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小小的牺牲,大大的福分

小小的牺牲,大大的福分

 人物生平

小小的牺牲,大大的福分

乔治·阿尔安和妻子安妮自述

我们做梦也没想到,会把“老师”说成“老鼠”;年过六十了还去学新的语言,尝试跟东方人交谈,在千奇百怪的方块字森林里摸索。尽管听起来不可思议,但这正是我和妻子安妮在20世纪80年代末的经历。现在让我们来说说,小小的牺牲怎样带来大大的福分。

我生在一个亚美尼亚家庭,是亚美尼亚教会的信徒,安妮是天主教徒。1950年,我们结为夫妇,双方都得在信仰上让步。当时我27岁,安妮24岁。我在美国新泽西州泽西城有家干洗店,经营近四年了。婚后,我们就住在干洗店楼上的公寓里。

1955年,我们在新泽西州米德尔敦买下一幢非常漂亮的房子,有三个卧室。由于新的家距离干洗店约60公里,我每天很晚才到家,每周工作六天。那个时候,耶和华见证人不时到我的店来,给我介绍圣经书刊,我跟他们的联系就只有这么一点点。我倒真爱看他们的书,爱不释手。虽然我把精神时间几乎全放在生意上,但还是逐渐对圣经建立起深深的尊重。

 后来,我得知守望台社开设的WBBR电台经常播出圣经演讲,正好能在往返干洗店途中收听。我每天都留心听,兴趣越来越浓,最后主动邀请见证人上门探访。1957年11月,乔治·布兰顿到我家来,跟我开始了圣经讨论。

敬拜真神,一家同心

安妮喜欢我学圣经吗?不如让她自己来说说吧。

“起初,我反对得很厉害。每次乔治学圣经,我都想办法捣乱。结果一连八个月,乔治只好到别的地方学圣经。一到星期日,他就到王国聚会所去聚会。他只有这么一天假,还跑去聚会,我看出他是认真的。不过,他依然是个好丈夫、好爸爸,甚至比以前还要好。于是,我的态度也慢慢改变了。其实,我在家里打扫时,也会趁没人看见,拿起乔治放在茶几上的《警醒!》来看。有时候,乔治也会挑些《警醒!》文章念给我听,内容大多是创造奇观,不是直接谈宗教教义的。

“一天晚上,乔治出去跟布兰顿弟兄学圣经了。我随手拿起床边小桌上的一本刊物,是两岁的小乔治放在那里的。这本刊物谈到死人的希望。由于外婆刚去世,我特别沮丧,所以尽管很累,还是打开刊物来看。我很快就看出死亡的真相:圣经说死人毫无知觉,不会受苦,将来有复活的希望。我茅塞顿开,越看越兴奋,身子越坐越直,边看边划下要点,要等乔治回来给他看。

“乔治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人就是我。他离家时,我反对他学圣经;现在我竟然跟他大谈圣经真理,说个不停。那天晚上,我们一直谈到深夜。乔治向我解释上帝对地球定下的旨意。我问他可不可以在家里学圣经,好让我也能参加。

“后来,布兰顿弟兄建议我们让孩子也加入学习。可是我们认为他们年纪太小了,只有两岁和四岁。布兰顿弟兄于是请我们读读申命记31:12,经文说:‘你要召集民众,就是男女和孩童,……让他们听,让他们学习’。我们采纳了他的建议,还让孩子在研读期间回答问题。我们全家一起准备 课文找答案,但鼓励孩子用自己的话来说。在这个过程中,孩子就一点一点地把真理刻在心上了。我们很感激布兰顿弟兄,他的好建议使我们一家在灵性上不断进步。”

有牺牲,才有收获

尽管我们一家人都开始学习圣经,可是新问题又来了。由于干洗店离家很远,我每天晚上九点才到家。因此,除了星期日的聚会,周中其他聚会我都没法参加。那个时候,安妮已参加所有聚会,而且进步很快。我很想进步,也很想主持家庭研读,在灵性上强化家人。我知道要达成心愿,就必须作出牺牲,于是决定缩短干洗店的营业时间,认为就算失掉一些顾客也值得。

这个决定带来了理想的结果。每周,我们一家都参加会众的五个聚会,也同样重视家庭研读,称之为“第六个”聚会。家庭研读定在每周星期三晚上八点举行。有时,我们吃完晚饭,收拾好碗碟,会打趣地说:“是时候参加‘聚会’了!”偶尔我回家晚了,安妮会先开始,我一到家就接手主持讨论。

另外,我们能一家同心,灵性健壮,也跟一起讨论每日经文有很大的关系。起初,由于人人起床时间不一样,安排起来并不容易。后来经过商量,我们决定大家在早上六点半一起吃早餐,讨论当天经文。这个常规发挥了重要的作用。两个孩子长大后能灵性成熟,投身伯特利服务,跟这个安排很有关系。

