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我得到了“心里所求的”

我得到了“心里所求的”

 人物生平

我得到了“心里所求的”

多米妮克·莫古口述

1998年12月,我终于到了非洲!童年的梦想现在实现了。非洲广阔的土地和可爱的野生动物一直深深吸引着我。现在真的能够置身非洲了!我的另一个梦想也同时实现。我得以成为一个全时传道员,而且在海外服务。在很多人看来,我的梦想似乎难以实现,因为我的视力有严重的问题,要靠一只只熟悉欧洲街道的导盲犬,带领着走过非洲村庄里布满沙砾的道路。让我告诉你,我怎么会在非洲服务,耶和华又怎样把我“心里所求的”赐给我吧。(诗篇37:4

我在1966年6月9日出生于法国南部。家里有七个孩子,两个男孩,五个女孩,我最小。爸爸妈妈把我们照顾得很好。可是,我小时候就像外婆、妈妈和一个姐姐那样,不幸患有一种遗传病,最后会完全失明。

我十几岁的时候就受过种族偏见之苦,也遭过人家的歧视,见过种种的伪善,这一切使我变得愤世嫉俗。就在这艰难的时候,我们搬到埃罗省居住。在那里,有一件美事临到我家。

一个星期天的早上,两个耶和华见证人 来到我家门前。妈妈认识她们,于是请她们进来。其中一个人问妈妈还记不记得说过有一天会接受圣经讨论的安排。妈妈记得,还问:“我们什么时候开始?”她们约好逢星期天的上午一起讨论圣经。就这样,妈妈开始学习“好消息的真理”。(加拉太书2:14

认识圣经真理

妈妈努力学习圣经,谨记自己学到的真理。由于双目失明,她只好把听见的一一牢记在心。见证人对她非常耐心。至于我,见证人一来到,我就躲在房间里,直到她们走了才出来。但是有一天下午,其中一个叫欧仁妮的见证人遇到了我,和我谈了起来。她告诉我上帝的王国会终止世上的一切伪善、仇恨和偏见,并说只有上帝才能解决这些问题。她问我是否喜欢多了解一下这件事,我当然喜欢。第二天我就开始学习圣经。

我学到的东西是我以往从没听过的。我现在知道上帝有正当的理由暂时允许罪恶在地上存留。(创世记3:15;约翰福音3:16;罗马书9:17)我还进一步知道耶和华并没有让我们毫无希望。他给了我们奇妙的应许,让我们能在地上的乐园里享受永生。(诗篇37:29;96:11,12;以赛亚书35:1,2;45:18)虽然我目前的视力正渐渐失去,但在乐园里,我的视力将会恢复过来。(以赛亚书35:5

参与全时服务

我在1985年12月12日受浸,象征我把自己呈献给耶和华。姐姐玛丽-克莱尔在此之前则已经受浸。琴恩-皮埃尔和妈妈不久也受了浸。

我所属的会众有几个正规先驱(全时传道员),他们的喜乐和对传道工作的热心鼓励了我。姐姐玛丽-克莱尔尽管患了眼病,一条腿还带着矫形器,却也加入了全时服务。她的榜样直到今天仍然激励我要热心事奉耶和华。无论在会众里还是在家里,我经常都可以接触到热心的先驱,这促使我渴望也参与全时服务。1990年11月,我开始在贝济耶做先驱。(诗篇94:17-19

应付灰心的感觉

在传道工作上,先驱同伴们都很留意我的需要,仁爱地给我帮助。虽然这样,我还是因自己的缺陷而不时感到灰心。我但愿能够在上帝的工作上多参与一点就好了。每当我感到沮丧,耶和华都扶持我。我查阅《守望台出版物索引》,检索一些“人物生平”的文章,希望读到那些像我一样视力受损的先驱的经历。令我惊讶的是,原来这样的先驱多着呢!这些记载给我很大的鼓励和帮助,使我明白到要学会接受自己的缺陷,并为自己现在所能做到的而感到欣喜。

