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在早期基督教兴旺之地,传道工作再次扩展

在早期基督教兴旺之地,传道工作再次扩展

 在早期基督教兴旺之地,传道工作再次扩展

意大利是个半岛,形似靴子向地中海伸延。无论在文化方面,还是在宗教方面,这个国家都对世界历史影响深远。丰富多彩的美景、名闻遐迩的艺术品、令人垂涎欲滴的美食,都是意大利的魅力所在,难怪有数以百万计的旅客前来观光。不但如此,这个国家的圣经教育工作也正不断扩展。

公元33年五旬节,一些犹太人和归信的外族人成为基督徒。节期过后,他们从耶路撒冷返回罗马的住处。基督教可能就在这时初次传入罗马——当时世界霸权的国都。约公元59年,使徒保罗首次探访意大利。他在部提奥利这个港口“遇见一些弟兄”。(使徒行传2:5-11;28:11-16

公元1世纪末,正如耶稣和使徒们预言,一些人渐渐偏离了真基督教的信仰,离经叛道。可是,在这个邪恶制度结束前,耶稣的真正门徒把圣经的好消息宣扬到世界各地,包括意大利在内。(马太福音13:36-43;使徒行传20:29,30;帖撒罗尼迦后书2:3-8;彼得后书2:1-3

初期发展并不理想

查尔斯·泰兹·罗素在1891年首次到访意大利的一些城市。当时他正督导圣经研究者(耶和华见证人的旧称)在全球的传道工作。他承认探访的成绩并不理想,说:“这里没有任何令人鼓舞的迹象可以让我们对收割抱有希望。”1910年春,罗素弟兄重访意大利,在罗马市中心一个体育馆发表圣经演讲。演讲有任何成果吗?他说:“总的来说,这次聚会颇令人失望。”

事实上,有好几十年的时间,宣扬好消息的工作在意大利进展缓慢,其中一个原因是耶和华见证人受到法西斯的独裁政府迫害。这其间,意大利的见证人不超过150人,他们大多是从海外的亲友那里听见圣经真理的。

显著增长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一些海外传道员被派往意大利服务。意大利政府档案中的一些书信显示,梵蒂冈某些高层成员要求政府把海外传道员驱逐出境。结果,除了几个海外传道员可以留在当地之外,其余的都被迫离境。

尽管障碍重重,意大利却有越来越多的人流归耶和华的崇拜之“山”。(以赛亚书2:2-4 耶和华见证人在当地的数目迅速增长。在2004年,传道员人数达到23万3527人的高峰,即当地人口每248人就有一个是传道员。他们组成3049群会众,在宽敞舒适的王国聚会所举行聚会。同年,出席耶稣受难纪念聚会的人共有43万3242人。近年来,某些族群的属灵扩展尤其显著。让我们看看。

以多种语言向人传道

很多人从非洲、亚洲、东欧移居到意大利,有的为了找寻工作,有的为了寻求较好的生活,也有的为了逃避灾难而离乡背井。数以百万计的移民怎样在灵性上得到帮助呢?

为了向那些说外语的人传道,意大利有许多耶和华见证人不怕困难,主动学习外语,如阿尔巴尼亚语、阿姆哈拉语、阿拉伯语、孟加拉语、汉语、旁遮普语、僧伽罗语、他加禄语等。自2001年,意大利的见证人举办了多个外语学习班,教授弟兄姊妹用外语向人传道。过去三年,他们一共举办了79个学习班,教授了17种外语,共有3711人参加。在这个安排下,146群外语会众和274个外语小组得以成立和受到强化,所用的语言多达25种。许多诚心的人也因此听到好消息,开始学习圣经。没错,用外语向人传道常常带来卓著的成果。

有一次,一个耶和华见证人向乔治传讲圣经。乔治来自印度,说马拉雅拉姆语。他虽然在工作上遇上严重的问题,仍乐意接受一个圣经讨论。几天后,乔治带他的朋友吉尔到王国聚会所去。吉尔是个说旁遮普语的印度人,传道员也跟他讨论圣经。吉尔介绍戴维给见证人认识,而戴维是个说泰卢固语的印度人,他很快就开始学习圣经。后来,跟戴维同住的两个印度人桑尼和舒巴施也加入讨论。

几个星期后,说马拉塔语的达利普给见证人电话,说:“我是乔治的朋友,你们可以教我明白圣经吗?”后来,说泰米尔语的素密也想学习圣经。过了不久,见证人接到乔治另一个朋友的电话,他想有人跟他讨论圣经。后来,乔治邀请年青的马克斯到聚会所去。马克斯表示希望有一个圣经讨论。到目前为止,传道员已建立了六个圣经研究,另外有四个还有待安排。虽然圣经讨论是以英语进行的,但学生所用的课本,都是以他们的母语写成的,包括印地语、马拉雅拉姆语、马拉塔语、旁遮普语、泰米尔语、泰卢固语和乌尔都语。

聋人“听见”好消息

意大利有超过九万人是失聪的。20世纪70年代中期,耶和华见证人开始留意向聋人传讲圣经真理。起初,一些传道员向失聪的同工学习意大利手语,好向聋人传道。后来, 对圣经感兴趣的聋人不断增加。时至今日,意大利已有15群会众和52个小组,用意大利手语举行基督徒聚会。参加人数共有1400多人。

起初,向聋人传道主要是个别的见证人自发安排的。但在1978年,耶和华见证人的意大利分部开始筹办适合聋人参加的大会。同年5月,分部宣布,即将在米兰举行的国际大会,部分节目会有手语传译的安排。1979年2月,第一个手语分区大会在米兰的大会堂举行。

