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辛勤的阿比让洗衣工

辛勤的阿比让洗衣工

 辛勤的阿比让洗衣工

《警醒!》科特迪瓦撰稿员来稿

我们从科特迪瓦(又称象牙海岸)的阿比让向西行,一路上边看边听,欣赏着这个西非城市的喧闹景象。突然,我们的目光被眼前炫目的景致攫住。纵目四看,一大片草地上布满了数以千计色彩亮丽的衣服。如此绚丽的“展览”有什么目的吗?当地的朋友欣然为我们释疑。原来,这是“法尼科的作品”。

“法尼科”是一群辛勤的西非洗衣工。几百个工人中绝大多数是男子,也有几个是吃苦耐劳的妇女,他们从早到晚在邦科河中用双手搓洗衣服,以此维持生计。“法尼科”这个名称由两个迪尤拉语单词组合而成,一个是“法尼”(fani),意思是“织物”或“衣服”,另一个是“科” (ko),意思是“洗涤”。因此,迪尤拉语“法尼科”的意思就是“洗衣服的人”。

洗衣工的工作

这些洗衣工的工作让我们觉得很好奇,为一探究竟,一天清早我们到他们工作的地方拜访。好一出热火朝天的场面!原来,他们早已开始工作。一个个填满石头的巨大轮胎覆盖了稍显浑浊的邦科河。从齐大腿到齐腰深的水里,一个洗衣工站在一个轮胎边,忙着涂肥皂、打衣搓衣。

天还未亮,洗衣工就挨家挨户地收集自己一天的活计。一些客户的住所离“洗衣场”足有3公里远。洗衣工把所有衣服塞进木制手推车中,或是捆成一大捆顶在头上,然后就出发去邦科河。一到那里,大家互相问好。由于这里的洗衣工来自非洲许多不同的地方,他们同时听到的是多种语言的问候。有的人已在此度过数十寒暑,比如布拉马先生。他虽然健壮,但其实已经是六十多岁了。除了三天之外,一年到头这里的工作从不停歇。

洗衣服真是一项繁重的工作。一个洗衣工放下一捆衣服后,我们就看见这些衣服数量很多,足以令一般家庭主妇却步。他把衣服聚在一起后,就开始一件件放入水中浸泡。然后,他用大大一块棕榈油肥皂给衣服涂上泡沫,接着用衣服击打石头。有时,还要用刷子才能把污渍去掉。洗衣服的收费如何?一件衬衣美金7分,一条床单大概美金1角4分。因此,洗衣工需要洗濯非常多的衣服才够维持生计。

看见他们洗这么一大堆衣服,你也许纳罕:“他们怎么可能记得哪件衣服是谁的?”我们猜想他们或许跟一些印度洗衣工人一样,也是使用暗记。但其实,两者所用的方法截然不同,效果却不相上下。

我们的向导很内行,他给我们解释了“法尼科”的窍门。首先,洗衣工在收集衣服时会留意每个家庭成员的身量,这样他就能记住哪件衣服是谁的,却不需要做记号或贴标签。衣服来自同一家人的,他就在衣服的相同地方打一个结,比如说左袖、右袖、领子或是腰带。洗衣服的时候,他总是很小心地把同一家的衣服放在一起。尽管知道了方法,我们还是觉得没法记住。于是,我们问一个洗衣工曾否弄失或混淆过任何人的衣服。他脸上惊讶的神情仿佛告诉我们:“没有。咱们洗衣工绝不会弄失客人的衣服!”

随便一个人来邦科河就可以开始洗衣服吗?当然不是!这里有严格的规章制度。想做“法尼科”的人必须经过三个月的试用期,这其间会由一个老手来训练他,也正是在这段时间他要学习这种记忆诀窍。如果不能胜任,他就需要另谋高就了。但是,如果这个新人做得熟练,那只需交纳小笔费用,他自此 就可以有自己的工作台,也就是专属他一人的轮胎了。

棕榈油肥皂

洗衣工人离不开肥皂。所以新人也要接受训练,学会正确使用棕榈油肥皂。这里使用三种类型的肥皂,可以凭颜色区分。白色和黄色的肥皂用来洗不太脏的衣服,黑色的肥皂则用来洗非常脏的衣服。肥皂呈黑色是因为它的主要成分是棕榈油。由于每个洗衣工一天至少用十块肥皂,附近的肥皂作坊就有了源源不绝的生意。

我们参观了简陋的肥皂作坊,它们就在靠近“洗衣场”的山坡上。制作工序从早上6点正式开始。之前,工人已做好准备,从本地市场买来所需的材料,有凝固的棕榈油、盐、氢氧化钾、刺果番荔枝汁、椰油、可可黄油,这些都是可以分解的材料。然后烧柴生火,架上一个巨大的铁桶,把所有配料加进去煮。大约六个小时后,他们就把桶里的调和液倒进盘子和碗里,待这些液体凝固。几小时后,他们就把肥皂切成大块大块的。

然后,肥皂女工就头顶一满盆肥皂,下山到“法尼科”那里去。如果洗衣工人正忙着洗衣服,那怎么把肥皂递给他们呢?她直接带着一塑料盆肥皂下到齐腰深的水中,把盆漂在河面上,谁要肥皂就递给谁。

一天的工作“大功告成”

洗衣工洗好衣服就走到附近的山坡,把刚洗净的衣服一排排放在草地上,或者就地取材造成临时晾衣绳,把衣服挂在上面。这就成了起初攫住我们目光的一幕。这段时间,辛勤的洗衣工人也可以暂停工作,小休一会儿。到下午晚些时候衣服全晾干了,他们就小心翼翼把衣服一件件叠好,有的衣服还会用熨斗熨平(这种熨斗靠里面填满木炭余烬来发热)。天黑前,他们把又干净又平整的衣服全收到一起,然后送还给主人家。

起头,当我们看见一排排的衣服晾晒在草地上时,根本没意识到事情的背后,工人原来这么辛劳。现在,我们觉得很高兴,因为拜访了阿比让的“法尼科”后,我们更体会和赏识全世界洗衣男工、女工们的辛勤工作。

[第10页的地图]

(排版后的式样,见出版物)

科特迪瓦

[第12页的图片]

一个肥皂工人正在卖肥皂

[第10页的图片鸣谢]

PhotriMicroStock™/C. Cec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