为了自力更生,我和其他见证人一起在商场当清洁员。一天,我注意到同事把我打扫过的地方又打扫一遍。显然,我没把地方弄干净。我去见瓦莱丽,她是我们清洁组的组长,也是个先驱。我请她坦白地告诉我,我是不是给其他人添麻烦了。她很体贴地让我自己决定什么时候不再适合 做这份工作。1994年3月,我放弃了清洁员的工作。

我再次觉得自己很没用。我向耶和华热切地祷告,我知道他垂听了我的恳求。研读圣经和基督教书刊又一次给了我很大的帮助。我的视力不断衰退,但我想为耶和华服务的愿望却越来越强烈。我该怎么办呢?

申领导盲犬

我向尼姆市的失明及视障康复中心申请接受训练,最后得到批准,可以受训三个月。这项训练叫我获益良多。我渐渐意识到自己的残疾程度,也学会适应这种残疾。由于接触到有各种缺陷的人,我看出圣经给人的希望多么宝贵。我至少有一个人生目标,能够做点有意义的事。此外,我学会了法语盲人点字。

我回家后,家人都发觉这次训练给我很大帮助。可是有一件事我不喜欢,就是必须使用一根白色的盲杖。我久久也未能接受自己要用那根杖。要是有别的东西帮助我探路就好了——比方说导盲犬。

我申请了一只,却获悉申请人的数目非常众多,而且有关机构还要做一次调查,因为申请人必须符合某些条件,才能成功申领导盲犬。一天,一个在盲人协会办事的女士告诉我,本地一家网球俱乐部将要捐出一只导盲犬,给本区一个失明或只有部分视力的人。她说她想到了我。我会接受吗?我看出是耶和华的手促成了这件事,就接受这善意的帮助。但我还须等候消息。

 仍然想去非洲

我一边等候,一边把注意力转到另一件事上。上文提到我从小就很喜欢非洲。虽然我的视力不断恶化,我对非洲的热爱却与日俱增,特别是我获知有很多非洲人都想学习圣经,想事奉耶和华。我以前跟瓦莱丽提过想去非洲看看。我问她想不想与我结伴同行,她欣然答应了。我们于是跟耶和华见证人在非洲好几个说法语的分部联系。

结果多哥有了回应。我激动万分,要瓦莱丽把信读给我听。信的内容令人鼓舞,瓦莱丽说:“我们去吧!”我和分部的弟兄通过信后,他们请我和首都洛美的一个先驱桑德拉接触。我们决定在1998年12月1日出发。

这里的一切跟法国多么不同,又多么地引人入胜!到了洛美,我们一下飞机就感受到非洲滚滚的热浪。桑德拉来接我们。以前我们从没见过面,但马上就像老朋友一样了。就在我们来以前不久,桑德拉和她的同伴克里斯蒂娜受任命做特别先驱,奉派在内陆的小镇塔布利博服务。现在,我们有机会陪她们去新委派的地区了。我们在多哥逗留了两个月左右,离去的时候,我知道我会再次到多哥去。

重临多哥,欣喜不已

我回法国后就着手安排再度远赴多哥。有了家人的帮助,我可以在那里逗留六个月。1999年9月,我又登上了去多哥的飞机。但这次只有我孤身一人。想想看,家人看到我不顾自己的残疾,独自上路有什么感觉!但其实他们不用担心。我向爸爸妈妈保证,我的朋友就像家人一样,她们会在洛美等我。

多哥有这么多人对圣经感兴趣,能重返当地实在是一大乐事。在街头巷尾,你不难看见人们在阅读圣经。在塔布利博,人们会专诚为了讨论圣经而请你到他们那里去。还有,我有大好的机会与两个特别先驱住在一起呢!我渐渐认识到另一种文化,另一种看事物的方式。更重要的是,我留意到非洲的弟兄姊妹把王国事务放在生活的首位。比方说,即使要步行好几公里才能到达王国聚会所,他们也坚持参加聚会。此外,他们充满温情,慷慨好客,给我不少启发。

一天传道回来,我跟桑德拉说我害怕回法国。我的视力又恶化了。我想到法国贝济耶嘈杂拥挤的街道,公寓楼里的楼梯,还有其他很多不便于视力有障碍的人生活的东西。塔布利博的街道虽然没有铺过,但相比之下却安静多了,不会人潮汹涌, 车水马龙。我已经适应了塔布利博的环境,现在回法国又怎么生活呢?

