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施与减缓苦楚

施与减缓苦楚

 人物生平

施与减缓苦楚

胡利安·阿里亚斯自述

1988年,年届四十的我事业一帆风顺。当时我是一家跨国公司的地方总裁,待遇优厚,收入可观,公司更提供名贵房车代步。我的公司设备完善,地处西班牙马德里市中心。公司表示有意派我任全国总裁。那时我怎也料不到,自己的一生将要经历巨大的改变。

就在那一年,医生诊断我患上了多发性硬化症,这是一种不治之症。这个消息犹如晴天霹雳。后来我阅读有关这种病的资料,知道它会怎样折磨患者,更叫我心慌意乱。 *我仿佛下半生身上都要系着一个定时炸弹似的。试问,我怎能照料妻子米拉格萝丝和三岁大的儿子伊斯梅尔呢?我们怎样才能成功应付这个困境呢?我一筹莫展,就在这时,另一个打击又冲着我而来。

医生诊断后一个月,公司主管召见我,说公司需要的,是“好形象”的员工。员工患上退化症,即使是初期,也会令公司形象受损。就这样,我即时给老板辞退了。顷刻间,我毕生的事业就告吹!

 在家人面前,我极力摆出一副勇敢的面孔,其实却很想独自冷静一下,想想自己的处境,看看可以有什么打算。我设法克制自己,不让意志消沉。但叫我最痛心的,是一夜间自己竟然在主管眼中变得一文不值。

因软弱而大有力量

幸好,  在这段艰难的日子,我靠着不少良助得以熬下去,这些良助都是我力量的来源。二十年前,我已是个耶和华见证人。患病后,我在祷告里向耶和华诉说内心的感受,让他知道我多么彷徨无助。我的妻子也是个耶和华见证人,她是我的精神支柱。一些好友不断在身边鼓励我,支持我,他们对我体贴入微,真是难能可贵。(箴言17:17

自觉对别人有应尽的责任,也是我能坚强面对逆境的原因。我渴望亲自教导儿子,跟他玩耍,在传导工作上训练他,好好把他抚养成人。所以我绝不可以放弃,让自己向沮丧屈服。况且,我是耶和华见证人一群会众的长老,会众的基督徒弟兄姊妹需要我的鼓励。要是我因患病而灰心丧气,不就成了坏榜样吗?

我的身体愈来愈差,生活也不像以前富裕,这是无可避免的。但塞翁失马,安知非福?记得有一个医生曾说:“疾病不会摧毁人,却会改变人。”我领悟到,疾病带给人的影响不一定是负面的。

我仿佛“身上被扎了一根刺”,这帮助我了解病人的痛苦,懂得同情他们。(哥林多后书12:7)我更加体会箴言3:5的话:“你要全心信赖耶和华,不可依靠自己的聪明。”除此之外,现在的处境更教我认清人生最重要的事,知道有一件工作能使人心满意足、重拾自尊。我在耶和华的组织里仍有很多工作可以做。 “施与比接受更快乐”,我现在更明白耶稣这话的真义。(使徒行传20:35

新生活

患上多发性硬化症后不久,我和一些基督徒应邀到马德里出席一个研讨会。 我们受到培训,学会怎样帮助医生和患病的耶和华见证人建立互相合作的关系。后来,医院联络委员会(医委会)成立,由这些自愿服务的基督徒组成。对我来说,研讨会来得正合时宜。我找到一份比赚钱更有意义、更有满足感的工作。

研讨会介绍将要成立的医委会的工作,包括探访医院、会见医生、为医护人员设立讲座。这些工作都是为了促进医生和患病的耶和华见证人之间的共识,消除分歧。医委会替耶和华见证人找愿意采用不输血疗法的医生施手术。既然我从来没有接受过医学训练,实在有很多东西要学习,例如医学术语、医学道德、医院架构。这次研讨会令我耳目一新。回家后,我的人生有了新目标。我准备就绪,怀着兴奋的心情接受新任务。

