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贾恩茨考斯韦角——巨人的砌道

贾恩茨考斯韦角——巨人的砌道

 贾恩茨考斯韦角 ——巨人的砌道

《警醒!》爱尔兰撰稿员来稿

爱尔兰流传这个民间传说:爱尔兰的巨人芬恩·麦克库尔想跟苏格兰的巨人贝纳德唐纳一较高下,眼前却有个难题。爱尔兰与苏格兰被大海分隔,但没有一艘够大的船,可以把其中一个巨人送到对岸!于是,麦克库尔想出了一个办法,就是用巨大的桩柱砌成一条砌道。

贝纳德唐纳接受挑战,沿着砌道前往爱尔兰。论身材、论力气,贝纳德唐纳都比麦克库尔优胜。麦克库尔的妻子看见丈夫的对手后,就巧施妙计,把丈夫装扮成一个婴孩。贝纳德唐纳到了麦克库尔的家,看见这个“婴孩”,就慌起来。他心里想,婴孩已这么巨大,何况他爸爸呢!于是,贝纳德唐纳逃回苏格兰去。为了使麦克库尔没法追击,他一边向前走,一边把走过的砌道拆毁。没拆毁的桩柱,就成了贾恩茨考斯韦角——巨人的砌道。

三百多年来,爱尔兰人都用这个有趣的传说,向成千上万的游客解释巨人的砌道的由来。到底砌道是怎样形成的呢?有什么引人入胜之处?我们决定亲自探个究竟。

巨人的砌道

巨人的砌道位于贝尔法斯特西北面约100公里的爱尔兰北部海岸。我们抵达后,从游客中心步行一会儿,就到了岸边。转过弯儿,映入眼帘的景物叫人惊叹不已。那里耸立着许多许多巨大的桩柱,最高的有6米。有人估计这里约有4万根桩柱。但吸引我们的不是桩柱的数量,而是每根桩柱的形状是多么相似。桩柱的直径介于38至51厘米之间,顶部很平,每根看似六角形。要是从高处俯瞰,桩柱拼在一起像一个蜂巢。我们后来发现,这里有四分之一的桩柱是五角形的,也有呈四角形、七角形或八角形,甚至九角形的。

贾恩茨考斯韦角的桩柱可分作三组。最大的一组始于悬崖脚的岸边。在近岸处,桩柱看来只是一堆随意摆放的巨大踏脚石,其中一些桩柱高达6米。随着桩柱向海延伸,蜂巢状的桩柱全都紧密地拼在一起,顶部也逐渐排齐;这时候,我们可以想象这条砌道是什么样子的了。砌道看似一条用大卵石铺成的路,每段的宽度都不同,有些只有20米,有些则有30米。水退的时候,我们还可沿着这条石路向前多走几百米;之后,石路就渐渐没入海里,延伸到苏格兰去!

其他两组砌道是中砌道和小砌道,矗立在最大的那群桩柱的旁边。这里的桩柱看起来不像道路,倒像土墩。由于桩柱顶部是平的,爱冒险的游客可以徒手由一根桩柱爬到另一根桩柱。但攀爬时倒要小心,因为最靠近海水的桩柱是又湿又滑的。

其他巨大的桩柱

我们沿着连绵约6.5公里的海岸线走,这段路称为砌道海角,在悬崖前面有数千根同类的桩柱。多年来,人们给部分桩柱起了名字。有两群桩柱以乐器为名。一个是管风琴,因为那些形状相同的长形桩柱像一个巨大管风琴的琴管。另一组桩柱弯弯曲曲的直延伸到海边,就被命名为巨人竖琴。那些弯曲的巨大桩柱一直延伸到海岸线。

其他桩柱的名称也离不开巨人,有巨人的织布机、巨人的棺材、巨人的火炮、巨人的眼睛,还有巨人的靴子!在砌道对出较远的沙滩,我们看见靴状的桩柱,高约2米。有人计算过,传说穿上这对“靴子”的“巨人”,起码高达16米。

另一个景观是“烟囱顶”。这里叫人想起巨人的砌道跟西班牙无敌舰队的一段历史。烟囱顶由几根桩柱组成,由于侵蚀风化,桩柱与悬崖已互不相连。这群桩柱高耸于巨人的砌道海岸上方的海角。难怪当船员从海上望过去,会误把桩柱当成大城堡的烟囱顶。后来,西班牙无敌舰队在1588年一役战败后,其中一艘军舰“吉罗纳号”把桩柱当成敌军的城堡,并向桩柱发射舷炮。

 砌道的尽头

巨人的砌道相传是连接爱尔兰与苏格兰的通道。那么,砌道的另一端又是怎样的呢?斯塔福岛是苏格兰西岸附近一个杳无人迹的小岛。在这个岛东北面130公里以外,可以找到类似的玄武岩桩柱。(斯塔福的意思是“柱石岛”。)斯塔福岛的主要景点是大海洞,这个海洞是在玄武岩桩柱内形成并延伸约80米,取名为芬戈尔洞;其实这个名称也跟苏格兰巨人贝纳德唐纳有关,因为这个逃避麦克库尔的巨人,别名就是芬戈尔。德国作曲家费利克斯·门德尔松就是从这个岩洞里冲击的海浪找着灵感,在1832年谱写了“赫布里底岛”(又名“芬戈尔洞”)的序曲。

从哪里来?

这些形状相似的桩柱如非出自巨人之手,那么是从哪里来的呢?要找到答案,我们就得明白某些岩石是如何形成的。

北爱尔兰位于沉积石灰岩的地带。很久以前,地壳深层的火山活动使熔岩(熔化了的岩石)从石灰岩的裂隙涌出,熔岩的温度超过摄氏1000度。熔岩接触空气后冷却和凝固。但为什么岩浆没有凝固成一大堆嶙峋的乱石?

熔岩由许多化学物质组成,因此可以形成不同种类的岩石。巨人的砌道属于玄武岩。岩浆逐渐冷却,收缩之际,其中的化学成分使岩浆表面形成正六角形的裂缝。岩浆内部冷却时,裂缝就往下延伸,形成了大量铅笔状的玄武岩桩柱。

 “建筑师还有什么值得夸耀的呢?”

这类桩柱不只见于爱尔兰和苏格兰。但在其他地方,要近距离接触这类桩柱可不容易。只有在巨人的砌道,游客才可以欣赏到这么多保存完好的六角形桩柱,还可伸手摸摸它们呢!

在18世纪末,博物学家约瑟夫·班克斯看到斯塔福岛上的六角形桩柱,虽然桩柱数量不及巨人的砌道那么多,但已叫他叹为观止。班克斯说:“跟这些桩柱比较,人手建成的教堂或皇宫算得什么!……建筑师还有什么值得夸耀的呢?”

我们游览过爱尔兰的天然奇观——巨人的砌道,惊叹之情不禁油然而生。我们一边欣赏这里的天然建筑,一边细想造物主兼伟大的建筑师耶和华上帝的创造大能。

[第15页的图片]

天然奇观——桩柱大都呈六角形

[鸣谢]

Courtesy NITB

[第16,17页的图片]

玄武岩桩柱沿着海岸线延绵6公里

[第17页的图片]

巨人的靴子,高约2米

[第17页的图片]

这些高12米的桩柱像巨大管风琴的琴管

[第16页的图片鸣谢]

左上:Courtesy NITB; 下:© Peter Adams/Index Stock Image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