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坚忍不拔地为耶和华服务,使我一生心满意足

坚忍不拔地为耶和华服务,使我一生心满意足

 人物生平

坚忍不拔地为耶和华服务,使我一生心满意足

马里奥·罗沙·德索萨自述

“看来罗沙先生在手术后,不一定能活下去。”这是20年前医生的预测,显然他对我的病情并不乐观。可是,今天我还活着,而且仍然是耶和华见证人的全时传道员。什么使我那么多年来坚忍不拔地为耶和华服务呢?

我在一个农场长大,这个农场位于巴西东北部巴伊亚州的圣埃什特旺村附近。从七岁开始,我就在父亲的农场帮忙,每天放学都要料理农活。后来,每当父亲到巴伊亚州首府萨尔瓦多做生意,都会把农场交给我照管。

虽然我们当时并没有电力供应、自来水和各种今天常见的设备,生活却过得很快乐。我闲来会放风筝,或者跟其他男孩玩玩自制的小木车。我曾在一些宗教庆典的游行中吹单簧管,又加入了当地教会的唱诗班;在那个教会里我看过一本叫《神圣的历史》的书,这本书引发了我对圣经的兴趣。

1932年,那时我20岁,巴西东北部受一场持续多时的大旱灾袭击。我们的牛和农作物都死了,所以我搬到萨尔瓦多去,在那里找到了一份驾驶电车的工作。不久之后,我租了房子,并把家人接来和我一起生活。爸爸在1944年去世,因此我得独力维持妈妈、八个妹妹和三个弟弟的生活。

 从电车司机到传福音者

我搬到萨尔瓦多之后,很快就买了一本圣经。接着的好几年,我都在浸信会参加聚会。我和一个叫杜尔瓦尔的同事成为朋友,我们经常讨论和圣经有关的话题,而讨论的时间往往很长。有一天他给我一本册子,名为《死者在哪里?》。 *虽然我相信人有不死的灵魂,可是我因为好奇而查看册子所引述的经文,结果使我很惊讶,原来圣经清楚表明人没有不死的灵魂。(传道书9:5,10

看见我对圣经那么感兴趣,杜尔瓦尔请了一个耶和华见证人全时传道员安东尼奥·安德拉德,到我家来教我圣经的道理。讨论了三次以后,安东尼奥便请我与他一起去传讲圣经真理。最初的两户人家都是他讲的,到第三户人家的门前,他说:“现在到你了。”我顿时愣住了,虽然我当时表现得十分紧张,但使我欣慰的是有一个家庭非常留心聆听,还接受了两本书。现在,每当我遇到一些对圣经感兴趣的人,心里仍会涌出当年那种喜悦之情。

1943年4月19日,也就是举行耶稣受难纪念聚会的当天,我在萨尔瓦多附近的大西洋受浸。当时因为缺少有经验的弟兄,所以我被委派在安德拉德弟兄家的小组当助手。他家位于一条很窄的街道上,这条街道连接萨尔瓦多市的下城和上城。

早期的反对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1939-1945年),政府当局并不欢迎我们的传道工作。由于大部分刊物都来自美国,所以当局怀疑我们是美国派来的间谍。那时,我们被逮捕和盘问成了家常便饭。如果一个见证人传道后没有回来,我们就知道他已被警察拘留。接着,我们会到警察局保释这个传道员。

1943年8月,德国一个见证人名叫阿道夫·梅斯默,来萨尔瓦多帮我们组织第一次大会。政府当局批准了举行大会的申请后,我们就着手宣传大会的公众演讲,讲题是“在新世界里享有真正的自由”。我们在报纸刊登演讲的广告,把印有讲题的海报张贴在商店橱窗和电车上。可是在大会的第二天,一个警察通知我们,大会的许可证给取消了。原来是萨尔瓦多的大主教迫使警长中止我们的大会。不过,在接着的四月份,我们终于获准发表那个已广泛宣传的公众演讲。

