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迈克尔·塞尔维特——独自寻找真理的人

迈克尔·塞尔维特——独自寻找真理的人

 迈克尔·塞尔维特——独自寻找真理的人

《警醒!》西班牙撰稿员来稿

1553年10月27日,在瑞士的日内瓦,迈克尔·塞尔维特被绑在柱上活活烧死。约翰·加尔文手下的教区牧师兼刽子手纪晓姆·法雷尔警告围观的群众说:“塞尔维特是个聪明人,他以为自己传讲的是真理,其实是被魔鬼利用……你们可要当心了,别落得跟他同样的下场!”这个不幸的人到底作了什么,竟要遭受这样的灾祸?

迈克尔·塞尔维特生于1511年,出生地是西班牙比亚努埃瓦的村庄。他自小就是个出色的学生。一个传记作家说:“他十四岁就学会了希腊语、拉丁语和希伯来语,在哲学、数学和神学方面也学识渊博。”

塞尔维特才十几岁的时候,西班牙国王查理五世的御用告解神父胡安·金塔纳就雇用他作侍从。塞尔维特随从金塔纳出差期间,有机会看到西班牙宗教的分歧情况。在这里,犹太人和伊斯兰教信徒不是被流放他乡,就是被迫归信天主教。 *

塞尔维特十六岁到法国的图卢兹大学学习法律。在那里,他生平第一次见到了整本圣经。尽管阅读圣经在当时是受到明令禁止的,塞尔维特还是悄悄地阅读。他将圣经读完一遍后,就下定决心要再读“一千遍”。塞尔维特在图卢兹读的圣经很可能是《康普鲁顿合参本圣经》。这部圣经收录了几种语言的译本,除了原文所用的希伯来语 和希腊语,还有拉丁语。 *由于塞尔维特亲自研读圣经,加上目睹西班牙神职人员的腐败堕落,他对天主教的信心开始动摇。

塞尔维特出席了查理五世的加冕典礼后,对天主教的怀疑有增无减。当时,西班牙国王由罗马教皇克雷芒七世加冕为神圣罗马帝国的皇帝。罗马教皇坐在活动式的宝座上,接受国王亲吻他的双脚。塞尔维特后来说:“我亲眼看见教皇由王孙贵族抬着,接受街道两旁围观者的崇拜,场面十分壮观。”塞尔维特觉得,当时隆重奢华的场面与福音书朴实无华的风格简直格格不入。

寻找真理

塞尔维特私下向金塔纳辞去了职务,开始独自寻找真理。他相信基督的信息不是仅对神学家或哲学家说,而是要让平民百姓都能明白并且实践出来的。于是,他下定决心查考圣经的原文,摒除一切不符合圣经的道理。值得留意的是,在他的著作中,出现最多的词语是“真理”和由“真理”一词衍生的词语。

通过对圣经和历史的研究,塞尔维特得出的结论是,基督教是在公元最初的三个世纪期间开始变质的。他读到君士坦丁和他的继承人,提倡错误的道理,结果教会采纳了三位一体作为官方教义。塞尔维特在二十岁时出版了一部著作——《论三位一体论的谬误》,这部著作使天主教异端裁判所把矛头对准了他。

塞尔维特对事情一清二楚。他写道:“圣经完全没有提过三位一体……我们想认识上帝,不是通过唯我独尊的哲学理论,而是通过基督。” *他也看出,圣灵根本不是一个个体,而是上帝的动力。

塞尔维特确实得到了一些人的认同。基督新教的改革家弗兰克说:“塞尔维特,这个西班牙人在他的小册子里坚称上帝只有一位。罗马的教会却坚持上帝是三位一体的。我觉得这个西班牙人言之有理。”然而,不论是罗马天主教还是基督新教,都不肯放过塞尔维特,因为他抨击他们的中心教义。

由于亲自读过圣经,塞尔维特也拒绝接受教会的其他主张,他认为使用神像是不符合圣经的。因此,《论三位一体论的谬误》一书出版了一年半后,塞尔维特怀着尊敬的态度对天主教徒和基督新教徒说:“我对两个宗教的教义既不完全认同,也不完全否定。在我看来,天主教和基督新教各有一些真理,也有一些谬误。但很可惜,双方只看到别人的不是,却看不见自己的谬误。”于是,塞尔维特独自寻找真理。 *

纵使出于真心实意,塞尔维特也会判断错误。好像他认为,哈米吉多顿和基督的千年统治会在他有生之日来到,就是一个例子。

 寻求科学真理

为了逃避迫害,塞尔维特改名为比利亚诺瓦努斯,并定居巴黎。在巴黎,他获得了文学和医药专业的学位。他对科学充满好奇,为了明白人体器官的不同运作,他研究解剖学,结果,发现了血液肺循环的系统,他也许是首位发表有关论述的欧洲学者。这项论述被收录在他的著作《恢复基督教义的本来面目》一书里。塞尔维特的论述发表了75年后,威廉·哈维才发现了人体血液循环的原理。

塞尔维特重新撰写托勒密的《地理学指南》。这本书非常成功,以致有人称他为比较地理学和人种学之父。后来,塞尔维特在日内瓦受审期间,受到公开指责,因为他把巴勒斯坦描述为一个耕地稀疏、土地贫瘠的地方。塞尔维特为自己辩护说,他描写的是他那个时代的情况,而不是摩西时代的情况。在摩西的日子,巴勒斯坦的确是流奶流蜜之地。

塞尔维特也写了《综述糖浆》一书,对某一类药物提出崭新而平衡的医学观点。塞尔维特的丰富医学知识,使他成为药理学界和维生素运用方面的先驱。鉴于塞尔维特学识广博,在众多领域都有专长,一位历史学家将他描述为“人类历史上最有才智的人之一,为人类文明作出了重大贡献。”

