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保持生活简朴,好专心事奉耶和华

保持生活简朴,好专心事奉耶和华

 人物生平

保持生活简朴,好专心事奉耶和华

克拉拉·格伯·莫耶自述

我今年92岁,几乎不能够走路了,但我的思想仍旧清晰,记忆力也还不错。感谢耶和华,我从小就有机会事奉他!此外,我一向过惯简朴无华的生活,这更大大增加了我从事奉耶和华所得的快乐。

1907年8月18日,我在美国俄亥俄州的阿莱恩斯市出生,是家里五个孩子中的老大。我八岁那年,有一个圣经研究者(耶和华见证人当时的名称)的全时传道员骑着自行车来牧场探访我们。他在门前遇到家母萝拉·格伯,问她是否知道何以上帝容许罪恶存在。妈妈一向都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当时爸爸在谷仓里干活,妈妈跟他商量过之后,就订购了一套六卷的《圣经的研讨》。她读完这几卷书之后,深受所学的圣经真理所打动。她读完题名为《新的受造物》的第6卷,已清楚看出自己必须受浸成为基督徒。但她不知道在哪里可以找到圣经研究者。虽然当时是1916年3月,天气十分寒冷,她仍然请爸爸在农场的小溪为她施浸。

不久之后,妈妈在报章读到一则广告,宣布有一个演讲将在阿莱恩斯市的退伍军人女儿礼堂讲出。演讲的题目是:“上帝的历代计划”。由于《圣经的研讨》第一卷的题目跟这个讲题一样,妈妈于是立即决定去听这个演讲。我们套上马车,整家人坐马车去出席第一个聚会。从那时起,每逢星期三、日晚上,我们都参加在弟兄姊妹家里举行的聚会。不久之后,基督徒会众里的一位代表再替妈妈施浸。 爸爸时常忙于做农场的工作,不过最后他也对圣经发生了兴趣。几年后,他也受了浸。

结识带头的弟兄

1917年6月10日,当时的守望台社社长卢述福探访阿莱恩斯。他发表的演讲主题是:“列国何以争战?”那时我才九岁,跟父母和两个弟弟,威利和查尔斯,一起出席这个聚会,与会者共有百多人。卢述福弟兄发表演讲之后,大多数人都在举行聚会的哥伦比亚剧院门外拍照留念。接着的星期,麦克米伦弟兄在同一地点发表演讲,题目是:“上帝的王国行将来临”。这些弟兄莅临这个小镇,实在是我们的殊荣。

难忘的早期大会

我参加的第一个大会是在1918年,在俄亥俄州离阿莱恩斯市几公里的阿特沃特镇举行。妈妈向社方的代表查询,像我这年纪的儿童是否可以受浸。我表示自己已经把生命呈献给上帝,要遵行他的旨意,于是他们准许我受浸。那天,他们在一个苹果园附近的小溪里替我施浸。弟兄特别为此搭了一个帐幕,我在里面换上一件厚厚的旧睡袍,然后才受浸。

1919年9月,我跟父母一起坐火车到俄亥俄州伊利湖的桑达斯基。我们在那里登上渡轮,不久就抵达杉树角,我们那难忘的大会就在这里举行。我们登岸之后,留意到码头设有一个供应便餐的小吃亭,爸妈买了一个汉堡包给我吃。在那些日子,对我来说这是个很奢侈的享受了。汉堡包实在太美味了!在这个为期八天的大会,最高出席人数是7000人。由于会场没有扩音设备,我要非常留心聆听才行。

《守望台》同社出版的杂志《黄金时代》(现在称为《儆醒!》)在这个大会发行。为了参加大会,我不得不在开课的头一星期缺席,但这仍是很值得的。杉树角是个度假胜地,一家餐馆的厨师负责为大会代表预备膳食。可是由于某个缘故,厨师和侍应生突然罢工,于是那些有点煮食经验的弟兄自己动手,为大会代表做饭。之后有好几十年的时间,耶和华的子民都在大会里烹制自己的膳食。

1922年9月,我们有机会回到杉树角参加一个为期九天的大会。大会的最高出席人数是1万8000多人。卢述福弟兄就是在这个大会里鼓励我们要“宣扬、宣扬、宣扬君王和他的王国”。不过,我个人的传道工作早在几年前已开始了,当时我所分发的书刊是小册子和《黄金时代》。

赏识服事职务的价值

1918年初,我跟其他圣经研究者一起到附近的农庄分发《巴比伦的倾倒》这份单张。由于天气寒冷,我们预先在灶上把一块皂石烘热,然后放在马车上暖脚。马车只有上盖,两旁用帘子遮住,没有暖炉,所以我们都穿上厚厚的大衣和帽子。但这段日子我们过得很快乐。

1920年出版的《完成的奥秘》 *特别版(英语又称ZG),是用杂志形式印行的。我和父母一起在阿莱恩斯分发这部刊物。在那些日子,人人都是单独做逐户传道的。我战战兢兢地走上一个门廊,那里有几个人坐着。我介绍了刊物之后,一个女子说:“她说得挺不错呢。”然后接受了这本杂志。那天我一共分发了13本《完成的奥秘》特别版,这是我第一次在逐家逐户时讲出较长的介绍词。

