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接受上帝对血的看法

接受上帝对血的看法

 接受上帝对血的看法

一位医生的自述

当时是在医院的会议厅里,我正向一群医生报告尸体解剖的结果。病人是死于恶性肿瘤,我说:“我们得出了结论:患者死亡的直接原因是大量输血引起的溶血(即红细胞受到破坏),以及急性肾衰竭(又叫肾功能障碍)。”

一位教授气冲冲地站起来,高声喊道:“你是说,我们输血时弄错了血型吗?”我答道:“不是血型的问题。”我用幻灯片显示患者肾脏的切片,补充说:“大家看,肾脏里许多红细胞(红血球)的结构已被破坏,由此我们可以得出结论,是溶血导致了急性肾衰竭。” *这时气氛紧张起来,我不由得嘴唇发干。毕竟他是一位教授,而我只是个年轻医生,但我不愿就此退缩。

这件事发生时,我还不是耶和华见证人。1943年,我在日本北部的仙台市出生。家父是病理学和精神病学方面的专家,所以我决定习医。1970年,我读医学院二年级时,与一个名为满寿子的年轻女子结为夫妇。

进入病理学研究领域

当时满寿子工作供我读书。我深深地 爱上了医学。人体构造精妙,令我大感敬畏!尽管如此,我从未想过造物者的存在。我想医学研究会给我一个有意义的人生,所以挂牌行医之后继续在病理学领域学习,研究疾病的特征、成因和症状。

我在解剖癌症患者尸体时,渐渐对输血的效能产生了怀疑。由于失血,晚期癌症患者可能贫血。因为化疗会加重贫血症状,医生通常会给病人输血。不过,我怀疑输血会导致癌细胞的扩散。毕竟我们已经知道,输血会使病人的免疫系统受到抑制,这就增加了肿瘤复发的可能性,降低了病人康复的机率。 *

1975年,我遇到文章开头所说的病例。那位教授是病例的负责人,也是血液学专家。难怪他听到我说是输血引起患者死亡时就勃然大怒!但我继续做解剖报告,而他也渐渐平静下来。

没有疾病和死亡

大约在同一个时期,一位年长的女士登门造访我妻子,她是个耶和华见证人。这位女士在谈话中提到“耶和华”,满寿子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女士说:“耶和华是上帝的名字。”满寿子自小就熟读圣经,不过她的圣经里没有上帝的名字,只有“主”这个字词。现在她知道了,原来上帝是有名字的!

满寿子立即开始跟这位年长的见证人研读圣经。当天夜里一点钟,我从医院回到家里,妻子兴奋地告诉我:“圣经应许人,疾病和死亡很快就不会再有了!”我说:“那真是太好了!”她又说:“既然新世界很快就到,你就别浪费时间了!”我以为她要我放弃行医,很不高兴,我们的关系也变得紧张起来。

尽管如此,妻子努力引起我对圣经的兴趣。她祷告求上帝帮她找到合适的经文,好翻给我看。传道书2:22,23特别打动我的心:“人在天日之下辛劳操心,从一切辛劳得着什么呢?……他的心在夜里也不能安歇。这也空虚得很。”这两节经文恰如我生活的写照——我埋头研究医学,废寝忘食,却从来不曾得到真正的满足。

1975年7月一个星期天的早晨,妻子到耶和华见证人的王国聚会所去了,我心血来潮,决定跟去看看。妻子在聚会所看到我,十分惊讶。我受到见证人的热烈欢迎。从那时起,我每星期天都参加聚会。大约一个月之后,我开始跟见证人讨论圣经。满寿子则在见证人第一次探访后三个月受浸。

 接受上帝对血的看法

我很快就知道,圣经吩咐基督徒要“禁戒血”。(使徒行传15:28,29;创世记9:4)由于我对输血的效用早有疑虑,接受上帝对血的看法并不困难。 *我想:“如果真有一位创造者,他说的一定不会错。”

我还了解到,疾病和死亡源自亚当所犯的罪。(罗马书5:12)当时我正在从事动脉硬化症的研究。人们的年龄渐长,血管就会变硬变窄,引发心脏病、脑血管疾病、肾脏病等等。若说我们遗传得来的不完美是人类的共同病因,这就合情合理了。自那时以后,我对医学研究渐渐失去了兴趣。因为只有耶和华上帝才有能力消除疾病和死亡!

