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內容

跳到目錄

 A3

聖經如何流傳至今

聖經的作者是上帝,確保這本書流傳至今的也是他。他指引人在聖經裡記下了這句話:

「我們上帝的話卻永遠長存。」——以賽亞書40:8

今天,雖然聖經的《希伯來語及阿拉米語經卷》 *和《希臘語經卷》原稿並沒有被保存下來,但這句話仍然千真萬確。我們為什麼可以確定,今天讀到的聖經內容就是上帝最初給人的信息呢?

抄寫員把上帝的話語保存下來

《希伯來語經卷》能保存下來,部分原因跟上帝在古代吩咐人要抄寫聖經有關。 * 例如,耶和華吩咐以色列的歷代君王要親自抄寫法典。(申命記17:18)此外,上帝要利未族人負責保存法典並教導民眾明白其中的內容。(申命記31:26;尼希米記8:7)猶太人被放逐到巴比倫之後,專業抄寫聖經的人開始出現,這些人稱為抄經士(又稱蘇弗令)。(以斯拉記7:6)久而久之,這些抄經士為《希伯來語經卷》的39卷書抄寫了大量副本。

許多世紀期間,抄經士一直小心翼翼地抄寫聖經。到了中世紀,一群稱為馬所拉學者的猶太抄經士繼承了這個傳統。最古老而完整的馬所拉文本稱為《列寧格勒抄本》,製成時間可以 追溯到公元1008或1009年。然而,在20世紀中期,死海古卷被發現,其中包括大約220份聖經古抄本和殘片。這些古抄本比《列寧格勒抄本》足足早了1000多年。把死海古卷和《列寧格勒抄本》比對的結果證實:雖然死海古卷在用詞上稍有差異,但聖經的內容並沒有改變。

《希臘語經卷》的27卷書又如何呢?這些經卷最初是由耶穌基督的一些使徒以及早期門徒寫的。之後,早期基督徒沿用猶太抄經士的方法製作副本。(歌羅西書4:16)儘管羅馬皇帝戴克里先和其他人曾試圖銷毀所有早期基督教文獻,還是有數以千計的抄本和殘片被保存至今。

基督教著作也被翻譯成其他語言。早期的聖經譯本包括以下古代語言版本:亞美尼亞語、科普特語、埃塞俄比亞語、格魯吉亞語、拉丁語和敘利亞語。

確立希伯來語和希臘語文本

既然聖經古抄本的用詞不完全一樣,我們怎樣才能確知原文的內容呢?

打個比方,老師要100個學生把一本書的某一章抄下來。假設原稿後來丟失了,只要把100份副本比較一下,就能知道原稿的內容了。每個學生都可能會出錯,但所有學生都在同一個地方出錯的可能性卻微乎其微。同樣道理,通過比較數以千計的聖經古抄本和殘片,學者就能找到出錯的地方,知道原稿用的是什麼措辭了。

「我們大可以說,沒有任何其他古代著作像聖經一樣,經過輾轉傳抄,內容卻沒有改變」

我們真的可以肯定,聖經原稿的內容被準確無誤地保存下來嗎?關於《希伯來語經卷》的文本,學者威廉·格林評論說:「我們大可以說,沒有任何其他古代著作像聖經一樣,經過輾轉傳抄,內容卻沒有改變。」至於《希臘語經卷》,也就是所謂的《新約》,聖經學者弗雷德里克·布魯斯說:「許多古典著作 的準確性從未受人質疑,但其實證明《新約》內容準確的證據,比這些古典著作多得多。」他又說:「假如《新約》只是世俗著作,人們根本就不會質疑它的可信度了。」

死海古卷中的以賽亞書40章(公元前125年-前100年)

跟大約1000年後的希伯來語抄本進行比對後,發現只有細微差異,大部分都是拼寫方面的

《阿勒頗抄本》中的以賽亞書40章;這個重要的希伯來語馬所拉文本可追溯到大約公元930年

希伯來語文本:《希伯來語經卷新世界譯本》(1953-1960)的翻譯底本是魯道夫·基特爾的《聖經希伯來語文本》。後來,新修訂的希伯來語文本面世,就是《聖經希伯來語文本斯圖加特版》以及《聖經希伯來語文本第五版》,其中加入了關於死海古卷和其他古抄本的最新研究成果。這兩個文本以《列寧格勒抄本》為正文,並把其他文本的說法放在腳注以供比較,這些文本包括《撒馬利亞五經》、死海古卷、希臘語《七十子譯本》、阿拉米語《塔古姆》、《通俗拉丁文本聖經》,以及敘利亞語《伯西托本聖經》。英語《新世界譯本》2013年修訂版也參考了《聖經希伯來語文本斯圖加特版》以及《聖經希伯來語文本第五版》。

希臘語文本:19世紀晚期,韋斯科特與霍特這兩位學者把當時已有的聖經抄本和殘片比對之後,製作了他們認為最貼近原文的希臘語文本。20世紀中期,新世界聖經翻譯委員會翻譯聖經時,根據的就是這個希臘語文本,另外也參考了其他可追溯到公元2世紀或3世紀的紙莎草紙抄本。之後,更多紙莎草紙抄本陸續面世。此外,聯合聖經公會出版的文本以及內斯特萊與阿蘭合編的文本等學術成果,都反映出最新的研究發現。其中一些研究發現也被收錄在這個修訂版中。

這些希臘語文本清楚顯示,一些《希臘語經卷》的早期譯本,例如《英王欽定本》的某些經文,其實是後來一些抄經士擅自添加的,並非聖經原文的一部分。由於目前公認的聖經章節劃分方法在16世紀已經確定,刪除這些經文後,大多數聖經譯本在某些經節就會出現空白。這些經文是馬太福音17:21;18:11;23:14;馬可福音7:16;9:44,46;11:26;15:28;路加福音17:36;23:17;約翰福音5:4;使徒行傳8:37;15:34;24:7;28:29;羅馬書16:24。這個修訂版在這些被刪除的經文旁都用了腳注符號標示。

 證據表明,聖經原稿中並沒有馬可福音16章的短結語和長結語(9-20節),也沒有約翰福音7:53-8:11這段經文。因此這個修訂版沒有收錄這些後來添加的經文。 *

此外,我們也根據學者公認為最貼近原文的說法,調整了某些譯法。例如,根據某些抄本,馬太福音7:13是這麼說的:「你們要進窄門,因為通往滅亡的是寬的,路是廣闊的,進去的人也多。」以前的《新世界譯本》沒有說「門是寬的」,可是對抄本的進一步研究表明,原文確實有這幾個詞,所以修訂版作出了相應的調整。這個修訂版還有一些類似的改進,但調整都十分細微,並沒有改變上帝話語要傳達的基本信息。

一份包含哥林多後書4:13-5:4的紙莎草紙抄本,可追溯到大約公元200年

^ 5段 以下簡稱為《希伯來語經卷》。

^ 7段 聖經有製作副本的必要,原因之一是聖經原稿都寫在難以保存的材質上。

^ 18段 關於這些經文為什麼被視為是後期添加的,詳見英語《聖經新世界譯本詳注本》(1984年版)相關的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