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开山劈岭——雕凿疯马纪念像

开山劈岭——雕凿疯马纪念像

 开山劈岭——雕凿疯马纪念像

他是个自学成材的美籍波兰雕刻家,年轻、才华横溢。他为什么答应把一座山雕凿为一座印第安战士纪念像呢?他还得靠着想象去雕凿这位备受尊崇的印第安战士。雕刻家的名字是科尔恰克·焦鸟科夫斯基。他花了七年时间才决定接受这个工程,没有半点儿轻率。

1939年,科尔恰克收到一封来自南达科他州派恩里奇印第安人保留地的信,是拉科他族年老的印第安酋长亨利·站熊寄给他的。酋长请他在南达科他州的布莱克山凿山造像,记念他们其中一位著名的印第安酋长。拉科他族印第安人向来视布莱克山为神圣的印第安土地。可是雕刻家格曾·博格勒姆却在布莱克山正中的拉什莫尔峰,雕刻了四座美国总统巨像,印第安人当然不高兴。站熊酋长在信中说:“我和酋长们要教白人知道,我们红种人也有大英雄!”

为何选上疯马?

为什么要雕凿疯马呢? *罗布·德瓦尔说:“是印第安人要记念疯马的。疯马是印第安人的典范。他作战异常勇敢,而且战术一流。据说,在印第安人当中,他最先懂得设阱用计,诱敌中伏。他从没签下什么条约,也从没迁到任何保留地居住。”

科尔恰克从哪里找着灵感去设计这个像呢?他的设计取材自疯马跟白种商人的对话。当时,拉科他人大多迁到保留地居住,但疯马仍不肯妥协。商人嘲笑他说:“现在你们的土地哪里去了?”骑在马上的疯马“凝视前方,遥指远处,昂然地回答:‘我的祖先葬在那里,我的土地就在那里。’”

疯马像何处为家

首要解决的问题是:哪座山可被开凿成世界上最大的雕像呢?疯马像得比邻近拉什莫尔峰的巨像更胜一筹!1947年,科尔恰克和站熊酋长终于找到了理想的山峰。山峰高200米,整座山海拔2050米。山顶偶尔结集着不寻常的乌云,科尔恰克因而把山命名为雷雨云山。他们怎能得到当局批准开山劈石,把山峰化做一座印第安人纪念巨像呢?

德瓦尔在《科尔恰克石雕话语》说:“人只要每年提交评估报告,证明工程价值达100美元,就可以获准继续在布莱克山开矿,仿佛获得土地的‘所有权’似的。科尔恰克只要每年作出所需的评估,即使最终把整个山峰开凿成印第安策马战士像,政府也不过问。这叫科尔恰克感到意外。”

开山凿石谈何容易?

科尔恰克任重道远,却资金有限,最初更独力支撑。1948年6月3日工程首次施工,爆破了少许石块,共10吨的山石。从那时起直到1994年,炸掉的石头约840万吨。首次动工当天,几百个印第安人特地前来参观, 其中有五人曾参与1876年6月25日著名的小比格霍恩战役。这场战役的生还者当中,九人(在当年1948年)依然健在。 *

科尔恰克坚毅不屈,全情投入工作。他砍伐当地的树木,筑了741级楼梯,从山脚直达将要开凿为马头的山峰。他使用的汽锤,所需的压缩空气来自一部古老的汽油推动压缩机。为了把压缩机连接到汽锤那里,科尔恰克得在山岭铺设620米、直径8厘米的管道。压缩机一旦突然停了,科尔恰克就得走完741级楼梯,来到山脚重新启动发动机。他曾有过一天来回九次的纪录!无奈他雇不起工人替他照管压缩机。科尔恰克实在耐力过人,意志可嘉。

1951年,他用了660公升白色油漆在山坡上勾画出雕像的轮廓。这样,参观的人就较易推想到雕像日后的模样了。

噩耗传来

从20世纪70年代到80年代早期,科尔恰克专注于爆破工程,务求炸掉足够的山石,为雕刻马头做准备。他分别在1968和1970年两次心脏病发。 1982年夏天,他接受了心脏分流手术,造了四条冠状动脉旁路。手术很成功,可是噩耗随即临到。同年10月,科尔恰克猝死,终年74岁。浩大的疯马像工程现在怎么办呢?难道就这样命不久矣?

