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耶和华帮助我应付人生的挑战

耶和华帮助我应付人生的挑战

 人物生平

耶和华帮助我应付人生的挑战

戴尔·欧文自述

“四胞胎儿八分劳,八个孩子够他熬!”这是当年一份报纸的头条,报道我们家有了四个女儿后又添了四胞胎。我年轻的时候没打算结婚,更不用说要孩子了。可是,现在我却成了八个孩子的父亲!

1934年我在澳大利亚的马里巴出生。家中三个孩子,我排行最小。后来我们全家搬迁到布里斯班,妈妈在当地循道会的主日学校担任圣经老师。

1938年年初,不少报纸都报道耶和华见证人总部的约瑟夫·卢述福可能被拒进入澳大利亚。妈妈看完报纸后不久,就有一名见证人上门探访,于是妈妈问对方:“当局为什么这样对待他?”那名见证人回答:“耶稣不是说过他的门徒会遭受迫害吗?”妈妈接受了《解决方法》 *,这本册子列出了正确宗教与错误宗教之间的许多不同之处。妈妈被册子的内容打动了,接着的星期天就带我们几个孩子一起参加耶和华见证人的聚会。起初,爸爸强烈反对,但有时也会把一些圣经的问题写下来,叫妈妈带去问一个弟兄,那个弟兄就会把圣经的答案写下来,叫妈妈再带回去给爸爸。

一个星期天,爸爸跟我们一起去参加聚会, 目的是要表达他对见证人的不满。可是,那时正好分区监督探访会众,爸爸跟分区监督交谈过后,就改变了态度,甚至容许见证人在我们的家里举行每周一次的圣经研究班,让附近一带对圣经感兴趣的人可以参加。

1938年9月,父母双双受了浸。1941年12月,在新南威尔士州悉尼哈格里夫公园举行的全国大会里,我、哥哥和姐姐三人都受了浸,那时我才七岁。我受浸以后,经常跟父母一起传道。在那段日子,见证人提着手提式留声机,挨家逐户向人播放圣经演讲的唱片。

有一个弟兄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他名叫伯特·霍顿。他的汽车装了音响设备,车顶安放了一个功率强大的扩音器和一个大喇叭。对我这个小男孩来说,跟伯特一起工作真的很刺激!比如说,曾有好几次,我们在山顶播放圣经演讲时,发现有警车朝我们的方向驶来。伯特立即关掉音响,赶快把汽车开到几公里以外的另一个山头,再播放另一个圣经演讲的唱片。我从伯特和其他忠贞的弟兄身上学到要全心信赖耶和华,鼓起勇气,放胆传道。(马太福音10:16

12岁那年,我放学后常常独自向人传道。有一次,我遇到阿谢德一家。一段时间以后,他们全家人,爸爸妈妈和八个孩子,还有不少孙子孙女,都学习了真理。我感谢耶和华,他竟然任用我这样一个小男孩,将圣经真理带给这个好的家庭。(马太福音21:16

早年的服务机会

我满18岁就做全时的先驱传道员,被派到新南威尔士州的梅特兰传道。1956年,我应邀到澳大利亚悉尼市的分部办事处工作,在分部工作的20人当中,大约三分之一是受膏分子,有希望到天上的王国跟基督一起统治。能够跟这些受膏基督徒并肩工作,是多大的荣幸!(路加福音12:32;启示录1:6;5:10

我本来下了决心,要过独身生活,但一见到朱迪·赫尔贝格,我那独身的决心就顿时瓦解了。朱迪是个美丽动人的先驱姊妹,应分部办事处邀请,暂时来协助我执行一个重要的任务。我和朱迪开始谈恋爱,两年后就结婚了。婚后,我们开始分区探访工作,每周探访一群耶和华见证人的会众,鼓励弟兄姊妹。

1960年,朱迪生下了我们的第一个女儿金莉。今天,分区监督要是有了孩子,就意味着要停止分区探访的工作,找个地方安顿下来。但金莉出生后,上帝的组织仍然请我们继续探访会众,真是出乎意料。经过多番恳切祷告后,我们接受了邀请。随后的七个多月里,金莉跟着我们乘飞机、火车和长途汽车,跑了1万3000公里的路,因为我们要探访的会众相距很远,分布在昆士兰州和北部地区。那时我们还没有汽车。