 我念初中的时候,妈妈染上了肺炎,卧在床上个多月。那时最年幼的妹妹海素尔还是婴儿。于是我辍学帮忙照料农场的工作,以及照顾其他孩子。虽然这样,我们一家人都把圣经真理看得很认真,经常参加每周举行的聚会。

1928年,每个出席基督受难纪念聚会的人都获得一份名为《那九个人在哪里?》的单张。单张讨论路加福音17:11-19,这段经文论及耶稣施行奇迹医好十个麻风患者,但只有一个回来谦卑地向他致谢。这项记载令我深受感动。我问自己:“我的感恩之心有多大呢?”

既然现在家里的情形已恢复正常,我的身体相当健康,又没有什么挂虑,于是我决定离开家里,加入先驱服务(全时的传道工作)。我的父母也鼓励我这样做。我和同伴阿格妮丝·阿莱塔从社方取得委派的传道地区之后,1928年8月28日晚上9时,我们登上火车,各人只带着一个皮箱和装载书籍的小背包。在火车站,我的父母和妹妹都哭起来,我们也禁不住哭,因为我们相信哈米吉多顿很快就会来到,说不定我们不会有机会再见了。第二天早上,我们抵达工作地区——肯塔基州的布鲁克斯维尔。

我们在旅舍租下一个小房间,买了一些罐头意大利面条,也自己做三明治。每天我们分道扬镳,单独出外传道,向住户介绍五本精装书,捐款是1.98美元。我们逐渐在全镇各处都作了见证,遇到许多对圣经感兴趣的人。

大约三个月之后,我们已经探访过布鲁克斯维尔和奥古斯塔镇内镇外的每个人。因此我们转移阵地,到梅斯维尔、帕里斯和里士满等镇工作。在接着三年间,我们走遍肯塔基州许多仍没有会众的城镇。我们的朋友和亲属不时从俄亥俄州前来帮忙,每次用一周或更长的时间跟我们一起传道。

其他难忘的大会

1931年7月24-30日在俄亥俄州哥伦布举行的大会真正叫人难忘。这个大会宣布,我们会采纳一个基于圣经的名字:耶和华见证人。(以赛亚书43:12)以前,每逢有人问我们属于什么宗教,我们总是说:“万国圣经研究者”。可是这个名称并没有把我们跟其他宗教团体清楚分别出来,因为其他宗教团体也有圣经研究者。

我的同伴阿格妮丝结婚之后,剩下我孤零零一个人。但我听到大会宣布,谁要找先驱同伴,就可以向某个部门报到,不禁喜出望外。我在那里结识了伯莎·加蒂和她的妹妹埃尔茜,还有贝茜·恩斯明格。她们有两部汽车,现在要找第四个姊妹加入一起工作。虽然我们素未谋面,大会结束时,我们结伴一同离去。

我们在夏天走遍整个宾雪法尼亚州。冬天临近时,我们申请前往南方,到北卡罗来纳、弗吉尼亚,和马里兰这些较温暖的州工作。春天来到,我们又回到北方去。这是当时先驱的传道习惯。1934年,约翰·布夫和鲁道夫·阿布尔(他们也采用这个方法)连同拉尔夫·莫耶和他的弟弟威拉德前往肯塔基州的哈泽德传道。

我以前跟拉尔夫见过几次面。1935年5月30日-6月3日在美都华盛顿举行的大会中,我们有机会彼此熟悉一点。拉尔夫和我一起在楼座聆听关于“大群人”的演讲。(启示录7:9-14)在此之前,我们一直相信大群人是个属天阶级,但这些人不及14万4000人那么忠心。 启示录14:1-3)因此,我不愿属于“大群人”阶级!

卢述福弟兄解释,大群人是一个忠心的属地阶级,他们会活着渡过哈米吉多顿。当时许多人都大感意外。然后他请在座所有自认属于大群人阶级的人站起来。拉尔夫站起来,我却没有。后来,我对事情获得较清晰的了解,就改变了主意。1935年,我最后一次在基督受难纪念聚会领食象征物。可是妈妈却继续领食象征物,直至她在1957年11月去世为止。

寻得终身伴侣

当时我在纽约普莱西德湖城服务,拉尔夫则在宾雪法尼亚州工作,但我们继续通信。1936年,他造了一辆可以用汽车拉动的小型活动房屋车,把它从宾雪法尼亚州的波茨敦拉到新泽西州的纽瓦克,出席10月16-18日举行的大会。一天晚上,大会节目结束后,我们几个先驱去参观拉尔夫的活动房屋车。拉尔夫和我站在活动房屋车里的洗涤槽旁,他问我:“你喜欢这辆活动房屋车吗?”

我点点头。他又问:“你喜欢住在这里吗?”

