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浪子回头

浪子回头

 浪子回头

梅罗兹·威廉·森迪口述

我从小开始,家人就教我要爱上帝。很可惜,到了18岁,我变得十分反叛,甚至离家出走。有十三个年头,我生活放荡,活像耶稣比喻中的浪子一样。(路加福音15:11-24)我后来成为毒贩,差点前途尽毁。让我来告诉你我是怎么悔悟过来的。

我在1956年出生,父母都是基督徒。我们家有九个儿女,我排行第二。我们住在尼日利亚西南部一个小镇伊莱沙。爸爸自小在天主教家庭长大。不过到了1945年,爸爸的叔叔送了一本《上帝的竖琴》给他。 *他看完以后,就主动接触耶和华见证人。爸爸在1946年受浸,妈妈不久也受了浸。

我还记得小时候,我将耶和华看得多么真实,也记得我是多么热心地跟爸爸妈妈一起传道。爸爸教我认识圣经,有时候艾丽斯·奥巴莱也来教我学习圣经,她的丈夫是探访我们这一区的监督。爸爸妈妈希望我可以成为全时传道员,不过妈妈建议我先完成中学的课程,然后才参加全时服务。

到了16岁,我就开始跟漠视圣经原则的同学来往,真是大错特错!没多久我就学会抽烟,行为放荡。我知道这种生活跟我在聚会里学到的圣经知识背道而驰,于是索性连聚会也不参加,也不再挨家逐户地传道了。父母伤心欲绝,我却无动于衷。

离家出走

我上了中学才两年,就离家出走,搬到附近的朋友家去。我有时候会偷偷回家,看看有什么吃的就拿走。爸爸痛心不已,不再替我交学费,希望这样做会使我醒悟过来。

不过刚好在那段时间,我得到一笔奖学金。赞助单位从苏格兰将学费寄过来,有时还寄礼物来,包括金钱在内。在这段期间,我两个兄弟也停止跟耶和华见证人来往,令父母悲痛不已。妈妈好几次声泪俱下来求我。我虽然难过,但却一意孤行。

搬到大城市

我在1977年毕业以后,就跑到拉各斯找工作。后来我用非法手段弄了点钱,买了辆计程车。钱多起来,我就开始吸毒,经常在酒吧和妓院流连。没多久我就厌倦了在拉各斯的生活,于是在1981年搬到伦敦,又从伦敦去了比利时。 我在比利时学法语,有部分时间在一间餐厅工作,不过大部分时间都用来运送汽车和电子器材回尼日利亚。

爸爸曾写信给耶和华见证人的比利时分部,希望他们可以跟我接触,帮我学习圣经。只是每逢耶和华见证人上门,我都打发他们离去。我那时开始参加一个教会,那个教会在崇拜以后,还可以一起吃东西,一起打球。

沦为毒贩

1982年,我把一辆豪华型轿车运去尼日利亚。当我去港口办理有关手续的时候,尼日利亚海关发现报关文件是伪造的,于是将我拘留了40天。爸爸将我保释出来。我需要一笔钱来了结这场官司,于是带了一点“货”回比利时,包括几英磅的大麻。后来我被判无罪,但从此却沦为毒贩。

有一次我在荷兰失手被捕,移民局官员把我驱逐出境,遣返尼日利亚。我在飞机上结识了几个毒贩,成立了一个贩毒集团。到了1984年1月,我搬到另一个非洲国家。当地的官方语言是法语;我懂得说法语,所以很快就跟当地的警察、军人和移民局官员熟悉起来,后来我们将几千公斤的大麻偷运入境。

被捕入狱

后来我又惹上麻烦。我安排了一名军官在机场帮忙把毒品转运到其他地方,可是他迟到,结果我被逮捕。那些宪兵对我拳打脚踢,酷刑虐待,将我打昏。他们将我送院,把我留在那里,以为我会死去。可是,我没有死去。我后来被控,罪名成立,被判入狱。

我托一个朋友替我看房子,可是我出狱才发现他将我全部家产变卖,从此不知所终。为了生计,我又开始贩卖大麻,十天后又再被捕,被监禁三个月。这次出狱后,我身体很差,几乎死掉。虽然这样,我仍然能够回到拉各斯。

