甚至信奉同一个宗教,他们又怎可能彼此相恨。罗伯特跟我同属于一个教会,我们却互相交战。现在我们两人都成为耶和华见证人,我们的信仰使我们精诚团结,和衷共济。”

罗伯特说:“分别就在这里:现在我们的信仰使我们成为一个真正弟兄团体的成员,我们永不会再争战了。”圣经在这两个一度是仇敌的人心里发挥了强大的影响。他们之间的仇恨和愤懑,渐渐被信任和友谊取而代之。

亚伯拉翰和罗伯特互相争战的时候,另外有两个年轻人也在两个邻近国家的冲突中互相交战。但不久之后,圣经也像一服医治心灵的良药,治好了他们的创伤。事情的始末是怎样的呢?

奋勇杀敌,视死如归

加布里埃尔在一个宗教气氛浓厚的家庭长大,自小受到教导,祖国正处于圣战的危难之中。因此,他19岁就志愿当兵,并且请求把他调到前线去。他在战况最激烈的地区(有时跟敌人的距离只有1公里半),度过了13个月。他说:“我特别记得有一次,司令官告诉我们,敌军会在当晚发动袭击。我们严阵以待,整夜发射迫击炮。”他认为邻国的人是敌人,是该死的。“我只想尽力 杀死更多敌人,然后像许多战友一样,视死如归,壮烈牺牲。”

可是过了一段时间之后,加布里埃尔开始醒悟过来。于是他逃到山区,偷偷越过边境,进入一个中立国家,然后转往欧洲去。他不住问上帝,为什么他的一生那么苦,这些苦头是否上帝给他的惩罚。后来他遇到耶和华见证人,他们打开圣经,向他解释造成今天生活种种难题的原因。——马太福音24:3-14;提摩太后书3:1-5

加布里埃尔从圣经学得越多知识,就越发看出其中的教训确是真理。“我学到我们能够永远生活在地上的乐园里。说来奇怪,这就是我自小渴望过的生活。”圣经给加布里埃尔很大安慰,使他忐忑不安的心情得以平静下来。他在感情上最深的创伤也获得医治。后来加布里埃尔遇到丹尼尔;虽然丹尼尔以前是他的敌人,加布里埃尔已没有任何仇恨的感觉了。但什么促使丹尼尔来到欧洲呢?

“如果你真的存在,求你帮帮我吧!”

丹尼尔自小在天主教家庭长大,18岁被征入伍,跟加布里埃尔投入同一场战争,各属交战的一方。有一次丹尼尔在坦克车里,在接近前线的地方被炮弹击中。他的同袍毙命,丹尼尔严重受伤,成了阶下囚。他在医院和难民营住了几个月,然后被遣送到一个中立国家。他孤零零一个人,什么都没有,于是打算自杀。丹尼尔向上帝祷告:“如果你真的存在,求你帮帮我吧!”就在次日,耶和华见证人上门探访他,回答了许多一度令他困惑的问题。最后,他以难民身份来到欧洲。丹尼尔再次跟耶和华见证人来往,继续学习圣经。他学到的圣经知识大大减轻了他的忧虑和愤懑。

现在加布里埃尔和丹尼尔是好朋友。他们都受了浸成为耶和华见证人,在一个属灵的弟兄团体里和睦共处。加布里埃尔说:“我对耶和华的爱和对圣经的认识,帮助我以上帝的观点去看事物。丹尼尔不再是我的敌人了。许多年前,我恨不得把他杀掉;但圣经教导我,其实应该甘愿为他牺牲生命才对。”

丹尼尔说:“我看见不同宗教、种族的人互相杀戮;此外有些同属一个宗教的人,竟然在战争的敌对阵营里自相残杀。以前我看见这样的事,就归咎于上帝。现在我明白了,撒但才是所有战争的罪魁祸首。今天加布里埃尔和我是信徒同工,我们永不会再交战了!”

 “上帝的话语是活的,可以发挥力量”

为什么亚伯拉翰、罗伯特、加布里埃尔、丹尼尔的态度会有这么大的转变呢?他们是怎样把内心根深蒂固的仇恨和悲愤排除的?

他们每一个人都研读、沉思和学习圣经的真理。圣经真理是“活的,可以发挥力量”。(希伯来书4:12)圣经的作者是人类的创造主,他清楚知道怎样打动那些愿意聆听和学习的人的内心,促使他们做对的事。“经书全部都是上帝所灵示的,对于教导、责备、修直事态、按正义施行管教,都是有益的。”研读圣经的人只要愿意接受圣经的指引,就能养成一套新的价值观和生活标准。他学会以耶和华的观点去看事物;这个过程能带来许多裨益,包括治愈战争留下来的创伤。——提摩太后书3:16

上帝的话语指出,没有任何国家、种族和族群优于或逊于其他人。“上帝是不偏心的,无论哪个国族的人,只要畏惧他,行正义,都蒙他悦纳。”研读圣经的人接受这件事实,就能渐渐克服种族和国家的仇恨了。——使徒行传10:34,35

圣经的预言透露,不久上帝就会以他的弥赛亚王国取代目前的人为统治制度。凭着这个政府,上帝会“使战争止息,直到地极”。一切鼓吹战争和煽动人打仗的组织,都会被彻底铲除。在战争中牺牲的人会复活过来,有机会在地上的乐园里生活。不再有人需要为了躲避别人的侵略或压迫而远走他方。——诗篇46:9,《圣经新译本》;但以理书2:44;使徒行传24:15

圣经描述届时人的生活说:“他们必建造房屋,住在其中;他们必栽种葡萄园,吃其中的果子。他们不建造由别人来居住的房屋;……他们必不徒然劳碌,他们生孩子不再受惊吓。”没有任何创伤是无法治愈的。人只要对这个希望怀具信心,就能逐渐把痛苦和悲伤除去。——以赛亚书65:21-23,《圣经新译本》。

圣经的确是医治心灵的良药。它的教训已治愈了战争留下来的创伤,使昔日的敌人在一个国际弟兄团体里精诚团结,和睦共处。这种医治过程会在上帝的新世界里延续下去,届时人的心里不会再有仇恨、愤懑、悲伤和痛苦。创造主应许说:“先前的事不再被人记念,也不再涌上心头了。”——以赛亚书65:17,《圣经新译本》。

[脚注]

^ 2段 不是真名。

[第4页的精选语句]

“学习圣经之后,我才知道自己花在争战的那些日子,原来都是白费心机”

[第5页的精选语句]

圣经在一些一度彼此仇视的人心里发挥了强大的影响

[第6页的精选语句]

仇恨和愤懑渐渐被信任和友谊取而代之

[第6页的精选语句]

研读圣经的人只要愿意接受圣经的指引,就能养成一套新的价值观和生活标准

[第7页的图片]

以前的仇敌,今天在一个国际弟兄团体里和睦共处

[第4页的图片鸣谢]

Refugee camp: UN PHOTO 186811/J. Isaa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