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决心达到目标

决心达到目标

 决心达到目标

玛尔塔·塞尔纳君自述

当年我16岁。一天,我在家里做家务,突然昏了过去。待我恢复知觉时,才发觉自己已躺在床上。当时糊里糊涂的,只觉得头痛得很厉害。有几分钟的时间,什么都看不见,什么也听不见。我很害怕,不知究竟出了什么事?

爸妈十分担心。他们带我去看医生,医生开了一些维生素给我吃。她说由于我睡眠不足,引发痉挛。两个月后,痉挛第二次发作,然后是第三次。爸妈带我去看另一个医生,他说我的神经很紧张,于是开了一些镇静剂给我。

可是,痉挛的次数越来越频密。我常常突然昏倒,不省人事,弄伤自己。我有时会咬伤舌头和口腔。到了恢复知觉的时候,头痛欲裂,不时作呕。我全身都感到疼痛,常常记不起昏倒前发生的事。我往往要躺在床上休息一两天才能恢复过来。即使这样,我总觉得身体的毛病只是暂时的,很快就会完全康复。

目标不变

我年纪还很小的时候,家人就开始跟耶和华见证人学习圣经。我们的圣经老师是两位特别先驱。(每月平均用一百多小时传道,教人学习圣经真理的全时传道员)我看出他们从传道工作得着很大喜乐。后来我向老师和同学谈论圣经的应许时,也开始感受到这种快乐。

不久,我很多家人都相继成为耶和华见证人。我实在很喜欢传讲圣经的好消息!我七岁的时候已经有目标要做特别先驱。我16岁时毅然受浸,使我向着目标迈进一大步。随后痉挛又开始发作。

先驱服务

尽管健康出了问题,我仍相信自己有能力成为耶和华见证人的全时传道员。既然我一个星期可能有两次痉挛发作,会众里有些人认为我不该肩负全时传道的重任。我觉得不开心,也有点气馁。幸好,后来有一对在耶和华见证人墨西哥分部服务的夫妇,派到我们的会众来。他们知道我很渴望做先驱之后,给予我很大的鼓励。他们让我相信,我无须因为健康欠佳就放弃,不做先驱。

因此,我申请做先驱。1988年9月1日,我获派到自己的家乡,墨西哥圣安德烈斯-奇奥特拉镇做正规先驱。我每月都用数十小时宣扬好消息。有时我由于痉挛发作而未能参与传道工作,我就根据一些圣经话题,写信给地区里的人,鼓励他们学习圣经。

 病情大白

就在这个时候,爸妈花了很多钱,带我去看一位神经病理学家。经医生诊断,我患的是癫痫症。我很感谢他的悉心治疗,有大约四年时间,我的病情稳住了。在这段期间,我参加了先驱训练班,信心大受鼓励,就更渴望到需要较大的地区服务。

爸妈知道我很渴望扩大传道服务。既然我的病情基本上已受到控制,他们就同意让我前往米却肯州,在离家乡约200公里的锡塔夸罗传道。有幸跟当地的先驱一起传道,令我更珍视全时服务。

可惜好景不常,在锡塔夸罗工作了两年之后,我的癫痫又发作了。我搬回爸妈的家,既气馁又难过,同时要再看医生。我看了另一位神经病理学家,他断定我接受的药物治疗正损害我的肝脏。由于我们没有这么多金钱,不能继续请这个专家看病,我唯有寻求其他疗法。我的病情不断恶化,只好停止先驱工作。每次癫痫发作都很不好受。不过,每当我读到诗篇的经文和向耶和华祷告,我就得着上帝所赐的安慰和力量。(诗篇94:17-19

达到目标

我病况最糟糕的时候,一天发作两次。后来,我的病出现了转机。有个医生用一种特别的疗法,给我治疗癫痫,我开始得到较长时间的安舒。故此,在1995年9月1日,我再次做正规先驱。我的健康稳定下来,过了两年都没有再发作,我于是申请做特别先驱。这意味着我要用更多时间传道,并且到有较大需要的地区服务。你可以想象到,当接到委任信时,我多么兴奋!我终于实现了儿时定下的目标。

2001年4月1日,我在伊达尔戈州的住宅区开始特别先驱的工作。今天,我在瓜纳华托州山区的一个小镇服务。我必须按时服药,并有足够的休息。此外,我也要注意饮食,避免吃含大量脂肪或咖啡因的食物和罐头食品。还有,我也必须留意不要让自己的情绪起伏太大,例如:愤怒和过度忧虑。虽然有这么多事要注意,但这样做是值得的。自从我做了特别先驱之后,癫痫只发作了一次。

由于我独身,不用负起什么家庭责任,我很高兴继续做特别先驱。事奉上帝叫我得着很大安慰,因为知道耶和华是正义的,必不忘记我们所做的工作和我们为他的名所显的爱心。耶和华的确十分仁爱,他从不要求过高,强人所难!紧记这点有助于我保持思想平衡,即使将来健康可能再次转坏,令我不得不再次放弃先驱工作,我仍深信上帝必定悦纳我全心全意的服务。(希伯来书6:10;歌罗西书3:23

我每天都向人谈论圣经,这无疑帮助我保持灵性健壮。还有,经常向人传道也帮助我时刻记住,上帝为人类预备的前途一片光明。圣经应许在将临的新世界里,人人都不会受疾病煎熬,“也不再有哀恸、呼号、痛苦。从前的事已经过去了”。(启示录21:3,4;以赛亚书33:24;彼得后书3:13

[第26页的图片]

(上)摄于7岁时;摄于16岁,受浸后不久

[第27页的图片]

跟朋友一起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