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韦塞尔·甘斯福特——“宗教改革之前的改革家”

韦塞尔·甘斯福特——“宗教改革之前的改革家”

 韦塞尔·甘斯福特——“宗教改革之前的改革家”

基督新教的宗教改革运动始于1517年。对研究这个运动的人来说,路德、廷德尔和加尔文这些名字都耳熟能详。然而,韦塞尔·甘斯福特的名字却鲜为人知。有人把他称为“宗教改革之前的改革家”。你想对这个人多一点认识吗?

韦塞尔于1419年出生在荷兰格罗宁根市。在15世纪,很少人有机会上学,但韦塞尔却得到这样的机会。尽管他学业优异,但由于家境极度贫困,不得不在九岁时辍学。幸好,一个有钱的寡妇听说小韦塞尔聪颖过人,就资助他上学。这样,韦塞尔得以继续接受教育。后来,他获得了文学硕士学位。看来,他日后还获得了神学博士的称号。

韦塞尔的求知欲很强。不过,在他生活的年代,图书馆很少。虽然活字印刷术在他的有生之年发明出来,可是多数书籍仍然是手写的,十分昂贵。有些学者往来于各个图书馆和修道院,寻找珍稀的古抄本和失传已久的书籍。韦塞尔也是这些学者之一。他们相互分享从抄本和书籍中学到的东西。韦塞尔积累了渊博的知识,并在笔记簿里抄满了从古典著作中节录的话。其他神学家常常满腹狐疑,因为韦塞尔知道的许许多多东西,他们都从来没有听说过。韦塞尔被称为“悖论大师”。

“你为什么不带领我归向基督呢?”

宗教改革运动之前大约五十年,韦塞尔见到托马斯(坎普腾的;约1379-1471年)。一般认为托马斯写了著名的《效法基督》一书。托马斯是共同生活弟兄会的成员,这个团体强调要过敬虔的生活。韦塞尔的传记作者说,托马斯有几次劝勉韦塞尔向马利亚求助,韦塞尔却回答说:“基督仁慈地邀请所有担子沉重的人到他那里去,你为什么不带领我归向基督呢?”

据说,韦塞尔拒绝做教士。有人问他为什么 不剃去头顶的头发,标明自己已成为一名神职人员,他回答说,只要他死时仍然拥有完备的思考力,就不怕被送上绞刑架。他的话显然是指受任命的教士不会遭受起诉这件事。实际上,当时确实有许多教士由于身为神职人员而幸免一死。韦塞尔也反对当时一些惯常的宗教行径。例如,在他当日流行的《对话集》一书,其中描写了许多神迹奇事。韦塞尔不相信这些事,因而受到批评。他回应说:“阅读圣经的记载要好得多。”

“我们所知限于所问”

韦塞尔研究希伯来语和希腊语,并且非常熟悉早期教父的著作。他特别喜爱圣经原文,因为他是生活在伊拉斯谟和罗伊希林之前的年代。 *在宗教改革运动之前,有关希腊语的知识非常有限。在德国,只有少数学者熟悉希腊语,当时也没有任何用来学习希腊语的工具书。君士坦丁堡于1453年陷落之后,韦塞尔看来接触到一些逃到西方的希腊修士,并从他们学到基本的希腊语。当时,只有犹太人会说希伯来语,看来韦塞尔是通过一些归信基督教的犹太人学到基本的希伯来语。

韦塞尔热爱圣经,视之为上帝启示的书,并相信圣经各经卷是完全和谐一致的。韦塞尔认为,对经文的理解必须跟上下文一致,因此人不可以曲解经文的意思,任何歪曲的话都应该加以察觉,并视之为异端。韦塞尔最喜欢的一节经文是马太福音7:7,经文说:“不断寻找,就必找到”。基于这节经文的内容,韦塞尔深信提问对人有益,因为“我们所知限于所问”。

一个异乎寻常的请求

1473年,韦塞尔来到罗马。他得到机会进见教宗西克斯图斯四世。西克斯图斯四世 和随后的五名教宗道德败坏,恶名昭彰,最终导致了基督新教宗教改革运动的发生。历史家芭芭拉·塔奇曼指出,西克斯图斯四世开创了一个时期,其间“教宗公然追求个人利益和实行强权政治,毫无羞耻,毫不留情”。西克斯图斯公开地大结裙带关系,令大众震惊。一名历史家说,西克斯图斯可能想把教宗一职变成他家族的专利。很少有人敢谴责他滥用职权。

然而,韦塞尔却大不相同。有一天,西克斯图斯对他说:“孩子,你想要什么就尽管说,我们都会给你的。”韦塞尔立即回答说:“圣父,……既然您是地上职权最高的教士和牧人,我请求您……履行您崇高的职责,这样,当羊群的伟大牧人……来的时候,就会对您说:‘又良善又忠信的奴隶,来分享你主人的喜乐吧。’”西克斯图斯回答说这是他的职责,韦塞尔应该为自己求点什么。韦塞尔就说:“那我请求您给我一本梵蒂冈图书馆里的希腊语和希伯来语圣经。”教宗答应了韦塞尔的请求,却说他行事愚蠢,应该求主教的职位才对!

