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伸出援手

伸出援手

 伸出援手

在你认识的人当中,可能有人患上抑郁症或躁郁症。要是这样,你可以怎样伸出援手呢?美国国家精神病联会的贾菲提出以下很有见地的忠告:“不要把情绪病和病者混为一谈。要弄清楚的是,我们讨厌这个病,却爱患这个病的人。”

一个女子名叫苏珊娜,她很有耐性,对患病的朋友关怀备至。苏珊娜有个朋友患了躁郁症。苏珊娜说:“有时,她一看见我就很不耐烦。”苏珊娜不但没有放弃这个朋友,反而花时间找来关于躁郁症的材料,深入地认识这个病。她说:“现在我知道,原来这个病大大影响了我朋友的行为举止。”苏珊娜觉得用心了解病人的病况,努力是不会白费的。她说:“明白病人的苦况之后,自己就更懂得珍惜和爱护这个受尽疾病折磨的人,知道她的为人是多么值得欣赏的。”

如果患病的是自己家人,尽心尽力的支持就更不可少了。前文谈到露西娅是个躁郁症病人,她的丈夫马里奥在她患病初期就明白支持妻子是多么重要。马里奥说:“起初,我由于陪伴太太看医生,找有关这个病的书看看,这样我就能更了解我和太太所要面对的困难。此外,我和露西娅常常交谈,共同面对日后可能出现的一切问题。”

基督徒会众的帮助

圣经劝勉所有基督徒要“安慰忧郁的人”,也要“以坚忍待所有人”。(帖撒罗尼迦前书5:14)你可以怎样做呢?首先我们必须分清楚,精神上有病和灵性上有病是两回事,明白这点是很重要的。例如:圣经执笔者雅各指出,祷告能叫在灵性上 患病的人好过来。(雅各书5:14,15)不过耶稣也说,生病的人 须要看医生。(马太福音9:12)当然, 我们把一切忧虑告诉耶和华,包括为了自己的健康向上帝祷告求助,是恰当不过的。(诗篇55:22;腓立比书4:6,7)可是圣经没有说,人只要多做属灵的工作,就能一一解决我们目前的健康问题。

因此,有辨识力的基督徒必须小心,不可暗示抑郁的人是自讨苦吃的。这样出言不逊,就跟约伯的假朋友提出的所谓安慰没什么分别了。(约伯记8:1-6)老实说,以大多数而言,抑郁的人必须求医吃药才能痊愈。人要是严重抑郁,甚或有自杀倾向,就更要尽快看医生了。在这样的情况下,专业的医疗护理十分重要。

话得说回来,基督徒仍有许多事情可做,以扶持患病的信徒。当然,表现忍耐也是不可少的。例如,对患情绪病的人来说,要参与某类基督徒活动尤其困难。黛安患了躁郁症,她说:“我觉得做传道很困难。既然自己内心痛苦不堪,我实在很难把一个快乐的好消息带给别人。”

要帮助抑郁的人,就得尽力体恤患者。(哥林多前书10:24;腓立比书2:4)要设身处地,尽量用他们的观点看事情。不要对他们要求过高。抑郁症令卡尔受尽煎熬,他说:“当别人欣赏我的为人而接纳我,我的自尊和自信就逐渐恢复过来。通过几位较年长朋友耐心的帮助,我能够跟上帝建立更亲密的关系。还有,我有幸协助别人跟上帝建立友谊,自己也就更快乐了。”

受到疾病折磨的人得着别人的扶持,就可得到很大的纾解。伯莲达是个基督徒女子,也是个躁郁症患者,且看看她的事例吧。她说:“会众里的朋友个个都很支持我,在我情绪低落时也很体谅我。他们从不武断地说我灵性有病。有时,他们让我陪伴他们一起传道,我只是在旁聆听。在聚会所里,他们也不时给我留座,待人人都入座后,我就进来。”

会众长老仁爱的支持,体恤的关怀,在雪儿抑郁困苦的时候,给予她莫大帮助。雪儿说:“长老再三向我保证,表示耶和华很爱我。他们把上帝的话语圣经读给我听,跟我一起祷告,也谈到耶和华定意建立和平幸福的乐园,有时甚至在电话里为我代祷。我知道耶和华以及弟兄姊妹都没有放弃我,令我如释重负,这一切都是我力量的来源。”

家人和朋友给予病人悉心的鼓励和关怀,对患者的康复无疑十分重要。露西娅说:“我觉得自己对生活已经掌握得不错。我和丈夫通力合作,现在我们的生活比以前愉快得多了。”

许多现正受着各种精神或情绪病煎熬的人都很清楚,跟这些可怕疾病搏斗是痛苦和漫长的。不过令人欣慰的是,圣经应许在上帝的新世界里,“居民必不说:‘我有病’”。(以赛亚书33:24)今天叫无数人受尽折磨的种种痛症、顽疾都会销声匿迹。沉思一下在上帝所应许的新世界里,各种疾病,包括情绪病都永远消失,这实在令人多么感动和安慰。到时,圣经的预言:不再有哀恸、呼号、痛苦,就会完全实现。(启示录21:4

[第12页的精选语句]

耶稣说,生病的人须要看医生——马太福音9:12

[第13页的精选语句]

圣经应许在上帝的新世界里,“居民必不说:‘我有病’”——以赛亚书33: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