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你看到的比肉眼所看见的更多吗?

你看到的比肉眼所看见的更多吗?

 你看到的比肉眼所看见的更多吗?

汽车司机通常看不见急弯以后的交通状况,但是在急弯处放一面镜子,司机就能看见前面的状况,因而有助避免意外。同样,人类一样看不见隐形的造物主,那么有没有方法知道造物主是否存在呢?

公元1世纪一位作家曾经提及我们可以怎样明白一些看不见的事物。他写道:“自从创造世界以来,上帝那些看不见的特质,就是他的永恒力量和神性,都是清楚可见的,从他所造的东西就可以明白,所以他们实在不能辩解。”——罗马书1:20

请想想:在我们身边充满人力无法创造的事物,你看出其中反映出来的智慧吗?这些事物有帮助你打开“理解力之眼”,使你看出确有比人类更伟大的个体存在吗?请一起来考虑一些例子吧。——以弗所书1:18,《英王钦定本》。

请教创造物

你曾在没有月亮的晚上,赞叹满天璀璨繁星,并看到伟大造物主宰存在的证据吗?古代一个观察天象的人惊叹说:“诸天述说上帝的荣耀;穹苍传扬他的手段。”“我观看你指头所造的天,并你所陈设的月亮星宿。”这个人接着扪心自问:“人算什么,你竟顾念他?世人算什么,你竟眷顾他?”——诗篇8:3,4;19:1

许多创造物实在奇妙得是人类完全没有办法照样 复制,叹为观止的感觉绝对是人之常情。英诗有以下一节名句:“惟有上帝能造树。”可是,创造婴儿远比造树奇妙,在这过程中,父母没有提供任何指示。来自父亲的精子跟来自母亲的卵子一经结合,刚刚形成的细胞就会迅速释放DNA蓝图,就开始制造婴儿了。据称如果把DNA发出的指示“誊录下来,就足以填满1000本厚600页的书”。

这只是开始而已。原来的细胞一分为二,二分为四,四分为八,如此类推。大约二百七十天后,由数以亿万计活细胞(两百多种)组合而成的小娃娃出生了。请想一想:在原来的细胞中包含的信息,竟然足以制造各种各色的细胞,而且是在最恰当的时候把适当的细胞制造出来!你会感动得要赞美我们的造物主吗?请留意诗篇的诗人怎样赞美造物主:“我的肺腑是你所造的;我在母腹中,你已覆庇我。我要称谢你,因我受造,奇妙可畏。”——诗篇139:13-16

研究过这些“奇迹”的人都有懔然生畏的感觉。美国芝加哥及伊利诺伊州医药学会前会长詹姆斯·赫顿博士说,他赞叹细胞好像懂得“变魔术一样,能够随心所欲地把资料复制,然后传送给细胞后代。我们的科学研究人员能够搜集到这样的知识,实在了不起。但这些现象必然是某种神圣的智慧在背后设计出来的”。

赫顿博士继续说:“我专攻内分泌学分科,借着研究内分泌功能和内分泌腺体失调现象,我更加深信,这些维持生命所必须的组织在复杂程度和功能上都是卓尔不群的,这必然是一股神圣力量的功劳。”他总结说:“当我思索这些令人赞叹的事物时,就会觉得我有压倒性的理由相信,宇宙是由某种全能全知的力量所设计,所启动,所掌管的。”

作出以上评论以后,赫顿博士问道:“他是一个有个性,而且连麻雀掉下也注意到的上帝吗?”他回答说:“不知道为什么,我不怎么相信。我也不相信他会特意去关心我的日常生活,这些事情相对来说太微不足道了。”

许多人承认造物的“奇迹”证明背后有智慧推动,却又同时质疑一个关心人类而有个性特征的上帝是否存在。为什么会这样呢?

上帝真的关心我们吗?

许多人推论要是有上帝,他就不会让人类受这么多折磨。好些人都这样说过:“我们需要上帝的时候,他在哪里呢?”某人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纳粹党百万人大屠杀中活了下来,他所目睹的苦难令他痛心到说出这样的话来:“要是能够让你舔到我的心,它会苦得令你中毒。”

对许多人来说,这是个大矛盾。正如上文提到的古代观天者指出,只要查究万物神奇的秩序和设计,就能清楚看出造物主存在的证据。可是,如果他是一个关心我们的上帝,为什么他会容许如此可怕的苦难发生呢?我们如果要对上帝有正确的认识,并以恰当的方式敬拜他,就必须能够圆满解答这个重大问题。在哪里能找到答案呢?

我们欢迎你来信索取《上帝真的关心我们吗?》这本册子。这本《儆醒!》的32页会让你知道索取的方法。我们认为,只要你细心阅读“上帝何以容许人受苦”和“反叛导致了什么结果?”这两部分,就会得到完满的答案。

[第10页的图片]

你从中看出造物主存在的证据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