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寻找珍宝而收获永存的财富

寻找珍宝而收获永存的财富

 人物生平

寻找珍宝而收获永存的财富

多罗西娅·史密斯和多拉·沃德自述

我们寻找什么珍宝呢?想当年,我们是两个年轻的女孩,热切渴望遵行耶稣的吩咐,“使所有国族的人做[耶稣]的门徒”。(马太福音28:19)我们是怎样借着寻找有如珍宝的人而收获永存的财富呢?让我们说说自己的经历吧。

多罗西娅:我在1915年第一次世界大战开始后不久出生,在家中排行第三。我家住在美国密歇根州的豪厄尔附近。父亲对宗教不感兴趣,母亲却虔信上帝。母亲努力教导我们遵守十诫,但我和哥哥威利斯、姐姐比奥拉都没有加入教会,母亲为此很担忧。

我12岁时,母亲决定让我受洗成为长老会的成员,我清楚记得受洗那天的情景。那天除了我,还有两个婴儿由他们的妈妈抱来受洗。跟婴儿一起受洗,我感到很不好受。牧师把水洒在我的额上,还口中念念有词,我根本就听不懂他在说什么。确实,对于洗礼是什么,我所知的并不比那两个婴儿多!

1932年的一天,一辆汽车开进我家门前的车道,母亲去应门。门前站着两个年轻人,他们向母亲介绍宗教书刊。其中一个 说自己是艾伯特·史劳德。他给母亲看耶和华见证人出版的书刊,母亲也接受了书刊。这些书刊帮助母亲接受了上帝话语的真理。

开始寻找珍宝

后来,我搬到底特律跟姐姐同住。在那儿我遇到一个上了年纪的妇人,她探访姐姐,教导姐姐学习圣经。她们的讨论令我想起以前在家跟母亲同住时,每周一次从收音机听到的一个节目。这个节目包括一个15分钟的圣经专题演讲,讲者是卢述福,他当时督导耶和华见证人的工作。1937年,我开始跟底特律的首群耶和华见证人会众交往。第二年我受了浸。

20世纪40年代早期,耶和华见证人宣布在纽约南兰星设立基列学校,培训弟兄姊妹成为海外传道员。我听说毕业生会派往国外服务,就想:“我也要到基列学校去!”我立志成为基列学校的学员。能够到其他国家寻找“珍宝”,寻找那些愿意成为耶稣基督门徒的人,是多大的殊荣!(哈该书2:6,7

逐渐实现志愿

1942年4月,我辞去工作,开始做先驱,即全时传道员。我在俄亥俄州的芬德利跟五个姊妹一起工作。当地没有会众,也没有聚会的安排,但我们会不时聚集起来,一起阅读基督教的书刊,好彼此鼓励。我做先驱的第一个月,就分发了95本书给对圣经感兴趣的人!大约一年半以后,我奉派到宾夕法尼亚州的钱伯斯堡做特别先驱。在那儿我跟五个先驱一起服务,其中一个是来自艾奥瓦州的多拉·沃德。多拉成为我的先驱同伴。我们在同一年受浸,也渴望到基列学校受训,成为海外传道员。

1944年初,这一天终于来到了!我和多拉都获邀参加基列学校第四届训练班,在同年8月入学。在我讲下去之前,还是让多拉先说说,我们怎样成为终生的伙伴,一起寻找珍宝。

渴望投身先驱工作

多拉:我母亲一直恳切祷告,求上帝帮助 她明白圣经。一个星期日,我和母亲从收音机听到卢述福发表的演讲。演讲结束时,母亲说:“这就是真理!”不久之后,我们开始研读耶和华见证人出版的书刊。1935年,我听到一个由耶和华见证人发表的浸礼演讲,渴望献身给耶和华,那年我12岁。三年之后,我受了浸。虽然我还有几年才完成学业,但履行献身受浸的誓言却帮助我在求学期间保持坚定,谨记自己的目标。我盼望早日完成学校教育,好开始先驱工作。

那时候,我们跟耶和华见证人在艾奥瓦州道奇堡的会众交往,我们要为参加基督徒的聚会做很多工夫。当时,《守望台》的研读文章没有提供问题供会众讨论之用。传道员要先准备问题,交给负责主持的弟兄。每个星期一晚上,我和母亲会为文章的每个段落准备问题,好交给负责的弟兄让他挑选。

每过一段时间,分区监督就会来探访会众。其中一个是约翰·布夫,我12岁时,他帮助我开始做挨家逐户的工作。17岁那年,我问布夫弟兄怎样填写先驱申请表,他也帮助了我。当时我没有想到,我们日后不但有机会再相遇,而且他还成为我一生的好朋友!

