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山岳危机重重

山岳危机重重

 山岳危机重重

“人类要是能够确保山岳欣欣向荣,世代不变,就能造福每一个人。”——联合国秘书长科菲·安南。

提起崇山峻岭,人就不禁想起“雄伟”、“安稳”、“力量”等字词来。有什么东西威胁着自然界的巨无霸?许多人觉得,地球上的山岳会受到威胁实在难以置信,但这是铁一般的事实。山岳的生态系统正不知不觉地受到破坏,环保分子指出几个具体问题,显示情况越来越严重。现在让我们了解一下山岳面对的若干问题。

 大兴土木。大型的建设工程,包括筑路、开矿、铺设输送管、建水坝,以及未来30年将会进行的开发工程,令全球约百分之25的山区环境大受威胁。筑路造成山泥倾泻,另外,道路开辟了,伐木工人就能够到深山伐木,也许会造成更大的破坏。采矿业每年开采约100亿吨矿石,大部分在山上开采,产生的废料比开采的矿石更多。 *

全球气温上升。世界监察协会指出:“有记录以来最暖的九年都出现于1990年之后。”山上的天然环境尤其受到影响。一些科学家表示,冰川融化,山峰积雪消融,会使水存量大增,并引发严重山崩。喜马拉雅山脉有很多冰川湖,湖水满溢,可能会冲破天然屏障,导致严重水灾。这个现象在过去几十年不断重演。

生计农业。由于人口不断增加,农民被迫在贫瘠的山地耕作。根据一项研究,在非洲,现在差不多五成的山区都是农地或牧放地,农地占百分之10,牧放地占百分之34。由于山地根本不宜耕种,所以收成有限,仅可糊口。 *另外,过度放牧容易破坏山区的柔弱植物。最近一项研究显示,全球只有百分之3的山地适宜耕作。

战争。内战激增,令许多山区的环境大受摧残。叛乱士兵常常逃到山上躲避,以山区为他们的据点。联合国一份报告指出,非洲百分之67的山区受“暴力冲突”蹂躏。此外,有些山地被人用来栽种制造毒品的植物,这不但破坏环境,也引发武装冲突。

山岳需要保护

人类干扰山岳所造成的恶果已显而易见。山岳百孔千疮,从各地发生的水灾、山崩、水荒可见一斑。各国政府深表关注,有些政府已采取森林植树和订立禁止伐木等措施,并且设立国家公园,保护壮丽的自然景观和濒危绝种的野生动物。

可是,保护区仍然受到破坏。(参看“自然保护区”附栏)绝种动物有增无减,正好显示保护山岳的措施并不奏效。专家虽然知道问题严重,却没有全盘计划去保护人迹罕至的荒野。著名生物学家威尔逊说:“科学知识一日千里,的确令人鼓舞,但看着 保存生物多样性的热点饱受破坏,却令人心酸。”

多样性物种逐渐消失,真的那么值得关注?不少生物学家都认为,保护地球物种的多样性跟人类的福利息息相关。例如,生物学家指出,在马达加斯加高地有丰富的多元物种,那里的粉红色长春花是对抗白血病的良药。产于安第斯山脉的金鸡纳树含有治疟疾的奎宁和其他药物, 几百年来一直广被采用。不少山区植物救活了数百万人的性命。有些山区植物的确能够在山区以外的地方培植,但令人担心的是,要是山区草木继续受到严重破坏,一些鲜为人知的珍贵资源、蕴含药用和食疗价值的植物也许会不知不觉在世上绝迹。

山岳正不断受破坏,人类能够做些什么呢?已破坏的山区可以回复原状吗?山光水色和生物品种多样性能够继续在山岳中得到保护吗?

