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给波兰人的“一份珍贵礼物”

给波兰人的“一份珍贵礼物”

 给波兰人的“一份珍贵礼物”

1525年7月6日,霍亨索伦家族的阿尔贝特公爵宣告信义宗为他领地的宗教。这样,他所管辖的普鲁士公国(当时波兰王国的附庸)成为欧洲首个正式采纳马丁·路德主张的地区。

阿尔贝特想让东普鲁士的首府柯尼斯堡成为基督新教的文化中心。他在市内建了一所大学,并资助出版宣传信义宗的书籍,这些书籍以几种语言发行。1544年,阿尔贝特公爵颁令,他领地的波兰人民要听到用他们母语念诵的圣经经文。然而,当时还没有波兰语圣经译本。

使用“日常用语”的译本

为了改变这种情况,阿尔贝特开始物色能够把《希腊语经卷》翻译成波兰语的人。大约在1550年,他雇用了扬·泽克卢扬。泽克卢扬是个作家,同时也是书商兼印刷商。他毕业于莱比锡大学,曾因传播基督新教教义而惹恼天主教会。事实上,他因宣传宗教信仰而受到审讯。他之前来到柯尼斯堡,就是为了逃避审讯。

扬·泽克卢扬对出版波兰语圣经非常热心。他受阿尔贝特委托之后仅仅一年,就出版了第一批《马太福音》译本。这个版本包含详尽的经文评注和有用的边注,边注提供了某些经节的其他可行译法。不久之后,在泽克卢扬的督导下,一部包含四福音的译本印行了。他仅用了不到三年,就出版了整部《希腊语经卷》。

为了使译文准确无误,译者参考了希腊原文。另外,1551年出版的《马太福音》译本的前言谈到,拉丁语译本和“其他语言的译本也在参考之列”。《16世纪波兰语的研究》一书的作者斯坦尼斯瓦夫·罗斯蓬德 说,译本是用“优美流畅的散文体”写成,译者并不拘泥于“文雅的书面语”,而是尽力使用“贴近日常用语”的波兰词语。

尽管泽克卢扬督导出版波兰语圣经的工作,但证据显示,翻译圣经的人并不是他。那么,翻译这个圣经译本的学者是谁呢?他叫斯坦尼斯瓦夫·穆齐诺瓦斯基。他受泽克卢扬雇用,开始从事艰巨的翻译工作时,可能刚二十岁出头。

穆齐诺瓦斯基在乡村出生,年岁稍长时,他父亲把他送到柯尼斯堡学习希腊语和希伯来语。之后,穆齐诺瓦斯基入读德国的维藤贝格大学,在那儿他很可能认识了马丁·路德。年轻的穆齐诺瓦斯基在大学听菲利普·梅兰希顿所授的课,梅兰希顿帮助他掌握了希腊语和希伯来语。后来穆齐诺瓦斯基去意大利继续进修,之后返回柯尼斯堡,为阿尔贝特公爵效劳。

玛丽亚·科索夫斯卡在《波兰语圣经》一书中说:“穆齐诺瓦斯基工作既勤奋又有成效,但他并不试图引人注意,不希望出人头地,也不要求把自己的名字印在译本的扉页上。”谈到自己的能力,这个年轻人说:“无论是拉丁语还是波兰语,我都不大好。”尽管穆齐诺瓦斯基不肯定自己的能力,却在帮助波兰人读到上帝的话语方面立下一功。他的同伴泽克卢扬把他们合作出版的译本称为给波兰人的“一份珍贵礼物”。

最贵重的礼物

第一部波兰语圣经译本面世后,很多波兰语译本陆续出版。1994年,《希腊语经卷新世界译本》以波兰语发行;1997年,整部波兰语《圣经新世界译本》发行。这部译本的译者不想突出自己,只是尽力把上帝话语的思想传达得准确无误。他们采用贴近现今的日常用语,而不是16世纪的古老用语。

今天,圣经的全部或部分经卷已译成约2400种语言。要是你也拥有一部准确的圣经译本,你就是获得一份贵重的礼物。这是耶和华上帝为了指引你而送给你的厚礼。(提摩太后书3:15-17

[第20页的图片]

为《新约》的波兰语译者斯坦尼斯瓦夫·穆齐诺瓦斯基立的纪念碑

[第21页的图片]

斯坦尼斯瓦夫·穆齐诺瓦斯基所译的《马太福音》第3章

[鸣谢]

Dzięki uprzejmości Towarzystwa Naukowego Płockie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