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康普鲁顿合参本圣经》——划时代的翻译工具书

《康普鲁顿合参本圣经》——划时代的翻译工具书

 《康普鲁顿合参本圣经》——划时代的翻译工具书

1455年左右,出版圣经的事业发生了一场大转变。当年,谷登堡出版了第一本用活字印刷术印制的圣经。圣经终于不只是少数的抄本了。由于大量印刷,费用比较便宜,不久圣经就成为世上最畅销的书了。

谷登堡印制的,是圣经的拉丁语译本。可是,欧洲的学者很快就发觉需要一本可靠的原语圣经,也就是圣经的希伯来语和希腊语文本。天主教会只认可拉丁语的《通俗译本》,但这有两大问题:首先,在16世纪,大部分人都不懂拉丁语;其次,经过一千年辗转传抄,《通俗译本》累积了相当多的抄写错误。

翻译员和学者都需要参考圣经原文,也需要一本经过修正的拉丁语译本。枢机主教J. 德西斯内罗斯是西班牙女王伊莎贝拉一世的政治和宗教顾问。1502年,德西斯内罗斯决定出版一本书去满足翻译员和学者的需求。这本划时代的翻译工具书称为《康普鲁顿合参本圣经》。德西斯内罗斯的目标是出版一部合参本(多种语言对照的圣经),罗列希伯来语、希腊语、拉丁语和部分阿拉米语的最完善文本。当时印刷业才刚刚发展,因此新圣经也是印刷术的里程碑。

为了从事这件艰巨的工作,德西斯内罗斯购买了许多希伯来语抄本,幸好当时西班牙有许多这类抄本。他也收集了各种各样的希腊语抄本和拉丁语抄本。这些抄本就是《合参本》的底本了。在西班牙埃纳雷斯堡新成立的阿尔卡拉大学,德西斯内罗斯募集了一群学者,把实际的编纂工作交给他们。其中一位受邀请的学者,是鹿特丹人伊拉斯谟,不过这位著名的语言学家没有应邀。

学者们用了十年编纂这本巨著,实际的印刷工作用了四年时间。当时西班牙的印刷工人没有希伯来语、希腊语和阿拉米语的字体,所以遇到了不少技术困难。于是,德西斯内罗斯雇用了一位出色的印刷技师A.G.布罗卡里奥铸造这几种语言的字体。1514年,工人终于开始印刷工作。1517年7月10日,德西斯内罗斯死前四个月,共六卷的《合参本》终于大功告成,足本的印刷量大约是六百套。 *讽刺 的是,当时西班牙异端裁判所的势力却如日中天。

《合参本》的版面

《合参本》每一页都提供了丰富的资料。《希伯来语经卷》占了四卷,每一页的中栏是拉丁语《通俗译本》,外栏是希伯来语文本,内栏是希腊语文本,并在行间把希腊语译成拉丁语。页边列出了许多希伯来语词汇的词根。此外,《摩西五经》每一页的下半部都有昂克罗翻译的《塔古姆译本》(圣经头五卷的阿拉米语意译本)和拉丁语译文。

《合参本》的第五卷是《希腊语经卷》,每一页分为两栏,一栏是希腊语文本,一栏是拉丁语《通俗译本》。两栏的经文可以互相参照,两种语言的词语各有对应的小字母,让读者知道希腊语某个词相等于拉丁语哪个词。《合参本》的希腊语部分是第一本用印刷术制成的《希腊语经卷》全书(俗称《新约》)。不久之后,伊拉斯谟编纂的版本就面世了。

编纂《合参本》的学者非常细心校对原文,所以第五卷只有50个印刷错误。由于这缘故,现代学者认为《合参本》的第五卷比伊拉斯谟的著名希腊语文本更胜一筹。典雅的希腊语字体跟古朴的安色尔字体抄本很相称。R. 普罗克特著的《15世纪希腊语文献印刷》说:“西班牙头一次铸造希腊语字体,已经是历来最好的希腊语字体,这真是西班牙的光荣。”

《合参本》的第六卷有许多研究圣经的工具:希伯来语和阿拉米语词典(附拉丁语索引);希腊语、希伯来语、阿拉米语名字释义;希伯来语语法阐释。难怪《康普鲁顿合参本圣经》被誉为“印刷术和圣经学的里程碑”。

照德西斯内罗斯所说,当时“研究圣经的风气委靡不振”,他希望这本参考书能“一洗颓风”,但他没打算让平民大众拥有圣经。他认为,“上帝的话语必须小心隐藏起来,不让一般人了解”。他也认为,“耶稣被钉死的时候,上帝只让他儿子头上的牌子写上三种古代语言。 *既然如此,圣经也应该只限于这三种语言”。所以,《康普鲁顿合参本圣经》没有任何西班牙语译文。