两天后,妈妈打电话告诉我导盲犬训练学校快要开课了。一只叫做奥塞阿的拉布拉多猎犬将要成为我的“眼睛”。我的需要又一次得到了照顾,我的忧虑也一扫而空。在塔布利博快乐地服务了六个月之后,我返回法国,要看看奥塞阿。

奥塞阿受训几个月后,就交由我饲养了。起初并不容易。我们要学会彼此适应。渐渐地,我意识到自己多么需要奥塞阿。实际上,奥塞阿和我现在如影随形了。贝济耶的人看到我带着一只狗来到他们的门前有什么反应呢?很多人都表现了善意和尊重。奥塞阿成了邻里当中的“英雄”。很多人在残疾人面前都不大自在,但由于有一只狗在我身边,我能够很自然地向人谈到自己的残障。这样,人们就不会那么紧张,反之会愿意听听我的信息。事实上,想跟别人开始交谈起来,奥塞阿是很好的“桥梁”。

和奥塞阿在非洲

我没有忘记非洲,并开始准备第三次旅程。这一次,奥塞阿和我一起去。同行的还有一对年轻夫妇安东尼和奥萝尔,以及我的好友卡罗琳,他们和我一样都是先驱。2000年9月10日,我们到了洛美。

起初,很多人都怕奥塞阿。洛美的居民甚少见过这么大的狗,因为多哥的狗一般都比较小。有些人看到奥塞阿的导盲鞍,就以为它很凶猛,需要受到管束。至于奥塞阿,它总是采取防御的姿态,随时作好准备保护我,抵御任何它认为会伤害我的人或事物。奥塞阿很快就适应了新环境。它戴上导盲鞍的时候,就会乖乖地守在我的身边,听听话话、忠于职守的。导盲鞍一除下,它就会变得很爱玩,有时还很顽皮呢。我们在一起很开心。

我们所有人应邀到塔布利博去,住在桑德拉和克里斯蒂娜的家里。为了帮助当地的弟兄姊妹习惯奥塞阿,我们邀请他们来家里,向他们解释导盲犬的作用,我为什么需要它,以及他们在它身边时应该怎样做。长老同意我带奥塞阿一起到王国聚会所去。由于这项安排在多哥十分罕有,所以他们向会众宣布,特地解释一下这件事。在传道工作方面,我只有在续访住户和主持圣经研究时,才带奥塞阿出来,因为在这些场合,别人会比较容易明白为什么我带着一只狗探访他们。

在多哥这个地区传道确实是赏心乐事。当地的人民十分友善、体贴别人,例如当我探访住户的时候,许多人都很乐意给我一张椅子坐,我实在很感谢他们。2001年10月,我第四度远赴多哥,这次妈妈也跟我同去。她看见我在当地的生活情况后,既放心又高兴,逗留了三周后就返回法国去了。

能够在多哥服务,我深深感激耶和华。我深信,只要我在事奉耶和华方面继续全力以赴,耶和华就必定会继续把我“心里所求的”赐给我。 *

[脚注]

^ 37段 莫古姊妹回到法国,后于2003年10月6日到2004年2月6日第五次到多哥。由于并发症的缘故,这可能是她在这制度里最后一次去多哥了。但无论如何,事奉耶和华仍然是她最大的心愿。

[第10页的图片]

非洲广阔的土地和可爱的野生动物一直深深吸引着我

[第10页的图片]

我带着奥塞阿续访住户

[第11页的图片]

长老同意我带奥塞阿参加聚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