1976年3月,在学习圣经七个月后,我退出大学附属医院的研究项目。我原以为再也不能行医了,却在另一家医院找到工作。1976年5月,我受了浸。我认定度过此生的最好方式是全时为上帝服务,宣扬好消息,于是从1977年7月开始我成为先驱。

捍卫上帝关于血的立场

1979年11月,我和妻子搬到位于千叶县的一个会众,那里需要更多的传道员。我在一家医院找到一份不占用很多时间的工作。第一天上班,一群外科医生就把我团团围住了。他们穷追不舍地问我:“作为耶和华见证人,如果病人需要输血,你会怎样处理呢?”

我态度恭敬地告诉大家,我会遵照上帝关于血的吩咐去处理。我解释说,其实是有其他免输血疗法的,而我也会尽力帮助病人。讨论了大约一个小时以后,外科主任说:“明白了。不过,如果是大量失血的病人,还是交给我们处理吧。”人人都说外科主任很难相处,但经过那次讨论后我们相处得不错,而他也很尊重我的信仰。

对血的尊重受到考验

我们在千叶县服务期间,耶和华见证人日本分部开始在海老名市兴建新的分部设施。为了照料志愿参与建筑工程弟兄姊妹的健康,我和妻子每周开车去探访他们。几个月后,我们受邀到海老名的伯特利之家做全时服务。1981年3月,我们搬到一个临时居所,里面住了500多个志愿人员。上午我帮忙清洗建筑工地的浴室和厕所,下午则帮弟兄姊妹看病。

有一个病人名叫伊玛·伊斯洛,是来自澳大利亚的海外传道员,1949年起就在日本服务。她患上白血球过多症(血癌),医生告诉她,她只剩下几个月了。伊玛拒绝接受用输血的疗法延续生命,并返回伯特利 来度过她余下的日子。当时还没有像红细胞生成素这类刺激红细胞生成的药物,所以有时她的血红蛋白低到只有3,4克!(正常含量是12到15克)我尽己所能去帮助她。伊玛信赖上帝,毫不动摇,直到于1988年去世为止,比医生预言的多活了差不多7年!

这些年来,耶和华见证人日本分部有不少人需要动手术。令人欣慰的是,附近医院的医生都很合作,为他们施了不输血手术。很多时候我受邀到手术室里观察手术过程,有时候我甚至做主治医生的助手。跟这些医生合作,让我有机会跟他们分享我的信仰。最近其中一名医生受浸成为见证人。

有意思的是,医生努力用不输血疗法,去治疗有病的耶和华见证人,结果为医学作出很大贡献。不输血手术证明了避免输血,对病人反而是更有利的。研究表明,病人手术后康复更快,问题更少。

继续向最伟大的医生学习

我努力跟上医学的最新发展。但是,我也继续向最伟大的医生耶和华学习。他看人不是只看表面,而是看到人的一切。(撒母耳记上16:7)作为医生,我不单尽力治疗病人的身体,也顾及他的感情和心灵需要。这使我能够为病人提供更好的医疗服务。

现在我继续在伯特利服务。我最快乐的还是帮助人认识耶和华,包括他对血的看法。我祈求最伟大的医生耶和华上帝,尽快结束世上所有的疾病和死亡。(相泽靖自述)

[脚注]

^ 4段 据丹尼斯·哈梅宁医生所著《现代血液库存与输血》(英语)说,“如果病人曾经有过输血、妊娠或器官移植的经验,身体会变得比以前敏感”,可能渐渐产生“溶血反应”。在这种情况下,引发病人对输血有不良反应的抗体,“输血前的常规检查是查不出来的”。根据《戴力血液研究心得》,“即使输血量很少,……只要血液不相合,就会导致”溶血。“一旦肾脏发生衰竭,不能清除血液中的异物,病人就会慢慢中毒而死。”

^ 8段 1988年8月刊的《临床肿瘤学》杂志报道:“手术前接受输血的病人,比不接受输血的病人康复得还要慢。”

^ 16段 欲知圣经关于血的主张,请看耶和华见证人出版的《血可以怎样拯救你的生命?》。

[第22页的精选语句]

“我解释说,其实是有其他免输血疗法的,而我也会尽力帮助病人”

[第23页的精选语句]

“不输血手术证明了避免输血,对病人反而是更有利的”

[第23页的图片]

上: 发表圣经演讲

右: 与妻子满寿子的近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