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四福音——史实还是神话?

四福音——史实还是神话?

 四福音——史实还是神话?

拿撒勒人耶稣——这个年轻人改变了人类的历史,他的生平事迹在世界各地也广为人知。有些人在学校里读到他的生平,其他人则从阅读和交谈获知他的事迹。许多人承认四福音含有许多永不过时的真理和格言,例如其中有句话说:“你们的话,‘是’就该指是,‘ 不是’就该指不是。”(马太福音5:37)不管你的父母是不是教徒,他们灌输给你的做人道理也可能是来自四福音的。

对千百万诚恳的基督徒来说,四福音所描述的基督深深感动他们,使他们甘愿为他而受苦,甚至牺牲生命也在所不惜。这几卷福音书激励他们表现勇气、忍耐、信心,也给他们稳确的希望。你岂不同意,除非我们能够找到确凿的证据,否则就绝不该贸然把这些记载视作虚构的故事吗?想到四福音对人类的思想和行为所产生的重大影响,如果有人怀疑四福音是否值得相信,你岂不会要他提出充分证据来吗?

关于这几卷福音书,我们请你考虑几个发人深省的问题,亲自看看那些仔细查考过四福音的人(其中有些甚至不是基督徒)对这些问题有什么看法,然后根据你所知的事实作出结论。

要考虑的问题

◆ 四福音可能只是人天衣无缝地虚构出来的吗?

耶稣专题研讨会的创办人罗伯特·芬克说:“马太、马可、路加、约翰把弥赛亚包装得跟耶稣死后才逐渐形成的基督教教义不谋而合。”可是在福音书的写成期间,许多当时活着的人不但听过耶稣的教训,看到他的作为,甚至还在耶稣复活之后见过他,但这些人并没有指责福音执笔者作伪行骗。

请考虑有关基督死亡和复活的记载。并非只有四福音才载有关于耶稣死亡和复活的可靠记录,使徒保罗在写给古代哥林多基督徒的第一封信里也提及过这件事。保罗写道:“我所领受的事,我已经传给你们,首要的事之一就是:基督照经书所说的,为我们的罪死了;他被埋葬,而且照经书所说的,第三天被兴起来;他出现给矶法看,然后给那十二个人看。后来有一次,他出现给五百多个弟兄看,其中大部分到目前还在,有的却在死里睡了。后来,他出现给雅各看,然后给所有使徒看,最后他还出现给我看,但我不过像早产婴儿一样。”(哥林多前书15:3-8)这些目击证人都是耶稣生平史实的保管人。

《基督教希腊语圣经》并不含有现代圣经批评家所指控的虚构记载。这样的记载是在公元2世纪的若干著作里出现的。因此叛道的势力已在一些跟真基督徒疏远的社区里逐渐形成,结果产生了若干有关基督的谬误报道。——使徒行传20:28-30

 ◆ 四福音可能只是传奇故事吗?

作家兼批评家刘易斯发觉,他很难把福音书仅视作传奇故事。他写道:“站在文学历史家的立场,我敢绝对肯定,不管福音书是什么,也不是传奇故事。它们缺少了传奇故事的文采。……耶稣一生大部分事情我们都不知道,人编造的传奇故事不会是这样的。”值得注意的是,虽然知名的历史家威尔斯并不以基督徒自居,他却承认说:“全部四卷[福音书的执笔者]都不谋而合地给我们描绘了一个非常实在的人物,从而表明这些记载都是真人真事。”

请想想耶稣复活后向门徒显现的情况。一个善于编造故事的人很可能会安排耶稣威风凛凛地回来,发表一个惊天动地的演讲,或沐浴在灿烂的光芒和荣耀里;但四福音并没有这样的描述。相反,各福音书的执笔者只描述耶稣站在门徒面前,然后问道:“小孩子,你们没有什么吃的吧?”(约翰福音21:5)学者格雷格·伊斯特布鲁克说:“我们从这些细节看出,四福音是真实的记载,不是虚构的故事。”

认为福音书是传奇故事的指控难以成立的另一个理由是,写四福音期间,拉比的施教方式十分严谨。他们喜欢采用死记硬背的方法。有鉴于此,执笔者宁可小心翼翼把耶稣的话简单、准确地记录下来,而不是用华丽的词藻大事渲染。

◆ 假如四福音真的是传奇故事,它们能够在耶稣死后那么短时间之内就编纂成书吗?