牺牲越多,服务机会越多

1962年我献身受浸后,就把经营了21年的生意卖掉,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找了一份工作。这样,我就能够多点跟家人一起事奉耶和华了。结果,耶和华所赐的福分也源源不绝。我们的目标是整家人都投身全时服务。20世纪70年代初,大儿子爱德华高中毕业后成为先驱,我们朝这个目标迈出了第一步。不久,小儿子也开始全时传道工作,接着安妮也成了先驱。他们有说不完的传道经历,令我大受激励。我们于是一起商量可以怎样简化生活,好达到家庭的目标。最后,我们决定把房子卖掉。那幢房子是我们心爱的安乐窝,我们住了18年,孩子都在那里长大。虽然我们有点舍不得,但耶和华赐给我们的福分却更多。

1972年和1974年,爱德华和乔治先后被邀请到伯特利服务。我和安妮虽然舍不得,但我们没有老在想:“他们要是能留在我们身边,成家立室,生儿育女,那多好!”刚相反,我们认为两个儿子能在伯特利为耶和华服务,很值得高兴。 *箴言23:15正好道出了我们的心声:“我儿,要是你心存智慧,我的心就很欢喜。”

 开始特别先驱工作

爱德华和乔治到伯特利服务以后,我和安妮继续先驱的工作。1975年,我们被邀请到伊利诺伊州克林顿郡做特别先驱,在一个没分配给任何会众的地区工作,叫我们又惊又喜!可是,接受这个邀请意味着我们要离开新泽西州,离开亲友,也不能常到纽约探望两个儿子了。尽管这样,我们把这个任务看成耶和华交给我们的工作,就欣然接受了。结果,小小的牺牲带来了大大的福分。

在新地区工作了几个月后,我们就开始在伊利诺伊州卡莱尔的一个社区会堂里举行聚会了。不过,我们更希望能找到固定的地方作聚会所。后来,经当地一个弟兄和他妻子介绍,我们租下了一间小屋。我们把小屋连同户外洗手间打扫一番,小屋就成了小小的聚会所。还记得,有一匹马对我们的聚会特别好奇,常常从窗外探头进来,要看个究竟!

过了一段日子,卡莱尔会众正式成立。我们出过一点力,感到很荣幸。有一对年轻的先驱夫妇,史提夫·汤普森和妻子卡琳莱,曾经跟我们一起工作。几年后,他们在守望台基列圣经学校受训,然后被派到东非服务,专责探访当地的会众。

不久,参加聚会的人越来越多,小屋里也越来越挤。我们迫切需要一个面积较大的聚会所。这时,最初找到小屋的那对夫妇再次帮忙。他们找到一幢可以改装为王国聚会所的房子,就买了下来。几年后,弟兄们在卡莱尔盖了一幢新的王国聚会所,我有幸在那里发表呈献礼演讲,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那些日子是我们人生中美好的一页,是耶和华所赐的福。

新地区,新体验

1979年,我们被派到新泽西州的哈里森服务,一去几乎就是十二年。其间,我们教一个华裔妇人学习圣经,因而接触到很多华人,建立了不少圣经研究。由于那里华人家庭和留学生特别多,有人鼓励我们 学学汉语。虽然我们每天都得抽时间学汉语,但能帮助区内的华人认识圣经真理,实在是赏心乐事。

在学汉语的日子里,我们闹过不少笑话。有一次,安妮本想说自己是圣经“老师”,却说成是圣经“老鼠”,因为“师”和“鼠”的发音很类似。那个住户笑着说:“进来吧。我还是第一次跟圣经老鼠聊天哩。”要学好汉语,谈何容易!

不久,我们被派到新泽西州另一个地区,继续在华人社区传道。后来我们被邀请搬到马萨诸塞省的波士顿,在成立了三年的汉语小组里工作。我们有幸在这个地区工作了七年,看到波士顿汉语会众在2003年1月1日正式成立,不禁欣喜雀跃。

甘愿牺牲,福杯满溢

玛拉基书3:10记载,耶和华吁请他的子民献上各样祭物,看他会怎样把福分倾注下来,直到他们一无所缺。当年我放弃很不错的生意,卖掉心爱的房子,也作了其他的牺牲。可是,跟上帝所赐的福分相比,这些牺牲根本算不了什么。

耶和华倾注的福分数之不尽,多而又多!看见两个儿子热爱真理,自己有幸参与救己救人的全时服务,亲身体验耶和华无微不至的照顾,我们感到心满意足。小小的牺牲确实带来了大大的福分!

[脚注]

^ 20段 目前,爱德华和妻子康妮在帕特森教育中心服务,乔治和妻子格蕾斯在布鲁克林工作。

[第25页的图片]

1991年,安妮跟乔治·布兰顿和妻子路薏丝的合影

[第26页的图片]

卡莱尔王国聚会所,已于1983年6月4日举行呈献礼

[第27页的图片]

跟新近成立的波士顿汉语会众合影

[第28页的图片]

跟爱德华、康妮、乔治和格蕾斯的合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