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流行性感冒——今天知道什么?

流行性感冒——今天知道什么?

 流行性感冒——今天知道什么?

事情发生于1997年。在阿拉斯加的苏厄德半岛,盖满冰雪的寒带草原上,有一个爱斯基摩人的小村庄。一位科学家面对着一个少妇的尸首,是他跟四个爱斯基摩人合力从永久冻土里掘出来的。这个妇人死于1918年的那场流感,从此就长眠冰下。

到这时候才研究少妇的尸首,还有什么价值吗?那位科学家希望仍可从她的肺部找到导致流感的因子。这样,他就可以利用先进的遗传基因技术,把因子分离出来,加以研究。为什么这些资料可能有用?要知道答案,就要先明白病毒如何运作。还有,病毒是怎样变得这么危险的。

致命病毒

今天,我们知道流行性感冒是由一种病毒导致。人咳嗽、打喷嚏和说话时,病毒就可能随飞沫而传染他人。 *无论世上哪个地方,都可以找到这种病毒。在热带地区生活的人,整年都有机会受感染。在北半球,流感高峰期是11月至3月,南半球则是4月至9月。

甲型流感是最危险的流感病毒,比很多病毒都要细小。这种病毒通常呈球状,表面有凸出的部分。病毒一旦入侵人类细胞,就会大量繁殖。通常在10小时内,10万至100万个新复制的流感病毒就会从细胞中倾巢而出。

这细小生物的一个可怕之处是它很快变种。由于这种病毒实在繁殖得很快(比艾滋病毒快得多),繁衍出来的都不尽相同,有些甚至可以逃过免疫系统的防卫。这说明了为什么每年都有不同的流感病毒出现。它们带着一套新的 抗原,我们的免疫系统就很难辨认得出。如果抗原完全改头换面,免疫系统就无计可施了,一场大流行病可能继而爆发。

还有,流感病毒也会感染动物,从而影响人类。专家相信,鸡鸭等禽鸟所感染的病毒,可在猪的体内生存。而人类所感染的病毒,同样可以在猪的体内生存。

因此,当猪只同时染上两种病毒——一种专感染动物,另一种多感染人类——这两种病毒的基因就会混合起来。一种全新的流感遂即产生,而我们对这新品种是没有免疫力的。在一些农业地区,家禽、猪只和人类毗邻而居,亚洲很多地方都有这种情况。有人认为这大多是新型流感的源头。

为何如此凶狠?

1918-1919年的那种流感病毒引发肺炎,继而夺去年轻人的性命,究竟原因何在?虽然那个年代的病毒没有存活到今天,科学家却一直相信,如果找到冻结了的病毒样本,就能把完好无缺的核糖核酸分离出来,从而了解为什么这种病毒的威力如此强大。事实上,科学家在这方面取得若干成功。

正如本文起头提及,多亏阿拉斯加那具冰封的遗体,一队科学家已成功辨认出1918-1919年流感病毒大部分的基因,也大致完成基因排序。可是,科学家仍不了解为什么这种流感有这么强大的杀伤力。然而,感染猪只和禽鸟的流感病毒显然是它的近亲。

恶疾再现?

很多专家认为,问题不是这种可恶的流感病毒会不会 再来,而是它会在哪个时候、以什么方式 再次横行。有些专家推断,大约每11年,就会有较大规模的新流感爆发,而大约每30年,就会有严重的新流感肆虐。根据这些预测,人类必然要面对另一场大流行病。

2003年,医学期刊《疫苗》报道:“自从上一次全球流感疫症以来,35年已经过去了。但 纪录上两场相距最远的大流行病,相差只有39年。”文章也说:“病毒也许会在中国或邻近国家出现,而且带有动物流感病毒的表面抗原或致命特征。”

《疫苗》的这篇文章就这种病毒作出预测:“这病毒会在全球迅速蔓延,分多次爆发,扰乱各国的社会和经济活动。任何年纪的人都会发病,当中大部分人最终都会死去。甚至在经济最发达的国家,医疗需求大增时,卫生部门看来都会束手无策,一筹莫展。”

这种景象有多骇人?《大流感》一书的作者约翰·巴里评论:“恐怖分子拥有核子武器,正是各国元首的噩梦。然而,另一场全球流感同样叫他们寝食不安。”

有何良方?

你可能会问:“今天,有效的疗法找到了吗?”答案可说是,有好消息也有坏消息。抗生素能减低继发的细菌性肺炎的死亡率,一些药物更能有效对抗若干流感品种。如果医学界能准确地鉴别出流感病毒,而疫苗又能及时生产出来的话,医生就可以对症下药,为人注射适当的疫苗去抵抗病毒。这是好消息。那么,坏消息是什么?

从1976年闹得满城风雨的猪流感,到2004年流感疫苗短缺,可见流感疫苗的发展波折重重。虽然,自从第一次世界大战以来,人们在医学方面有长足的进步和重大的成就,但始终未能找到根治顽强病毒的方法。

既然如此,我们一定会想到这个令人忧虑的问题:1918-1919年的灾难会在今天重演吗?伦敦国立医学研究所发表的文章指出:“我们的社会环境跟1918年的颇相似:交通发展促成国与国之间大量人口流动;有些地区饱经战乱,卫生条件欠佳,人民营养不良;世界总人口达到65亿,而越来越多人在城市生活,弃置的废物使城市的基础建设日益残破。”

美国一位深受尊重的专家总结说:“总之,每过一年,我们就更接近下一场大流行病。”这是否就等于说我们前景很黯淡,甚至毫无希望可言?不是的!

[脚注]

^ 5段 《病毒、瘟疫与历史》一书指出:“1500年左右,意大利人认为一些疾病受星体的‘影响’(‘influence’),所以叫这种病做influenza(流行性感冒)。”

[第8页的图片]

新流感品种可能源自农业地区

[鸣谢]

BAY ISMOYO/AFP/Getty Images

[第8,9页的图片]

甲型流行性感冒病毒

[鸣谢]

© Science Source/Photo Researchers, Inc

[第9页的图片]

研究人员研究1918-1919年流感病毒的样本

[鸣谢]

© TOUHIG SION/CORBIS SYGM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