我做先驱时,常常跟多罗茜·阿龙松姊妹一起工作。多罗茜也从事全时传道,比我年长15岁。她一直是我的先驱同伴,直到1943年,她获邀参加基列学校第一届训练班。此后,我就继续独个儿从事先驱工作。

不顾反对,继续传道

20世纪40年代,第二次世界大战挑起了人们高涨的爱国情绪,传道工作变得很不容易。在挨家逐户传道时,人们常常向我们掷变坏了的蛋、烂番茄,甚至石头。有一次,我们遇上更严峻的考验。我们在街角向人介绍《守望台》和《安慰》(现在的《警醒!》)杂志时,一些警察受到宗教反对者挑唆,上前吓唬我们。他们说,如果再看见我们公开传道,就会逮捕我们。

当然,我们不肯停止传道,结果就被 带到警察局盘问。我们一获释,又回到原来的街角,向人介绍同样的杂志。我们听从负有职责的弟兄的建议,用以赛亚书61:1,2来为自己的立场辩护。又有一次,我传道时,一个年轻警察走近我,我紧张地向他背诵这两节经文。令我意外的是,他突然转身走了!我觉得是天使在保护我们。

难忘的一天

1941年,我满心喜乐地参加了耶和华见证人在密苏里圣路易斯举行为期5天的大会。在大会上,卢述福弟兄请所有5到18岁的与会者到体育场主区聚集,数以千计的儿童集合起来。卢述福弟兄挥舞手帕欢迎我们,我们也向他挥手致意。他发表了一个一小时的演讲,随后说:“孩子们,如果你们同意遵行上帝的旨意,拥护由耶稣基督作王的政府,愿意服从上帝和他的君王,请站起来。”在场有一万五千个儿童一齐站了起来,我也是其中一个!他接着说,“如果你们愿意竭尽所能,向人传讲上帝的王国和王国所带来的福分,请一起说‘愿意’”。我们就回应说“愿意”,全场掌声雷动。

接着,大会发行《儿童》 *一书。儿童们都在讲台边排成长长的一行,卢述福弟兄给我们每人一本新书,多么令人兴奋!在接获新书的儿童中,今天有许多仍然在世界各地热心地为耶和华服务,向人传讲上帝的王国和他的正义。(诗篇148:12,13

我做了三年先驱后,接到通知要到钱伯斯堡做特别先驱,心里十分高兴!在那儿我遇到多罗西娅,很快我们就成了密不可分的伙伴。我们洋溢着年轻人的热情,有用不完的精力,渴望在传道工作上作出更多的贡献。于是我们俩踏上一个毕生的旅程,一起寻找珍宝去。(诗篇110:3

我们做特别先驱几个月之后,遇到艾伯特·曼。他是基列学校的第一届毕业生,快要到国外服务了。他勉励我们,将来要是我们被派往其他国家服务,要乐于接受。

一起到基列受训

多拉和多罗西娅:我们终于接受培训成为海外传道员了,那份欣喜可想而知!入学的第一天,艾伯特·史劳德弟兄给我们注册,他曾在12年前把《圣经的研讨》分发给多罗西娅的母亲。我们也见到约翰·布夫,那时他是王国农场的仆人,基列学校就设在那里。后来,这两位弟兄都成为耶和华见证人中央长老团的成员。

在基列学校,我们深入地认识圣经真理,受到极好的训练。我们这一届共有104个学员,包括第一个来自美国以外的学员。这个学员来自墨西哥,受训期间努力提高英语水平,而我们则努力学习西班牙语。毕业那天,内森·诺尔弟兄公布各人获派的地区,我们都激动不已!多数人给派往中美洲和南美洲,我们获派到智利服务。

在智利寻找珍宝

我们必须拿到签证才可以进入智利,但申请签证相当费时。因此,我们于1945年1月毕业后,先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做了一年半先驱。拿到签证后,我们9个海外传道员 就一起前往智利,其中7个是基列学校的前几届毕业生。

我们到达首都圣地亚哥时,基督徒弟兄前来迎接我们。其中一个是艾伯特·曼,他就是几年前曾给我们勉励的基列学校毕业生。他在前一年跟约瑟夫·费拉利一起来到智利,费拉利是基列学校的第二届毕业生。我们到达智利时,全国的传道员数目还不足一百。我们渴望在这个新地区找到更多珍宝,就是那些诚心正意的人。

我们住在圣地亚哥的海外传道员之家。在那里我们要分担一些工作。海外传道员之家是个大家庭,对我们来说,跟许多弟兄姊妹一起生活,是未曾有过的经历。除了要在传道上完成规定的时间,所有海外传道员每周都会为整个家庭做一次饭。我们不时遇到一些尴尬场面。有一次,我们烤饼给饥肠辘辘的弟兄姊妹做早餐,但我们把饼从烤箱中拿出来时,闻到一股非常不好的气味。原来我们错把苏打粉当作发酵粉放进面粉里去!原因是有人把苏打粉放在盛载发酵粉的空罐里。

