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古代的抄经士与上帝的话语

古代的抄经士与上帝的话语

 古代的抄经士与上帝的话语

公元前5世纪末,《希伯来语经卷》已经完成了。在接着的几个世纪中,犹太学者(特别是抄经士和后来的马所拉学士)一直小心翼翼地保存希伯来语文本。可是,最古老的圣经经卷却写于摩西和约书亚的日子,比抄经士时代早了一千年。这些经卷写在容易腐坏的材质上,所以经卷必曾经历多次抄写。关于早期的抄经士这个职业,我们知道些什么呢?古代以色列有技术熟练的抄经士吗?

现存最古老的圣经抄本是《死海古卷》,其中有些抄本可追溯到公元前二三世纪。研究近东语言和考古学的艾伦·米勒德教授解释说:“我们没有发现更早的全本或是部分的圣经抄本。”他还说:“毗邻的文化可以显示古代的抄经士是怎样工作的,这样的知识能帮助我们对希伯来语文本及其历史作出评价。”

早期的抄经士

四千年前,不少历史、宗教、法律、学术和文学方面的作品,都在美索不达米亚地区制作。抄经士学校盛极一时,而学校里其中一个学科就是要准确地抄写已有的文本。现代的学者发现,在一千年或者更长的时间里被反复抄写的巴比伦文献,彼此间只有很细微的差异。

抄经士这个行业并不仅局限于美索不达米亚地区。《牛津近东考古学百科全书》(英语)说:“公元前16世纪的巴比伦抄经士,在美索不达米亚、叙利亚、迦南甚至埃及等地的抄经中心里工作,可能都会一样应付自如。” *

在摩西的日子,抄经士在埃及享有显贵的地位。他们专注于抄写文学作品,四千多年前的埃及墓室装饰品就描绘了他们的工作。上文援引的百科全书谈到这一时期的抄经士说:“公元前20世纪到前11世纪, 他们已经搜集了一系列可以代表美索不达米亚和埃及伟大文明的文学经典,并为职业抄经士确立了一套专业守则。”

这套“专业守则”包括在正文后附加书末结语。书末结语包含抄经士的名字、泥板所有人的名字、日期、泥板上所抄内容的来源、行数等等。抄经士通常会加上一句:“根据原文抄写并校对完毕。”这些细节显示抄经士很重视抄本的准确程度。

上文提到的米勒德教授说:“我们可以看出抄写的过程包括校对和修改,过程中含有防止错误出现的方法。其中一些方法,特别是计算行数或字数,在中世纪初期为马所拉学士再次采用。”因此,在摩西和约书亚时代,小心准确抄写文本的风气在中东已经相当普遍了。

古代以色列也有具备资格的抄经士吗?圣经的记载显示什么?

古代以色列的抄经士

摩西在法老的王宫里长大,是埃及王室的成员。(出埃及记2:10;使徒行传7:21,22)研究古埃及文物的学者说,摩西接受的教育可能包括掌握埃及语的读写方法,以及至少一些抄写技巧。詹姆斯·霍夫迈尔教授在他所写的《寄居埃及的以色列人》一书中指出:“我们有理由相信圣经传统上所说的,摩西胜任记录事件、记载旅程以及其他跟抄写经卷有关的工作。” *

圣经也提到古代以色列其他一些善于 抄写的人。《剑桥圣经历史》(英语)说,摩西“委任文官……记录判决和职务等事宜”。这个结论是基于申命记1:15,经文说:“于是我[摩西]把你们各部族的首领……叫来,立他们为首领,做千夫长、百夫长、五十夫长、十夫长和你们各部族的官长,管理你们。”这些官长是谁呢?

在圣经里,谈到摩西和约书亚的日子时,“官长”这个希伯来语词出现了好几次。不同的学者将这个词解释成“书记”“从事写作或记录的人”,以及“协助法官处理秘书工作的官员”。这个希伯来语词出现显示,在古代以色列有不少这样的秘书官员,他们在国家早期的管理事务中,担负了很大的责任。

第三个例子跟古代以色列的祭司有关。《犹太百科全书》(英语)指出,祭司们的“宗教和世俗职责都要求他们懂得读写”。例如,摩西曾吩咐利未的子孙说:“每七年的最后一年,……你就要在全体以色列人面前,朗读这套律法。”这样,祭司成了律法书的看管人。他们授权并监督其后抄写副本的工作。(申命记17:18,19;31:10,11

请留意律法书是怎样首次被抄写下来的。摩西在死前的最后一个月吩咐以色列人说:“你们过约旦河,到了耶和华你上帝赐给你的地上,当天就要立几块大石头,用石灰刷白。你要把这套律法的一切诫命写在……石头上”。(申命记27:1-4)毁灭耶利哥城和艾城以后,以色列人聚集在位于应许之地正中的以巴路山上。在那里,约书亚遵照摩西的嘱咐,把“律法”抄写在祭坛的石头上。(约书亚记8:30-32)刻在石头上的文字显示,早期的以色列人懂得读写,有能力、有技巧,准确地保存他们的圣典。

圣经的准确性

摩西和约书亚的日子以后,其他的《希伯来语经卷》陆续写成,经卷的手抄本也被抄写出来。抄本会磨损、受潮和发霉,所以必须不时替换。因此,抄写经卷的工作也就一直延续了多个世纪。

虽然抄写圣经的人万般小心,一些错误还是无可避免地出现了。但是,抄写员的错误有没有改变了圣经的内容呢?没有。把古代的手抄本加以比较,发现这些错误都很细微,无损于圣经的准确性。

对基督徒来说,耶稣基督对早期圣经书卷的看法证实了圣经的准确性。耶稣曾说:“摩西的经卷……难道你们没有念过吗?”“摩西不是把律法传给了你们吗?”这些话表明耶稣承认他在地上时的手抄本是准确可靠的。(马可福音12:26;约翰福音7:19)再者,耶稣也确立了整部《希伯来语经卷》的准确性,他说:“摩西律法、先知书和诗篇上,凡指着我所记的话,都必定应验。”(路加福音24:44

因此,我们有理由相信圣经从古代一直被准确地保存至今。正如受圣灵启示的以赛亚先知说:“草必枯萎,花必凋谢,我们上帝的话却万世长存。”(以赛亚书40:8

[脚注]

^ 6段 约书亚生活在公元前16世纪,曾提到一个迦南城市名叫基烈西费,意思是“经卷之城”或者“抄经士之城”。(约书亚记15:15,16

^ 12段 关于摩西记录法律事件的资料,载于出埃及记24:4,7;34:27,28和申命记31:24-26。他记录的诗歌见于申命记31:22。他记下以色列人在旷野所走的路线,可参看民数记33:2

[第18页的图片]

正在工作的埃及抄经士

[第19页的图片]

最古老的圣经经卷写于摩西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