每到一处,我们都住在弟兄姊妹的家里。在那个年代,由于天气炎热,卧室并没有门, 只用门帘隔着。夜晚金莉哭闹时,我们的压力就更大了。又要照顾女儿又要探访会众,担子那么重,我们实在吃不消,于是在布里斯班安顿下来。为了维持生活,我开始画广告招牌,这是一种商业美术。金莉出生两年后,我们又添了一个女儿,取名叫佩蒂纳。

应付悲痛

1972年,何杰金氏病(又称淋巴肉芽肿病)夺去了朱迪的生命,当时大女儿12岁,二女儿10岁。朱迪离世,使我们全家悲痛欲绝。话虽如此,在朱迪患病期间及病逝以后,耶和华都通过他的话语、圣灵和属灵的弟兄姊妹来安慰我们。朱迪死后,我们随即收到最新的《守望台》,从中得着很大的力量。这期杂志有一篇文章谈及个人所受的考验,包括痛失亲人的考验,并指出不同的考验能帮助我们培养忍耐、信心、忠义等敬虔的特质。 *雅各书1:2-4

朱迪去世后,我和两个女儿的关系亲密多了。但是我得承认,父兼母职是一件相当吃力的事。幸好两个女儿都很乖,我的担子因而轻了不少。

再婚后孩子多了

后来我又结婚了。新妻子玛丽跟我有很多相似之处:她已故的丈夫也是死于何杰金氏病的。她也有两个女儿,名叫科琳和珍妮弗。科琳比佩蒂纳小三岁。婚后,我们共有四个女儿,年龄分别是14岁、12岁、9岁和7岁。

我和玛丽深知,孩子们起初可能会抗拒继父继母的管教,于是决定自己的孩子由自己管教,直到孩子们跟继父继母在一起感到自在为止。至于夫妻间的问题,我和玛丽定下两大准则:一、我们决不在孩子面前争执;二、我们会通过交谈来消除彼此间的分歧,就算要谈几个小时也都要谈清楚!这个做法跟以弗所书4:26的圣经原则相吻合。

真没想到,我们每个人很快就适应了继亲家庭的生活。话虽如此,我和玛丽还是会怀念已故的配偶,要忘记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做得到的。曾有一段时间,玛丽总会在星期一晚上痛哭一场。家庭研读结束后,女儿们都去睡觉了,玛丽积压在心头的感情就像洪水溃堤而出,痛哭起来。

玛丽想要一个属于我们两人的孩子。不幸的是胎儿流产了。后来玛丽又怀孕了,令我们惊讶的是,超声波检查显示她怀了四胞胎!听到这个消息,我吓得目瞪口呆,简直不敢相信。47岁的我快要做八个孩子的父亲了!1982年2月14日,玛丽在怀孕的第32周, 剖腹产下了四胞胎。按照他们出生的顺序:克林特(1.6公斤)、莘迪(1.9公斤)、杰里米(1.4公斤)、达娜特(1.7公斤)。他们长得都不一样。

玛丽生完孩子,医生就来到我身边坐下。

他问:“你很担心怎么照顾这四胞胎吧?”

我说:“哎,我在这方面一点经验都没有啊!”

他接下来说的话更让我惊讶,但也给了我一点安慰。

他说:“你放心,你的教会不会令你失望的。你一打喷嚏,就会有一千张纸巾放在你面前!”

多亏妇产科医生的精湛医术和医护人员的细心护理,四个健康的宝宝不到两个月就可以回家了。

抚养四胞胎

为了做事有条有理,我和玛丽定了一份24小时的时间表。四个大女儿成了四胞胎的保姆,是我们的得力助手。另外,医生也说对了,只要打个“喷嚏”,会众的弟兄姊妹就纷纷伸出援手。在四胞胎出生之前,我们的老朋友约翰·麦克阿瑟已召集了几个做技工的见证人把我们的房子扩大了。四胞胎回家后,会众的姊妹们就一组一组地来帮忙照顾。这一切都是弟兄姊妹出于爱心的行动。(约翰一书3:18

