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虽然年老体弱,喜乐和热心却丝毫不减

虽然年老体弱,喜乐和热心却丝毫不减

 人物生平

虽然年老体弱,喜乐和热心却丝毫不减

瓦尔纳瓦斯·斯佩西奥蒂斯自述

在我68岁那年(1990年),我的身体完全瘫痪。然而15年过去了,我却能喜乐地在塞浦路斯岛上从事全时服务。我这个年老体弱的人竟然能够继续事奉耶和华,我从哪里得着力量呢?

我在1922年10月11日出生,家里总共有九个孩子,四个男孩和五个女孩。我们住在塞浦路斯岛上一个名叫克西洛法古的村子里。尽管家境不错,父母仍需在田里辛劳工作才能养活一大家人。

我的爸爸安东尼斯天性勤勉好学。我出生后不久,他拜访村里的老师时,看见圣经研究者(耶和华见证人的旧称)出版的一张传单,标题是“人民论坛”。他拿起来读,立刻被其中的内容吸引住了,结果,爸爸和他的朋友安德烈亚·赫里斯图成为岛上最先跟耶和华见证人来往的人。

虽受反对,但继续增长

过了一段时间,爸爸和安德烈亚从耶和华见证人得到更多根据圣经编写的出版物。很快,学到的知识就推使他们向自己村里的人谈论圣经真理。他们的传道工作引起了希腊东正教教士的猛烈反对,另一些人 以为耶和华见证人为害社会,于是也大力反对他们。

许多当地人从心眼儿里尊重这两位教导圣经的人。爸爸以仁慈和慷慨为人所知,他常常向贫困家庭伸出援手。有时他会在深夜出去,将小麦和面包悄悄放在贫苦人家的门口。这种无私的基督徒品行使爸爸和安德烈亚传讲的信息更有力、更吸引人。(马太福音5:16

结果,有十来个人对圣经信息作出回应。随着对真理的体会加深,他们渴望能在不同的人家里聚集,一起研读圣经。大约在1934年,来自希腊的全时传道员尼科斯·玛西娅基斯来到塞浦路斯,跟克西洛法古小组的弟兄姊妹见面。玛西娅基斯弟兄耐心而坚定地帮助这个小组好好地组织起来,也帮助他们确切地明白圣经。这个小组后来成为了耶和华见证人在塞浦路斯的第一个会众。

随着传道工作不断扩展,越来越多人接受圣经真理,弟兄们看出是找一个固定聚会所的时候了。我大哥乔治和妻子埃莱妮捐出住宅毗邻、用作谷仓的地方给会众使用。这个谷仓经装修之后,成为了一个很好的聚会地方。塞浦路斯的弟兄姊妹终于拥有属于自己的头一个王国聚会所。弟兄们为此满怀感激。他们大受激励,传道员数目不断增加!

接受真理

1938年我16岁,打算成为木匠。于是爸爸将我送到塞浦路斯的首都尼科西亚。他很有先见之明,安排我住在尼科斯·玛西娅基斯家里。岛上许多人仍然记得这位 忠贞弟兄不但待人热诚,而且慷慨好客。玛西娅基斯弟兄是个信心坚定、满怀热忱的基督徒。在早期日子,塞浦路斯的基督徒的确需要具备这些特质。

玛西娅基斯弟兄帮助我在圣经知识上打下坚实的基础,并在灵性上不断进步。我跟他同住的时候,参加了所有在他家里举行的聚会。平生第一次,我觉得自己对耶和华的爱越来越深了。我下定决心,要巩固自己跟上帝的关系。几个月后,我问玛西娅基斯弟兄可不可以跟他一起去传道。那是1939年。

过了一段时间,我回去探望家人。跟爸爸相聚,使我进一步受到强化。我确信自己已经找到真理,也找到人生的意义。1939年9月,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很多同龄的人都自愿参战,但我遵从圣经的指引,决心保持中立。(以赛亚书2:4;约翰福音15:19)就在那一年,我献身给耶和华,并在1940年受浸。我第一次感到不再惧怕人了。

1948年,我和埃芙泰皮亚结婚。后来我们有了四个孩子。为人父母之后,我们很快就意识到,要“照耶和华的意思管教他们,纠正他们的思想”需要付出很多心血。(以弗所书6:4)我们恳切祷告,不断努力,务求帮助儿女爱戴耶和华,尊重他的律法和原则。

健康出现难题

1964年,即42岁那年,我的右手和右腿开始觉得麻木。渐渐地,麻木的感觉蔓延到身体的左边。医生诊断我患了肌肉萎缩症,这种病没有药可以医治,而且最终会导致全身瘫痪。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使我大受打击。我情绪激动,愤愤不平,禁不住地想:“为什么这种事会发生在我身上?我做错了什么,要受到这样的惩罚!” 但是,随着时间过去,最初的震惊缓和下来,我心里充满焦虑和不安。我翻来覆去地思考几个问题:我会不会全身瘫痪、生活完全不能自理?该怎么应付这种情势?我还有能力养家,照顾妻子和四个孩子吗?这些问题让我越想越害怕。

在这人生的关键时刻,我感到比任何时候更需要向耶和华祷告,把内心的忧虑尽情向他倾诉。我经常含着眼泪不停地祷告。很快我就感到得了安慰。腓立比书4:6,7的话抚平了我的伤痛,经文说:“什么事都不要忧虑,只要凡事借着祷告和恳切祈求,连同感谢,把你们所请求的告诉上帝。这样,上帝就必赐你们平安,超越人所能理解的。这种平安借着基督耶稣,可以守护你们的内心和头脑。”

