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涉水鸟——大地任我行

涉水鸟——大地任我行

 涉水鸟——大地任我行

《警醒!》西班牙撰稿员来稿

试想象,你正身处北极冻原,在北极的夏天住了两个月,这里基本上没有日落。随着冬天迫近,你便往南美洲、澳大利亚或南非等地方去。在整年的其他时间,你不断迁移,在每片陆地的沿岸地带找寻你最喜欢的佳肴美食。这就是世界上许多涉水鸟的基本生活习惯。

涉水鸟是喜欢在浅滩觅食的鸟类。 *在北半球较寒冷的月份,这些滨鸟总爱集结在多烂泥的河口、海滩、淤泥滩或岩石嶙峋的海岸线,因为这些地方人烟稀少。到了较暖和的月份,游人纷纷拥到海滩,它们便迁徙到北极和亚北极地区去。在那里,短短的夏季不但为涉水鸟提供了一个栖息之所,也供应它们丰富的食物,好让它们孵育幼雏。

涉水鸟不怎么色彩斑斓,但它们飞翔的风姿,还有翅膀上耀眼的斑纹,却引来无数观赏者的艳羡目光。《滨鸟——美丽的泊岸浪者》(英语)一书指出:“[滨鸟]飞翔时,有时会用翼尖在水面一掠而过,有时会在海拔6000米或以上的高空飞行,对于风向和气流都掌握得分秒不差,绝对是飞行的高手。”

成群结队,确保安全

涉水鸟经常群集在粮食充足的地方。它们成群结队,看来是为安全的缘故。那些喜欢捕食鸟儿的鸟类,比如隼鸟,都偏爱独行的猎物。涉水鸟一大群、一大群地挤在一起,就能使捕食鸟打消进攻的念头。此外,数千对眼睛严密地环视四周,也可即时察觉到捕食鸟的行踪。有时候,种类繁多的涉水鸟会混杂在一起,以求获得多点保护。

一大群涉水鸟拍翼起飞,景象实在壮观。数百以至数千只密密麻麻地一起飞,在天空中回环打转,时而往上飞,时而向下滑,仿佛有一对隐形的手控制着它们似的。《世界鸟类手册》(英语)指出:“成千上万的涉水鸟在空中高速飞行,做出高难度的动作,而且配合得天衣无缝,实在是个奇迹。”鸟类学者透过研究一 群黑腹滨鹬的高速胶片推断,只要一只滨鹬带头做出某种“花招”,其他滨鹬便会迅速模仿,一只接着一只地做出相同的动作。

大地任我行

一些涉水鸟可说是足迹遍天下的旅行家,例如红腹滨鹬、三趾滨鹬。它们的繁殖地比任何鸟类的繁殖地更接近遥远的北极。基本上,不论你在世界任何一处,都可以在沿岸一带找到涉水鸟的踪影。涉水鸟每年的迁徙路程长达3万2000公里。

迁徙途中,涉水鸟有时候需要飞越大海,但由于不习水性,它们无法在水面上歇息。因此,涉水鸟在出发前必须贮存充足的“燃料”,按比例计,它们所储备的“燃料”比一架珍宝客机还要多。涉水鸟在启程时所储备的“燃料”约占它体重的百分之40。究竟涉水鸟是用什么方法积存“燃料”的呢?

戴维·阿滕伯勒在《鸟类的生活》一书解释说:“为了积聚体内的脂肪,涉水鸟就在海岸的淤泥滩上,狼吞虎咽地饱餐一顿,结果与夏天的体重相比,它们的体重在数星期内增加了接近一倍。它们体内积聚的脂肪甚至可能比统计出来的数量还要多,因为它们大部分内部器官(包括脑子和内脏)都会收缩。这样做不但可以腾出空间贮存脂肪,还有助于减轻体重。”

太平洋金鸻是了不起的旅行家。它从阿拉斯加迁移到夏威夷群岛。要一口气飞毕4500公里的路程,它必须坚忍不拔。不但如此,它能够在大海中心确定夏威夷的位置,也是鸟类航行的一个奇迹。研究人员监视金鸻的飞行活动,发现它们能够在四天内完成迁徙旅程。一只老金鸻甚至在两地之间往返了超过二十次!

 当太平洋金鸻抵达北极的繁殖地时,这些刻苦耐劳的飞行员就一天到晚忙个不停。在两星期内,它们必须找个配偶,择地筑巢。接着,它们大约有三个星期孵卵,还有三个星期喂哺雏鸟。在7月底,它们又再一次向南方飞去。

迁移旅程,危机四伏

涉水鸟的长途旅程确实危机重重。人类是危害涉水鸟生存的重大威胁之一。在19世纪,博物学家约翰·詹姆斯·奥杜邦报道,一群捕猎者在一天之内射杀了4万8000只美洲金鸻。今天,美洲金鸻在全球各地的数目稍微回升,但这种涉水鸟的总数可能仍不及上述被杀美洲金鸻的数字。

另一个更严重的威胁是湿地流失。对涉水鸟来说,要适应没有湿地的生活殊不容易。《滨鸟——世界涉水鸟识别指南》(英语)解释说:“涉水鸟的繁殖、迁移和渡冬的习性许多许多年来都是这样,很可惜,人类不费吹灰之力,就破坏了它们的栖息地,连它们的习性也改变过来。”事实上,数以百万计的涉水鸟能否生存,取决于人类能否保存几个主要的栖息地,好让它们在迁移过程中停下来进食和休息。

其中一个例子是美国新泽西州西南沿岸的特拉华湾。每逢春天,有一万多只红腹滨鹬集结在这个海湾,大量啄食鲎卵。这些涉水鸟刚刚完成了“鸟类世界中最长途的不间断飞行旅程”,已经饿得发慌了。在两星期内,它们从巴西东南部飞了8000公里,一直来到特拉华湾,抵达时体重减了一半。

防护自然资源的人其实可以尽点努力,保护涉水鸟最爱停留的一些地方,确保这些地方不受外界破坏。也许,我们居住的地方附近也有一个能让涉水鸟栖息之所。要是你一睹大群涉水鸟在波浪滚滚的海面上盘旋打转,或者听过它们美妙动人的鸣叫,便发觉它们实在教人难忘。

博物学家阿瑟·莫里斯写道:“爱观赏滨鸟的人都有同感:我们各人花了无数的时间,站在荒芜的沙滩或淤泥滩上,观赏过一大群滨鹬展翅齐飞,在天空中黑白晖映,不约而同地回环打转。每次看到此情此景,我们都不禁叹为观止。”

[脚注]

^ 4段 涉水鸟又称为滨鸟,属于鸻亚目,有超过二百个品种。

[第18页的附栏或图片]

足迹遍天下的旅行家

红腹滨鹬大概可以夺得最长途飞行奖。这类涉水鸟在加拿大遥远的北部地区繁殖,通常在西欧或南美洲南端过冬(两地相距超过1万公里)

[鸣谢]

KK Hui

观察荷兰及毛里塔尼亚一群约一百万只黑腹滨鹬的活动

斑尾塍鹬从位于西伯利亚的繁殖地分散各处,飞往不列颠群岛、南非、中东、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地方

三趾滨鹬的踪迹差不多遍及全球各个海滩,部分更在北极950公里的范围内繁殖

[第16,17页的图片]

涉水鸟无法在水面上歇息,因此要飞越大海涉水鸟必须贮存足够的脂肪

[第16,17页的图片]

三趾滨鹬成群结队,确保安全

[第17页的图片]

蛎鹬

[第17页的图片]

鹤鹬在湿地觅食

[第16页的图片鸣谢]

上、下图:© Richard Crossley/VIR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