拉丁语《通俗译本》和圣经原文的差别

由于《合参本》的本质,参与编纂工作的学者难免有不同意见。西班牙著名学者A. 德内夫里哈 *负责修订《合参本》里的拉丁语《通俗译本》。虽然天主教会只认可哲罗姆 的《通俗译本》,德内夫里哈却看出需要用希伯来语、阿拉米语和希腊语原文比较《通俗译本》,并且希望改正当时《通俗译本》中一些明显的错误。

为了消除拉丁语《通俗译本》和圣经原文的差异,德内夫里哈促请德西斯内罗斯“再次燃亮本教两大火炬——希伯来语和希腊语——并且奖赏那些致力于这件工作的人”。他还提出以下的建议:“每逢各种拉丁语《新约》抄本有差异,我们都应该对照希腊语抄本。每逢各种拉丁语《旧约》抄本有差异,或者《旧约》的拉丁语抄本跟希腊语抄本不同,都应该以可靠的希伯来语文献为准。”

德西斯内罗斯有什么回应?他在《合参本》的序言里清楚表达了他的意见:“我们把真福哲罗姆的拉丁语译文放在正中,两旁则是犹太会堂所用的文本[希伯来语文本]和东正教会所用的文本[希腊语文本],正如两个强盗挂在耶稣两旁。耶稣就好比罗马公教,也就是拉丁教会。”因此,德西斯内罗斯不准德内夫里哈按照圣经原文改正拉丁语《通俗译本》。最后,德内夫里哈宁可放弃这件工作,也不愿意让人以为这个有问题的修订本是由他负责的。

杜撰的经文

在校勘圣经原语文本方面,阿尔卡拉大学出版的《合参本》的确比前人有长足的进步。可是,有时传统压倒了学术。由于拉丁语《通俗译本》备受尊崇,在某些经节,当《通俗译本》跟希腊语原文有出入的时候,《合参本》的编者认为必须修改《新约》的希腊语文本,确保希腊语原文符合拉丁语译文的意思。其中一个例子,就是某些圣经译本在约翰一书5:7出现的杜撰经文。 *这句话不见于任何早期的希腊语抄本。显然在约翰写下约翰一书以后几百年,这句话才被人加插在圣经里。拉丁语《通俗译本》最古老的抄本也没有这句话。因此,伊拉斯谟从他编纂的《新约》希腊语文本中删去了这句杜撰的话。

 许多世纪以来,这句杜撰的话都是传统《通俗译本》的一部分。要割舍这句话,《合参本》的编者觉得难以下手,于是决定在拉丁语一栏保留杜撰经文,并且把这句话翻译成希腊语,加插到希腊语文本里,好使两栏看来吻合。

新圣经译本的底本

《康普鲁顿合参本圣经》是《希腊语经卷》全书和《七十子译本》的第一个印刷本,但它的价值不止于此。正如伊拉斯谟编纂的《新约》希腊语文本 *成为《希腊语经卷》的公认文本(许多种语言译本的底本),《合参本》的希伯来语文本也成为《希伯来语及阿拉米语经卷》的底本。廷德尔翻译的英语译本,所依据的《希伯来语经卷》文本,主要就是《合参本》。

由此可见,《康普鲁顿合参本圣经》的编者在学术上作出了重大贡献,推动了圣经学的发展。这本参考书出版的时候,欧洲各地对圣经的兴趣正越来越浓厚,令不少学者打算把圣经译成平民百姓所说的语言。当时的许多发展,促使希腊语和希伯来语文本得到进一步的修正,而文本也保存得更好,《合参本》正好起了承先启后的作用。这一切都符合耶和华的旨意,就是要使他炼净的话语“万世长存”。(诗篇18:30;以赛亚书40:8;彼得前书1:25

[脚注]

^ 6段 600套的材料是纸张,6套的材料是羊皮纸。1984年发行了少量的复制本。

^ 12段 希伯来语、希腊语、拉丁语,见约翰福音19:20

^ 14段 德内夫里哈被视为西班牙的人文主义先驱。1492年,他出版了《卡斯提语语法》。三年后,他决定用余生研究圣经。

^ 18段 某些圣经译本的约翰一书5:7收录了这句杜撰的话:“在天上有父,及圣言,并圣神;这三总归于一”。

^ 21段 关于伊拉斯谟编纂的希腊语文本,详见《守望台》(英语版)1982年9月15日刊8-11页。

[第29页的图片]

枢机主教J.德西斯内罗斯

[鸣谢]

Biblioteca Histórica. Universidad Complutense de Madrid

[第30页的图片]

A.德内夫里哈

[鸣谢]

Biblioteca Histórica. Universidad Complutense de Madrid

[第28页的图片鸣谢]

Biblioteca Histórica. Universidad Complutense de Madr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