根据现有的证据,四福音是在公元41年至98年写成的。耶稣死于公元33年。这意味着他的生平记载在他结束服事职务之后一段相当短的时间内就编纂成书了。这件事大大削弱了那些力主福音书记载是传奇故事的人的论据。传奇故事需要相当长的时间才能形成和流传开去。就以古希腊诗人荷马的《伊利亚特》和《奥德赛》为例,有些人认为这两首史诗的传奇故事流传了几百年之久才确定下来。四福音的记载又怎样?

历史家威尔·杜兰特在《凯撒与基督》一书中写道:“几个平凡的人……竟然能够塑造出这么威严有力、亲切感人的品格,这么高尚的道德情操,以及这么激励人心的天下一家理想,就真是奇迹了。这比福音书所载的任何奇迹更令人难以置信。经过两个世纪的圣经批评之后,基督的生平、品德和教训的轮廓仍然相当鲜明,为西方人的历史添上了无限的姿采。”

◆ 四福音是否曾因应早期基督徒的需要,在后来加以改编呢?

有些批评家认为,早期基督徒社区的政治情势曾促使四福音的执笔者改编耶稣的事迹或加插一些资料。可是,我们仔细读读四福音,就可以看出执笔者绝没有作过这样的修改。如果福音书里关于耶稣的记载曾由公元1世纪的基督徒处心积虑加以修改,为什么书里仍然含有一些对犹太人和外邦人的负面评语呢?

马太福音6:5-7是个很好的例子,执笔者引述耶稣的话说:“你们祷告的时候,也不可像那些虚伪的人;因为他们喜欢站在会堂里、站在阔路的转角上祷告,要让人看见。我实在告诉你们,他们已经收到全部的报酬了。”耶稣的这段话显然谴责犹太的宗教领袖。耶稣接着说:“你们祷告,不要把同样的话重复又重复,好像众国族的人[外邦人] 所做的,他们以为说得多就蒙垂听。”福音书执笔者这样引述耶稣的话,并不是想赢得更多归信者,他们只是把耶稣实际说过的话记录下来罢了。

请也考虑一下另一件事。福音书报道有些女子来到耶稣墓前,发现墓穴空了。(马可福音16:1-8)格雷格·伊斯特布鲁克说:“在古代中东的社会,女子的证言一向被视为靠不住。举个例,两个男子作证就足以定一个女子犯了通奸罪,但没有任何女子的证言能够定男子的罪。”事实上,耶稣的门徒也不相信女子的话!(路加福音24:11)因此,我们很难相信竟有人会蓄意捏造这样的故事。

《基督教希腊语圣经》的书信部分和使徒行传都不含有比喻。这是个有力的论据,显示四福音所含的许多比喻不是早期基督徒加插进去的,而是耶稣自己所说的。此外,我们仔细把福音书和书信部分比较一下,就会发现福音书执笔者绝没有把保罗或《基督教希腊语圣经》其他执笔者的话改头换面,然后视之为耶稣的主张。如果早期基督徒群体曾这样做,我们就应当至少会在福音书里找到一些书信部分的内容。既然我们找不到,我们有理由相信福音书的记载是真实可靠的。

◆ 福音书有些内容看来自相矛盾,这又怎样?

