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考古学——基督徒信心的基础?

考古学——基督徒信心的基础?

 圣经的观点

考古学——基督徒信心的基础?

1873年,英国教士塞缪尔·曼宁这样描述耶路撒冷:“耶路撒冷散发着无法抗拒的魅力,吸引了不少朝圣者从地极蜂拥而至。城中的颓垣断壁、肮脏的街道、残缺的遗迹,叫千百万人为之着迷、肃然起敬,比世上其他地方更令人神往。”

访寻圣地的热潮,至少可以追溯到罗马皇帝君士坦丁统治期间。 *大约有一千五百年的时间,人们络绎不绝地来到圣地朝拜。然而,说来奇怪,学者要到19世纪初才随同朝圣者前往探究,从而揭开了圣经考古学的序幕。圣经考古学是专门研究古时圣地的工艺品、人物、地方和语言的科学。

考古学的发现,增加了人对圣经时代的认识。再者,考古学的纪录往往跟圣经的历史不谋而合。可是,这些知识对基督徒的信心有多重要呢?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让我们先看看考古学家最常发掘的地方,耶路撒冷城和其中的圣殿。

“不会有一块石头留在石头上”

公元33年春季,犹太历尼散月十一日,耶稣基督最后一次来到耶路撒冷的圣殿,离开圣殿往橄榄山途中,随行的一个门徒说:“老师, 请看,这是多壮观的石头,多壮观的建筑!”(马可福音13:1

这些忠信的犹太人深爱上帝和圣殿。这些建筑物不但宏伟壮观,而且标志着一千五百年的犹太传统文化,犹太人都以此为荣。可是,耶稣的回应叫门徒大感惊讶,耶稣说:“你看见这些宏伟的建筑吗?这里绝不会有一块石头留在石头上,必都被拆下来。”(马可福音13:2

应许的弥赛亚已经来到了,上帝又怎会容许自己名下的圣殿遭受毁灭呢?随着时间过去,以及圣灵的帮助,耶稣的门徒终于完全明白个中含意。可是,耶稣的话跟圣经考古学又有什么关系呢?

一个新“城”

公元33年的五旬节,整个犹大国族失去了上帝的喜悦。(马太福音21:43)上帝会有更伟大的安排,就是建立一个造福全人类的天上政府。(马太福音10:7)公元70年,耶路撒冷和城中的圣殿遭受毁灭,应验了耶稣的预言。考古学的发现证实了这件事确曾发生,圣经的记载全然属实。然而,对基督徒来说,他们的信心基础并不在于发掘出来的圣殿遗迹,而在于另一个截然不同的耶路撒冷城。

使徒约翰听过耶稣预告耶路撒冷和圣殿会遭受毁灭,后来更目睹预言的应验。他在公元96年得着以下的异象:“我又看见圣城新耶路撒冷由上帝那里从天而降”。有声音从宝座发出,说:“他要与人同住,他们要做他的子民。上帝要亲自与他们同在。上帝要擦去他们的所有眼泪,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哀恸、呼号、痛苦。”(启示录21:2-4

这个“城”由忠信的基督徒组成。这些基督徒构成天上的政府,就是上帝的王国,跟基督一起在天上作王。王国管治大地一千年期间,人类会恢复身心完美。(马太福音6:10;彼得后书3:13)公元1世纪的犹太基督徒有幸成为王国成员,跟基督在天上作王统治。他们深知在犹太制度里没有任何事物可以跟这项殊荣相比。

使徒保罗成为基督徒以前,在犹太教里地位显赫。他提及这件事时,也说出了1世纪所有基督徒的心声:“以前对我有利的事,现在我为了基督的缘故,都当做有损的了。不但这样,我把一切都当做有损的,因为认识我主基督耶稣实在有价值得多。”(腓立比书3:7,8

使徒保罗深深尊重上帝的律法和圣殿的安排,他的话绝不表示这些神圣安排是可以蔑视的。 *使徒行传21:20-24)保罗只是指出基督教的安排比犹太制度优越得多而已。

保罗跟1世纪的犹太基督徒必然熟识犹太的制度,对其中引人入胜的地方知之甚详。考古学把历史活现眼前,今天的基督徒也能多一点了解犹太制度的细节。可是,请留意保罗告诉年轻的提摩太,什么才是基督徒最该关注的事:“这些[跟基督徒会众有关的]事你要思考,要全神贯注,好让人人都看出你的长进。”(提摩太前书4:15

诚然,圣经考古学提供不少背景资料,扩阔了我们对圣经的认识。可是,基督徒清楚知道他们的信心基础,不在于发掘出来的文物,而在于上帝的话语圣经。(帖撒罗尼迦前书2:13;提摩太后书3:16,17

[脚注]

^ 4段 君士坦丁和皇太后海伦娜,两人都热中于查找耶路撒冷被视为神圣的地方。海伦娜曾经到过耶路撒冷。在随后多个世纪,许多人都跟她那样到圣地一游。

^ 15段 公元1世纪的犹太基督徒可能基于以下几个原因,遵守了摩西律法一段日子。律法是耶和华所赐的。(罗马书7:12,14)律法已经成为犹太传统不可分割的部分。(使徒行传21:20)摩西律法是当地的官方律法,违法会造成不必要的反对,不利于宣扬好信息。

[第18页的图片]

上图: 1920年的耶路撒冷;公元43年,犹太人用的罗马钱币;象牙做的石榴,也许出自公元前8世纪所罗门的圣殿

[鸣谢]

2页和18页:钱币:Photograph © Israel Museum, Jerusalem; courtesy of Israel Antiquities Authority; 石榴:Courtesy of Israel Museum, Jerusalem