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文明社会”是怎样建立起来的?

“文明社会”是怎样建立起来的?

 “文明社会”是怎样建立起来的?

“赋税是建立文明社会的代价。”——美国华盛顿国内税收服务大楼外墙上的碑铭

大众固然不喜欢政府征税,但要建立“文明社会”,没有赋税是不行的。无论你同意这个看法与否,建立“文明社会”代价不菲,是无可否认的。

纳税人要缴纳的赋税可以分两种,就是直接税和间接税。直接税 包括所得税、利得税、财产税等。在这些税种当中,也许以所得税最不得人心。有些地方的所得税制是累进的,即纳税人收入越高,要缴纳的税也越多,这种税制尤其遭到激烈批评,因为在这种税制下,努力工作和事业成功的人反而受到处罚。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观察家》双月刊指出,“纳税人除向中央政府缴纳所得税外,可能还要向州政府或镇政府纳税。在比利时、加拿大、冰岛、日本、韩国、北欧、西班牙、瑞士和美国,税制都是这样”。

间接税 包括销售税、关税、酒精饮料和香烟税。间接税不及直接税那么明刀明枪,但对经济的影响也不可低估,穷人受到的冲击特别大。作家贾亚里·高希在一本印度出版的杂志《前线》上撰文说,有人以为中产阶级和有钱的纳税人承担了印度的大部分赋税,那只是个假象。高希指出:“在各个邦政府的税收中,超过百分之95是来自间接税的,……因此按缴税的比例计算,穷人实际上比有钱人纳更多的税。”政府向大众消费品如肥皂和食物等课以重税,穷人和有钱人所受的影响是不一样的。

税款流进库房之后,政府会怎样运用纳税人的钱呢?

 钱往何处去

政府要正常运作,为公众提供各种必须的社会服务,就要大洒金钱。以法国为例,每四个人即有一个在公共部门工作,他们包括教师、邮递员、博物馆及医院职员、警察和其他政府雇员。政府收到税款,用来支付他们的薪金。税款也用来建筑道路、学校和医院,以及用在垃圾处理和邮政服务之上。

政府征税的另一个主要原因是应付军费开销。英国在1799年首次向国内的有钱人开征所得税,以支付跟法国打仗的军费。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英国政府也向工人阶级开征所得税。即使在和平时期,军费的负担也不是轻松的。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估计,2000年全球军费开销约莫为7980亿美元。

调配功能

赋税具有“调配功能”,可以把某些人的习惯或行为改变。例如,政府向酒精课税,据说就是要阻止人过度喝酒。因此,在不少国家,酒税约占啤酒零售价格的百分之35。

政府也向烟草课以重税。在南非,税款占了每包香烟成本的百分之45至50。不过,政府这样做未必总是为了人民着想。作家肯尼思·沃纳在《外交政策》杂志上说,烟草“是一股强大的经济动力来源,每年创造高达数千亿美元的零售总收入,也为政府带来数十亿美元的可观税收”。

关于赋税的再分配功能,20世纪初期有个突出例子。美国立法机关的议员看见财富世代相传,形成豪门世家,议员们希望阻止这种趋势,办法如何?就是设立遗产税。当富豪去世时,他累积的财富因要缴纳遗产税就会失去一大笔。拥护遗产税的人认为,“通过这条管道,财富可由豪门或有钱人之手转移到平民之手,使更多人受惠”。这也许是遗产税的好处,但有钱人也不难想出各种对策,以减轻损失。

赋税所得最常用于推动各种社会事务,比如环境改善。《环境杂志》报道:“西欧九国最近实施环境课税转嫁,以求减少空气中的污染物质。”早些时候提及的累进税,是另一种资源再分配的机制,用意是把贫富的距离拉近。有些政府也让捐钱给慈善机构的人从应税收入中减去一定金额,或允许有孩子的夫妇减免课税。

何以如此复杂?

一条新税例在草拟阶段时,参与立法的人都会设法堵塞每个漏洞,避免税款大量流失。因此,税务条例一般都非常繁复细密。《时代》杂志一篇文章解释,税例当中最复杂的部分是“关于所得一词的定义”,即哪部分的所得需要课税。此外,“各种课税减免和免税额”的条文也多如牛毛,不易看懂。但不要以为只有美国的税例才这么复杂,英国的新修订税例简直是皇皇巨著,一共分成10册,共厚9521页。

