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基提的船”,越洋过海

“基提的船”,越洋过海

 “基提的船”,越洋过海

东地中海见证过无数次海战。试想象在公元前5世纪发生的一场战事:一艘三层划桨战船正非常灵活地全速前进,船上约莫有170个桨手,分配在三层桨座旁。他们的腰股紧紧捆在皮垫子上,随着动作前后滑动,有力的臂弯奋力地摇动着船桨。

这艘战船以每小时13至17公里的速度,破浪直冲向敌船。敌方想逃离险境,但就在关键时刻,敌船竟停滞不前,船侧正处于完全没有掩护的情况下。三层划桨战船的包铜撞角,狠狠地戳进敌船那薄弱的船身。木板受猛烈撞击的破裂声,海水从破口急涌而进的呼啸声,叫敌船的桨手惊恐万分。这时候,三层划桨战船上一小队全副武装的战士,沿着船首中央的通道冲过去,攻进那艘被击中的敌船。不错,古代有些战船确实锐不可当!

对于那些跟“基提”和“基提的船”有关的资料和预言,研究圣经的人一向都很感兴趣。(民数记24:24;但以理书11:30;以赛亚书23:1)基提到底在哪里?关于基提的船,我们知道些什么?问题的答案引人入胜,原因何在?

犹太历史学家约瑟夫斯把基提称为“切蒂莫斯”,并把这个地方跟塞浦路斯岛联系起来。塞浦路斯岛东南部有个城叫基蒂翁,令人更加确信基提就在塞浦路斯。塞浦路斯 是古代贸易通道的交汇点,靠近地中海东部的主要港口,占有地理的优势。由于特殊的地缘政治,塞浦路斯往往不得不在敌对国家之间表明立场,不是成为一方的强大同盟,就是成为它的棘手障碍。

塞浦路斯人与大海

从海底和墓址中发现的考古证据,还有古代文献的记载和陶器上的绘画,我们可以窥见塞浦路斯船的模样。早期的塞浦路斯人造船技术娴熟。塞浦路斯岛上森林密布,隐蔽的海湾是天然的港口。树不但可以用来造船,还可以用来加热炼铜。塞浦路斯正是因为盛产铜这种自然资源而闻名于古代世界的。

塞浦路斯的出口贸易如此繁荣,自然逃不过腓尼基人的注意。腓尼基人沿着自己的贸易路线在各处建立了殖民地,塞浦路斯的基蒂翁就是其中之一。(以赛亚书23:10-12

显然,腓尼基的泰尔沦陷之后,有些泰尔人到基提来避难。航海经验丰富的腓尼基殖民者,很可能对塞浦路斯人的海战技术有很大的贡献。基蒂翁的战略位置也为腓尼基的船只提供了绝佳的保护。

活跃的国际贸易

在地中海东部,这一时期的远古贸易令人眼花缭乱。商船把塞浦路斯的贵重商品运往克里特、萨迪尼亚、西西里和爱琴海的诸岛。人们在这些地区发现了许多来自塞浦路斯的瓶瓶罐罐。在塞浦路斯也发现了大量精致的迈锡尼(希腊)陶器。一些学者化验分析那些在萨迪尼亚发现的铜锭,相信这些铜锭产自塞浦路斯。

1982年,在土耳其南部离岸不远之处,有人发现了一艘公元前14世纪晚期的沉船 残骸。水下打捞出的宝藏琳琅满目,有相信产自塞浦路斯的铜锭,有琥珀、乌木、象牙和迦南人的罐子,也有迦南的许多金银饰物,还有圣甲虫形宝石和其他产自埃及的物品。人们为船上的陶器做陶土分析,其中一些报告显示,这艘沉船可能是塞浦路斯的船。

有意思的是,约莫在那段估计是船难发生的时期里,巴兰说出“寓意深长的话”,提到基提的船。(民数记24:15,24)显然,那时塞浦路斯的船在中东已赫赫有名。这些船究竟是什么样子的呢?

