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古代体育竞赛——许胜不许败

古代体育竞赛——许胜不许败

 古代体育竞赛——许胜不许败

“凡参加体育竞赛的人,事事都要自制。”“人在竞技会中争胜,不遵守规则,就得不到冠冕。”(哥林多前书9:25;提摩太后书2:5

使徒保罗论及的竞技会,是古希腊文化的基本一环。关于这些体育竞赛及比赛时洋溢着的气氛,历史告诉我们什么呢?

最近,一个名为“奈基——竞赛与胜利”的展览,在罗马大斗兽场举行。 *展览内容围绕着希腊的竞技会。有关展品或多或少解答了上述问题,而且启发基督徒深思对体育运动的看法。

源远流长

虽然希腊不是最先举行体育竞赛的民族,但早于公元前8世纪左右,希腊诗人荷马已在作品中描绘一个充满英雄主义和竞争精神的社会,骁勇善战和精于体育的人深受 推崇。上文提到的展览指出,希腊早期的节庆活动起源于宗教仪式。人们会在英雄人物的丧礼上祭祀神祇。举例说,留存至今的希腊最古老著作《伊利亚特》史诗里,作者荷马缕述在战士普特洛克勒斯的丧礼上,与阿喀琉斯并肩作战的伟大武士放下武器,通过拳击、摔跤、掷铁饼、投标枪和赛马车来比试高低,好显示他们的英勇。

后来,希腊各处地方陆续有类似的节庆活动举行。展览手册说:“在这些节庆活动期间,希腊人为了敬奉诸神,就暂且抛却永无休止的武力较量,通过体育竞赛,以和平、文明的方式来发挥他们的拼搏精神。”

不少城邦定期在崇拜场所举行体育竞赛,以敬奉他们的神祇。其中四个盛会的地位渐趋重要,分别是纪念主神宙斯的奥林匹克运动会及尼米亚赛会、敬奉阿波罗神的波锡奥斯比赛会,以及为波塞冬神而设的地峡运动会。久而久之,这四个运动会成为希腊全国的重要节庆活动,凡希腊人都可以参加。节庆活动除祭祀典礼和祈祷仪式外,还举行精彩的体育竞技和歌舞比赛来尊崇诸神。

这些节庆活动当中,论最历史悠久、最家喻户晓的,是追溯到公元前776年,每四年一次为纪念宙斯神而举行的奥林匹克运动会。其次的是波锡奥斯比赛会。这个竞技会举行的地点,邻近古代最著名的神谕处(位于德尔斐),比赛项目也包括体育竞技。不过,由于竞技会是纪念诗歌与音乐之神阿波罗的,所以比赛项目的重点是唱歌和跳舞。

竞赛项目

跟现代比较,古希腊运动会的竞赛项目数量不多,而且只有男子才可参赛。在古代举行的奥林匹克运动会,竞赛项目通常不出十个。从罗马大斗兽场举行的展览展出的雕像、浮雕、镶嵌画和赤陶花瓶上的图案,可以窥见当时竞赛的点滴。

赛跑是竞赛项目之一,赛程分为200米(围绕运动场跑一个圈儿)、400米(围绕运动场跑两个圈儿)和4500米长跑。运动员赛跑和体操时,都是赤条条的一丝不挂。至于五项全能的选手,则要参加赛跑、跳远、掷铁饼、投标枪及摔跤比赛。其他项目包括拳击和拳击摔跤比赛。拳击摔跤“揉合了拳击和摔跤的竞技,参赛者赤手空拳,互相击打,是极其残忍的体育竞赛”。还有马车比赛。装上小轮子的轻便敞篷车,由两只或四只幼马或成年马匹拉着,围绕运动场跑八个圈儿。

拳击赛可说是极尽残忍之能事,有些拳手甚至因此送命。拳手戴着特制的硬皮手套,上面钉了金属片,足以重创对手。因此你不难想象,一个名叫斯特拉托冯忒 的拳手比赛四个小时后,照镜子时连自己也认不出来!古代的雕像和镶嵌画都证实,拳手在比赛后往往面容毁伤,皮开肉绽。

