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七十子译本》——古今的良助

《七十子译本》——古今的良助

 《七十子译本》——古今的良助

一个位高权重的埃塞俄比亚人离开耶路撒冷返回本国。在经过一条荒漠路时,他在车上朗读一份宗教书卷。后来有人向他解释书卷的内容,他的一生自此改变。(使徒行传8:26-38)他读到的就是以赛亚书53:7,8,而他使用的是圣经第一个译本——希腊语《七十子译本》。多个世纪里,这个译本在传播圣经信息方面举足轻重, 所以有人说这是一部改变世界的圣经译本。

《七十子译本》是在什么时候,为了什么原因译成?为什么人们需要这个译本?在译本出现后的许多世纪里,它发挥了多大的功用?今天,《七十子译本》还能对我们有什么帮助?

为了便利说希腊语的犹太人

公元前332年,亚历山大大帝摧毁了腓尼基的泰尔城后,率军进入埃及。埃及人视亚历山大为救星,所以热烈欢迎他。他在埃及建立了古代世界的学术中心亚历山大城。亚历山大希望他所征服的民族都认识希腊文化,于是在帝国里广泛引进古希腊共同语。

公元前3世纪,住在亚历山大城的犹太人相当多。许多被掳到巴比伦去的犹太人,获释后本来聚居在巴勒斯坦以外的不同地方,但后来都迁到亚历山大城去。这些犹太人懂得多少希伯来语呢?麦克林托克和斯特朗合编的《百科全书》说:“从巴比伦释放回来的犹太人,对原来熟谙的古希伯来语已经忘了不少,这是广为人知的。因此在巴勒斯坦的会堂里,他们聆听别人朗读摩西的经卷时,需要有人用迦勒底的语言向他们解释。……亚历山大城的犹太人对希伯来语可能更生疏;亚历山大城的希腊语才是他们熟悉的语言。”显然,把《希伯来语经卷》翻成希腊语,时机已经成熟了。

亚里斯多博是公元前2世纪的犹太人。他曾经写道,希伯来律法的一个版本翻成了希腊语,翻译工作在托勒密二世(公元前285~前246年)在位期间完成。到底亚里斯多博所说的“律法”指的是什么,学者有不同的意见。有的认为只是《摩西五经》,有的认为是整部《希伯来语经卷》。

无论如何,根据传统的说法,首次把《希伯来语经卷》翻成希腊语的工作,是由大概七十二个犹太学者合力完成的。后来,人们开始采用七十这个约数,这个译本也因此叫做《七十子译本》(英语名称是Septuagint, 即“七十”的意思)。译本的代号是LXX, 即罗马数字的“七十”。到了公元前2世纪末,《希伯来语经卷》中的所有小书都已翻成希腊语。于是,人们用《七十子译本》这个名称来指整部翻成希腊语的《希伯来语经卷》。

在1世纪大派用场

在耶稣基督和使徒的时代,及在此之前,各地说希腊语的犹太人都使用《七十子译本》。公元33年五旬节那天,耶路撒冷城里聚集了许多来自希腊语地区的犹太人和归信者,这些地区包括亚细亚行省、埃及、利比亚、罗马和克里特。他们平常阅读的圣经,无疑就是《七十子译本》。(使徒行传2:9-11)因此在1世纪,这个译本在传播好消息方面发挥了很大的影响。

且举个例。有一次,门徒司提反向来自昔兰尼、亚历山大、西利西亚和亚细亚的人说:“约瑟派人请父亲雅各和所有亲属来,一共七十五人。”(使徒行传6:8-10;7:12-14)在希伯来语文本中,创世记46章记载约瑟亲属的数目是七十,而《七十子译本》中的数目是七十五。很明显,司提反引用的是《七十子译本》。(创世记46:20,26,27

使徒保罗第二和第三次到海外传道时, 探访小亚细亚和希腊各地,其间向许多敬畏上帝的外邦人和“崇拜上帝的希腊人”传道。(使徒行传13:16,26;17:4)这些人所以敬畏上帝,甚至崇拜他,是因为他们从《七十子译本》中获得有关上帝的知识。保罗向这些说希腊语的人传道时,经常引用或概述这个译本的经文。(创世记22:18;加拉太书3:8