 追求属灵目标

1946年,我获邀参加在圣保罗市举行的“喜乐的万民”神治大会。我们一行好几个人从萨尔瓦多出发,一艘货船的船长答应运送我们,可是我们只能睡在甲板上。我们遇上一场风暴,所有人都晕船劳累。经过四天的海上旅程,我们终于安全到达里约热内卢。那里的见证人接待我们到他们的家里住宿几天,我们恢复体力之后就乘火车继续上路。当火车到达圣保罗时,一些弟兄姊妹举起写有“欢迎耶和华见证人”字样的横幅迎接我们。

回到萨尔瓦多不久,我把做先驱(耶和华见证人的全时传道员)的愿望告诉哈里·布莱克,他是来自美国的海外传道员。哈里提醒我仍然有家庭责任,劝勉我要耐心等待。1952年6月,我终于能成为先驱,因为那时候我的弟妹们都已经能够自食其力了。我被派到伊列乌斯市一群人数不多的会众服务,这个沿岸的城市位于萨尔瓦多以南210公里。

乐于施与的人

第二年,我被派到巴伊亚州中部的热基耶,这是个大城市,却没有见证人。我探访的第一个人是当地的教士。他说这里是他的地区,不准我在此传道。他警告教区的居民要提防“假先知”的探访,还在全城指派了告密者监视我的活动。虽然如此,我那天却分发了90多本圣经书刊和建立了4个圣经研究。两年后,热基耶已有一个王国聚会所和36个见证人。今天,热基耶有8群会众,大约700个见证人。

我在热基耶的第一个月,在市郊租用了一个小房间。不久,我遇到西南酒店的老板,他叫米格尔·瓦斯·德奥利伟拉,他的酒店是热基耶最好的酒店之一。米格尔接受了圣经研究的安排,并盛意拳拳地邀请我搬进他的酒店。后来他们夫妻俩都成为见证人。

另一个难忘的经历是跟一个高中教师路易斯·科特林有关。我跟他讨论圣经,他则建议要帮我提升对葡萄牙语和数学的掌握;由于我只受过小学程度的教育,所以就欣然接受他的帮助。每星期我跟他讨论完圣经之后,他就教我葡萄牙语和数学。这些知识有助于我日后在耶和华的组织里享有更多的服务机会。

接受新挑战

在1956年,我收到来信并获邀到里约热内卢的巴西分部,参加分区监督的训练班。分区监督就是耶和华见证人当中奉派探访各群会众的弟兄。训练班为期一个多月,有八个弟兄跟我一起参加。在训练班的尾声,我得知要被派到圣保罗市服务,不禁有点疑虑,心里自忖:“我是个黑人,去到 那么多意大利人聚居的地方,他们会接受我吗?” *

我探访的第一群会众位于圣阿马鲁区。聚会所里,弟兄姊妹和对圣经感兴趣的人济济一堂,我为此感到振奋。在周末,会众的97个传道员都出来传道,这使我的忧虑一扫而空,我心里想:“他们的确是我的弟兄!”这些亲爱的弟兄姊妹温情洋溢,激励我要坚忍不拔地从事探访工作。

驴、马和食蚁兽

以往,要探访偏远地区的各群会众和小组,一个很大的挑战是长途跋涉的旅程。在那些地区,公共交通工具既不安全又不可靠,有些地区甚至没有任何公共交通工具;而大部分的路只是羊肠小道。

为了解决这个难题,有些分区的弟兄买一头驴或一匹马,让分区监督用以代步。我通常在星期一起程,出发时就放上鞍子,把行李捆绑在牲口的背上,然后骑着它走上12个小时才能到达下一群要探访的会众。南圣菲市的见证人拥有一头驴叫多拉多(又叫戈尔迪),它认得前往偏远地区各小组的路线。每当到达一个农场时,多拉多会停下来,耐心地等我把闸门打开。探访完毕,我就骑着多拉多继续上路,到下一个小组那里去。

要探访偏远地区的弟兄姊妹,另一个挑战就是缺乏可靠的通讯设施。例如,要探访马托格罗索州一个农场里的小组,我得坐艇横渡阿拉瓜亚河,再骑牲口穿过25公里的森林。有一次这个小组收不到我来访的信,结果没有人在河的对岸等我。那时已是黄昏,我只好请一家小酒铺的老板帮我看管行李,自己就拿着手提包步行上路。