应付瘫痪

随着健康继续恶化,我意识到需要及时作出调整以适应这个新情况。由于不能做木匠的工作,我决定找一份目前身体状况可以接受、又不那么吃力的工作,继续维持一家人的生活。起初,我用一辆小货车售卖冰淇淋。这份工作我做了六年,直到我不得不坐轮椅为止。之后,我做了几份能够应付得来、比较轻松的工作。

1990年以后,我的健康不断恶化,我已没法再做任何世俗工作。现在,我的生活完全不能自理,就连健康人视为生活常规的事情也得依赖他人。就寝、洗澡、穿衣等,我都需要协助。参加基督徒聚会时,我需要有人把轮椅推到车旁,然后把我抬上汽车。到了王国聚会所,我需要有人把我从车里抬出来放进轮椅,然后推入聚会所。聚会期间,我身旁放了一个电暖炉,好让我的双脚暖和。

尽管全身瘫痪,我经常参加所有聚会,因为我知道在聚会里,我们不但接受耶和华的教导,还能跟属灵弟兄姊妹欢聚一堂。会众聚会的确是真正的庇护所,也是寻得鼓励和支持的好地方。(希伯来书10:24,25)成熟的基督徒不时探访我,使我经常得到所需的帮助。我跟大卫有同感,他感到心满意足,就像“酒杯充盈”。(诗篇23:5

这么多年来,爱妻一直在我身边照顾我,几个儿女也尽心尽力地支持我。好几年了,我的一切需要都是靠他们照应。他们其实也很吃力,因为随着时间过去,照顾我越来越麻烦了。他们在培养耐心和牺牲精神方面真是堪作模范,我祈求耶和华赐福给他们。

通过祷告这个奇妙的安排,耶和华强化他的仆人。(诗篇65:2)他垂听我衷心的恳求,赐给我力量,帮助我多年来继续全心信靠他。特别当我情绪低落的时候,祷告使我得到纾解,帮助我保持喜乐。经常向耶和华倾心吐意,使我重新得力,决心忍耐下去。我完全确信,耶和华垂听他仆人的祷告,赐给他们所需的内心安宁。(诗篇51:17;彼得前书5:7

最令我宽心的是,每当我想到上帝的爱子耶稣基督在他王国里统治地球时,所有有机会在乐园里生活的人都会得到上帝 的医治,我就会振作起来。有好几次,当我沉思这个奇妙希望时,禁不住流下了欢欣的眼泪。(诗篇37:11,29;路加福音23:43;启示录21:3,4

投身全时服务

大约在1991年,我仔细分析自己的情况,看出要避免意志消沉、自怨自艾,最好的方法莫过于保持忙碌,积极地向人谈论王国的好消息。就在那一年,我开始了全时服务。

由于我不能走动,我的见证工作主要是写信。不过写信对我来说也不容易,需要作出很大努力。我很难把笔握住,因为肌肉萎缩症使我的手软弱无力。但是凭着保持坚忍和不住祷告,我写信作见证已经超过15年了。我也打电话向人传道。每逢亲戚、朋友、邻居来探望我,我总会把握时机,向他们谈论新世界和地上乐园的希望。

由于积极向人作见证,我有许多令人鼓舞的经历。大约12年前我开始跟一个孙儿讨论圣经,我很高兴看到他在灵性上进步,对圣经真理表示赏识。他受到圣经熏陶的良心所推动,忠贞地坚守基督徒的中立立场。

有人收到我的信后,联络我,请我就某个圣经论点提供进一步解释时,我感到特别开心。偶尔也有人想要多些圣经书刊。有一次,一个女子打电话来,谢谢我写了一封富于鼓励的信给她丈夫,她觉得信里的内容很有意思。后来他们夫妇俩多次到我家来跟我讨论圣经。

前景光明

事奉上帝多年,我看见本地王国宣扬者的数目不断增长。我大哥乔治家隔壁那个小小的王国聚会所已经扩充和修缮了好几次。那是一个漂亮的崇拜处所,由耶和华见证人两群会众共同使用。

爸爸于1943年去世,当时他52岁,但他留下丰厚的属灵产业。他有八个儿女接受真理,至今仍热心事奉耶和华。在爸爸的出生地克西洛法古村,以及邻近的村庄里,现在有三个会众,合共有230个王国传道员!

这些激励人心的事实给我带来极大的喜乐。现在我已经83岁,对诗篇执笔者大卫的话深信不疑:“壮狮还会缺食挨饿,但寻求耶和华的人,一切美福都不缺乏。”(诗篇34:10)我热切盼望以赛亚书35:6的预言实现,这节经文说:“那时候,跛脚的要跳跃如鹿”。虽然现在年老体弱,我决心继续喜乐地事奉耶和华,直到那一天来到。

[第17页的地图]

(排版后的式样,见出版物)

土耳其

叙利亚

黎巴嫩

塞浦路斯

尼科西亚

克西洛法古

地中海

[第17页的图片]

克西洛法古的第一个王国聚会所至今仍然使用

[第18页的图片]

1946年跟埃芙泰皮亚一起的照片及我们的近照

[第20页的图片]

打电话和写信作见证使我寻得喜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