“谎言加错误”

由于急需资金兴建今日著名的西斯廷礼拜堂,西克斯图斯采用了贩卖赎罪券救赎死人的做法。赎罪券极受大众欢迎。《基督在世代表——历代教宗黑暗史》一书说:“失去配偶或孩子的人,都倾其所有购买赎罪券,为要救他们的亲者脱离炼狱。”一般人都深信教宗能够确保他们死去的亲者上天堂。

 然而,韦塞尔却坚信天主教会没有能力宽恕人的罪,教宗也没有这样的权力。韦塞尔公开谴责贩卖赎罪券的做法是“谎言加错误”。他也不相信向教士告解是使罪得蒙宽恕的必要条件。

此外,韦塞尔也不相信教宗是万无谬误的,认为如果教会要求人们总是相信教宗,教会的根基就不会牢固。韦塞尔写道:“如果高级教士废弃上帝的诫命,以人的命令取而代之,……他们的作为和命令都是毫无用处的。”

为宗教改革铺路

韦塞尔在1489年去世。尽管他反对天主教会的某些错误做法,但是始终没有脱离教会,也从未被教会谴责为异端。但在他死后,狂热的天主教修士力图毁去他的著作,因为他们认为这些著作并不纯净。到路德的时代,韦塞尔的名字几乎已经被人遗忘了。到那时,他的著作还没有一部付印,存留下来的手稿也很少。在1520到1522年期间,韦塞尔著作的第一个版本终于面世了。书里包含路德写的一封信,路德在信中推荐韦塞尔的著作。

虽然韦塞尔不像路德一样是个宗教改革者,但他公开谴责天主教会的一些错误做法,这些错误做法正是导致了宗教改革的发生。实际上,麦克林托克和斯特朗合编的《百科全书》说,韦塞尔是“有助于为宗教改革铺路的德裔血统的人之中,最举足轻重的一个”。

路德认为韦塞尔的观念跟自己的一样。作家奥古斯丁写道:“路德把自己所处身的时代和际遇跟以利亚的相提并论。先知以利亚以为自己独力为上帝而战,路德也感到自己在跟天主教会孤军作战。但路德读了韦塞尔的著作后,就意识到上帝还拯救了一些‘剩余的以色列人。’”“路德也声称:‘如果我早一点阅读[韦塞尔]的著作,或许我的仇敌就会认为我的全部思想都是从他学到的,因为我和他的想法太一致了。’” *

“就必找到”

宗教改革运动并不是突然之间发生的,此前导致这个运动的思潮已经涌流了一段时间。韦塞尔意识到,教宗的腐败行径最终会促使人渴望变革。他曾对一个学生说:“勤奋好学的孩子,你会活着见到那一天,所有真基督教学者都会弃绝……好争论的神学家的主张。”

尽管韦塞尔看出他当日教会的一些错误做法和滥用职权的行为,但他并未能揭示圣经的所有真理。无论如何,韦塞尔认定圣经是人应该阅读和研究的书。《基督教历史》(英语)一书说,韦塞尔“认为,圣经是圣灵启示的,是信仰的最高权威”。今天,真基督徒同样相信圣经是上帝启示的话语。(提摩太后书3:16)不过,现在圣经真理不再隐晦难明,也不再难以寻得。圣经说:“不断寻找,就必找到”,这句话是真实的,过去是,今天更是。(马太福音7:7;箴言2:1-6

[脚注]

^ 9段 这些人对圣经原文的研究有重大贡献。1506年,罗伊希林出版了一本希伯来语语法书,这本书能够帮助人更深入地研究《希伯来语经卷》。伊拉斯谟在1516年出版了一本《希腊语经卷》的希腊语主要文本。

^ 21段 《韦塞尔·甘斯福特(1419-1489年)与北方人文主义》第9和15页。

[第14页的附栏或图片]

韦塞尔与上帝的名字

在韦塞尔的著作中,上帝的名字通常译作“Johavah”。不过,至少有两次,韦塞尔用了“Jehovah”的译法。论到韦塞尔对上帝名字的看法,作家奥伯曼说,韦塞尔认为如果托马斯·阿奎那斯和其他人懂希伯来语,“他们就会知道,上帝告诉摩西的名字的意思并不是‘我是自有永有的’,而是‘我想要成为什么,就能成为什么’”。 *《新世界译本》把这句话准确地翻译成:“我要做什么,都必能成事。”(出埃及记3:13,14

[脚注]

^ 30段 《韦塞尔·甘斯福特(1419-1489年)与北方人文主义》(英语)第105页。

[鸣谢]

古抄本:Universiteitsbibliotheek, Utrecht

[第15页的图片]

教宗西克斯图斯四世批准贩卖赎罪券的做法,韦塞尔却质疑这个做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