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他们在耶斯列发现了什么?

他们在耶斯列发现了什么?

 他们在耶斯列发现了什么?

长久以来,耶斯列古城的遗址一直荒无人烟。在圣经历史上,耶斯列一度光芒四射。这个城如今给一层层的泥土覆盖住,昔日的光辉已不复存在了。在古城的遗址上,只留下荒凉的土墩。考古学家近年着手勘查耶斯列的遗迹。关于圣经的记载,这些遗迹透露什么呢?

圣经所提及的耶斯列

在古以色列,耶斯列谷是一片肥美的平原,耶斯列城就坐落在这片肥田沃土的东边。在平原对面以北是摩利冈。米甸人曾在这儿扎营,准备攻打士师基甸和他的部队。稍微向东转就是哈律泉,位于基利波山的山脚处。在哈律泉旁,耶和华把基甸手下的士兵从几万人减少到仅仅300人。这样做是要证明,他有能力拯救自己的子民,不用倚靠庞大的军队。(士师记7:1-25;撒迦利亚书4:6)在附近的基利波山上,以色列第一位君王扫罗给非利士人打败了。在这场激战中,非利士人杀了扫罗的儿子约拿单,他另外两个儿子也战死沙场。扫罗后来拔刀自杀。——撒母耳记上31:1-5

关于耶斯列古城,圣经所提及的各个事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圣经不但报道以色列的统治者滥用职权、叛道离弃上帝,同时也讲述耶和华的仆人怎样尽忠职守、热心为他服务。公元前10世纪的下半叶,虽然北部十支派以色列王国的首都是撒马利亚,国王亚哈却在耶斯列大兴土木,建造王宫。(列王纪上21:1)耶和华的先知以利亚听到从耶斯列传来的消息,说亚哈王的外族妻子耶洗别声言要把他置于死地。这位先知在迦密山上证明了耶和华是真神后,就勇敢无畏地把巴力的先知杀掉。他触怒了耶洗别,因而惹上杀身之祸。——列王纪上18:36-19:2

耶斯列接着发生了一宗令人发指的罪行。耶斯列人拿伯惨遭杀害。亚哈王一心要占有拿伯的葡萄园。国王要求拿伯出让葡萄园,忠心的拿伯却回答说:“我敬畏耶和华,万不敢将我先人留下的产业给你。”拿伯紧守原则,断然拒绝了亚哈的要求,令国王大感不悦。耶洗别王后看见国王郁郁不乐,就捏造证供,诬告拿伯亵渎上帝、冒犯国王。结果拿伯无辜受害,被人用石头打死。事后,国王把拿伯的葡萄园据为己有。——列王纪上21:1-16

由于耶洗别设计陷害拿伯,以利亚预告她的结局,说:“狗在耶斯列的外郭必吃耶洗别的肉。”先知又说:“凡属亚哈的人,死在城中 的必被狗吃,……从来没有像亚哈的,因他自卖,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受了王后耶洗别的耸动。”亚哈从以利亚的口中得知耶和华的判决后,就在上帝面前谦卑自抑。由于这个缘故,耶和华宣布上述的惩罚不会在亚哈还在世的时候临到。(列王纪上21:23-29)圣经的记载接着提到,在以利亚的继承人以利沙的日子,上帝膏立耶户为以色列的国王。耶户驾着战车来到耶斯列,吩咐人把耶洗别扔出王宫的窗外。耶洗别给马匹踩死了。后来,有人发现她的头骨、双脚和双掌,尸体的其余部分已被狗吃掉了。(列王纪下9:30-37)直接跟耶斯列有关的最后一件事,发生在亚哈的70个儿子被处决之后。耶户把亚哈王众子的首级分成两大堆,放在耶斯列的城门口。支持亚哈行恶的大臣和祭司,耶户随后把他们通通杀掉。——列王纪下10:6-11

考古学家发现了什么?