在《希腊语经卷》里,直接引用《希伯来语经卷》的地方约有320处,连同节引和概述经文大意的地方就共有890处。由于经文大多引自《七十子译本》,而不是希伯来语抄本,这个译本的一些经节遂成为受上帝启示的《希腊语经卷》的一部分。这件事含有重大的意义。耶稣曾经预告王国的好消息会传遍普天下。(马太福音24:14)为了实现这个预言,耶和华会容许自己所启示的话语,被翻成世界各地的人所使用的语言。

今天同样有用

到了今天,《七十子译本》仍然很有价值。后期的希伯来语抄本可能出现抄写员的笔误;借着这个译本,人们就可以找出这些错误来。例如,创世记4:8的记载说:“该隐对弟弟亚伯说:‘我们到郊野去吧。’到了郊野,该隐就袭击弟弟亚伯,把他杀了。”

公元10世纪以后的希伯来语抄本里,没有“我们到郊野去吧”这句话。而在年代较早的《七十子译本》及其他抄本里,却包含了这句话。在希伯来语文本中,经文里有一个通常用来介绍引文的词,跟着却没有任何引文出现。为什么呢?因为创世记4:8里有两个相连的句子,都以同一个希伯来词语结束,这个词语汉语翻做“到郊野”。麦克林托克和斯特朗合编的《百科全书》这样解释:“或许就是因为两句的结尾都是同一个词,所以希伯来抄写员看错了。”抄写员可能把两句中有“到郊野去”等字的那句看漏了。毫无疑问,《七十子译本》和其他尚存的较旧抄本,可以用来跟年代较晚的希伯来语文本比较,协助辨认出当中的错误。

反过来说,《七十子译本》的抄本也可能出现错误。有时候,人们参照希伯来语文本来修正希腊语译本的错误。通过把希伯来语抄本、希腊语及其他语言的译本互相比照,找出翻错了的地方和抄写员的笔误,就可以保证上帝的话语准确地流传下来。

现存完整的《七十子译本》抄本年代久远,可追溯至公元4世纪。这些抄本和后来的抄本都没有使用上帝的名字耶和华。在希伯来语,上帝的名字由四个希伯来字母(YHWH )所代表。凡是希伯来语文本中出现这四个字母的地方,现存的《七十子译本》都以希腊语的“上帝”或“主”取而代之。然而,大约50年前的一项发现,使我们对事情了解得更清楚。那年,一队探险队在死海西岸的洞穴里,发现了一份古代皮卷的残片,那皮卷就是希腊语的十二先知书(何西阿书至玛拉基书)。皮卷是在公元前50年和公元50年之间写成的。在这些更古的残片里,上帝名字的四个希伯来字母没有被希腊语的“上帝”或“主”所代替。这证明《七十子译本》的早期抄本,的确使用了上帝的名字。

1971年,一些古纸莎草纸书卷的残片(福阿德纸莎草抄本266号)面世了。这些残片是《七十子译本》的一部分,于公元前1至 前2世纪抄成。残片给了我们什么启发呢?这些早期的《七十子译本》残片里,同样保留了上帝的名字;这是一个有力的证据,证明耶稣和他1世纪的门徒都知道和使用上帝的名字。

今天,圣经是历史上被翻成最多语言的书。世上超过百分之90的人都可以用自己的母语读到起码一部分的圣经。现在,我们很高兴有一本意义准确,被翻成现代语言的译本,就是《圣经新世界译本》。这个译本的全书或《希腊语经卷》有超过40种语言版本。在《圣经新世界译本详注本》中,有数百条脚注引用了《七十子译本》和其他古代抄本的内容。的确,《七十子译本》仍然对现今研究圣经的人大有价值。

[第26页的图片]

门徒腓力解释《七十子译本》的经文

[第29页的图片]

使徒保罗经常引用《七十子译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