自那时以来,意大利分部不断留意给聋人提供属灵的滋养。随着学习手语的传道员越来越多,分部鼓励他们提高运用手语的能力。从1995年开始,一些特别先驱(全时传道员)奉派到若干手语小组服务,以便在传道和安排基督徒聚会方面,给予失聪同工训练。为了使聋人更清楚看到大会的节目,分部在三个大会堂设置了最先进的录像系统。此外,圣经书刊也制成了录像带,好让失聪的人得到灵粮。

外界的人也留意到,见证人给聋人很好的属灵照顾。意大利聋人协会出版的杂志《言语与手语》引述了一位天主教高级教士的信,说:“失聪的人时常需要别人的协助。从这方面来说,他们的困难比较大。到教堂做礼拜就是个例子。聋人自己到教堂去是不成问题的,问题在于崇拜的时候。别人在朗读什么,宣布什么,唱什么,他都需要有人给他一一翻译才行。”该杂志继续说:“这位教士承认,在照顾有残疾的人方面,教会 还没有作好准备,令人十分遗憾。他说,聋人在耶和华见证人的王国聚会所受到的照顾,比在教区的教堂好。”

向囚犯传讲好消息

身陷监牢的人也能享有自由吗?可以,因为上帝的话语大有力量。人接受圣经真理,并在生活上付诸实行,就能得以“自由”。耶稣向“被掳的”宣告,他们能够享有属灵的自由,从罪和错误宗教的奴役中获得释放。(约翰福音8:32;路加福音4:16-19)在意大利,见证人在监狱传道,取得了美好的成果。大约有四百个传道员获政府批准,到监狱向囚犯提供属灵的帮助。耶和华见证人是首个作出申请而获批准的非天主教团体。

圣经的信息能以料想不到的方式传到狱中。一些囚犯从其他囚犯得知见证人的圣经教育工作,于是请求传道员探访他们。此外,有些人跟见证人研读圣经,于是鼓励坐牢的家人也请求见证人探访他们。结果,一些因谋杀罪或严重罪行而终生坐牢的囚犯翻然悔悟,痛改前非,为献身给耶和华上帝和受浸作好准备。

耶和华见证人也在一些监狱里举行聚会,包括发表不同圣经课题的公众演讲、举行耶稣受难纪念聚会,以及播放见证人制作的圣经录像片。这些聚会时常吸引许多囚犯参加。

耶和华见证人分发了许多特别能够使囚犯得益的杂志,让他们从中得到切合需要的帮助。例如,《警醒!》2001年5月8日刊探讨“囚犯能够洗心革面吗?”这个问题。2003年5月8日刊的《警醒!》也刊载了一系列跟吸毒有关的文章。借着把数以千计的杂志分发给囚犯,传道员得以建立了几百个圣经研究。此外,一些狱警也对圣经的信息产生了兴趣。

一个名叫卡斯坦蒂诺的囚犯获当局发给特别许可证后,在圣拉蒙的一个王国聚会所受浸。出席浸礼的本地耶和华见证人有138人。浸礼后,卡斯坦蒂诺深受感动,说:“我深深感受到弟兄的温情。”监狱长接受当地报章的访问,说:“我们发出这个许可证给卡斯坦蒂诺……实在非常高兴。任何改善囚犯身心、助他们重投社会的事,我们都应该加以考虑。”卡斯坦蒂诺的妻子和女儿看到卡斯坦蒂诺因圣经真理而改弦易辙,不禁大受打动,说:“我们为他的改变而自豪。他变得温和可亲,越来越关心我们。我们再次信任他、敬重他。”现在,她们既学习圣经,也参加基督徒聚会。

塞尔希奥因偷窃、持械抢劫、走私毒品和谋杀而被判入狱,直到2024年。他花了三年时间考查圣经。在彻底改变自己的生活后,他决定受浸。在厄尔巴岛的阿祖罗港监狱,塞尔希奥是第十五个受浸的囚犯,成为耶和华见证人。浸礼在监狱的运动场举行, 有几个囚犯出席,塞尔希奥就在场上一个活动浸礼池受浸成为上帝的仆人。

莱昂纳尔多被判入狱20年。他得到特别允许,到帕尔马的一个王国聚会所受浸。在接受当地的报章访问时,他表示自己希望“让人明白,他决定成为耶和华见证人不是为了寻求出路,脱离铁窗生涯,而是为了满足属灵的渴求”。莱昂纳尔多说:“以往我误入歧途,现今已迷途知返了。这样的改变不是一朝一夕的,我还须努力留在正直的路上。”

萨尔瓦托雷因谋杀罪,被判在高度设防的斯波莱托监狱服刑。在监狱的围墙下,他受浸了,令许多人十分感动。监狱长说:“一个人的决定,只要能够改善他的品行,对社会就有重大意义,应该给予支持。这对于监狱上下和整个社会都有益处。”由于萨尔瓦托雷的改变,现在妻子和女儿都开始参加耶和华见证人的聚会。萨尔瓦托雷曾向一个囚犯作见证,这个囚犯后来也献身给耶和华,受浸成为他的仆人。

在早期基督教的日子,意大利的传道工作一片兴旺,欣欣向荣。(使徒行传2:10;罗马书1:7)保罗和他的同工曾在那里不辞劳苦地传讲好消息。在现今收割的日子,传道工作在同一个地区再度扩展,再次展现属灵的繁荣。(使徒行传23:11;28:14-16

[第13页的地图]

(排版后的式样,见出版物)

意大利

罗马

[第15页的图片]

比通托大会堂和罗马一个意大利手语会众

[第16页的图片]

圣经真理叫囚犯“得自由”

[第17页的图片]

传道工作在早期基督教兴旺的地区再度扩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