1990年,特拉维夫大学的考古学研究院(由戴维·乌西什金代表)和耶路撒冷的英国考古学院(由约翰·伍德黑德代表)携手合作,着手发掘耶斯列的遗址。在1990年到1996年间,发掘工程分七季(每季延续六个星期)进行,参与发掘的志愿人员由80个到100个不等。

关于考古研究,现代的处理手法是:撇开一切成见和理论,只根据发掘出来的遗物去研究古代历史。所以,考古学家研究圣经地区的时候,不会把圣经看做最高权威。他们必须审查所有参考资料,仔细衡量一切具体证据。可是,正如约翰·伍德黑德所说,圣经的记载只有几章提及过耶斯列,但除此之外就别无古代的书面证据了。既然这样,他们研究耶斯列的遗迹时,就有理由要考虑圣经的记载和年代计算了。考古学家的研究发现了什么?

他们从起初掘出的堡垒和陶器可以断定,这些遗迹追溯到所谓的铁器时代,跟圣经提及耶斯列的年代完全吻合。他们继续掘下去,其间发现了很多意想不到的事物。首先,出乎他们意料的是,古城的遗址面积广阔,四周的堡垒又高又厚。考古学家起先预计,古城连堡垒的面积,跟古代以色列王国的首都撒马利亚差不多。可是,随着他们发掘下去,他们清楚看出,耶斯列的面积原来比撒马利亚大得多。沿着城墙的长度测量,耶斯列的面积约为300米乘150米。考古学家先前在以色列也发掘过其他跟耶斯列年代相同的古城遗址。可是,耶斯列的总面积,不计城墙在内, 却比任何一个同年代的古城要大两倍有多。这个古城给干涸的护城河围绕着,从堡垒高处到下面的护城河有11米的垂直间距。乌西什金教授指出,在圣经时代,耶斯列的护城河是绝无仅有的防御工事。他说:“除了耶斯列的护城河外,在以色列发现的护城河遗迹都是属于十字军年代或以后的。”

另一个出乎意料的特色是,古城的中心区并没有很多建筑物。筑城期间,工人运来了大量的红棕色泥土,在圈地里盖了一个高于路面的平地台,跟大型讲台很相似。论到泰勒耶斯列的发掘工程,《第二份初步报告》指出,这个显眼的平台足以表明,耶斯列不仅仅是宫廷所在地。报告说:“据我们推测,在暗利王朝[暗利和他的子孙]统治期间,耶斯列可能是以色列皇家军队的中央基地。……皇家战车队和骑兵队就在这里驻扎,接受军事训练。”伍德黑德认为,从高于路面的平地台和圈地的面积估计,这个地方可能是个阅兵场,目的是要炫耀军事力量,一显当日中东最庞大的战车队的威势。

考古学家对掘出的城门遗迹特别感兴趣。遗迹表明,城门口至少设有四个守卫室。可是,由于长久以来古城遗址的石块不断被人偷去,他们很难根据以上的发现作出定论。据伍德黑德的意见,遗迹显示城门设有六个守卫室,大小跟他们在米吉多、夏琐和基色所发现的差不多。 *

从军事和地理的角度来看,耶斯列所处的位置十分理想。可是,考古学家发现,这个城的存留时间却短得出人意表。伍德黑德指出,耶斯列虽然城防巩固,但经过一段时间以后就湮没了。在短短几十年间,这个军事基地已失去了利用价值。耶斯列的际遇跟以色列的其他许多要塞截然不同。在圣经时代,像米吉多、夏琐和首都撒马利亚一类的以色列城邑,曾多次被人修葺、扩建,而且在不同时期都有人居住。耶斯列这个理想基地为何这么快就丧失了用途呢?伍德黑德认为,亚哈和他的王朝挥霍无度,大肆浪费国家资源,害得国家经济陷于崩溃边缘。耶斯列的广阔面积和巨大军事力量足以表明这点。耶户登基作王之后,可能不想跟亚哈拉上关系,于是弃城而去。