一个强悍的敌人

寻求真理的人常常遭受反对。(路加福音21:15)反对塞尔维特的人不少,约翰·加尔文是其中的一个,当时,加尔文作为基督新教独裁者的地位已在日内瓦确立。据历史学家杜兰特说,加尔文的“专制,不是靠法律和武力,而是靠他的决断和强硬的个性。”而且加尔文“像教皇一样,不准任何人在信仰方面有自己的见解。”

塞尔维特和加尔文年轻的时候,很可能在巴黎见过面。从一开始,两人性格严重冲突。于是,塞尔维特成为了加尔文的死敌。虽然加尔文是宗教改革的领导者,他最终还是将塞尔维特告上了天主教异端裁判所。塞尔维特的模拟像在法国被人用火焚烧,他自己好不容易才逃出法国。可是,他还是被人认出,并被关进近法国边境,瑞士日内瓦的监狱。在日内瓦,加尔文的话就是“圣旨”。

加尔文向狱中的塞尔维特施以酷刑。然而在答辩时,塞尔维特说,如果加尔文能提出圣经的论据,他愿意改变观点。可是加尔文最终也未能提出证据。审讯之后,塞尔维特被绑在柱上活活烧死。有些历史学家声称,在宗教史上,异见分子被天主教焚烧模拟像,又被基督教活活烧死的,只有塞尔维特一个。

维护宗教自由的战士

虽然加尔文除掉对手,却失去了自己的威信。他不公地处决塞尔维特,使欧洲各地的有识之士都义愤填膺,也让民间的自由主义者找到有力的论据。这些自由主义者强调,任何人都不应该因宗教信仰而被杀。由于塞尔维特的死,这些 人比以往更坚决地维护宗教自由。

意大利诗人卡米洛·雷纳托抗议说:“无论是上帝还是他的圣灵都不会鼓励这样的暴行,基督也没有以这种残酷手段对待反对他的人。”法国人道主义者塞巴斯蒂安·沙泰隆说:“杀人的目的不是维护教义,而是为了杀死一个人。”塞尔维特自己也曾说:“我认为,因为某些人在解释圣经问题上出错就杀死他们,是极严重的罪行。就算蒙上帝选召的人也会偏离正道而犯错。”

谈到塞尔维特被处死的深远影响,《迈克尔·塞尔维特——学术巨子、人道主义者和殉道者》一书说:“塞尔维特的死是公元四世纪以来,人们在意识形态领域取得胜利的一个关键。”又说:“从历史的角度来看,塞尔维特的死,使思想自由成为了现代社会公民应有的权力。”

1908年,人们在塞尔维特被处死地点5公里外的法国城市阿纳马斯,为塞尔维特立了一座纪念碑。碑文写道:“迈克尔·塞尔维特,……地理学家、医学家、生理学家,以他的科学发现、以他对贫苦人民的关爱、以他对信仰不屈不挠的坚持造福人类。……他有无法动摇的信念,他为真理献出了自己的生命。”

[脚注]

^ 5段 西班牙政府把12万拒绝改信天主教的犹太人放逐,并且将几千个摩尔人绑在柱上烧死。

^ 6段 请参阅《守望台》2004年4月15日刊“《康普鲁顿合参本圣经》划时代的翻译工具书”一文。

^ 11段 塞尔维特在他所著的《论耶稣基督》里,指出三位一体的道理不但费解,而且令人困惑。他也提到,圣经“没有片言只字”是支持这个道理的。

^ 13段 塞尔维特在监狱里所写的最后一封信,结尾是这样的:“塞尔维特,虽然只有他一个人,但深信基督能予他所需的保护。”

[第21页的附栏或图片]

塞尔维特使用上帝的名耶和华

塞尔维特努力寻找真理,这让他知道要使用上帝的名耶和华。威廉·廷德尔在翻译摩西五经的时候使用了上帝的名耶和华,几个月后,塞尔维特就出版了《论三位一体论的谬误》,书中从头至尾都使用了上帝的名耶和华。他在这部著作中说:“יהוה,这个最神圣的名可以解作:……‘他促成’,‘他使之成就’,‘存在的原因’”。他说:“耶和华这个名唯独适用于天父。”

1542年,塞尔维特还校订了帕尼努斯的著名拉丁语圣经译本(请看下图)。塞尔维特在详细的旁注中,再次使用上帝的圣名。在一些重要的经文,例如诗篇83:18,“主”一词每次出现时,他就在旁注加上上帝的名耶和华。

在他最后的一部著作《恢复基督教义的本来面目》一书中,塞尔维特谈及“耶和华”这个神圣的名说:“很明显,……在古代,许多人发声读出这个名。”

[图片]

在法国阿纳马斯的塞尔维特纪念碑

[第18页的图片]

15世纪的雕刻,描述住在西班牙的伊斯兰教信徒被迫受浸

[鸣谢]

Capilla Real, Granada

[第19页的图片]

《论三位一体论的谬误》的首页

[鸣谢]

From the book De Trinitatis Erroribus, by Michael Servetus, 1531

[第20页的图片]

塞尔维特研究血液肺循环系统

[鸣谢]

Anatomie descriptive et physiologique, Paris, 1866-7, L. Guérin, Editor

[第20页的图片]

塞尔维特的《综述糖浆》是药理学界的先驱著作

[第21页的图片]

约翰·加尔文成了塞尔维特的死敌

[鸣谢]

Biblioteca Nacional, Madrid

[第18页的图片鸣谢]

Biblioteca Nacional, Madr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