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名不虚传的园丁之友——瓢虫

名不虚传的园丁之友——瓢虫

 名不虚传的园丁之友——瓢虫

《警醒!》英国撰稿员来稿

甲虫虽然不是人见人爱的昆虫,但瓢虫却很讨人喜爱。儿童深深被它吸引,园丁和农夫对它张手欢迎。小小瓢虫,到底哪里来的魅力,能够使人喜欢上它呢?

小虫何以获垂青?

这个益虫家族的小成员,大都以蚜虫(左图)为至爱美食。蚜虫个儿细小、浑身柔软,在花草丛中,在田园深处,它们大摇大摆地吸吮植物的精华。有些成年的瓢虫,一生能吃掉数千只蚜虫,就连它们的虫子虫孙胃口也不少。瓢虫的餐单除了蚜虫,还有多种植物的寄生虫,有些瓢虫甚至爱吃霉菌,使植物免受霉菌腐蚀。这样一个好助手,园丁和农夫又怎能不以朋友相待呢?

19世纪末叶,澳大利亚的绵蚧不知怎的,竟越过重洋,被带到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去。这种害虫繁殖率高,威胁到加州所有柑橘果园和种植柑橘的行业。在澳大利亚,绵蚧说不上是农作物的破坏王,一个昆虫学家得知这点,就动身前往绵蚧的老家去寻找它的天敌。他发现绵蚧的天敌正正就是澳大利亚瓢虫。五百个瓢虫“壮士”跟随昆虫学家回到加利福尼亚州,不到一年,加利福尼亚州就再找不着绵蚧的影子了,柑橘属果树因此得以保存。

匆匆一载虫生路

这种小小的虫儿有一个卵形身躯,平坦的下腹背着圆鼓鼓的甲壳,煞是可爱。尽管瓢虫是那么的嘴馋,家族成员却一般长不到12毫米。它们的翅鞘又硬又闪亮,有色彩缤纷的图案,用来覆盖和保护一双精致的后翅。起飞的时候,翅鞘张开,翅膀就会伸展出来。人们常以为,瓢虫必然是浑身红彤彤,带有黑斑点的那种。其实瓢虫家族有近五千个品种,颜色和斑点的组合变化无穷。有些是橙黄色配黑斑点的,有些则是黑溜溜而缀有红斑点的,少数是无斑无点的,还有一些全身都是方格图案或条纹的。

大部分品种的瓢虫都有一年寿命。在冬季,成年的瓢虫会掩藏在干燥的地方冬眠。等到大地回春,梦残乍醒,它们就忙着飞来飞去,东挑西拣,找到了那些有大量蚜虫滋生的植物后,就进行交配。瓢虫卵(右图)是黄澄澄、一串串的,哪里的蚜虫多,雌虫就在附近叶子的底部下卵。每颗虫卵孵化出来的,是一条六足的幼虫,样子凶巴巴的,怎么看也看不出是瓢虫,倒更像一条小小的短吻鳄。(下图)由于小东西很是贪嘴,整天不停地吃着蚜虫,身体胖得很快,到皮肤包容不下时,就非要换皮不可了。这样经过数次的换皮后,幼虫把自己挂在一棵植物 上,开始长出一层蛹皮。幼虫会在虫蛹内慢慢长大,直到最后成虫,才破蛹而出。成虫的身体初时是软绵绵的,颜色黯淡,在虫身变硬之前,它仍要留在植物上。过了一天,身上独特的图案就呈现出来了。

瓢虫的敌人看到这种色彩斑斓的虫儿,都会二话不说,转身就逃。原来在大敌当前之际,瓢虫会从关节中间喷出一种黄色的液体来,由于气味难闻兼入口恶臭,鸟儿或蜘蛛等敌人只要领教过一次,下次再与这种色彩华美的虫儿狭路相逢时,都总会勾起痛苦的回忆,知道惹它不起了。

除害无端变为害

有一个品种的瓢虫,起初引进的时候,本是为了除掉害虫的,后来它本身竟也成了一种害虫;它就是异色瓢虫,别名亚洲瓢虫。在亚洲东北部的天然栖息地那里,异色瓢虫与瓢虫家族的其他成员相处融洽,互不侵犯。由于异色瓢虫食量惊人,人们在不久前把它们引进北美和欧洲,以对付蚜虫及其他植物害虫。可惜这些初来乍到的成员竟把当地同胞的食物吃光,造成灭族的危机。更可怕的是,异色瓢虫全无天敌,到蚜虫已差不多吃光后,异色瓢虫饥饿难耐,连当地的瓢虫和其他益虫也拿来填肚子。昆虫学家看到有些瓢虫将要灭族也十分担心。异色瓢虫惹人厌的事情又岂止这些,它们把蚜虫和害虫都吃光后,就涌向果园,把快要收成的水果大啖大啖的吃个饱;秋风乍起,异色瓢虫又大群大群的涌进人家,好在严冬的季节中图个暖。

更有少数的瓢虫坏分子,放着害虫不吃,而吃很有经济价值的农作物。幸好绝大部分的瓢虫都是园丁的好助手。

吸引瓢虫有妙法

想吸引瓢虫来到你的花园吗?本地花开的时候,花粉飘飘,花蜜甜甜,已可吸引瓢虫到访。一片野草,一盘浅水,也未尝不能把它引来。至于那些化学杀虫剂,还是不用为妙。在树上也好,在地上也好,冬季来临,几块枯叶,对瓢虫已是个一觉冬眠的好处所。花园中的一角,如有虫子虫卵出现,切勿杀死它们,你杀死它们,就是杀死瓢虫的下一代。

别忘记,这些可爱的小虫儿,不必太多,只消一小撮,就能把你花园里的害虫通通收伏,哪还用得着有害的杀虫剂!如果你待它们好,它们自会投桃报李,答谢厚恩。瓢虫确是造物主充满智慧的又一个例证,诗篇执笔者绝对认同,说:“耶和华啊,你所造的多么丰富!这一切都是你用智慧造成的。大地布满你所造的万物。”(诗篇104:24

[第16页的图片鸣谢]

上:© Waldhäusl/Schauhuber/Naturfoto-Online; 左一、左二:Scott Bauer/Agricultural Research Service, USDA; 中:Clemson University - USDA Cooperative Extension Slide Series, www.insectimages.org; 卵:Bradley Higbee, Paramount Farming, www.insectimages.org

[第17页的图片鸣谢]

左一:Jerry A. Payne, USDA Agricultural Research Service, www.insectimages.org; 左二:Whitney Cranshaw, Colorado State University, www.insectimages.org; 左三:Louis Tedders, USDA Agricultural Research Service, www.insectimages.org; 左四:Russ Ottens, The University of Georgia, www.insectimages.org; 叶子上的瓢虫:Scott Bauer/Agricultural Research Service, USD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