 探访医院带来满足

虽然我受到病魔无情地折磨,但作为医委会的成员,我肩负愈来愈多责任。我失业后获发伤残抚恤金,所以有时间探访医院。探访医院没有想象中那么困难,而且成效不错,虽然偶尔有些不顺利。现在我行动不便,要以轮椅代步,这也不是大问题。医委会一个成员经常陪伴我。此外,医生习惯跟坐轮椅的病人交谈,有些医生见我不辞劳苦地探访他们,看来对我加倍尊重,更留心听我的话。

过去十年,我探访过数百位医生。有些差不多一开始就已乐意跟我们合作。马德里一位心脏外科医生胡安·杜阿尔特一向尊重病人的良心,并以此为荣,他立即提供协助。之后,他曾动过二百多次免输血手术,病人都是来自西班牙各地的耶和华见证人。近年来,愈来愈多医生开始替病人施行免输血手术。我们定期探访医院是一个因素,但医学进步、免输血手术的成功例子也是形成这个趋势的原因。 此外, 我们深信耶和华也在探访工作上赐福给我们。

一些专门治疗儿童的心脏外科医生也响应免输血手术,令我十分鼓舞。有两年时间,我们不时探访一组医护人员,包括两位外科医生和他们的麻醉科医生。 我们向他们提供一些医学资料, 详述近年一些医生在这方面的临床经验。1999年,婴儿心血管外科医学会议期间, 我们的努力得到回报。那两位外科医生,在一位愿意合作的英国医生指导下,替一个见证人家庭的婴儿动了十分复杂的手术,就是主动脉瓣修正手术。 *手术后,一位医生从手术室出来,向我和婴儿的父母宣布手术成功,我们都兴奋不已。这个家庭的意愿最终受到尊重。现在这两位医生已惯常接收西班牙各地患病的耶和华见证人。

真正令我满足的, 是这些事例让我知道自己有能力帮助基督徒弟兄。通常弟兄姊妹要找医委会帮忙时,他们已十分无助。他们也许要接受手术,但当地的医生不肯或不懂得采用免输血疗法。当他们得知马德里这里有各门专科医生愿意跟耶和华见证人合作时,都如释重负。有一次,一位住院的弟兄本来忧心忡忡,神色凝重,但一见到我们, 他紧张的情绪顿时安定下来。

 会见法律界人士,讨论医疗道德

近年来,医委会的成员也安排探访法官。我们探访时会送他们一本《家庭安康与耶和华见证人的医疗护理》。这本手册是特别为专业人员编写的,让他们知道耶和华见证人的立场,以及各种可行的免输血疗法的资料。我们有必要安排这类探访,因为以往在西班牙,法官常授权医生在未经病人同意下替病人输血。

法院的内庭肃穆庄严,我首次探访法庭,坐着轮椅经过走廊时,自觉十分渺小。此外还有一段小插曲,我发生了轻微意外,从轮椅摔了下来。有几个法官和律师看见,就走过来扶起我。他们都很友善,但我却尴尬得无地自容。

虽然很多法官都不清楚我们的来意,但大部分都很友善。第一位法官在我们来访前已考虑过见证人不输血的立场,并表示希望跟我们详谈。我们第二次探访时,他更亲自推我进他的会议室,专心听我讲解。我和一些医委会成员探访不久就有这样的成绩,都大受鼓励,结果克服了恐惧。之后,我们还作了不少成效良好的探访。

同一年,我们探访了另一位法官,给了他一本《家庭安康与耶和华见证人的医疗护理》。他诚意接见我们,答应会读读这本手册。我把自己的电话号码给了他,让他必要时跟我联络。两星期后,这位法官来电,说当地一位医生要求法庭授权医生,替一个需要接受手术的耶和华见证人输血。这位法官希望我们能替他想法子,让这个病人接受另一些疗法,好能尊重病人免输血的意愿。我们很快就找到另一家医院,成功替这个耶和华见证人做了免输血手术。法官知道手术成功,十分高兴,并向我们保证:要是将来遇到类似的情况,他会以同样的方法处理。