科尔恰克知道,就算穷一生之力也不能完成任务。他预计后人会接续他的工作,所以早已为工程定下周详的计划。他的妻子露斯,还有他的十个儿女,对疯马像的投入程度跟他并无二样。从动工以来,露斯一直在科尔恰克身旁,不但协助有关的计算工作,还实地参与开凿工程。

科尔恰克本想先完成雕像的马头部分,他的去世使计划改变了。1987年,他的遗孀和非牟利基金会的董事们决定,先着手雕凿疯马的面部。为什么要改变呢?疯马的脸面比马头小得多,工程自然快得多,所费也少得多。此外,人脸比马头触目,教人一眼就认出疯马来。也许这可以促使大众捐助支持呢!

宏伟壮观,巧夺天工

疯马像的头高26.7米,宽18米。据称,“单单 疯马像的头部,就可容纳拉什莫尔峰全部四座20米高的巨人头像,还绰有余裕!”整座雕像完成后,疯马连同他伸出的左手和骑着的马,共长195米,高172米。有人说这会是世界上最大的雕像。仅是手臂本身已经有69米长,那个遥指远方的手指也长11.4米,厚3米!

科尔恰克不愿接受联邦基金资助。他曾有两次机会可以得到1000万美元联邦基金,但也不为所动。德瓦尔说,科尔恰克“忠于自己那套自由企业哲学,坚定不移。在有生之年,他独力筹措资金,花在疯马像的金钱逾500万美元”。他没有收取酬劳,也没有报销开支。

现今,疯马像设了参观入场费。除了汽车票外,还有单人票和摩托车票,费用比汽车票来得便宜。目前,每年都有百多万人前来参观疯马像。很多人捐钱或捐赠器具,使工程得以继续进行。

印第安人博物馆

在疯马像的参观范围,有一所北美印第安人博物馆,全馆用本地木材建造,十分显眼。博物馆展出数千件文物,分别来自北美洲多个印第安部落。(北美印第安部落计有五百多个。)馆内还有大量关于美洲原住民的书籍文献,资料充足完备,供参观的学生、学者们研究参考。

美洲原住民,例如普丽西拉·恩金,还有 拉科他族奥格拉拉部落的弗蕾达·古德塞尔,也会在场回答游人的查询,向人讲解某些手工艺展品。参观期间,游人还可向大学讲师多诺温·斯普拉格请教。斯普拉格是拉科他族米尼孔朱人,高祖父洪巴酋长曾出战1876年的小比格霍恩战役。

前景如何

博物馆将要迁址。科尔恰克的原意是要博物馆更接近疯马像山脚,并且以纳瓦霍族泥盖木屋的模样建筑。新博物馆将是一幢直径110米的多层建筑物。此外,计划也包括为北美印第安人兴建大学和医疗训练中心。不过,这些宏大的梦想实现之前,疯马像本身得首先面世。还要等多久呢?科尔恰克的妻子露斯说:“不可能定下完工期限。天气将有什么变化?寒冬会有多厉害?还有金钱和其他问题,变数实在太多了!最要紧的是,我们朝着目标继续稳步向前。”

[脚注]

^ 5段 疯马(约1840~1877年)年轻时外号叫“昂首骏马”。《北美洲印第安人百科全书》说:“看来他在二十岁前,就承袭了疯马一名[拉科他语叫塔·森科·威特科]。他是家族中第三个,也是最后一个持有这个名字的人。”他的祖父和父亲也是以疯马为名的。

^ 11段 在这场历史性战役里,苏族特顿人(拉科他人)和夏延人共约2000人,联手歼灭了陆军中校乔治·阿姆斯特朗·卡斯特率领的215人骑兵队。陆军少校马库斯·雷诺和上尉弗德烈克·本甸率领骑兵前来增援,最终也惨败收场。疯马是当时其中一个出战的印第安首领。

[第14,15页的图片]

疯马像模型以及画在山坡的马头

[鸣谢]

第2和第15页:雕刻家科尔恰克© Crazy Horse Memorial Fnd.

[第15页的图片]

科尔恰克和亨利·站熊酋长,摄于1948年6月3日。背景是疯马像大理石模型以及尚未雕凿的山岭

[鸣谢]

图片:Crazy Horse Memorial archives

[第16页的图片]

焦鸟科夫斯基家族合照,右方第四人是科尔恰克的遗孀露斯

[鸣谢]

Crazy Horse photo

[第17页的图片]

印第安人博物馆,馆内一瞥

[第16,17页的图片]

一年一度的疯马像大游行

[鸣谢]

Photo by Robb DeWall, courtesy Crazy Horse Memorial Foundation (nonprofit)

[第16页的图片鸣谢]

Photo by Robb DeWall, courtesy Crazy Horse Memorial Foundation (nonprof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