商船

从塞浦路斯的阿马苏斯古城的墓室中,发掘出很多陶土做的船模型。这些宝贵的发现展示了塞浦路斯船的样式,其中一些船模型在博物馆展出。

从船的模型可以看出,早期的船显然主要用于和平的贸易活动。较小的商船通常需要20个桨手。船体设计得又宽又深,便于在塞浦路斯沿岸运送短途的乘客和货物。老普林尼提到,塞浦路斯人所设计的一种轻巧小船,虽以人手用桨驱动,却可以负重90吨。

此外,人们也发现了一些较大的商船,体积跟土耳其离岸不远处发现的沉船差不多。有些商船能负载多至450吨的货物在大海航行。大船上的桨手可能多达50名,每边25人;船体长达30米,桅杆高度超过10米。

圣经预言中的“基提”战船

耶和华的灵启示人这样宣告:“必有船只从基提的海岸来,他们必苦待亚述”。(民数记24:2,24)这个预言应验了吗?塞浦路斯 的船和预言的应验有什么关系?这些“从基提的海岸来”的船只,并非在地中海航行的和平商船,而是带来苦难的战船。

随着作战需要的改变,战船的基本设计也改良了,变得速度更快、作战能力更强。在阿马苏斯发现了一幅画,塞浦路斯最早的战船可能就像画上描绘的那样,又长又窄,船尾朝上向内弯曲,很像腓尼基的战船。画中战船的船首有撞角,从船尾到船首的两边都装上圆盾。

公元前8世纪,希腊出现了最早的双层划桨战船(有两层船桨)。这些船约莫24米长,3米宽。起初,这些船只用来运送战士,真正的战斗是在陆上进行的。没过多久,人们知道增加第三层船桨有利作战,而船头也加上了包铜的撞角。正如本文起首提及,这种新船被称为三层划桨战船。希腊在萨拉米斯战役(公元前480年)中击败了波斯海军,这种战船因而声名大噪。

后来,亚历山大大帝不断扩张势力,命令三层划桨战船组成的舰队向东进发。这些船只是为打仗而设计的,不是为长时间横越大海而设计的,船上储备物资的空间很有限。于是,舰队不得不在爱琴海诸岛作多次短暂停留,补充物资和整修船只。亚历山大的目的是要摧毁波斯舰队。要达到这个目的,他就必须先攻下强大的岛上要塞——泰尔。塞浦路斯正是途中的一处补给站。

在亚历山大大帝围攻泰尔期间(公元前332年),塞浦路斯人支持他,并提供由120艘船组成的舰队。塞浦路斯的三王还亲自带领舰队协助亚历山大。他们一同围攻泰尔七个月,泰尔终于陷落,圣经的预言就应验了。(以西结书26:3,4;撒迦利亚书9:3,4)亚历山大为了报答塞浦路斯的王,就赋予他们特别的权力。

预言异乎寻常地应验了!

公元1世纪的历史学家斯特拉博记述,亚历山大曾使塞浦路斯和腓尼基的舰队到阿拉伯参战。这些船只轻便而且容易拆卸,所以,在短短七天之内就到了叙利亚北部的底比斯(提弗萨)。(列王纪上4:24)从那里可以顺河而下,到达巴比伦。

因此,圣经中一段表面上看来含意不明的话,竟在大约十个世纪后异乎寻常地应验了!就像民数记24:24所说的那样,亚历山大大帝的军队从马其顿一路向东大举征讨,占领了亚述的土地,最后击溃了强大的米底亚-波斯帝国。

虽然我们对“基提的船”所知有限,但这一切都清楚表明,圣经的预言惊人地应验了。这些历史证据使我们对圣经的预言更加有信心。圣经中有不少预言跟我们的未来息息相关,所以我们应该认真加以了解。

[第16,17页的地图]

(排版后的式样,见出版物)

意大利

萨迪尼亚

西西里

爱琴海

希腊

克里特

利比亚

土耳其

塞浦路斯

基蒂翁

泰尔

埃及

[第16页的图片]

希腊的三层划桨战船模型

[鸣谢]

Pictorial Archive (Near Eastern History)Est.

[第17页的图片]

古代腓尼基的双层划桨战船模型

[鸣谢]

Pictorial Archive (Near Eastern History)Est.

[第17页的图片]

绘有塞浦路斯船只的瓶子

[鸣谢]

Published by permission of the Director of Antiquities and the Cyprus Museum

[第18页的图片]

古代的货船跟以赛亚书60:9所说的相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