到目前为止,出土的证据全都表明,在铁器时代,耶斯列是以色列一个重要的活动中心。古城的面积和周围的堡垒,跟圣经所描述的相符。圣经透露,亚哈和耶洗别曾在耶斯列建造王宫。种种迹象表明,在铁器时代,耶斯列的居民人数有限,有人居住的时间也不长。这一点跟圣经的记载完全吻合。圣经报道,在亚哈统治期间,耶斯列迅速兴盛起来,后来因受到耶和华的处分而没落了。在耶和华的指示下,“凡亚哈家在耶斯列所剩下的人和他的大臣、密友、祭司,耶户尽都杀了,没有留下一个”。——列王纪下10:11

计算耶斯列的年代

约翰·伍德黑德坦言:“在考古学上,要找一个准确的基点去计算出土文物的年代是 非常困难的。”考古学家审查过去七年的出土文物,把耶斯列遗址的发现跟其他文化遗址的发现比较起来。他们看出有必要重新评定出土文物的年代。这样的比较也引起了争议。为什么呢?从20世纪60年代到70年代初,以色列考古学家伊格尔·雅丁一直在米吉多的遗址进行发掘。据他判断,从那儿掘出的堡垒和城门,可以追溯到所罗门王的时代。自那时以来,许多考古学家都把雅丁的判断当做定论看待。如今在耶斯列遗址发现的堡垒、陶器和城门,却使一些考古学家对雅丁的判断产生了怀疑。

举例说,在耶斯列发现的陶器跟雅丁在米吉多地层所发现的一模一样。雅丁先前断定,米吉多的陶器是出自所罗门王时代的。从耶斯列和米吉多掘出的城门,在结构和面积方面都极其相似,几乎完全一样。伍德黑德说:“审查过所有证据之后,我们得出以下两个结论:要么把耶斯列的遗迹往上推到所罗门的时代,要么把其他遗址[米吉多和夏琐]的出土文物的年代调降到亚哈的时代。”圣经显然把耶斯列和亚哈的时代连在一起。既然这样,伍德黑德认为,把其他地层的出土文物的年代调降到亚哈的统治时期是合情合理的。戴维·乌希什金赞成他的观点,说:“圣经只是说米吉多是所罗门建造的,但并没有说城门是他建造的。”

人能够知道耶斯列的历史吗?

这些考古发现及随后引起的争议,有没有使人对关于耶斯列和所罗门的圣经记载产生怀疑呢?考古发掘所引起的争论,其实跟圣经的记载并没有直接关系。考古学家研究历史的出发点,跟圣经记载所着眼的迥然有别。研究古代历史的时候,考古学家会提出不同的问题,把重点放在不同的事物上。我们可以把圣经研究者和考古学家比作行程相似的旅客。一个旅客开车上路,另一个则在人行道上走。两人注意的焦点、关心的问题并不一样。可是,他们所观察的事物却往往互为补充,而不是互相抵触的。把两人的观感比较一下,能够开阔人的眼界,使人对事情真相有深入的了解。

圣经含有许多古人古事的记载。考古学家则致力勘查地层所存留的遗迹,试图从中找着有关这些古人古事的资料。但是,他们发现的遗迹一般都是残缺不全、可以任人随意解释的。关于这点,阿米海·马萨尔在《圣经地区考古——公元前10000年至公元前586年》评论说:“现场考古工作……在很大程度上是一种艺术,人要受过专门训练,掌握专业技巧才能参与其事。在现场负责指挥的人员必须富有创意,处事也要灵活变通。一味墨守成规是不行的。考古学家的性格、才智和判断力能发挥举足轻重的作用,跟他的专业训练、手头的参考资料同样重要。”

考古已经证实,耶斯列古城不但是宫廷所在地,也是军事要塞。这个要塞的存留时间虽然短得出人意表,却跟亚哈统治的年代完全吻合,情形就像圣经所记述的一样。耶斯列的考古发现引起了很多令人感兴趣的问题,考古学家也许要研究多年才能得出正确的结论。与此同时,上帝的话语圣经继续提供清晰明确的资料,让我们知道全部实情。这是考古学家无法办到的。

[脚注]

^ 13段 见《守望台》1988年12月1日刊,“城门的奥秘”一文。

[第26页的图片]

耶斯列的考古发掘

[第28页的图片]

在耶斯列发现的迦南人偶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