我答道:“喜欢。”然后他轻轻吻我,这一吻我永远都不会忘记。两天之后,我们取得结婚许可证。10月19日,即大会结束翌日,我们到布洛克林参观守望台社的印刷设施。我们请社方给我们一个传道地区。当时格兰特·苏特弟兄负责照料地区,他问这个地区会由谁去做?拉尔夫说:“我们,如果我们可以结婚的话。”

苏特弟兄说:“你们下午5点钟回来好了,我们会给你们安排妥当的。”于是那天晚上我们在布洛克林山道一个耶和华见证人家里结婚。我们跟一些朋友在当地一家餐厅吃晚饭,然后坐公共交通工具回到新泽西州纽瓦克拉尔夫的活动房屋车那里。

不久之后,我们启程前往弗吉尼亚州的希思维尔,这是我们一起做先驱的头一个委派地区。我们在诺森伯兰县工作之后,转到宾雪法尼亚州的富尔顿县和富兰克林县。1939年,社方邀请拉尔夫做带务仆人,轮流探访若干群会众。我们负责探访田纳西州的各群会众。次年,我们的儿子艾伦出生。1941年,带务工作终止,社方派我们到弗吉尼亚州的马里恩做特别先驱。在那些日子,特别先驱每月要做200小时的传道工作。

 作出调整

1943年,我发觉必须放弃特别先驱传道工作。我们住在一辆细小的活动房屋车里,我要照料一个小孩,预备饭菜,洗一家人的衣服,倾尽全力也只可以用60小时传道。但拉尔夫并没有停止特别先驱工作。

1945年,我们卖去住了九年的活动房屋车,搬回俄亥俄州的阿莱恩斯,到农场跟父母一起居住。我在家里的前廊生下女儿丽贝卡。拉尔夫在镇上找了一份部分时间的工作,继续做正规先驱。我则在农场工作,尽力协助拉尔夫继续先驱服务。虽然我的家人愿意免费供应我们土地和房子,拉尔夫却不愿接受。他决心要保持一无挂虑,以求能在王国工作上作更大参与。

1950年,我们搬到宾雪法尼亚州的波茨敦。我们用25美元租了一所房子。在接着的30年,租金只增至75美元。我们感到耶和华不断帮助我们继续过简朴的生活。(马太福音6:31-33)拉尔夫每周工作三天,替人理发。我们每星期都跟两个孩子研读圣经,出席会众的聚会,全家人一起向人传讲王国的好消息。拉尔夫是当地会众的主持监督。由于我们过着简朴的生活,我们得以在耶和华的工作上尽不少力。

痛失爱侣

1981年5月17日,我们坐在王国聚会所聆听公众演讲。拉尔夫觉得很不舒服,于是走到礼堂后面;后来他请招待员把一张便条交给我,告诉我他要回家去。拉尔夫从来没有这样做过,于是我请人立即开车送我回家。原来拉尔夫严重中风,不及一小时就死去了。那天早上《守望台》研究班结束时,弟兄向会众宣布他的死讯。

在那个月,拉尔夫已经做了50多小时传道工作。他的全时先驱服务超过46年。他曾跟百多人主持研究,帮助他们进至献身受浸的地步,成为耶和华的见证人。多年来无论我们作过什么牺牲,跟我们所获得的属灵福分比较,都是十分值得的。

为所享的殊荣感激不已

过去18年,我一个人独居,照常参加聚会,向人传道,研读上帝的话语。现在我住在一间专供老年退休人士居住的房子里。我只有几件家具,而且选择不要电视。但我的生活很完满、很丰富。我的父母和两个弟弟都至死保持忠心,两个妹妹继续忠心地紧守真理之道。

令我很高兴的是,儿子艾伦目前是基督徒会众的长老。多年以来,他为王国聚会所和大会堂安装音响系统,也照料夏季大会的音响设备。他的妻子是个忠心事奉上帝的人,两个儿子都是长老。我的女儿丽贝卡·卡雷斯从事全时服务已超过35年,其中有四年在耶和华见证人的布洛克林总部服务。过去25年,她和丈夫从事周游工作,探访美国各地的会众。

耶稣说,天上的王国好像藏在地里的珍宝,是人可以找着的。(马太福音13:44)我很欣幸自己的家人在许多年前已找着这珍宝。回顾以往,自从我在80多年前献身受浸以来,我一直事奉耶和华。我对此毫无后悔!事实上,我认为这是莫大的殊荣!如果我可以重新再活一次,我仍会选择过同样的生活,因为上帝的慈爱的确比生命更可贵。——诗篇63:3

[脚注]

^ 17段 《完成的奥秘》是一系列七卷的《圣经的研讨》的第七卷。头六卷是查尔斯·泰兹·罗素的著作,《完成的奥秘》是在罗素死后才出版的。

[第23页的图片]

1917年,我们在俄亥俄州的阿莱恩斯聆听卢述福弟兄演讲

[第23页的图片]

在拉尔夫所造的活动房屋车前跟他合照

[第24页的图片]

跟两个儿女的近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