我们的四胞胎可说是“会众的宝宝”。在他们成长期间,会众的弟兄姊妹帮过我们不少忙。直到今天,四胞胎仍然把这些亲爱的弟兄姊妹当做自家人。至于玛丽,她不愧是贤妻良母,长年累月无私地照顾孩子。她真的把自己从上帝的话语和组织所学到的教诲,在生活上应用出来。没什么比圣经的劝告更好的了!(诗篇1:2,3;马太福音24:45

我们很重视基督徒的聚会和传道工作。虽然带着四个宝宝很不容易,但我们每周都出席聚会,参与传道工作。在那段日子,我们蒙上帝赐福,能够跟两对夫妇主持圣经研究。他们很体贴,为了我们的方便,愿意到我们家来学习圣经。尽管如此,玛丽有时实在太累了,主持研究期间居然打瞌睡,怀里还抱着个熟睡的宝宝呢。后来,这两对夫妇都成了我们的属灵弟兄姊妹。

幼年的属灵训练

四胞胎还没开始学走路,我、玛丽和四个大女儿就带他们出去传道。他们学走路时,我和玛丽每人带两个。他们不但没有给我们带来麻烦,反而成了我们跟住户交谈的话题。一天早上,我遇到一个男子,他认为人在某个星座的日子出生,就注定有某种性格。我没有反驳他,只是问他我可不可以等一下再来探访,他同意了。我带着四胞胎回去,按照他们出生的顺序排列,他惊奇地望着四胞胎。我们谈得很投机,不但谈到四胞胎的长相很不一样,也谈到他们的性格各不相同。 他看出自己的见解站不住脚,于是说:“真好笑,我居然提出这样的见解。我想我应该再多看点资料。”

四胞胎从小就不喜欢四个一起接受管教。他们做错了事,我们就一个一个地纠正他们。这四个孩子很清楚,规则只有一套,大家都要遵守。在学校里,每当要凭良心作决定时,四胞胎都会坚守圣经原则,相互支持,莘迪成了他们的代言人。其他人很快就看出,四胞胎团结合一,实在不容易对付啊!

四胞胎踏入青春期后,要帮助他们对耶和华保持忠贞确实不容易。我和玛丽遇到的困难,跟其他父母遇到的大同小异。老实说,如果没有这么好的会众的支持,没有耶和华在地上的组织所提供的丰富灵粮,我们的处境就会难上加难。我们尽量安排时间,经常举行家庭研读,并主动跟孩子保持沟通。虽然这样做有时并不容易,但看见八个儿女全都选择事奉耶和华,我们的努力总算没有白费。

应付老年的挑战

过去几十年,我有荣幸担任不同的属灵职责:会众的长老、城市监督和代理分区监督。我也是医院联络委员会的成员。患病的弟兄姊妹面对输血的问题时,医院联络委员会就会替他们寻找一些愿意采用不输血疗法的医生。此外,我还有荣幸得到政府授权,可以依法主持婚礼。过去34年,我一共为弟兄姊妹主持了350次婚礼,包括我六个女儿的婚礼在内。

耶和华让我先后得到两个忠贞的伴侣,就是已故的妻子朱迪和现在的妻子玛丽,我常常为此感谢他。(箴言31:10,30)她们不但支持我担任会众长老的职务,在传道方面也树立好榜样,努力帮助儿女培养属灵的特质。

1996年,经医生诊断,我得了一种称为脑功能障碍的疾病,身体很容易失去平衡,双手也常常颤抖。我不能再画广告招牌了,但仍能为耶和华服务,从中得到很大的喜乐。虽然我现在做什么都很慢,但从积极的一面看,我比以往更能体恤年长者的难处。

回顾一生,耶和华总是在我身边,随时帮助我和我的一家喜乐地应付不同的难题。(以赛亚书41:10)我、玛丽和八个儿女都衷心感激属灵弟兄姊妹的帮忙和支持。他们出于爱心的行动,实在多得数不清,说不完。(约翰福音13:34,35

[脚注]

^ 6段 耶和华见证人出版,现已绝版。

^ 17段 请看《守望台》1972年9月15日刊555-560页。

[第12页的图片]

1941年,跟妈妈、哥哥加特和姐姐道恩准备前往悉尼参加大会

[第13页的图片]

在昆士兰州探访会众期间,跟朱迪和年幼的金莉合照

[第15页的图片]

四胞胎出生后,四个大女儿和会众的弟兄姊妹都来帮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