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世闻点滴

世闻点滴

 世闻点滴

英国人害怕面对面谈话

伦敦《泰晤士报》报道:“许多英国人一想到要跟人面对面谈话就感到害怕,这是由于他们太倚赖现代通讯科技的缘故。”英国天然气公司对1000个英国人作了一项调查,发现他们平均每天花在非面对面交谈的时间,差不多有4小时。设计这些现代科技的原意是要让人有更多的私人时间。调查报告指出,“英国人平均每天花88分钟使用固网电话(家用电话),62分钟使用手机,53分钟处理电子邮件和22分钟用手机写短讯”。调查所得的结论是,面对面交谈这种沟通能力,已被通讯科技破坏。受访者承认,他们喜欢写短讯,“因为不用说客套话,或者根本不想跟人交谈”。

 吸烟代价高

芬兰职业健康研究所的卡莉·赖祖娜教授指出,吸烟代价高昂,不但危害吸烟者和非吸烟者的健康,还使他们的雇主蒙受损失。芬兰广播公司的网站报道,员工在工作时间内吸烟,使国民经济每年损失约1660万欧元(2100万美元)。赖祖娜教授说,据估计,“要是工人每天吸一包烟,每年就减少17个工作天”。吸烟者请病假也造成经济损失。赖祖娜进一步指出:“研究发现,有吸烟习惯的雇员较容易发生意外。”除此之外,报告指出,吸烟不但增加清洁费,也增加电费的开支,因为“办公室的通风设备通常要开到最大”。更严重的是,“每年约有250个不吸烟的芬兰人死于二手烟所导致的疾病,他们在上班时或下班后常常被迫吸二手烟”。

毒品唾手可得

波兰杂志(Wprost)报道,毒品或受限制的药物就像啤酒一样,随时都可以买到。“无论在迪斯科(的士高)、夜总会、酒吧、旅馆、大学或中学,都可以轻易取得”。在一些大城市里,你还可以“打电话订购毒品,就像叫外卖一样快捷方便”。杂志指出,由于这些毒品或受限制的药物价格便宜,到处都买得到,而且“人们认为这些东西没什么害处”,结果超过半数的波兰青年至少尝试过吸毒一次。卡塔斯娜·普瓦斯卡-波皮耶拉书是一间青少年戒毒所的主管,她指出,长期滥用某种药物,例如安非他明,就会“使人有自杀倾向、心脏病发、精神错乱和极度憔悴”。

教堂再现生机

德国新闻杂志《焦点》报道,“现在国内以拉丁语进行的弥撒越来越受欢迎”。“在法兰克福、杜塞尔多夫和明斯特等大城市任职的牧师承认,虽然一般教堂的出席率正在下降,但以拉丁语进行弥撒的教堂,出席人数却有增无减”。由于这缘故,慕尼黑一间教堂把原本每个月举行两次的拉丁语弥撒,改为每星期举行两次,此外在法定假日也会举行。

杀戮世纪

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先驱报》指出:“种族灭绝主义使20世纪成为人类历史上最血腥的世代。”种族灭绝的意思是有组织有计划地消灭整个民族、种族、政治或宗教组织。据估计,单在20世纪,在种族灭绝中被屠杀的人就有4100万。一个近代的例子是1994年发生在卢旺达的种族屠杀,当时有80万人遇害。国民互相残杀,主要是因为“种族仇恨的思想被大肆宣传”。有学者指出,暴乱持续了100天,平均每天有8000人被杀,速度之快“是二次大战纳粹德国以毒气室杀人的5倍”!

鳄鱼的绝技

美国马里兰大学一个博士生,发现鳄鱼的前颚有一些感应压力的感官神经,能够帮助鳄鱼探测附近水域生物的动静。这个发现解开了一直令专家困惑的谜。鳄鱼的上下颚有一些隆起的、针头般大小的圆点,其他属于鳄目的爬虫类动物也有这个特征。生物学家达芬妮·索尔瓦斯发现这些小圆点其实是细小的神经末稍,使鳄鱼能探测到从附近水域传来的微弱震动。索尔瓦斯说:“鳄鱼在夜间猎食时会把身子一半潜在水里,静待猎物出现;它的下颚在水面以下,上颚则露出水面。假如鳄鱼肚子正饿的话,水面上一有风吹草动,它就会马上发动攻击!”索尔瓦斯说,鳄鱼两颚的圆形神经末稍非常灵敏,甚至能探测到一滴水所造成的波动。

满肚子垃圾

伦敦《卫报》报道,一项关于海上垃圾怎样威胁海洋生物的国际性研究发现,一种生活在北海的海鸟管鼻鹱,它们的胃里平均有30个塑料废物,“跟20世纪80年代初期比较,它们胃里塑料废物的数目增加了一倍”。选择管鼻鹱作为研究对象,是因为“它们几乎什么都吃,却不会把消化不了的东西吐出来”。在管鼻鹱尸体里找到的塑料废物有玩具、工具、绳子、杯子、海绵床垫、瓶子和打火机。环保组织地球之友苏格兰研究所总监丹·巴露博士说:“研究显示,苏格兰海岸一带的海洋生物,已变成了一个个活的垃圾箱。”研究报告也指出:“全球300种海鸟中,目前已知有100多种海鸟偶尔会不小心把塑料废物吃进肚子里。”

上网打手语

多年来,聋人通过特别的电话打字机跟朋友通话,而近年则使用电子邮件通讯。今天,透过网络进行视像会议大为流行,这些可以立即传送影像的设备,使聋人也能够用手语在网上通讯。可是,加拿大《国民邮报》指出,“由于视像镜头的视野角度太小,而且画面没有立体感,一些细微的动作就无法显示。正如打电话不能看到对方扬眉或微微一笑”。网络的传输速度太慢和其他的技术问题,也是网上手语的另一个障碍。聋人怎样克服这些障碍呢?他们减慢打手语的速度和把动作重复,并“迁就视像镜头的狭窄角度,调整一些动作和姿势”。打手语的人也找到方法去强调语意,就是把手靠近镜头,使双手看来大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