我们探访医院期间,时常要鼓励医生考虑 病人的权益和良心,所以少不免要提及医疗道德的问题。在马德里,一家愿意合作的医院邀请我参加一个关于医疗道德的课程。这个课程让我有机会向很多医学界专家解释我们的宗教立场。课程也帮助我理解医生所面对的种种抉择。

课程中一位导师是迭戈·格拉恰教授。他不时举办颇有声望的伦理学硕士课程,供西班牙医生选修。他十分支持我们在输血方面要求知情同意的立场。 *我们跟他紧密联系,有一次,格拉恰教授还邀请耶和华见证人西班牙分部一些代表,向他的研究生解释我们的立场,当中一些学生更被誉为全国一流的医生。

面对现实

有分参与医委会的工作,为基督徒同工服务的确是赏心乐事。当然我的难题不会因此而解决。事实上,疾病正无情地缠扰我。但庆幸我仍能保持警醒,没有松懈。多亏妻子和儿子体谅,他们没有半点怨言。我的各项职责还应付得来。要是没有他们的帮助和支持,这根本是不可能的。我连扣上裤子的钮扣、穿上大衣的能力也没有。我特别向往每星期六跟儿子伊斯梅尔一起传道的时光。他推着我传道,让我跟不同住户交谈。现在我仍是会众的长老,照料各项职责。

过去十二三年,我饱受病魔折磨。看见自己的残疾影响家人真叫我心痛,有时候这比疾病带来的痛苦更难受。虽然他们从没埋怨,但我知道他们吃了不少苦头。不久之前,我的岳母和父亲在短短一年内相继去世。同一年,我发觉自己必须依靠轮椅出入。内子米拉格萝丝之前一直照顾跟我们同住的父亲,后来父亲死于退化症,她感觉自己好像目睹我将来的惨况。

可是,这个病对我也有正面影响。我们三口子同心协力,克服困难,家人关系更为巩固。现在我坐的是轮椅,不是大班椅,却活得比以前更快乐,因为我能够献出一生为别人服务。施与减缓苦楚,耶和华真的信守诺言,在适当的时候赐力量给我们。我的确可以像保罗一样说:“我靠着那赐给我力量的,凡事都能应付。”(腓立比书4:13

[脚注]

^ 5段 多发性硬化症是中枢神经系统失调,常使身体逐渐失去平衡,无法控制四肢,有时甚至引致视力衰退、语音不清、思想迟钝。

^ 19段 这种手术称为罗斯疗法。

^ 27段 参看《守望台》1997年2月15日刊19-20页

[第24页的附栏]

妻子的话

丈夫患了多发性硬化症,做妻子的,在精神、感情和身体上必然压力重重。我必须学会对自己合理一点, 不会安排太多事情,要自己一下子完成。 我也要学会避免为未来过度忧虑。(马太福音6:34)患难见真情。我和丈夫的关系比以前更密切, 跟耶和华的关系也更亲密。 有些基督徒有类似的遭遇, 他们的故事令我大受强化。 我十分高兴丈夫有宝贵的机会为弟兄服务。 尽管每天都有新的考验, 但耶和华总不会叫我们失望。

[第24页的附栏]

儿子的话

爸爸又坚强又乐观,是我的好榜样。我推着爸爸出入,总算能为他做点事。我知道不可以常常做自己喜欢做的事。虽然我现在只是个年轻人,但长大后,我希望成为医院联络委员会的成员。我知道圣经的应许,现在的痛苦不过是短暂的。很多弟兄姊妹比我们更艰苦呢。

[第22页的图片]

妻子是我的精神支柱

[第23页的图片]

跟心脏外科医生胡安·杜阿尔特会面

[第25页的图片]

跟儿子一起传道确是赏心乐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