摔跤比赛规定参赛者只可抱住对手的上身。那一方先把对手三次击倒在地,就算获胜。拳击摔跤比赛却截然不同。运动员几乎不受限制,可以狂踢对手,挥拳猛打,甚至扭断对手的关节。唯一的限制是不能挖眼睛、抓伤或咬住对手。要胜出比赛,就得把对手摔倒在地上,对手无法站起来就算认输。有人认为拳击摔跤是“奥运会最精彩的比赛”。

古代最轰动一时的拳击摔跤比赛,是公元前564年奥林匹克运动会的一场决赛。阿哈希翁被对手勒颈,奄奄一息,却凭着最后一口气把对手一只脚趾扭断。那人痛楚不堪,就在阿哈希翁断气前一刻投降。最后,裁判员宣布阿哈希翁的尸体胜出。

马车比赛是最闻名的竞赛项目,而且深受贵族欢迎,因为赢取胜利的不是车夫,而是马车和马匹的主人。参赛者要取胜,关键在于把握起点出发的一刻,同时要全程走在规定的路线上;在赛道两端的拐角转弯,更是要紧的关头。稍有差错或犯规,都可以造成意外。这令比赛看来更加刺激吸引。

奖赏

使徒保罗说,“在比赛中赛跑的人,虽然大家都跑,得奖的却只有一个人”。(哥林多前书9:24)运动员梦寐以求的,是击败对手,夺取冠军。展览指出:“胜利是运动员的最终目标。只有取得胜利才叫人满足,因为胜利真正反映一个人在体形和道德上的特点,还可以光宗耀祖。”诗人荷马的诗句,一针见血地道出这种看法:“我学会总要胜过别人。”

在古希腊体育竞赛里,得胜运动员获得的,只是象征式奖品,就是用树叶编成的冠冕。保罗把它称为“能坏的冠冕”。(哥林多前书9:25)虽然如此,这些奖品的意义却非常重大。这代表自然的无比力量赐给了优胜者。运动员能够全神贯注于比赛,最终取得胜利,正好表明他们得到诸神宠爱。从展品可见,古代雕刻家和画家描绘长有翅膀的希腊胜利女神奈基把冠冕颁给优胜者。在奥林匹克运动会取得胜利,意味着选手登上了运动生涯的顶峰。

奥林匹克运动会的得胜者会获得野橄榄枝叶编成的冠冕。地峡运动会的胜利者得到用松树叶子编成的冠冕。波锡奥斯比赛会及尼米亚赛会的奖品,则分别是用月桂 叶子及芹松叶子编成的冠冕。有些地方的运动会,主办单位会用金钱或其他东西作为奖品,以吸引运动界的顶尖好手参赛。为纪念雅典娜女神而在雅典举行的运动会,曾使用两耳圆盘底花罐作为奖品,这些花罐原本用来盛载珍贵的阿提卡油。在罗马大斗兽场举行的展览展出了几个花罐,其中一个画了雅典娜女神,并刻着“雅典娜竞赛会奖品”的字样。花罐的另一面则描绘体育比赛,大抵是得奖者胜出的比赛项目。

在希腊各个城邦里,每逢有代表运动员夺标,全城都会欢欣雀跃,感到无上荣光。运动员得胜归来,乡亲就会列队欢迎,大事庆祝,把他们视作人民英雄一般。运动员的塑像会竖立起来,以酬谢诸神。一般而言,凡人是不配获得这项殊荣的。另外,诗人还会作诗歌颂运动员的英勇。此后,举行官方典礼时,获胜的运动员都可坐在前排。政府也会从公帑拨给他们一笔奖金。