[脚注]

^ 4段 平均一枚金戒指产生3吨废料。

^ 6段 千百年来,山区居民已学会采用不破坏环境的方法耕种。

 [第7页的附栏或图片]

高山动物

美洲狮主要栖居于落基山脉和安第斯山脉。跟其他体型较大的食肉动物一样,由于惨遭猎杀,美洲狮已逐渐迁徙到人类难以到达的地区。

赤色小熊猫仅在喜马拉雅山脉出没,你可以在珠穆朗玛峰的山腰见到它们的足迹。它们吃竹叶为生,虽然栖居地已相当偏僻,但由于竹林遭人破坏,故要挣扎求存。

[鸣谢]

Cortesía del Zoo de la Casa de Campo, Madrid

棕熊一度广泛分布于欧洲、亚洲和北美洲。在欧洲,现今只能够在几个偏远的山区找到它们。但在加拿大落基山脉、阿拉斯加和西伯利亚,它们比较常见。过去一个世纪,美国棕熊的数目减少了百分之99。

金雕是北半球山区的空中霸主。可惜,它们曾经由于“不受欢迎”,在欧洲的数目减到少于5000对。

熊猫的存亡有赖于什么?中国博物学家唐锡阳评论,熊猫的“存亡有赖三大因素,就是高山和深谷,茂密竹林,以及溪流”。据估计,全球只有少于1600只野生熊猫。

[第8,9页的附栏或图片]

自然保护区

约塞米蒂国家公园位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多亏博物学家约翰·缪尔不遗余力,这个国家公园在1890年创立。公园的景致美不胜收,每年吸引四百万游客。可是,公园当局一方面致力保护野生生态,一方面要为热爱大自然的人提供设施,在两者之间保持平衡真不容易。

波多卡尔帕斯国家公园位于厄瓜多尔,使安第斯山脉的云雾林区得到保护。这里有超过六百种鸟类和约四千种植物,是巨量动植物栖息的居所。一种挽救了无数性命的药物奎宁,就在这里被人发现。跟其他国家公园一样,这里受到滥伐林木及非法狩猎所摧残。

乞力马扎罗山位于坦桑尼亚,为非洲大陆的最高点,是世上最大的火山之一。山腰有大象吃草和其他植物,高山地带有奇花异卉,如巨花半边莲和千里光。非法狩猎、采伐和放牛都是这里的大敌。

泰德国家公园位于加那利群岛,保存了稀有的植物,为荒凉的火山平添了一点儿生气。群岛上的火山生态系统很脆弱,易受外来物种影响。

比利牛斯山国家公园及奥德萨国家公园分别位于法国和西班牙,拥有壮丽的高山美景,丰富的动植物品种在这里得到保存。跟欧洲其他山脉一样,由于兴建滑雪场和旅游设施,比利牛斯山脉正遭受破坏。此外,人不再以传统的方法耕种牧放,对环境造成不利影响。

雪岳山国家公园是南韩著名的公园。花冈岩顶峰蔚为奇观,山坡被茂林覆盖,在秋季期间,景致尤其动人。由于游客络绎不绝,在周末时,一些山径跟城市里的人行道没有两样。

 [第10页的附栏或图片]

高山奇花异卉

蓝蓟属植物在春天的几个星期内可以长至成人的高度。华丽的蓝蓟是加那利群岛两座海拔1800米高的火山顶峰独有品种。很多高山植物都同样需要在高山地区生长。

卡莱因蓟生长在阿尔卑斯山脉和比利牛斯山脉,花朵灿烂悦目,替夏末的高原增添姿采,花朵更是昆虫喜爱的美食。

英国鸢尾是很多人喜欢在园子里栽种的混种野生植物。不少园艺花卉原本都是高山植物。

石莲花原产于南欧山区,是一种依附在岩石裂缝生长的高山植物。由于肉质坚韧、能在恶劣环境生长,也叫长生花。

兰花和许多凤梨科植物都适合在热带的云雾林区生长。它们能够在高达4500米的山上生长。

阿尔及利亚鸢尾原产于摩洛哥埃尔瑞夫和北非阿特拉斯山,这些地域都是适合地中海植物生长的热点。

[第6页的图片]

在印尼毛克山脉附近采铜和采金

[鸣谢]

© Rob Huibers/Panos Pictures

[第8页的图片]

粉红色长春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