但这还不算什么,在学习西班牙语期间,我们不时因为说错了话而弄出更尴尬的事来。我们曾教导一个家庭学习圣经,他们差点儿停止学习,原因是听不懂我们的话。幸好他们用自己的圣经查阅经文,总算还能够明白真理,一家人中有五个成为耶和华见证人。当时,组织还没有为海外传道员开设外语研习班,海外传道员一抵达就要马上投入工作。因此,我们传道时,也努力向遇到的人学习西班牙语。

我们主持了许多圣经研究,有些学生很快就响应真理,有些就需要我们表现多点耐心。一个叫特蕾莎·特略的年轻女子听到真理后,对我们说:“请再来给我多讲解圣经。”我们回去探访了十二次,却一直没法找到她。三年之后,我们参加在圣地亚哥一家剧院举行的大会。星期日我们离开会场时,有人高喊:“多拉小姐,多拉小姐!”我们回头一看,原来是特蕾莎。她姐姐住在剧院对面的街道,她探完姐姐之后,顺道来剧院看看。再次看见她,我们多么高兴!我们作了安排,教导她学习圣经。不久,她就受了浸。后来,特蕾莎成为特别先驱。四十五年后的今天,她仍然在从事特别先驱工作呢。(传道书11:1

 在“沙地”找到珍宝

1959年,我们奉派到蓬塔阿雷纳斯服务。这个地方位于智利4300公里海岸线的最南端,地名的意思是“沙地尖端”。蓬塔阿雷纳斯是个很特别的地方,在夏季,白天很长,到晚上11点半天才黑。我们可以利用白天的时间多做传道,不过也要克服一些障碍,因为在夏季南极风刮得很猛烈。冬季则气候寒冷,白天很短。

尽管有这些不利的条件,蓬塔阿雷纳斯还是有迷人之处。在夏季,西边的天际不断滚过层层雨云,有时浇人一头雨水,但很快风一吹,又把人吹干了。阳光透过云层时,天空出现美丽的彩虹。有时彩虹持续好几个小时,随着阳光穿过雨云而时隐时现。(约伯记37:14

当时,蓬塔阿雷纳斯的传道员数目很少。我们姊妹不得不在当地的会众主持聚会。我们努力工作蒙耶和华赐福。三十七年之后,我们回去探访这个地方。我们看到什么呢?六群灵性兴旺的会众和三座漂亮的王国聚会所。耶和华让我们在南部沙地找到属灵的珍宝,我们多么喜乐!(撒迦利亚书4:10

在“一望无际的海滩”找到更多珍宝

在蓬塔阿雷纳斯服务了三年半之后,我们奉派到海港城市瓦尔帕莱索服务。这个城市由41座环绕海湾的小山组成,从海湾可以看到太平洋。我们的传道活动主要集中在其中一座名叫普雷亚安查的山上,普雷亚安查的意思是“一望无际的海滩”。我们在那里服务了16年,眼见一群年轻的基督徒弟兄在属灵方面成长。今天,他们有的是长老,有的是奉派探访会众的监督,在全国的许多会众服务。

我们下一个服务地区是比尼亚德尔马。我们在那儿服务了三年半,直到一场地震摧毁了海外传道员之家。我们回到圣地亚哥,就是四十年前我们开始海外传道的地方,这里变化很大。新的分部设施已建成,从前的分部建筑物成为海外传道员之家,供所有留在智利的海外传道员居住。后来,这座建筑物又成为组织事务训练班的所在地。那时,耶和华再次向我们表现忠贞之爱。分部邀请我们五个年事已高的海外传道员到伯特利居住。我们曾在智利十五个不同的地方服务,目睹传道员的数目由不足一百增长到约七万!能在智利寻找珍宝五十七年,是多大的乐事!

我们感到很荣幸,耶和华赐福给我们,让我们找到这么多有如珍宝的人。这些人的确是珍宝,蒙耶和华任用,为他的组织服务。我们事奉耶和华超过六十年,衷心同意大卫王的感受,他写道:“你为敬畏你的人珍藏了多么丰盛的良善!”(诗篇31:19

[脚注]

^ 24段 耶和华见证人出版,现已绝版。

[第9页的图片]

多罗西娅,2002年;从事传道工作,1943年

[第10页的图片]

在艾奥瓦州道奇堡做街头见证,1942年

[第10页的图片]

多拉,2002年

[第12页的图片]

多罗西娅和多拉在她们住过的第一个海外传道员之家外面合影,1946年,智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