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意大利语圣经面世荆棘载途

意大利语圣经面世荆棘载途

 意大利语圣经面世荆棘载途

“圣经是我国[意大利]行销最广的书,但也可以说是最少国民阅读的书。至今,教会还是很少鼓励信徒阅读圣经,也甚少帮助他们了解天主的圣言。信徒就是想学习圣经,也时常求教无门。”

以上是意大利主教团在1995年的主教会议中的评论。他们的话使人想到以下问题:过去多个世纪,意大利到底有多少人阅读过圣经呢?圣经在意大利的销量为什么比其他国家少呢?为什么圣经至今在意大利仍然是最少人阅读的书呢?看看意大利语圣经面世的历史,自有分晓。

罗曼诸语是在多个世纪中由拉丁语衍生出来的,主要有法语、意大利语、葡萄牙语、西班牙语等。在欧洲一些原本用拉丁语的国家里,平民所说的母语渐渐受到重视,甚至用于文学作品。母语的发展对圣经的翻译有直接影响。为什么这样说呢?在历史上某个时期,天主教会所用的拉丁语,跟平民所说的母语和方言有很大的差别。结果,许多没有受过教育的人都看不懂教会所用的拉丁语。

到公元1000年,意大利半岛的居民即使能得到一本拉丁语《通俗译本》,也大多看不懂。为什么呢?长久以来,天主教会的领导阶层一直掌握着办学的专利。当时,意大利只有几所大学,教授什么学科也由教会操控,而且只有少数特权分子才能入学。结果,在平民心目中,圣经就像天书一样难懂。尽管如此,仍有许多人渴望用母语阅读圣经,明白其中的内容。

许多教士认为,圣经要是被译成平民所说的母语,所谓的异端邪说就会散播出去。历史家马西莫·法尔波认为,“教士坚持用[拉丁语]而不用平民所说的母语,是因为语言障碍一旦消除了,教士就无法主宰一切宗教事务”。今天,意大利的信徒跟以前一样,大都对圣经缺乏认识。归根究底,这是文化、宗教和社会等因素共同促成的。

 圣经有些经卷被译成意大利语

13世纪,圣经有些经卷初次从拉丁语翻译成意大利语。这些译本都是用手抄写的,因此非常昂贵。到了14世纪,越来越多经卷被翻译成意大利语。虽然圣经的经卷是由不同的译者在不同的时期和地点翻译的,但几乎所有的经卷都已被译成意大利语了。大多数译本都出自无名氏之手。拥有这些译本的,不是富裕人家就是有识之士,因为只有他们才买得起或看得懂。

过去多个世纪,绝大多数意大利人都是目不识丁的。1861年,意大利统一的时候,百分之74.7的人口是文盲。新政府准备立法,规定人人都必须接受免费教育。教宗庇护九世知道这件事后,在1870年写信给国王,敦促国王要为民除“害”,反对这个法案。教宗庇护九世认为,法案旨在“打击天主教会,要教会开办的学校全都关门”。

第一本意大利语的圣经全书

1471年,即欧洲使用活字印刷术大约16年后,第一本意大利语圣经全书在威尼斯出版了。这本圣经是尼科洛·马莱尔比翻译的,他是卡马尔多利会的修士,仅用了八个月就完成译文。他译的时候,一面参照当时的不同译本,一面根据拉丁语《通俗译本》修改那些译本的译法,甚至用他家乡威尼西亚的日常用语去取代其中一些意大利语字眼。就意大利语圣经来说,马莱尔比的译本是第一个行销甚广的印刷本。

在威尼斯出版圣经的另一个译者是安东尼奥·布鲁乔奥利。他不但积极参与人文主义运动,而且倾向于支持基督新教,但他始终没有脱离天主教会。布鲁乔奥利将圣经的希伯来语和希腊语原文译成意大利语,译文在1532年出版了。这是第一本根据原文翻译出来的意大利语圣经。他的译本并没有使用优美典雅的词句,却准确地表达了原文的意思。鉴于当时人们对古代语言的认识很有限,布鲁乔奥利竟能这么准确地翻译原文,确实难能可贵!此外,在译本重印的时候,布鲁乔奥利也在不同的经文里恢复使用上主的名字“耶和华”。在意大利,布鲁乔奥利的译本深受基督新教徒和天主教分离者的欢迎长达一百年。

后来,其他意大利语译本相继出版。这些译本实际上只不过是布鲁乔奥利译本的修订本,有些还是天主教徒修订的,销量却只是一般而已。1607年,乔瓦尼·迪奥达蒂在瑞士的日内瓦出版了另一本从原语译成意大利语的圣经。迪奥达蒂是加尔文宗的牧师。他父母早年因躲避宗教迫害而逃到瑞士去。他的译本受到意大利基督新教徒的重用长达几百年。按当日的标准来说,迪奥达蒂的译本堪称出类拔萃。凭借这个译本的帮助,意大利人才得以明白圣经的道理。然而,由于教士严加审查,无论是迪奥达蒂的译本,还是其他译本,都很难流传开去。

圣经“就像天书一样难懂”