很久以来,圣经批评家一直说福音书充满矛盾。历史家杜兰特曾试以完全客观的观点,从纯粹历史文献的角度去查考福音书的记载。虽然他说其中有些看来矛盾的地方,但他总结说:“这些矛盾只是细节上的差异,并不足以影响内容;对观福音书(马太福音、马可福音、路加福音)在各主要部分都彼此协调一致,共同构成了一个首尾一贯的基督形像。”

福音书里一些看来矛盾的记载,时常并不难消除。我们可以用马太福音8:5的记载说明这点,这节经文说:“有一个军官来见[耶稣],恳求他”医治他的仆人。但我们在路加福音7:3却读到,军官“差遣些犹太人的长老前去,求耶稣来使他的奴隶平安脱险”。军官请长老代表他对耶稣说话。马太福音说军官亲自恳求耶稣,因为他通过长老作代言人,向耶稣提出请求。由此可见,不少所谓的矛盾其实很容易消除,以上仅是其中一个例证而已。

 批评家说福音书未能符合真实历史的标准,这个声称又怎样?杜兰特说:“批评家一股劲儿要寻找圣经的错处,用极为严格的标准去验证《新约圣经》。要是用同一标准来验证一百位古贤,例如汉穆拉比、大卫、苏格拉底等,相信这些古贤都会变成神话人物了。虽然写福音书的人本身也有偏见和神学成见,他们却记下许多事件,是杜撰的人绝不会写下来的,例如,众使徒彼此争竞,想在天国获得高人一等的地位;耶稣被逮捕之后,他们四散奔逃;彼得不认耶稣……等。读到这些记载,我们不得不相信其中所叙述的都是活生生的真实人物。”

现代的基督教足以代表福音书里的耶稣吗?

耶稣专题研讨会宣告,他们就福音书所作的研究,是“不受教会会议所约束的”。但历史家威尔斯看出,福音书里耶稣的教训,跟各基督教会的主张其实有很大差别。他写道:“没有任何证据显示耶稣的使徒曾听过三位一体的道理,至少没有从耶稣听过。……[耶稣]也从没有表示他的母亲马利亚该受人崇拜;这种圣母崇拜其实是由崇拜天后伊希斯演变过来的。所有典型的基督教会道理,不论在崇拜方面还是在习俗方面,耶稣都没有提过。”因此,人绝不能根据各基督教会的主张去判断福音书的价值。

你认为怎样?

考虑过以上各点之后,你 有什么想法呢?有任何令人信服的 真实证据,表明福音书仅是神话吗?许多人发现,虽然批评家质疑福音书的真确性,他们提出的证据实在难以令人信服。为了对事情获得正确的看法,你得怀着开明客观的态度,仔细读读福音书的记载。(使徒行传17:11)你会留意到,福音书对耶稣的品格所作的描述是首尾一贯、诚实无伪、准确无误的,因此这些记载绝不是一堆虚构的故事。 *

如果你仔细查考圣经,把其中的劝告应用出来,你就会看出圣经的确能够改善你的生活。(约翰福音6:68)四福音里耶稣所说的话尤其能够造益我们。此外,你还能够从福音书获知,上帝为顺服的人类预备了一个光明幸福的前途。——约翰福音3:16;17:3,17

[脚注]

^ 29段 请参看以下两本由纽约守望台圣经书社出版的书刊:《圣经——上帝的话语抑或人的话语?》第5-7章,以及题名为《一本造益万民的书》的册子。

[第7页的附栏]

真实报道的确据

若干年前,一个澳大利亚剧作家曾一度对圣经怀有批评的态度,但后来却承认说:“记者的首要责任是将事实考查清楚,我有生以来第一次这样做。……我大感惊讶,因为我读到的[福音记载]并不是传奇故事,也不是以自然手法虚构的。福音书是报道,是对一些异乎寻常的事件所作的第一、第二手报道。……报道的文章有自己的风格,而福音书正有这种风格。”

类似地,奥克兰大学古典文学系教授布莱克洛克说:“我自称是历史家,我从历史的角度去看古典文学。我敢说有关基督的生平、死亡、复活的证据,比大部分古代历史更真实、更可信。”

[第8,9页的地图或图片]

(排版后的式样,见出版物)

腓尼基

加利利

约旦河

犹地亚

[图片]

“有关基督的生平、死亡、复活的证据,四福音比大部分古代历史更真实、更可信。”——布莱克洛克教授

[鸣谢]

Background maps: Based on a map copyrighted by Pictorial Archive (Near Eastern History)Est. and Survey of Isra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