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切斯特·贝蒂珍藏知多少

切斯特·贝蒂珍藏知多少

 切斯特·贝蒂珍藏知多少

“古代文明遗留下来的稀世珍品,琳琅满目,美不胜收。……展出的微型画像和绘画作品,丰富多彩,耀眼生辉。”以上是切斯特·贝蒂收藏馆前任馆长R.J.海斯对馆藏文物所作的概述。这座收藏馆位于爱尔兰都柏林,存放着许多珍贵的古代文物,还有精美的艺术品、珍稀的书籍和无价的抄本。那么,切斯特·贝蒂到底是谁?他收藏了什么珍品?

1875年,艾尔弗雷德·切斯特·贝蒂生于美国纽约,具有苏格兰、爱尔兰和英格兰血统。除了当采矿工程师,他还开了一家采矿顾问公司,到32岁的时候,已经赚得大量钱财。他很舍得花钱收购艺术结晶,一生收集了不少精美的珍品。1968年,切斯特·贝蒂去世,享年92岁。他死后,一生的珍藏就留给爱尔兰的人民。

贝蒂的珍藏

贝蒂的珍藏形形色色,不一而足。收藏馆每期展出的物品,只占全部珍藏的百分之一左右。他收集了不同年代、不同文化的珍稀物品。这些珍品所属的年代相隔几千年,有的源于中世纪和文艺复兴时期的欧洲,有的来自亚洲和非洲多个国家。他收集的日本木刻可说是世上数一数二的珍藏。

贝蒂也收集了一百多块楔形文字泥板,跟他收藏的美术作品截然不同。这些饶有趣味的泥板是巴比伦人和苏美尔人遗留下来的。四千多年前,美索不达米亚的居民把生活的细节一一刻在湿的泥板上,然后把泥板烘干。他们所刻的泥板,许多都留存到今天,充分证明文字的书写艺术源远流长。

精美的书籍使他着迷

贝蒂看来很喜欢精工制作的书籍。他收集了许多世俗和宗教的典籍,包括一些装饰得精美绝伦的《古兰经》。一个作家说,贝蒂“看见那些大小对称、工工整整的阿拉伯字体,就受到吸引。……字体是用金银叶片和鲜艳矿石做装饰的,光彩夺目,令贝蒂十分着迷”。

贝蒂对玉石情有独钟,跟古代中国一些帝王没有两样。这些帝王认为美玉远胜黄金,是最珍贵的矿石。他们命令能工巧匠把大块大块的玉石琢磨成平滑的薄片。才华出众的艺术家各展所长,在一片又一片的玉石薄片上刻上精致的书画,再给书画抹上一薄层金子。他们就这样制成了一些绝妙非凡的书籍。贝蒂收藏的玉石书籍闻名天下。

价值连城的圣经抄本

贝蒂收集了大量古代和中世纪的圣经抄本。对重视圣经的人来说,这些抄本才是最有价值的 珍宝。装饰华美的圣经抄本反映出抄写员的耐心和艺术修养。圣经印本展示了早期装订工人和印刷工人的技巧和手艺。1479年,安东·科贝格尔在德国纽伦堡印制的《拉丁语圣经》就是一例。他跟谷登堡生活在同一时代,是“早期一个举足轻重、积极肯干的印刷者”。

切斯特·贝蒂收藏馆有一件独特非凡的展品,就是由叙利亚学者厄弗冷在公元4世纪初抄写的一部羊皮纸抄本。厄弗冷大量引用了公元2世纪的《四福音合参》的内容。在这部作品里,作者塔提安把四福音中有关耶稣生平的记载融合成一篇连贯的记叙文。后来,有不少作家都提到《四福音合参》,但这部作品已经失传,连一部抄本也没有留存下来。有些19世纪的学者甚至怀疑这部作品根本不存在。可是在1956年,贝蒂却发现了厄弗冷对塔提安的《四福音合参》的评注。这个发现进一步证实圣经是真确可靠的。

纸莎草纸抄本宝库

贝蒂也收集了大量宗教和世俗的纸莎草纸抄本。在公元4世纪以前写成的抄本超过50部,其中有些是从废弃的纸莎草纸堆里抢救出来的。长久以来,这些纸莎草纸堆一直积存在埃及的沙漠里。纸莎草纸文献拿出来卖时,许多都残缺不全。因此,商人常常带着多个纸箱而来,箱子里装满了纸莎草纸的断简残篇。切斯特·贝蒂收藏馆西方文物馆的馆长查尔斯·霍顿说:“有意购买的人就把手伸进纸板箱去翻找,挑出最大又有最多文字的一块。”

霍顿还说,贝蒂“最重大的发现”是一些珍贵的册式圣经抄本,其中“包括几部最早为人所知的基督教《旧新约圣经全书》”。有些商人知道这些抄本很有价值,于是把抄本拆散来卖。尽管如此,贝蒂却能把大部分零散的书页买下来。这些抄本到底有多重要呢?弗雷德里克·凯尼恩爵士说,自蒂申多夫在1844年发现《西奈册式抄本》以来,贝蒂买下的册式抄本是“迄今为止最重要的”发现。

这些册式抄本可以追溯到公元2世纪至4世纪,其中希腊语《七十子译本》的《希伯来语经卷》含有两份创世记的抄本。凯尼恩说,这两份创世记的抄本特别有价值,因为公元4世纪的“《梵蒂冈抄本》和《西奈册式抄本》几乎都缺了[创世记]这个经卷”。有三部册式抄本包含《希腊语经卷》的不同部分:一部有大部分的四福音书和差不多整卷的使徒行传;另一部(连同贝蒂后来买下的零散书页)有使徒保罗所写的大部分书信,包括希伯来书;最后一部有三分之一的启示录全书。凯尼恩说,这三部册式抄本“提供进一步的铁证, 使我们更加坚信现有的《新约圣经》的内容是真确可靠的”。

《切斯特·贝蒂纸莎草纸圣经抄本》显示,基督徒很可能早在公元100年以前,就已经开始使用册式抄本去取代笨重的经卷。这些抄本也显示,由于当时书写材料短缺,抄写员经常重复使用已用过的纸莎草纸。例如,在一部科普特语抄本中,约翰福音的部分内容就被抄写“在一本好像是希腊算术课的练习本上”。

这些纸莎草纸抄本虽然破破烂烂、毫不起眼,却是无价之宝,也是确凿可见的证据,让我们可以了解一下基督教创立初期的情况。查尔斯·霍顿说:“早期基督徒所用的册式抄本就活生生地摆在你的眼前,他们把这些抄本视如至宝。”(箴言2:4,5)如果你有机会亲自来看看切斯特·贝蒂收藏馆的珍藏,就必定大饱眼福。

[第31页的图片]

葛饰北斋的日本木刻

[第31页的图片]

《拉丁语圣经》是早期的圣经印本之一

[第31页的图片]

厄弗冷对塔提安的《四福音合参》的评注进一步证实圣经是真确可靠的

[第31页的图片]

“切斯特·贝蒂抄本P45”是世上最古老的册式抄本,单单一册就包含了大部分的四福音书和差不多整卷的使徒行传

[第29页的图片鸣谢]

Reproduced by kind permission of The Trustees of the Chester Beatty Library, Dublin

[第31页的图片鸣谢]

所有图像:Reproduced by kind permission of The Trustees of the Chester Beatty Library, Dubl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