《天主教百科全书》指出,“教会自始至终都忠于职守,严格审查所有书刊。在印刷术发明之前,教会从不觉得有必要编写一个禁书目录,因为那些被视为有害的书刊,全都被烧掉了”。基督徒新教徒发起改革天主教会的运动以后,在欧洲一些国家里,教士 仍然竭力阻止所谓的异端书刊在平民大众中流传。后来,在1546年的特利腾(特伦多)大公会议上,形势发生了转折。论到母语圣经该不该受禁制时,会上产生了两种相反的意见。赞成禁制的人声称,母语圣经是“一切异端邪说的根源”。反对的人则认为,教会要是禁制母语圣经,他们的“仇敌”基督新教徒就可以振振有辞地指控教会在“耍花招”,故意掩饰自己的“欺诈行为”。

由于意见不一,特利腾大公会议未能就禁制圣经译本一事作出明确的决定,只公开表示拉丁语《通俗译本》是得到教会认可的。这个译本后来成了天主教会的标准圣经。罗马慈幼会宗座大学的讲师卡洛·布泽蒂指出,天主教会宣称拉丁语《通俗译本》是“教会认可的”,“实际上等于确认这个译本是唯一正统的译本”。他的话是有历史根据的。

1559年,教宗保禄四世公布了第一个禁书目录,列举了天主教徒不可阅读、售卖、翻译或拥有的书刊。在天主教会看来,这些禁书是邪恶的,不但破坏信心,而且违反道德。凡是用母语出版的圣经,包括布鲁乔奥利的译本,都在禁书之列。阅读禁书的信徒,一律被开除教籍。1596年公布的禁书目录,列举了更多受禁制的项目。教会声明,不论谁都不可将圣经译成平民所说的母语,也不可印制母语圣经。查获的母语圣经通通被销毁。

这导致什么结果呢?16世纪末,在教堂的广场上,圣经一次又一次地被销毁了。在一般人的心目中,圣经成了一本异端邪教的书,这个传统观念到现在还未消除。当时,收藏在公众和私人图书馆里的圣经和圣经评注,几乎全都被销毁了。随后二百年,没有天主教徒敢把圣经译成意大利语。只有基督新教的学者所翻译的圣经在意大利半岛上暗中流传。人们唯恐这些译本被充公,于是偷偷地传阅。历史家马里奥·奇尼奥尼说:“过去多个世纪,平信徒根本就没有看过圣经。对他们来说,圣经就像天书一样难懂。事实上,许许多多的意大利人到死也没看过一页圣经。”

 政策放宽了

1757年6月13日,教宗本笃十四世颁布法令,修改禁书目录,“准许信徒阅读母语圣经,但这些圣经译本必须是罗马教廷认可、主教团督印的”。政策放宽后,安东尼奥·马丁尼就着手翻译拉丁语《通俗译本》。他后来成为佛罗伦萨大主教。1769年,他翻译的一些经卷出版了。1781年,他完成圣经全书的翻译工作。根据天主教会提供的资料,马丁尼的译本是“第一本真正值得表扬的意大利语圣经全书”。这个译本面世之前,不会拉丁语的天主教徒根本无法阅读圣经,因为其他意大利语译本都在禁书之列。随后一百五十年,教会只许意大利的天主教徒阅读马丁尼的译本。

在梵蒂冈第二届大公会议上,事情的发展出现了重大变化。1965年,《天主的启示教义》宪章首次鼓励信徒“将圣经译成不同的语言,尤其要根据原文用准确、恰当的措辞翻译圣经”。宪章公布前几年,罗马宗座圣经学院已在1958年出版了“第一本根据圣经原文翻译的天主教圣经全书”。这个译本在少数经文里恢复使用上主的名字“雅威”。

教士反对将圣经译成平民所说的母语,后果之严重至今仍未消除。正如吉利奥拉·弗拉尼托指出,教士不许信徒用母语阅读圣经,“经常向他们灌输一种思想:用理性思考、凭良心办事总是对的”。此外,天主教会也要求信徒恪守宗教传统。不少天主教徒认为,遵守教会的传统比听从圣经的教诲更重要。以上所说的,都是信徒对圣经缺乏认识的原因。今天,虽然信徒大多识字,他们还是对圣经一无所知。

耶和华见证人向人传福音,重新激发起人们对意大利语圣经的兴趣。1963年,见证人出版了意大利语的《希腊语经卷新世界译本》。1967年,《圣经新世界译本》出版了。单在意大利,见证人就分发了超过四百万本。《新世界译本》的特点是,尽力把圣经原文翻译得确切无误,并且恢复上帝的名字在圣经里应有的地位。

耶和华见证人逐户传道时,遇到愿意聆听的人,就会读出经文,并讲解圣经所提出的希望。(使徒行传20:20)天主应许,他不久就会建立“新地,有正义住在其中”。(彼得后书3:13)下次遇到耶和华见证人时,何不拿出你的圣经来,请他们给你解释天主的这个奇妙应许呢?

[第13页的地图]

(排版后的式样,见出版物)

威尼斯

罗马

[第15页的图片]

布鲁乔奥利的译本使用了上主的名字“耶和华”

[第15页的图片]

被列为禁书的圣经译本目录

[第13页的图片鸣谢]

圣经扉页:Biblioteca Nazionale Centrale di Roma

[第15页的图片鸣谢]

布鲁乔奥利的译本:Biblioteca Nazionale Centrale di Roma; 禁书目录:Su concessione del Ministero per i Beni e le Attività Cultura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