美国密歇根大学税务政策研究办公室提交的报告说:“美国纳税人每年用30亿小时来填写所得税的报税表(税款申报单)。……如把纳税人每年用于填表的时间和金钱合计,损失就多达1000亿美元,或约占这方面税收的百分之10。税例舍简就繁,弄得人头昏眼花,是纳税人负担增重的主要原因。这系列文章开头提到的那位鲁本说:“以往报税表都是我亲自填写的,但填写报税表实在太花时间,而且我总觉得自己多交了税,现在 我已改聘会计师代为处理了。”(见第16页附栏“依法纳税”)

纳税,避税,逃税

若说赋税有益于社会,大部分人都不会完全否认。英国的税务司曾说:“没有人喜欢纳税,但认为没有赋税更好的,却绝无仅有。”在美国,依法纳税的人估计高达百分之90。一个对赋税有研究的人说:“很多人都不是存心逃税的,只因他们对税例和有关的程序不理解,才没有依法纳税。”

尽管这样,仍有不少人会挖空心思,逃避缴纳某些赋税。《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周刊就有一篇文章谈及公司所得税,其中指出:“很多公司通过课税减免安排及会计手法,合法地避过缴纳大笔或全部所得税。”提到巧妙的避税方法,文章举出一个例子:“一家美资公司在海外一个税务天堂成立另一家公司,不久之后,在美国本土的公司就摇身变成那家海外公司的附属公司。”至于海外的所谓“控股公司”,也许“只有一个档案柜 或邮箱而已”。如此一来,公司就不必在美国缴纳可能高达百分之35的公司所得税。

避税之外,有人干脆逃税。据说,欧洲有个国家的人民,把逃税视为国民运动。在美国所做的一个调查显示,在25至29岁这个男性年龄组别中,只有百分之58的人认为,在报税时瞒报应税收入是错的。负责这个调查的人承认:“有关报告显示我们社会的道德水平实在不高。”墨西哥方面,根据估计,政府因人民逃税而损失百分之35的税收。

在一般情况下,人民明白赋税有其必要,都不介意缴纳自己的那一分。不过,凯撒提比略的名言似乎也有道理,那就是:“好牧人只会替羊群剪毛,不会剥它们的皮。”如果税制看来过于复杂,不公平,或者税负令你觉得有如杀鸡取卵,难以承受,那你该怎样面对纳税这件事呢?

[第15页的附栏]

不要轻举妄动!

一国有一国的税制,即使在一国之内,每处地方的所得税例都可能大有分别。既然如此,迁到一个税率较低的地方居住,是否值得考虑呢?可能是。但在迁居之前,要仔细想想。

例如,《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观察家》双月刊一篇文章提醒读者,基本所得税率的高低不是唯一要考虑的因素。文章说:“每个纳税人实际缴纳多少税款,也取决于各种各样的课税减免。”举例说,有些国家的所得税率虽然较低,政府允许的“基本宽免、课税扣减和应税收益减免额却较少”。结果,在这些国家,纳税人要纳的税还多于其他所得税率高、应税收益减免额却较大的国家。

美国有些州是没有州所得税的,若考虑搬到这些州居住,是否一定划算呢?《基普林格个人理财指南》对此不表认同。该刊说:“经我们研究过的多宗案例显示,没有征收所得税的州,会征收较高的财产税、销售税及其他税种,以填补所失。”

[第16页的附栏]

依法纳税

对许多人来说,赋税 是个很沉重的负担,令人不胜其烦。《警醒!》向一位税务顾问请教,他给我们以下实用建议。

“求教高明税务条例有时很复杂,纳税人遇到不明白的地方,求教高明是最好的,也非常重要。以不明白条例作为理由而不依法纳税,很少会被接纳。纳税人可能以为税务官员都跟他们对立,但在报税这件事上,税务官员往往能够提供简单清楚的指引。税务当局不想控告你逃税,他们宁可看见你正确地填写报税表。

“如果你的财务状况很复杂,不妨向税务顾问请教。但要小心!尽管税务顾问一般都忠诚为你服务,却也有不少是不可靠的。你的好友或跟你有商务往还的人可以给你介绍合适人选,你也要弄清楚有关人选是否信誉可靠。

“从速处理延迟递交报税表的惩罚会相当严厉。

“纪录整齐无论你使用哪种会计制度,要保持最新的会计纪录。这样,当要填写报税表时,你就无须大费周章了。如果账目已经稽核,那是再好不过。

“诚诚实实你可能意图瞒天过海,或曲解税例。但税务官员都很机灵,一眼就看出你在玩什么把戏。所以,还是诚实一点好。

“不可抽身如你聘用的会计师或报税员提交不确实的资料,你仍然难逃责任。所以,要确保你的会计师按照你的意思办事。”

[第15页的图片]

很多国家都向烟草和酒类课以重税

[第16,17页 的图片]

 税收用来提供各种我们或许视为理所当然的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