运动场与选手

体育竞赛是平民军人得以发展的重要因素。希腊每个城邦都设有运动场,为年青男子提供体育训练,还会教导他们学习人文和宗教学科。运动场附近有大片空地,方便受训的人操练。运动场四周也有圆柱门廊和其他有盖地方,用作图书馆和教室。来到这里接受教育的,大都是富裕家庭里不用干活儿的年青男子。运动员在教练指导下,长期接受严格训练,还要按照教练的规定进食和禁欲,好为运动会作妥准备。

在罗马大斗兽场举行的展览,展出了古代运动员的雕像,其中大多数是罗马人仿照希腊雕像雕成的。根据古希腊的思想观念,体形完美相当于道德完美,而且是贵族所独有的。因此,夺标运动员的均匀体形,正好是哲学提倡的理想。罗马人把这些雕像视为艺术珍品,用来装饰运动场、浴场、住宅和宫廷。

罗马人酷爱暴力节目,所以在罗马举行的各个希腊体育竞赛项目当中,拳击、摔跤及拳击摔跤最受欢迎。对罗马人来说,这些体育竞赛纯粹是消遣娱乐,而不是选手双方比试实力的机会。体育运动原本是教育的一环,让武士和运动员精英互相切磋。到了罗马时代,这个概念逐渐湮没了。罗马人只不过把体育当作浸浴前的健身运动,又或让下层阶级的职业选手来参赛,好娱乐大众,情况跟格斗比赛差不多。

 基督徒与体育竞赛

公元1世纪的基督徒不会参加体育竞赛,一个原因是这些活动起源于宗教仪式。他们意识到,“上帝的殿跟偶像怎能一致呢?”(哥林多后书6:14,16)那么,今天的体育竞赛又怎样?

现今的体育竞赛不再用来敬奉假神。然而,不少人对体育运动的疯魔程度,近乎宗教狂热,这跟古代的体育竞赛不是大同小异吗?再者,近年的报道也指出,有些选手但求取胜,不惜借助药物增强运动能力,以致危害自己的健康甚至性命。

对基督徒来说,锻炼身体的裨益十分有限。我们在乎的,是“内心深处的为人”,培养属灵的品质,这在上帝眼中才是极宝贵的。(彼得前书3:3,4)我们明白,不是每个参赛选手都有强烈的竞争精神,但无可否认,大多数运动员都是这样的。跟他们来往能够帮助我们遵从圣经劝告,“凡事都不要好辩争胜,不要自命不凡,倒要谦卑”吗?跟他们来往不是会导致“敌对、争执、嫉妒、烈怒、争胜、分党”吗?(腓立比书2:3;加拉太书5:19-21

今天许多涉及身体接触的运动,都可能引发暴力冲突。凡喜爱这类体育运动的人,都应留意诗篇11:5的话:“义人恶人,耶和华都要察验;凡喜爱暴力的人,他必恨恶。”

适当的运动叫人轻松愉快,但使徒保罗指出,“操练身体益处有限”。(提摩太前书4:7-10)保罗谈及希腊竞技会,借此强调基督徒培养自制、忍耐等品质是何等重要。保罗努力追求的首要目标,是赢得上帝所赐的永生“冠冕”。(哥林多前书9:24-27;提摩太前书6:12)在这方面,保罗为我们树立优良榜样。

[脚注]

^ 4段 “奈基”是希腊词语,意思是“胜利”。

[第31页的附栏或图片]

拳手遍体鳞伤

从这个公元前4世纪的铜器可见,古代的拳击比赛极其残忍。罗马大斗兽场展览的手册描述:“在一场接着一场你死我活的比赛中,尽管拳手已遍体鳞伤,仍然顽抗到底,与对手拼搏,以伤还伤,因为这样才能赢得如雷掌声。”手册也说:“旧的伤疤还没消除,就又添新的伤口,拳手总是体无完肤的。”

[第29页的图片]

马车比赛是古代最受欢迎的体育竞赛项目

[第30页的图片]

古代艺术家描绘长有翅膀的胜利女神奈基把冠冕颁给优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