重操“故业

我在拉各斯遇到几个贩毒伙伴,大家就一起去印度。我们在印度买了价值60万美元的海洛因。然后我们从孟买去了瑞士,再去葡萄牙,最后到了西班牙。我们赚了不少钱,然后各循不同的途径回拉各斯。到了1984年后期,我偷运了一批毒品,赚了一笔钱。我的梦想是赚一百万,然后到美国定居。

到了1986年,我不惜用所有的钱在拉各斯买了一批纯海洛因。我将这些毒品带到另一个国家,怎料毒品竟落到一个贪心的毒贩手上,他拿了这批毒品,但一毛钱也没有付。我怕性命不保,只好回到拉各斯,不敢告诉别人发生了什么事。我家财耗尽,情绪低落。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坐下来好好思考生命的意义。我问自己:“为什么我的一生会有这么多波折呢?”

重投上帝的怀抱

不久之后的一个晚上,我向耶和华祷告,求他帮助。真想不到,第二天早上,一位老人家和他的妻子就来敲我家的门。他们都是耶和华见证人。我平心静气地听他们说话,收下一本杂志。我说:“我的父母也是耶和华见证人,以前是艾丽斯·奥巴莱教我学习圣经的。”

那位老人家名叫奥邦纳非,他说:“我们也认识奥巴莱夫妇,他们目前在尼日利亚拉各斯分部服务。”他们劝我去找奥巴莱夫妇。跟奥巴莱夫妇会面,令我得到很大的 鼓励。后来奥邦纳非弟兄开始教我学习圣经,很快我就开始改变自己的生活方式。这其实很不容易,因为我吸毒的时间很长,实在很难戒掉。尽管如此,我还是下定决心要洗心革面。

可是,引诱和压力实在太大了。我那些所谓的朋友不时来我家,游说我参与一些回报优厚的活动。有一段时间我故态复萌,再次抽烟,过放荡的生活。于是我在祷告里向上帝尽诉心声。我很快就意识到,这些世俗的损友曾把我引入歧途,我要改弦易辙,就不能让他们再来找我。我明白到如果要在属灵方面进步,就必须离开拉各斯。可是我又没脸回伊莱沙的老家。最后,我还是下定决心,写信给爸爸和哥哥,问他们我可不可以回家。

爸爸欢迎我回家,哥哥说他会帮我应付金钱上的需要。我离家十年,现在终于回来了。家人亲切的欢迎我。妈妈喊着说:“耶和华,谢谢你!”晚上爸爸回来,他说:“耶和华会帮助你的。”爸爸在全家人面前向耶和华祷告。爸爸告诉耶和华,我已经衷心悔改,现在渴望遵行他的旨意,爸爸求耶和华帮助我。

奋起直追

我恢复学习圣经,进步很快。我在1988年4月24日受浸。受浸后我就全力投入传道工作。在1989年11月1日,我成为先驱,也就是全时传道员。到了1995年,我获邀参加尼日利亚第十届组织事务训练班。后来在1998年7月,我奉派成为探访各群耶和华见证人会众的监督。一年后,我认识了露丝,后来我们结为夫妇,婚后一起探访各群会众。

我其他家人在属灵方面也有进步。一个停止事奉耶和华的哥哥再次参加基督徒聚会,后来还受了浸。值得庆幸的是,爸爸能亲眼看到我们重投上帝的怀抱。爸爸以助理仆人的身份,在会众里喜乐地事奉上帝,直至1993年去世为止。妈妈则继续在伊莱沙热心事奉耶和华。

我走遍欧洲、亚洲、非洲等16个国家希望发财,结果被许多痛苦刺得遍体鳞伤。(提摩太前书6:9,10)每当我回顾这段人生历程,就很后悔自己竟然将大部分青春,浪费在毒品和放荡的生活之上。我也很后悔自己伤害了耶和华上帝和家人。不过,幸好我还可以及时恢复理智。我决心要对耶和华保持忠心,永远事奉他。

[脚注]

^ 4段 耶和华见证人出版,现已绝版。

[第13页的图片]

我是个反叛青年

[第15页的图片]

受浸的那一天

[第15页的图片]

与妻子露丝合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