天很快就黑了,我一边在漆黑中跌跌撞撞地摸索,一边听见食蚁兽的鼻息声。听说食蚁兽站起来时,能用强壮的前腿杀死一个人。每当听到灌木丛里有响声,我就拿起手提包挡在胸前,步步为营。走了几个小时,我来到一条小溪边,四周漆黑一片;我没发现对面围着有刺铁丝网,一步就跳过小溪,却落在刺网上,结果被扎破了皮肉。

我终于到达了那个农场,有几只狗用吠叫声来“招呼”我。由于当地常有偷羊贼在晚上出没,当家主打开门时,我立即表明 身份,说明来意。当时我穿的衣服有血迹而且被钩破了,看起来一定是怪可怜的,不过弟兄们仍很欢迎我。

虽然面对重重困难,可是我仍然很享受过去的美好时光。在漫长的旅途上,我喜欢骑马和步行;有时在树荫下休息,听听小鸟唱歌。在独自一人的路上,只是看看狐狸在前面走过,也是赏心乐事。除此之外,知道弟兄姊妹确实从我的探访得到裨益,也令我深感喜乐。很多人写信给我表达感激之情;有些人则在大会时亲自来多谢我。看见别人克服了个人的难题,在灵性上不断进步,真使我心满意足!

终身伴侣终于出现

过去很多年,我都是独自从事探访工作,我学会仰赖耶和华,视他为“我的山岩、我的城堡”。(诗篇18:2)此外,我也看出保持独身更能专心为王国服务。

1978年,我认识了一个叫茹利娅的先驱姊妹。她本来在圣保罗一所大医院当护士,这份工作很稳定,工资也高,可是她放弃了这份工作,为了搬到需要更多王国传道员的地区服务。认识她的基督徒长老都极力称赞她是一个能干的先驱,而且有很好的属灵特质。你不难想象,这么多年以后我才决定结婚,想必会令一些朋友感到意外。有一个好友不相信我会结婚,还答应如果我真的结婚,就送我一头重270公斤的公牛。后来,我们在1978年7月1日举行婚宴时把那头公牛烤来吃了。

身体不好,仍然坚忍不拔

在接着的八年,茹利娅和我一起从事探访工作,我们探访了巴西东部和东南部的各群会众。这段时间,我的心脏出现问题。有两次,我正向住户传道的时候突然昏倒。由于我的健康欠佳,所以我们接受新的工作岗位,到圣保罗州的比里圭市做特别先驱。

比里圭的见证人开车送我到500公里以外的戈亚尼亚市看病。等我病情稳定下来,医生就动手术把一个起搏器植入我的心脏。这已经是20年前的事了。虽然我另外还接受了两次心脏手术,却仍然热心教导人成为基督的门徒。像很多忠贞的基督徒妻子一样,茹利娅常常支持和鼓励我。

由于身体不好,我能够做的相当有限,有时也感到灰心沮丧,虽然这样,我仍然能够从事先驱工作。我提醒自己,耶和华从没有应允我们在这个旧制度的生活会一帆风顺。既然使徒保罗和其他古代的忠心基督徒都要坚忍不拔地为上帝服务,我们不是也应该忍耐到底吗?(使徒行传14:22

最近,我发现自己在上个世纪30年代买的第一本圣经。那时我在封里写了“350”这个数字,这是1943年我刚开始参加基督徒聚会时,巴西的传道员人数。现在,巴西已有60多万的见证人,这个数目实在令人惊叹!我能够在这项增长方面尽一分力,实在是很大的殊荣!耶和华确实因我坚忍不拔地为他服务而大大奖赏我。我和诗篇执笔者有同样的感想:“耶和华的确为我们成就了大事,我们多么喜乐!”(诗篇126:3

[脚注]

^ 9段 耶和华见证人出版,现已绝版。

^ 23段 在1870-1920年间,大概有一百万的意大利人住在圣保罗市。

[第9页的图片]

1943年在萨尔瓦多第一次举行大会图为弟兄们努力宣传大会的公众演讲

[第10页的图片]

1946年见证人抵达圣保罗参加“喜乐的万民”神治大会

[第10,11页的图片]

从事探访工作摄于20世纪50年代末

[第12页的图片]

与妻子茹利娅合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